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外传 《十一》老少爷们齐动员

武者2009 收藏 17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大炸弹爆炸发生的威力也把正在屋里吃饭的田中惊了个半死,房子晃了几晃,屋里的东西被气浪冲的滚了一地。   田中脑袋轰地一响,第一反应是:弹药库爆炸了?   他抱头从屋里窜出来,见院子里已乱成一团,有满脸是血往外跑的,有端着枪往里奔的。   日啊,他掏出手枪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大炸弹爆炸发生的威力也把正在屋里吃饭的田中惊了个半死,房子晃了几晃,屋里的东西被气浪冲的滚了一地。


田中脑袋轰地一响,第一反应是:弹药库爆炸了?


他抱头从屋里窜出来,见院子里已乱成一团,有满脸是血往外跑的,有端着枪往里奔的。


日啊,他掏出手枪大吼一声:兔子跟跟(日语:冲啊)率领士兵就冲向弹药库,草,刚跑到后院,发现是伙房那里出的事。


只间满地残胳膊独腿,被柴棍压倒在地的鬼子日爹喊娘。田中这才意识到是被人袭击了,连忙组织人收拾现场。


事后一清点,草,直接完蛋的士兵就是13人,伤残的11人,有个脑袋被飞来的驴头打伤的小鬼子可能是疯了,满院子乱蹿,一个劲地高喊:一二一上街里,送来个驴头让俺吃。。。


大日本皇军的威严竟被支那的一个小山民折腾上这样,田中气的要死,喊来马大全上去就是几个大耳光,马大全被打的满眼冒金星,日你小鬼子,这该我鸟事啊,谁让你们把那小子放进来的,活该挨炸。


但他不敢在田中面前表现出委屈,只一个劲地点头哈腰赔不是。


田中发泄完了,怒问马大全:那个匪民的,你的认识?


马大全赶紧点头道:太君,那个匪徒就是用枪打我裤裆的暴民的儿子,他们一家良心大大地坏了。


田中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问:那个匪民家里还有人的没有?


马大全一个立正道:报告太君,他家里人大大的有,都藏在山里。


田中一听上来又踹了他一脚:八格,怎么不早汇报?


马大全心里那个气啊,日你小日本娘啊,老子上次跟你反映有人袭击我家,打死了伪保长,你狗日的连理不理,我们这些汉奸的命不值钱,炸死你们几个小鬼子就发疯了?呸,活该,多死几个才好呢。


田中见马大全楞在那儿不说话,知道这小子刚才受委屈了,就拍拍他的肩,笑着安慰道:我的知道,你的良民的大大的。


马大全一听田中说好话了,心里一激动,鼻子一酸,竟哭了:太君啊,我姓马的可是真心为皇军卖命啊,连我老婆都奉献给您日了,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我狠不的把心挖出来给您看看啊。


田中哈哈大笑道:马,你的,明天带路,杀光那些匪民。


再说王元宝一家,等到天黑还不见女婿五扒皮回来,都非常着急,他派了儿子大山去山口望了几次始终不见人影。


他暗想不好,女婿可能出事了,但瞅瞅老婆和女儿的不安神态,又不敢说出来。


正在全家人焦虑地等待时,村里的顺子吃了晚饭过来串门,他一进门就惊惊诈诈地嚷:大叔,今天我去王戈庄玩,看到了一场好戏,有人把鬼子兵营炸翻了,死了好几十呢,鬼子四处抓人放火。吓的我赶紧跑回来了。


王元宝一惊,忙问:谁炸的?


顺子说不知道啊,听说那个人还被鬼子割下脑袋挂在了电线杆子上示众。


王玫瑰听见,忙过来问:兄弟,你看见那个人头了,长什么样?


顺子摇摇头说没看见,鬼子端着枪到处乱蹿,躲还来不及呢,谁敢去找死啊。


王元宝皱了皱眉又问:你还听说什么?


顺子探过头来,故作神秘地小声道:我听乡里一个人说那炸鬼子的是假装送柴火的,还有驴车。听说还有个鬼子被驴蹄子打中脑袋直接成了神经病。


啊???


一听到这话,全家人一楞,紧接着那娘俩抱头大哭,嚎声震天,完了,那个人就是五扒皮。


顺子这下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家人突然都嚎起来了。


王元宝也控制不住自己,抹了几把眼泪,安慰道:小皋子好样的,你娘俩别哭了,应该高兴啊,皋子为他父母报了仇,炸了小鬼子这是咱家门的荣耀啊。


王张氏火了,抹一把脸冲着丈夫吼道:你在放屁啊,皋子死了你还荣耀?


王元宝刚要再说,却悲泣一声,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一家人抱成一团哭了好久,王玫瑰哭的身子虚脱,呕吐不停。一看再这样下去怕又要出人命了,大山媳妇猛站起来说:爹,娘,妹妹,你们别再哭了,妹夫已经那样了,哭死也没用,咱的想法子保活人啊。


一句话提醒了王元宝,对啊,鬼子被炸,他们肯定会来报复。先通知村里人做好准备,该躲的躲,该藏的藏。


想到这里,他吩咐不知所措的顺子:你去山口把你大山哥叫回来,又转头对大山媳妇说:你去挨家下通知,让他们每家派一个当家的过来,就说鬼子要来了,老少爷们在一起开个会,商量怎么对付鬼子。


不一会,人陆陆续续来齐了,老老少少站满了王家大院,有人点起了火把,把院子照的通明。


王元宝站在门口石阶上,他的两个儿子大山和小山分手里抱着大刀,站在两边。脸色凝重。


王元宝用眼扫了一遍老少爷们,见大家都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他两手一抱拳,大声道:各位兄弟爷们,咱王家山里人自古都是本份守纪的。从不与人为敌。但也从来不怕别人找茬。现在日本鬼子很可能要来咱山里扫荡,那些鬼子是没有人性的,上次高台村被他们杀死几十人,村子被烧毁,这回要面临着我们家屋被烧,财物被抢,妻女被奸,大家说怎么办?


众人一听,齐声喊:跟那些狗日的拼了。


王元宝点点头,又道:咱山里男人都是站着尿的血性汉子,决不能让鬼子任意来糟蹋咱的家园。


大家齐声喊好。


接着王元宝又跟村里几个有威望的老人进屋商量了一番,决定先把山口的路全部封死,让女人孩子去铁镢山顶石人洞躲避,明天一大早招呼村里所有爷们都带着武器到山口集合,然后再把人具体分工,坚决把小鬼子拒之山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