除恶务尽 正文 第四章 第二节

beifanggulang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URL] 第四章 第一节 不一会儿,酒菜端了上来,一帮人便开始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罗威平时的酒量还可以,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再加上一天没吃东西,所以,刚喝了两杯酒,就有些醉了,萧建光见他真的有些醉了,就拦住了小郑和那几个还想和罗威干杯的家伙,道:“行了行了,今天到此为止吧,罗威明天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第四章

第二节

漆黑的夜色中,陶氏集团的大楼巍然耸立,这是一幢十六层的高大建筑.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公司的工作人员早已经下班了,整个大楼只有一层的门卫室和八层的窗口透出一丝丝光亮.

过了一会儿,八楼的灯熄灭了.

又过了一会,一个人影走出办公大楼,钻进了门前停着的黑色轿车.

两道雪亮的灯光闪过,大门口的自动门缓缓打开,轿车悄无声息地驶出了陶氏集团的大门.

陶凯旋坐在车上,一边开着车,一边打开了车上的音响,随着一阵舒缓的音乐在车内响起,他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起来.

刚才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接到了他的叔叔—省公安厅副厅长陶一平的电话.

陶一平在电话里告诉陶凯旋,这个月底,陶一平将到元州来视察工作,工作重点就是元州的治安情况,因为在他随同的人里面,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那个人是陶一平的一个老同学的儿子,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他的这个老同学飘洋过海远渡重洋,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凭着他过人的胆识,经过多年的打拼,赚下了上亿美元的家产,拥有跨国公司十几个,他现在虽然有钱了,但是他念念不忘的却是生他养他的故乡----中国.

这次他派他的儿子到中国大陆来考察,就是想在中国投资,陶一平得知这个消息,马上和他的这个老同学取得了联系,在电话里,陶一平的一番言语,让他的老同学下定了决心,要在元州投资,但是他的老同学有个条件,那就是要求陶一平保证元州市治安条件要好,否则他不会来这里投资.

陶一平拍着胸脯向他保证,元州市的治安绝对在全国是一流的,如果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以来元州考察一下.

就这样,陶一平和省里的有关领导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月底来元州视察,并让他老同学的儿子一起随行.

陶一平在电话里告诉陶凯旋,他已经通知了元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要他们安排好他考察期间的安保工作,尤其是对那位富翁的公子的保卫工作,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否则他和他的老同学没法交代.

他特别嘱咐陶凯旋,要他千万约束好他那帮弟兄,在这一段时间里做事要低调一点,别惊着那个富家公子,那可是几千万美元的大项目,如果陶氏集团能和这个跨国集团联起手来.这中间的好处自不待言.

最后,陶一平又提到了陶凯旋的老婆高姝玲失踪的事,陶一平告诉陶凯旋,他已经严令元州市公安局,要他们在月底之前,一定要找到高姝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陶凯旋听到有外商来投资,顿时兴奋起来,他深深知道和外商合作的好处,早就把因他老婆高姝玲失踪而引来的那些烦恼抛到了脑后.

他在电话里向陶一平保证,在陶一平等人视察期间绝对不会出一点事.

此刻,陶凯旋开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不由自主地随着车上的音响吹起了欢快的口哨.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漫不经心地按下了接听键.

“老板,您交代的事儿,我已经办完了,一切顺利.”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

陶凯旋抑制着心里的兴奋,语气尽量平缓地说道:“你能确定没有人发现吗?你要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一旦被人发觉,别说是你,就是我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个人非常肯定地说道: “放心吧老板,这次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人看见,如果有什么差错,您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好,我相信你,现在,你再去给我办一件事,那个小子想和我们过不去,我绝不能轻饶了他!你必须时时刻刻给我盯死他,一旦发现他的踪迹,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摆平他,上次你们把这事搞砸了,希望你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这也是为你好!明白吗?”陶凯旋说道,“明天你的帐户上就会多一笔钱,你的兄弟挂了,那些钱你应该知道怎么安排,对吗?这事儿办完之后,我会安排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了,你去忙吧.”说着,陶凯旋就挂断了电话,

陶凯旋的脸上挂上了一丝笑意,一踩油门,车子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早上八点多,罗威走进了刑警队长孟庆忠的办公室.

孟庆忠一见到罗威,劈面问道:“罗威,你小子是怎么回事?手机怎么总是关机?”

罗威一愣,道:“没有啊,我的手机一直开着机,我从来不关机啊!不信您看……”说着,罗威掏出手机,“哎呀,手机没电了,怎么了孟队,出什么事了吗?”

罗威打开办公桌取出一块手机电池,一边换电池,一边说道。

孟庆忠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事还是让小周跟你说吧!小周!你来一下!”

罗威听到孟庆忠的话,不由得心往下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小周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难道……”他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时,他的身后响起了周小冲嗫嚅的声音:“罗威,对不起,我……那个人他……他死了.”

罗威猛地转过身来,双手用力抓住了周小冲的衣领,急道:“你说什么?那个人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吗?他怎么死的?你当时干什么去了?”

周小冲垂头丧气地说道:“昨天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有个护士来叫我,说有我的电话,是刑警队打来的,有急事,我以为是孟队的电话,就让那个护士帮着照看一下,我就去接电话了,哪知道我拿起电话一听,里面是忙音,我放下电话,又往回打,可他们医院的那部电话只能接不能打,我又没带手机就只好回去了.”

罗威道:“后来呢?你是怎么发现那个人死了的?”

周小冲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那个护士已经不在那里了,我也没在意,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一点发现那个人的氧气管被人拔了,他也就不会死了,我……罗威,对不起……”

罗威听到这里,猛地吼了起来:“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对我们有多么重要?他这一死,有很多线索就断了,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他就能活过来吗!?”

周小冲被罗威的吼声吓了一跳,连忙道:“罗威,我知道错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

罗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急败坏地说道:“人都死了,我打你一顿又有个屁用!?”

孟庆忠看着罗威,默默地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他,说道:“罗威,你先别冲动,那个人死了,我知道你很着急,但事已至此,急也没用,来,抽支烟消消气,这条线索断了,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嘛!你昨天不是很有收获吗?说来听听,也许会找到别的突破口.”

罗威接过孟庆忠递过来的烟,点着后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道: “孟队,你不知道,我昨天所查的那些线索,都与田文彬有关系,也就是和这个死了的人有关系.”

于是,罗威就把昨天在陶氏集团、电信局、还有金色渔港大酒店了解的情况又说了一遍.

孟庆忠一边听罗威讲述,一边用笔在纸上画着什么,罗威讲完了,孟庆忠的画也正好画完。

然后,孟庆忠把那张纸递给罗威,说道:“罗威,你看这张图,如果按照你所说的,找到田文彬现在就成了最关键的一步,因为追杀田文彬的杀手已经死了,先前我们认为,只要那个杀手开口,就能很快地从他身上找到田文彬被追杀的真正原因,但是现在看来,即使他不死,那个杀手也不会轻易开口交代他为什么去追杀田文彬的,因为你说过,那两个人在你表明身份的情况下,依然持械拒捕,这就说明,那两个人绝不是一般的亡命徒,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呢?这就不难想象了吧?再有,高本江刚回到元州,就敢到金色渔港大酒店去滋事,我想,这也不会是偶然的,那是因为他的姐姐高姝玲最后那顿饭是在金色渔港吃的,对不对?”

罗威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高本江那么有恃无恐地胡来,只有也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为了他的姐姐高姝玲,那么我想,他下一步一定会去找田文彬。”

孟庆忠摇头苦笑道:“现在这个田文彬可成了香饽饽了,我们在找他,高本江在找他,我相信那个从你手里逃走那个杀手也一定在找他,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