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永远的孤独

碧海箫声 收藏 2 857
导读: 永远的孤独 我是一个狼群的头领,一只孤独的狼.我所以孤独是因为我不喜欢与其它的狼进行交往.我和它们永远不会有友情.我能成为头领是由于我拥有它们所无法抵挡的利牙. 我带着部族在荒野觅食,狼是很守纪律的动物.但他们遵守的只是暴力下的纪律.没有暴力的纪律就像我和他们的友情一样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旦我倒下了。它们就不再遵守我的纪律,它们会把我撕成碎片。弱肉强食是这个时代的法则,想生存我就不能倒下。 饥荒在荒原上蔓延,我们已好几

永远的孤独

我是一个狼群的头领,一只孤独的狼.我所以孤独是因为我不喜欢与其它的狼进行交往.我和它们永远不会有友情.我能成为头领是由于我拥有它们所无法抵挡的利牙.

我带着部族在荒野觅食,狼是很守纪律的动物.但他们遵守的只是暴力下的纪律.没有暴力的纪律就像我和他们的友情一样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旦我倒下了。它们就不再遵守我的纪律,它们会把我撕成碎片。弱肉强食是这个时代的法则,想生存我就不能倒下。

饥荒在荒原上蔓延,我们已好几天捕猎不到大的猎物了,只能找一些青蛙之类的小动物充饥。饥饿像怒火从我们的肚子里一直燃烧到喉咙。我们常在夜幕降临之后对着幽静的夜空长嗥,发出悲哀,凄美的声音。

今晚,我踏着铺在荒野的月光。轻轻地走着,夜风吹拂着我的毛发,树林里偶尔传来的猫头鹰的叫声,让我感到不寒而栗。有一个传说,说听到猫头鹰的叫声就意味着有谁即将死去。我抬起头对着夜空发出悲壮的声音。明天我即将带着部族到更远处去觅食,那或许意味着更多的食物,或许危险,甚至死亡。

我带着部族到达了一个陌生的区域,这意味着危险,我们是捕猎者,但也害怕捕猎者。弱肉强食并非只在狼群中适应,其实在整个生物界都适应。我们想避开一切不利于我们的事物,但显然我们很不幸运,我们遇上了大山猫。应该庆幸大山猫没有结群捕猎的习惯,而我们是一个狼群,只要合力进攻,就不难把大山猫打败。

我的每一个一滴血都沸腾起来,战斗的欲望迅速膨胀。我的毛发全竖立来喉咙里不自觉发出嗷嗷的声音。这便是狼好战的本性,我向大山猫发出挑战的声音。这大山猫也向我怒吼了一声,顿时一阵雄风把我竖直的毛发吹乱了。四周充满杀气,一场战斗不可避免了。

其它的狼并没有上来帮我。在它们眼里大山猫比我强大得多。我倒没倒下都已失去了意义,我的纪律都已统统见鬼去了。它们要做的事便是等待大山猫把我打倒,然后吃着大山猫吃剩的我,或者在我和大山猫的战斗之后,合力把大山猫杀死,吃着大山猫和我的肉解决饥饿。

我踏着沉稳的脚步缓慢向大山猫走去。它也在向我靠近。我突然加速,想咬住它的喉咙,但它一闪身,我只咬住它的肩膀,它也咬住了我的肩膀。我们撕咬在一起,我有如刺般的毛发保护自己,但它的牙齿比我的还要尖利。它爪牙并用,我身上被它抓得伤痕累累。我感到很兴奋,我的对手如此强壮大。它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即死战死我也心甘情愿。

大山猫用利爪在我身上抓下一块肉,而我也用力甩开它紧紧咬在我肩膀上的利牙。与这种强者撕咬在一起对我十分不利,我不得不和它分开来。我需要的等待时机,我发动几次闪电般的进攻,便它总能用爪子抓我一下,或者用利牙咬我一口。我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身上多添了几处伤口。在大山猫面前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只是我并不害怕,狼的一生都是战斗,一直到死。死在这样的强者手上,我感到心满意足,我心里在叫“来吧!让我杀了你,或许你杀了我!”

又战过向个回合之后,大山猫终于对已快无力战斗的我发出毁灭性的进攻。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凶猛地向我扑过来。它或许能一下子把我咬死,又或者……

我紧紧咬住大山猫的喉咙,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它终于不动了,但我也累得快倒下了。刚才它向我扑了过来,我看准时机,像箭一般冲了过去,咬住了它的喉咙。我并没有被喜悦冲昏了头,我没有去吃大山猫的肉,我感觉到周围异常的气氛,隐藏着的杀气。有三只健壮的狼正慢慢向我靠近。本能告诉我,将要发生什么事,我已身受重伤。雄狼经常为地位而战,胜者为王。今天我已没有抵抗的能力,它们认为打败我时机已经到来了。难道昨晚猫头鹰是为我和大山猫而叫的嘛?

我记得我刚加入狼群时,曾经经历过许多战斗,曾经有一次,四头雄狼一起来进攻我,最终我打败了他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取得这个狼群的头领的地位。今天我却可能这三只狼撕碎了,其实我在和大山猫战斗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些了,但我仍要战斗到底。

我显出一副高傲且愤怒的模样向他们走去。抖擞一下毛发。显然它们被我吓住了,不知道我怎么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它们止住脚步,不敢贸然前进。多看报战斗经验告诉我,我必需一击致命,不能让它们有机会还击。这时我真希望刚才能吃一口大山猫的肉,可以解决饥饿和吸取力量。

我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其中较为强壮的一只狼的喉咙咬去,咬破它的喉咙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又立刻往后退,不及细想又一跃像箭般咬住另一头狼的喉咙。当我再次后退时,我已经虚脱得无力再进攻了。我盯住第三头狼,只要它上来攻击我,我便会让它撕碎。虽然我不愿意,但我再也没有力气对它进行攻击了。

显然,它被我吓到了,它掉头就跑。我发出一声虚弱但不可抗拒的嚎叫,狼群便向它追去。它们会把它撕成碎片的。我知道它们又感觉到我的权力的不可逾越。其实那两只被我咬死的狼并非不强壮,只是它们不应该把自己的喉咙暴露在我的利牙之下。

大山猫和三头狼成了我们的食物,大山猫的第一块肉是我撕下来的。撕它的肉时,我感到一阵撕裂的痛,并非因为受伤而痛,而是我知道今天若是战死的是我,被撕裂的便是我。

经过几天的休养,我的伤基本上好了。我又带着部族开始捕猎,食物早已吃完,饥饿再一次威肋着我们。我们一路寻找食物,晚上照样对着夜空长嗥,回应我们的照样的是猫头鹰的叫声,在荒野上死亡并不是一件大事。几个月的捕猎生涯中,我们经常遇到其它同样为生存而奔波的狼群,通常我都会把它们的头领打败,让它们的加入我的狼群,不服从我的狼都成了我们的食物。

虽然偶尔有捕杀到大的猎物,但随着狼群的壮大,食物越来越缺乏。我并非不知道狼群越壮大对食物的需求量就越大,就越难以生存,只是对一个头领来说这是很兴奋的事。只是我仍然不与任何狼交往,到后来我就遇上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

为了生存我把部族分成好几队分开觅食.而我却是独自寻找食物,我们之间以嗥叫声为信号,如果有事狼群可以聚合.那天我听到“砰”、“砰”的几声枪响后,接着又听到狼群发出的集合信号,我凭着感觉向嗥叫的地方跑去。

在一块空地的中间停着一辆汽车,里面有一个穿着军装,拿着枪的人。车周围躺着几只狼。狼群围着那辆车,但不进攻,因为现在进攻,地下的死狼就是榜样。

我的狼越聚越多,偶尔一些经过的狼也被我收服了。我让狼群围着汽车。我虽不知道那人为什么不发动那叫汽车的东西把狼压成一块块肉饼,我却知道不能让他出来活动。只要围着他,他早晚会冲出来,作最后的争斗,那时我便能把他打败。人在我们眼中是一种很狡猾且强大的动物,一想到即将打败狡猾的人类,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兴奋地对着天空嗥叫。

夜幕下的荒野特别阴森,我们的眼睛发出淡绿的光像无数的萤火虫。从树林里传来的猫头鹰的叫声让我们感到无边的凄切,许多狼仰头对着夜空长嗥,与猫头鹰的叫声间杂着,我不知道现在车里的那人感觉如何?

第二天我的部族又对汽车进行进攻,那人却不用枪,他只是用刀子抵挡想从车窗对他进攻的狼。这样的进攻毫无用处。我嗥叫着让狼停止进攻,那人对我露出惊异的表情。

我们围着这辆车,饿了就吃同伴的尸体。只要那人一开车门,我便嗥叫一声,狼群就立刻涌上去。如此几次,那人对我露出憎恨的眼神,我则兴奋地长嗥。

第四天的晚上,我见到那人已很虚弱了,我越来越兴奋,只是今晚的猫头鹰的叫声分外凄切,我感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我向天空发出最为悲壮的长嗥,伴随嗥叫声响起的还有枪声。

狼群里一阵骚动,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我身上不断地滴血。但我没倒下,我眼睛注视着车里。我见他惊愕的表情,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相信他已打中了我。

猫头鹰继续叫着,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我听懂了它的语言,我相信了那个古老的传说,我身上的血不断地往下滴“滴答”、“滴答”是生命在奏出最悲哀的一曲。我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躺下疗伤,一个站着流血而死。与其躺下让其它的狼把我撕成碎片,我更愿意站到明天,发出最后一次进攻,把那人杀死,保留住最后的尊严。

第二天,我的血已再也滴不来了。地上红褐色的一片告诉了我,我已站在生命的尽头的。我注视着汽车,我知道车里的人也已很虚弱,不然昨晚就不会向我开枪。我相信今天他就会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强者是宁愿战死也不愿饿死在车里的,我愿意等他出来。

将近黄昏车里闪出红色的光芒,车门被打开了,那人出来了。他背躺着车,一手成半圆挥舞着一样熊熊燃烧的东西。狼群刚涌上去就被火逼退了,很多狼身上,着火了,或四周乱跑或躺在地下打滚。他走到车尾迅速打开后车箱,从里面提出一大罐东西。我感到无比虚弱,眼皮不禁合了下去,但我仍想看完这场游戏,我挣扎着挣开了眼睛。那人已经提着那罐东西绕车的四周淋了一圈。那是水吗?直觉告诉我那不是水。他淋完之后便把手里已经燃烧得快完的东西扔在地上,顿时车的四周都被火包围了。

等到火熄灭后,我已知道刚才那罐东西是汽油。他的汽车之所以不开动是因为汽车里没汽油。他把汽油倒出一半在车的四周,让汽油燃烧,掩护自己加油。他很聪明,我知道我输了,我见到那人回到车里,并且起动了汽车。可笑的是狼群还冲上去进攻,而我已经连嗥叫的力量也没有了。汽车快速地奔跑着,把迎面上来的狼都轧成肉饼,片刻之间变成汽车追着狼群跑。狼群看了我一眼,便各自己逃跑。他它已感觉我在汽车面前也会同样变得不济。

汽车停了下来,那人看了我一眼,露出惊异的表情。他从车上拿下刺刀装在枪上,缓缓向我站的小山丘走来,脸上尽显要与我决一死战的表情,我读懂了他的心,死在这样的强者手上我心甘情愿。

当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我面前时,他脸露出惊愕的表情。微风吹来,树木发出哗哗的响声,夕阳慢慢地落向大地。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我成为一只永远孤独的狼,因为我是一只站着死去的狼。

---------------------------------------------------------------------------------------------------------------

笔者高中时写的小说,权当博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