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统一了,然后呢?

kamkwongho 收藏 0 1014
导读:[B]20年前的11月9日,我正开车去柏林,下着大雨。到了柏林,朋友们纷纷喊我们去市区,那里,柏林墙正在倒下。 这似乎是一段值得大肆谈论的往事。两德还没成为中立国就实现了统一,这是双方普遍乐见的、非暴力的结果。虽然整合实际开始后,人们发现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但大家似乎都带着耐心与坚定,乐观地认为统一一定能成功。 然而,真实的历史,却要复杂得多。[/B] [B]“统一”曾是空话[/B] 柏林墙建起来的年代,正是东西德渐行渐远的年代。 1960年代,西德政府开始认为,若要真正抚平对德国的怨恨,就必须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年前的11月9日,我正开车去柏林,下着大雨。到了柏林,朋友们纷纷喊我们去市区,那里,柏林墙正在倒下。

这似乎是一段值得大肆谈论的往事。两德还没成为中立国就实现了统一,这是双方普遍乐见的、非暴力的结果。虽然整合实际开始后,人们发现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但大家似乎都带着耐心与坚定,乐观地认为统一一定能成功。

然而,真实的历史,却要复杂得多。

“统一”曾是空话

柏林墙建起来的年代,正是东西德渐行渐远的年代。

1960年代,西德政府开始认为,若要真正抚平对德国的怨恨,就必须接受所有二战的后果,包括承认东德主权。原本西德的宪法中明确规定,任何一个政府都有责任致力推动德国统一,但此时,“统一”的口号,已经只剩一些试图扳回二战时所受屈辱的少数右翼人士才偶尔提及。

西德的知识分子没有人再谈“统一”,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学术单位对东德深入研究。当时有个奥地利人访谈了几十位东德的女性,写成了一本书《早安,美女》(Good Morning My Beauty),西德人像读科幻小说一样读这本书,不敢相信这些事发生在距离自己仅仅200公里的地方,直呼这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国度。

与此同时,东德也间接放弃了在“统一”上的立场。面对每个月3万劳动力“流失”西德的局面,1961年东德政府迅速修建了柏林墙。东德政府甚至下令,德语大辞典里的德语词汇的意思必须和西德区分,于是忽然就有了两种语言。

如果说有哪些德国人支持统一,那么或许东德的老百姓算是。当时西德人已经可以到东德探亲,他们带着的是大本的购物目录,里头的东西充分代表了西德的消费文化,于是两边的人们建立起了一种全新的沟通方式:东德人打电话给西德的亲戚订购某某型号的商品!西德在东德人民的心中于是成了充满商品的购物天堂,这对“统一”来说,倒成为了非常重要的元素。


“这只令人厌恶的鸟兽”

事情的转折点,在1970年代后期。

美国中央情报局里根政府的资料显示:苏联正在超越美国,因此美国决定在西德部署核武器来作为对抗。这种防卫方式相当疯狂,如果你去翻当时的美国军事期刊,有一个特别的词“剧场战争(Theater War)”,意指两个敌对的阵营在第三地进行战争,以避免战火波及本土,于是欧洲就成了美苏进行Theater War的最佳地点。

铁幕两边的人们顿时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在坐以待毙。忽然间过去40年来从不对话的人们开始对话,谈论对此一现状的不满。

这时中国因素也开始起作用了。欧洲国家普遍开始反感美苏两大强权在欧洲的对抗,于是中国提出的“三个世界划分”,对欧洲人来说正是个明智的想法。中国同时承认了东西德,在东柏林与波恩都设立大使馆,但中国始终支持两德统一,认为如此可以对抗美苏两大强权的控制,这也得到了东西德不少青年人的认同。

于是,忽然间,整个氛围改变了,关于两德统一的全新议程开始了。这和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的激情毫无关系,而是出于恐惧,试图找出脱离成为美苏对抗战场的办法。直到 1976年,毕尔曼(Wolf Biermann)出现了。

毕尔曼具有犹太人血统,在东德长大,并成为德语世界最著名的地下歌手。1976年,一家钢铁工会邀请他到西德的科隆演出,那场万人空巷的演唱会同时也在西德国营电视台转播,可谓史无前例。

跨越东西柏林的桥上,有一个展翅雄鹰的标志,这个标志代表着德国。看到这只老鹰时,毕尔曼感触颇多,他觉得雄鹰一方面代表着德国辉煌的过去,另一方面也象征着因为分裂而无法展翅的德国。于是他唱出了这强烈的对比:

普鲁士之鹰竖立在那里,他有一对灰蓝钢铁的翅膀,受了重伤的手臂。……我早已看到许多人逃离这个分离的国家。这只令人厌恶的鸟兽,用鹰爪抓住我,将我全身撕裂。

这首作品,对在场的年轻人来说实在太精彩了,毕尔曼激发了无数人重新思索关于两德现况的问题。

其实,此时东德也产生了重要的变化。女作家沃尔芙(Christa Wolf)写了一本书《卡珊卓拉》,在书中,沃尔芙将美苏两大强权在欧洲的对峙比作特洛伊战争,东德成了小亚细亚,西德则成了希腊联军;她并没有单单批评美苏任何一边,而是指出当对峙向战争发展时,双方都必须为此负责,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考,激起了在美苏对峙底下受苦的人们的共鸣。

就这样,德国统一问题,以一个新的面貌重新进入了公众的讨论中。


“迪斯尼乐园”

许多事件的汇集,令德国得以在特殊的时刻下统一:其一是苏联因无法维持而撤回了对东德政府的掌控,其二是东德政府面对民间1989年频繁的示威抗议,其三是西德政府数十年来刻意压制国内右翼言论,使邻近的国家甚至是波兰都认为德国是相对稳定守法、符合国际规范的,因此对德国统一也就逐渐接受了。

当时的西德政府,便利用了这个短暂的时间迅速完成了统一。现在看来,他们所用的方法相当愚昧而简化:两德并不是签署了什么公约而渐进合并,而是西德给了东德各省地方政府合法加入联邦的机会,这个政策认定,加入联邦即刻起,1949年以来所有东德的法律、政策都失效,而同时给予西德人所拥有的所有权利。

这个仓促的解决方式造成了日后深远的问题,虽然东德瞬间脱离了华约阵营,摆脱了冷战的对峙和核武竞赛,但同一时间,东欧的经济也崩溃了,东欧各国开始直接向西德购买商品,这使东德的工业在数个月之内就发生了大萧条,直到今天都尚未恢复。

事实上,真正统一的那一刻,并没有激起爱国的狂热,也无人高举反霸权的大旗,人们大都冷静低调地面对事实,尽管仍然不时会激起怨恨。

西德人在统一前看到东德频繁的和平示威,便认为东德人渴求民主自由,统一后却看到东德人疯狂的购物而对政治冷淡。统一后首次大选,新成立的德国共产党在东德的得票率约25%,这对西德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东德人为什么依然有很多人支持共产党呢?这是东德人感到自己被西德殖民、面对西德人的骄傲自大、被当成次等公民对待所引起的反应。

另一方面,西德人也有怨恨。一个脑筋动得快的西德商人买下前东德首脑昂纳克的别墅,同时买来了部分的柏林墙砖将别墅包围起来,聘请前东德的秘密警察驻守,招揽游客,人们可以在里头用夸张的汇率兑换、空无一物的商店、随身跟随着国家安全局的密探等等,像是套装行程一样全在一个礼拜之内让你体验东德的生活。

西德一家电视台做了一项不怀好意的民调,问西德受访者支不支持以这个游乐园的模式把整个东德变成一个巨型的“迪士尼乐园”,反正东德人这么喜欢社会主义,同时又继续投票给共产党,他们一定会很喜欢生活在那里,结果居然有75%的西德受访者觉得这是个好点子!

这就是统一的美梦,但实际的情况则还要混乱、复杂得多。虽然很多文章批评统一失败、经济衰退什么的,但人们依然继续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我认为这就是事实的真相,这也是比较理性的态度,因为东德和西德,本不是各自带着民族主义的狂热而忽然团结的。

所以,正如我想强调的,“世界上一个地方的历史经验,绝不能任意的直接套用到另一个地方。”


[鲁道夫·瓦格纳(Rudolf G. Wagner),德国海德堡大学汉学系资深教授,海德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德国最重要的学术研究奖项“莱布尼茨奖”获得者。本文系瓦格纳在台湾龙应台文化基金会的演讲节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