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四章 走崇庆 人称侠匪(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四章 走崇庆 人称侠匪(1)

这些天红玉在山上闲着无事,权且当了一会老师,教众匪识字写字。美女当老师,众匪想入非非,心不在焉,如果红玉不是他们的头领,他们才没闲心学呢,不过众匪还是学有所得,认得了自己,会写自已的名字,个个正感无聊之时,听店二有事禀报,都来了精神,竖起耳朵想听听何事。

话说店二上得山来,正欲向穿山甲禀报,穿山甲就打住话头说:“老鼠子,你记好了,大小姐才是当家的,你别再忘记了!有啥事,向大小姐禀报!” 老鼠子是店二的外号。

“罪过罪过,我记性太差!”店二连连致歉,转向红玉说,“禀报大小姐,托你的红福,红字当头,你给兄弟们带来红运了!”不知店二口里说的是“红”还是“鸿”,反正听起来都一样。

红玉问:“此话怎讲?你且慢慢说来。”

店二就禀明了事情的原委:近来探得,崇庆县粮油处长王成昌父亲六十大寿,收得财物、礼金无数,如劫其部分为山寨所用,则山寨金库粮库大大充裕,可保三两年衣食无忧。

穿山甲一听就说:“好!兄弟们就捞它一票!只要大小姐发话,兄弟们定当奋勇向前!”

金丝猴说:“兄弟们决不会拉浠摆带!”

众匪一听又有活干,一个个眼睛放光,摩拳擦掌。

红玉问:“那王家家居何处?枪丁多少?”

店二连连摇头,说只知道是蜀州城西,具体位置不知,枪丁更是不明,众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清。

红玉就说:“那我们得打探打探,弄清楚再下手不迟。”

第二天,红玉、穿山甲、金丝猴三人化了装。色狼扫了一眼红玉,说:“马靠鞍来人靠装,个个都像我老娘!”众人哈哈大笑。

红玉说:“认不出来就好。”其实,红玉淡妆素裹,仍掩饰不住美丽娇容,穿山甲、金丝猴也衣衫整洁,并不比原来差。

三人策马向蜀州而去,李振业还在山上,这几天他身染小疾,就和夜猫子等留守在山寨。

当日,艳阳高照,晒得三人懒洋洋的,到达蜀州城西时,穿山甲说:“大小姐,我们不如先去喝碗水,你看如何?”红玉点头称是,茶店酒铺正是人来人往,消息流通之地,于是三人找个茶馆坐下,名曰“王记茶馆”。

店主是一对老夫妻,见有客人到来,笑容满面,婆婆立刻端上茶来:“请坐请坐,三位贵客,好像是第一次来吧,请慢慢用。”

红玉接着话头:“我们是第一次来贵店,要到亲戚家去,今天天太热,口干得很,就想喝点水再走。”

老婆婆说:“你们算是来对了,我们这茶是崇庆县进贡朝廷的名茶,正统的‘龙门贡茶’。敢问你们要去的亲戚是哪家?”

“这茶味道的确不错,清香四溢,润人心田!红玉赞叹道,然后话锋一转,“我们要走的亲戚是城西粮油处的王成昌家,你知道吧?”

“咋不知道呢,王家都是达官贵人,周武正王。我家老头子也姓王,可是打了个倒栽葱。”

“婆婆为何这般说呢?”

“我们家也姓王,只可勉强糊口,王官人家有权有势,有田有枪,前几天老太爷寿辰,想必你们也来过,又唱戏又放焰火,好大派场啊!”

“事不凑巧,我们路途较远,好几年没来了,今天才赶来道贺,不想错过了!” 红玉说,“崇庆县变化可真大,我们都快找不到路了。”

“王大官人家那路也不难找哩……”老婆婆话还未说完,却听见对面饭馆人声鼎沸,闹哄哄的,突然话尖就拐了个弯,说,“唉,乔记饭馆肯定又出事了!”

对面饭馆闹声越来越大。

穿山甲坐不住,一声“我去看看就来!”,话音刚落,一下就窜出茶馆,大步向饭馆走去,红玉、金丝猴一见也跟了出来,红玉转回来给老婆婆茶钱说:“我们先去看看,待会我们再来,不用找钱了。”

三人来到饭馆,只见一张饭桌被掀翻在地,遍地都是酒菜,一只狗和一只猫在地上你抢我夺,狗吞猫咽,几个食客捂着肚子“哎哎”作叫,一个穿黑衫的边叫边喊,指着一个钭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面无表情的人说:“我三哥恐怕不行了!乔老板,你看咋办?”

“赶快送医院!”一个胖乎乎的人说,“花多少钱,我负责!”想必他就是这家饭馆的乔老板。

原来是一场食物中毒事故。

医院离饭馆不远,就几十步路程,红玉也是个爱看热闹的人,穿山甲、金丝猴久居山寨,也想看看稀奇,蜀州人就有这种习惯,正事可以不做,也不算要事就暂且放一边去。

三人随众人一同来到医院,那穿黑衫的给医生嘀咕了几句,医生就给那称作三哥的摸摸脉搏,听听心跳,最后双手一摊:“华佗再世,也回力无天,各位,你们准备后事吧!”那几个喊肚子疼的食客闻听此言,好像一下也忘却了疼痛,上前揪着一同前来的乔老板就要挥拳,幸被众人拦住,食客们继而大喊赔钱,开口就是大洋两万。两万大洋,时是确实不菲,乃一笔大数字,大大的数字。

乔老板双手抱拳,对众食客连赔笑脸:“各位,真是对不起,钱肯定要赔,两万块实在太高,就是砸锅卖铁乔某也拿不出啊!”

一个食客说:“你不要装疯卖傻说这么多,你的家底兄弟们知道,今天不拿钱,一命抵一命,我们给你没完!”

医生过来插话道:“乔老板,各位兄弟,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愿意,不过既然发生了,就得有解决的办法。我看要乔老板一时拿出这么多钱,可能确实有些困难。乔老板暂且先把今天的医药费付了,下来你们再慢慢协商吧!”

一个食客就说:“我们三哥也不是穷老百姓,二万块算是便宜你了,我们还得回去听听三哥家人的意见,三嫂可能还不会答应呢!”

穿黑衫的那个接着又说:“乔老板,暂且宽限你一天,你就先把兄弟们今天的损失费付了,明天我们再来,不过,你记倒,最少准备二万!不然,兄弟们我就管不住了!”

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问题,乔老板只得掏出几块大洋暂时打发这些食客,黑衫食客接过银子在手里掂了掂,对乔老板狠狠地说:“明天我们来拿钱!否则……”说罢,带领众食客抬上死者,骂骂咧咧离去。

众人也散去。

红玉三人回到茶馆,老婆婆已走了,老婆婆先前话还没说完,又正是红玉想要打听的,王大爷却不愿多说,看来只好明天再来,随带再瞅瞅乔记饭馆赔钱没有。

第二天,红玉、今天还有李振业,共四人一早就来到王婆婆的茶馆,大家一边喝茶一边和老婆婆闲聊,从老婆婆口里渐渐探得了王成昌家情况。

透过茶馆大门,对面乔记饭馆冷冷清清,没啥生意,只见昨天三两个中毒的食客走进饭馆,一会又吵吵嚷嚷的走了,听得留下一句话:“乔老板,我们且再宽限你一日,你听好了,明早兄弟们来拿钱,如果再不给,咱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过了中午,四人又到一个茶馆坐了坐,打马回山。

次日,红玉四人就径直来到乔记饭馆前。只见饭馆前已聚集了不少人,一具上好棺材停放在门前,正和红玉父亲当初入殓的是一种类型和大小。

原来昨天食客没为死者拿到钱,今天就出此狠招,把死者棺材抬来停放于饭馆前要挟。

棺材旁边一个妇女哭得断断续续,伤心欲绝,抚着棺材哭着:“宋三啊,你怎么就这样去了,你叫我孤儿寡母怎么过呀!”这是农村中常见的死人情景。

触景生情,红玉心里不由隐隐作痛,情不自禁走到棺材前,把手放在棺材旁边。

一个食客赶紧走过来,盯着红玉,面带怒相:“走开!”

饭馆今天是没有生意了,死者亲朋好友除了哭哭啼啼的一个妇女,大概就是死者妻子,其余全是清一色男丁,个个手拿棍棒或者刀叉,群情激昂。

乔老板连连赔着不是,央求少点价码,食客们就是不依不饶。乔老板干脆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赔我是要赔,只有五千大洋,二万大洋就是打死我也没有!”

“不拿二万大洋,给你没完!”“那你就拿命来抵!”食客们纷纷亮起手中刀械。

饭店伙计们也拿出切菜刀、掏火棍,准备应战,但是伙计人少,只有五六个人,食客们今天有备而来,有十一、二个,个个都是精壮汉子,一旦恶战,饭店伙计肯定寡不敌众,会被杀得血流成河。

看客中有和事佬,立刻抹起稀泥:“五千太少了,两万是多了点,我看双方都让一点,一万比较合适!”有几个看客也跟着附和。

二万确是个大数目,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得出来,也许众食客及死者亲人也觉得二万是多了些,穿黑衫的那个食客于是就说:“好吧!听人劝得一半,一万就一万,一分不能少!”

双方谈妥,签字画押,先付三千,余款三月内结清,乔老板命人取钱票。

“慢着!”乔老板正要付款之时,只听一声大喝,“乔老板,不要忙!”只见一年青女子快步上前,飞身抽出宝剑,寒光闪闪,剑气袭人,众人不知是谁,李振业等九龙山兄弟明白,正是红玉。




红玉要干什么,待继(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