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或宽纵?“黄罪”解释有待清晰

kamkwongho 收藏 0 50
导读:[B]对淫秽信息进行系列解释,反映出此类犯罪日趋严重,并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呈现出新的司法难题。但是,现在看来,一些相关解释的立场仍然是含混的。[/B] 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这是继2004有关淫秽电子信息犯罪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一”)之后集中对该问题进行司法解释的第二个文件。 学界普遍反馈认为,解释二进步在于:首先,对含有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

对淫秽信息进行系列解释,反映出此类犯罪日趋严重,并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呈现出新的司法难题。但是,现在看来,一些相关解释的立场仍然是含混的。

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这是继2004有关淫秽电子信息犯罪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一”)之后集中对该问题进行司法解释的第二个文件。

学界普遍反馈认为,解释二进步在于:首先,对含有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内容的淫秽电子信息构成犯罪的标准,均较解释一所确定的一般标准减半,从而起到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其次,特别明确了淫秽电子信息的利益链中群组的建立者、管理者和主要传播者、网站建立者、直接负责的管理者、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资金或费用结算服务的提供者等不同主体定罪量刑的标准,从而更为有效地阻断利益驱动。

其实早在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 “非法出版物解释”)即有多条涉及淫秽物品犯罪。对淫秽信息进行系列解释,反映出此类犯罪日趋严重,并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呈现出新的特点和新的司法难题。但是,现在看来,相关解释的立场仍然是含混的。

仍然是法律和道德的界限问题

公民是否享有在不影响社会秩序的前提下过一种不道德生活的合法权利。

最近争议颇为激烈的淫秽短信问题,按照解释一第3条规定,传播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短信息等400件以上的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但是解释二却有意无意地唯独遗漏了“短信息”,仅规定了“淫秽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等”,似乎在刻意回避这一争议。当然不能因此认为,短信息的内容只能涉及14周岁以上的淫秽电子信息,而不会包含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的淫秽电子信息。由于解释二仍然采用了“淫秽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等”这种概括性措辞,彩信也可以当然地被解释为图片,而长的短信甚至更可以被扩大解释为文章,更何况短信息本身当然属于淫秽电子信息的范畴,因此,传播淫秽短信息,无论内容是否涉及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均应按照相应标准定罪处罚。

按照这样的字面规定,好友甚至夫妻、情侣之间相互间传输淫秽视频、短信等电子信息达到一定数量,例如夫妻、好友间利用互联网传输淫秽视频文件40个即可定罪。两高研究室的相关负责人均称实践中并不会对这样的行为加以处罚,但是至少就解释的立场来看,并没有做出这样的限制。理论上,上述解释始终无法回避打击淫秽物品犯罪和公民隐私权保护的平衡问题,或者说仍然涉及到根本性的法律和道德的界限问题,淫秽短信事件所引起的争议与其说涉及到公民通讯自由权,不如说涉及到公民隐私权的问题,或者更进一步说,公民是否享有在不影响社会秩序的前提下过一种不道德生活的合法权利问题。


“互联网”罪加一等?

过分地强调互联网的特性,仅仅因为其所利用的手段、工具的危险性不同,就根本性地加重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这一立场的正当性值得怀疑。

同解释一、二关注电子信息的数量这一立场不同,非法出版物解释第10条规定,向他人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等出版物达300至600人次以上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其立场就在于传播淫秽物品行为的危害性主要在于对社会秩序和公共道德的影响,而局限于狭窄的特定关系成人间的合意行为,并没有侵害到公共道德,因而没有处罚的必要。解释一、二单纯以数量、数额为标准的立场,可能会带来处罚的扩大化。显然,考虑到互联网面向不特定传播的特点,结合考虑传播的数量和范围来确定刑事责任可能更为合适。

司法解释可能强调互联网的广泛性,因此对利用互联网进行淫秽信息犯罪一直持严厉打击的立场,规定了较低的定罪标准,例如通过互联网贩卖淫秽视频文件20个即构成犯罪,而利用互联网贩卖实物影碟的需100-200张才构成犯罪,利用互联网贩卖淫秽电子图片200张的即可定罪,但是利用互联网贩卖实物的淫秽图片却需1000-2000张以上。但是无论是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还是传统的制作、复制、出版淫秽影碟、录像带等方式,其最终对权益的危害并不单纯地取决于其手段,而仍然主要地取决于最终所复制、传播的淫秽物品数量等。因而过分地强调互联网的特性,仅仅因为其所利用的手段、工具的危险性不同,就根本性地加重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这一立场的正当性值得怀疑。

与此相反,解释二在量刑情节的阶梯设计上,又存在着对互联网的淫秽信息犯罪宽纵的一面。例如网站建立者、直接负责的管理者明知他人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是淫秽电子信息,允许或者放任他人在自己所有、管理的网站或者网页上发布,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但是其定罪标准较之一般的传播淫秽物品牟利行为为高,例如要求达到数量或者数额达到规定标准五倍以上等。固然考虑到网站的建立者和管理者的监管责任不同于亲自、直接的传播者的责任,但是从传播的实际后果甚至共犯的构成上考虑,为他人传播淫秽物品提供实际的场所空间或者虚拟空间并无区别,应该适用相同的标准,而解释二对于不同类型的传播者设定差异巨大的定罪量刑标准,其合理性值得怀疑,实际上可能会放纵此类行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