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四节 僵持

台海争锋 收藏 15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079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对了!老师,您不去北京的话,是留在上海吗?”听说明天就要去俄罗斯,我心里不免有些兴奋,但又怕他们把话题转到我和羽然身上,就瞅个机会赶紧把话题扯回到张立身上。

“我么?”张立瞅了瞅我,苦笑着说:“送你们到南京后,我去东南战区的前沿指挥部!”

“前沿指挥部?老师,您也要去上海浦东那里,跟雷林他们在一起吗?”我问。

听了这话,赵元博扭过头来,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我一眼。

而张立则摇摇头说:“上海?不在上海了!东方明珠塔下面那个前沿指挥部早就丢了,大半个上海都陷落了!东南战区现在那个名义上的前沿指挥部,说是撤到了杨浦区的五角场,但那个指挥部里,其实除了雷林和那几个在上海作战的集团军司令员,留在那里鼓舞士气外,其他大部分战区首长和幕僚、机关人员都已经撤到了扬州,很多命令和指示现在也是从扬州那边发出的。”

“不是吧,才十多天的功夫就丢了大半个上海,这未免也太快了吧?我们撤退那天,不是才刚刚增援了三个集团军吗?不是号称有三十万军民在上海坚守吗?”我非常震惊地问……

巧合的是,几乎就在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在同一时刻,十六军的程晓,也正蹲在昔日里人潮涌动,而今却空无一人,到处都是掩体和沙袋的上海外滩江防工事里,他向自己身边的父亲提出同样的问题。

“三个集团军?三十万军民?怎么能在十五天时间里就拼个精光呢?美国人真有那么厉害?”程晓困惑地问。

程岩胜,程晓的父亲,空降兵第十六军的军长,在听到儿子的这个问题后,心中不免有些惊喜。从高原回来,老头子这是第一次听到儿子开口跟他说话。

程岩胜将目光从望远镜中移开,当看到儿子脸上那一大块被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所蜇伤的黑斑时,一种莫名的难受涌向心头,但在他坚毅的脸上,这种表情转瞬即逝,随后,他苦笑着回答儿子,“增援上海的,说是三个集团军,其实,投入到巷战的,也就是四个摩步团、一个摩步旅,建制内的正规军,加起来还不到四万人。而号称的那三十万军民,其实不少只是复退军人,而更多的,是那些刚刚学会扣动扳机的学生和老百姓。他们这些人能在黄浦江东岸和南岸,坚守了十多天,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也为我们两个空降军进入上海赢得了时间!”

回答完这个问题后,父子俩重新陷入了沉默,他们俩重新将望远镜对准了黄浦江对岸影影绰绰的敌人。

凌晨时分来自长江北岸的友军炮火支援,使得空气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浓厚的硝烟味,而潮湿的桑拿天,也依旧笼罩着整个长江中下游平原。刺鼻的味道和浑身湿漉漉的感觉,让黄浦江两岸的军人,都感到格外地不适,但此时此刻,年过五十的程老爷子,却异常享受着此间的宁静,他偷瞄着身边日益成熟的儿子,心里百感交集。

战争爆发后,军里的闻政委、叶参谋长和政治部王主任,甚至那些下来视察一线部队的总部领导们,都常常当着他的面开玩笑,说他们这对上阵父子兵,可以成为空降兵十六军军史上的佳话。可说句实在话,程老和儿子心里都清楚,说是父子,可从战争爆发到现在,自己这个军长同手下这个儿子营长,真正能够呆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十分钟。而自己这个军长,每次给各单位下达完作战任务后,虽然为了稳定军心表面上必须装作非常镇静,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等待战果的这段时间里,他总是处于一种异常焦虑的状态,他既要担心前方部队的进展,而且更担心的,还是自己眼前这个唯一的儿子,担心自己的儿子能否从战火纷飞的前线再次平安归来。焦虑归焦虑,但程岩胜同样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按照老伴的意思,通过手中的权力把程晓调离一线部队,那他自己的脊梁骨,不知会被多少战友指着痛骂,不知会令多少平时尊敬他的部属鄙视……

想着指挥部里还有一大堆电文要处理,程老爷子想咬咬牙立刻离去,但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略带犹豫地说:“晓儿,你在西藏的时候打仗很勇敢,而且在强渡雅鲁藏布江的时候,还能身先士卒,对于这一点,我感到很欣慰,而且你还因此受了伤……”

程老爷子顿了顿,没敢直视自己儿子凌厉的眼神,叹了口气接着说:“但是,你们师在推荐你担任122团团长时,不仅我本人没同意,还逼着你闻叔叔,不让他同意!对于这一点,你不会怪父亲吧?”

听了这些之后,程晓轻松地耸了耸肩,半真半假地说:“爸,你说我怎么能不怪你呢?如果你不是这个军的军长,我现在即使干不到团长,也该是122团的参谋长了,是吧!”

程老爷子点点头,有些尴尬地说:“对!程晓!我相信你的能力,可是在这种时候,你能不能也体谅父亲的难处……”

“老爸!开玩笑的!”程晓拍了拍父亲的背,笑了笑,随后又叹了口气说:“咱们军里这么多兄弟都牺牲了,很多兄弟的尸骨留在天山南北,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都没有抱怨,我抱怨个啥?老爸,虽然我是您儿子,但子弹、炮弹都不张眼睛,我们这些人,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连我们122团的团长都光荣了,这种时候谁还在乎职务、军衔什么的,我就是当了师长,又能怎么样呢?”

程岩胜笑了笑,在离去之前,如释负重地说:“晓儿,你能这么想就好!咱们这一代军人是不幸的,但也是最幸运的,至少通过我们的牺牲和努力,让一代人看到了我们军人存在的价值。”

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程晓苦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从战争爆发后,自己的父亲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程晓记得清清楚楚,当初自己从军校毕业之后,父亲就为自己安排好了所有的职务的经历,自己16岁上着高二的时候,就有了军籍,高三毕业那年,同学们参加的是高考,而自己参加的却是全军提干考试,轻轻松松地进了大连陆军指挥学院,20岁本科毕业后,一年排长、两年连长,调了副营就去南京读研究生,硕士毕业之后,副营也够年限了,调了正营先塞到军里干部处当干事,熟悉十六军各师团主官和军里科、处长,人脉熟了之后,下到某师干部科当科长,然后平调某团当政治处主任或是参谋长,如果沿着这个轨迹,那么,程晓在晋升的道路上,不仅履历丰富,而且军、政主官岗位、机关科处长都有经历,将来,无论哪个岗位有空缺,都可以顶得上去。

可惜战争爆发后,他的父亲不仅把他扔到里第一线,而且连那些他应得的功勋和职务,都全被让给了别人,关于这一点,程晓心里虽然没有太大的芥蒂,但的确也有些难以理解,战争是残酷的,但残酷的战争所带给人们无数的生离死别,却又可以净化很多人的心灵和灵魂,在和平时期那些丑恶的、功利的和阴暗的东西,往往会被鲜血冲洗得干干净净。

父亲离去之后,程晓用肉眼望着黄浦江对岸那座高高的东方明珠塔,在第二个圆球上面,敌人挂上了一面所谓“中华民国”的国旗,可惜,去掉了国民党党徽的那面“国旗”,程晓心想,如若先哲孙中山和蒋介石地下有知,真不知作何感想。

那座被称之为“东方明珠”的电视塔,也不知是被美国人还是友军炸断了一条腿,看着那座巨大而又摇摇欲坠的建筑,程晓心里恨恨地想,倒了更好,砸死那些狗日的美国人……

听了父亲的解释,在回忆这几天的战报,程晓基本已经明白,上海保卫战打到这份上,当初中央和东南战区所预定的战略目标已经基本达成了。在上海这座超大的都市中,三十万军民与敌人逐屋逐巷的殊死搏斗,双方本身的目的就不同。美国人想要夺取的,是上海这座城市;而中国人想要夺取的,却是敌人的生命和鲜血。所以,在上海保卫战的先期,中、美双方都自称进展得很顺利。

在保卫上海的战斗中,几乎需要三到四个中国人,才能换一个美国鬼子,但在十多天的战斗里,美军两个重型机械化师和一个轻型机械化师已经像是填入炉火的柴火,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就被消耗殆尽,他们也成为二战时期菲律宾美军之后,第二批空有番号而没有兵员的军队。另外,在上海保卫战中,东南联指还发动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逆袭,重点消灭了一个加拿大师和一个英国伞兵旅。

根据5月底西方联军的新闻发言稿称,仅仅是在上海地区,联军方面已经伤亡了七万多名士兵。而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盖茨,在向美国国会报告战争进展情况时称,从战争爆发到现在,美国人的伤亡数字已经达到了七万五千人,其中死亡人数为五万六千人,与越南战争的死亡人数持平,超过了朝鲜战争,而且这些伤亡中,有百分之八十是在上海地区造成的。上海保卫战自从陷入了僵持阶段,中国方面每天消耗着大量的生命和鲜血,而美国方面也放弃了在7月4日独立日前结束战争的妄想。

5月27日,中国方面将最后的预备队,空降兵第十五军和十六军的九万多人,当作普通步兵投入了上海,而程晓和他的摩步营,作为入沪的前锋部队,被安排在了外滩最为关键、也最具有象征意义的位置——南京路段。程晓的背后是陈毅像,前方是黄浦江,再往前是曾经上海的经济中心——陆家嘴。

看着对岸敌人的工事,程晓有些沮丧地想,美国人遭遇这么大的伤亡之后,竟然丝毫没有出现撤走五十万联军、重新回到谈判桌前来的先兆,美国人对于继续战争的韧性,远远超出了包括中国和美国盟友在内所有国家的预料。

在美国国内,并没有出现我们预测中的、足以迫使美国停止战争、甚至是撤兵的大规模反战游行,而且,美国民众对战争的支持率竟然由攻台期间的百分之五十五,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五,而美国参、众两院也一致通过了总统关于提高战争预算、向中国大陆增兵十万的提案,这是令所有分析家和预测师所大跌眼镜的。

程晓想到这一点,不仅回忆起当初在一次聊天中,李拓也曾经提到过,对于美国来说,威胁程度越高的战争,在战争时期的动员过程中,民众的支持率就会越高,而且国内的凝聚力也会提高。所以,再联想到最近韩国加入中日联盟的新闻,程晓似乎有些明白了。尽管身边的大多数战友对于中日韩联盟都抱有极其兴奋和支持的态度,但这个联盟产生之后最大的副作用,却是加强了美国人战争到底的决心。

不过在上海保卫战中大量地杀伤敌人,也带来了不少积极的结果。例如加拿大人的战争决心已开始明显动摇,美国人在增兵议案中要求加拿大增援中国战场十到十五个地面作战师和三到五个空军联队,可加拿大国会只批准了三个陆军师和一个空军联队。而且英国国内也,特别是下议院,已经出现了不少退出战争的声音,联军中出现的这些不和谐的插曲,这当然是所有东亚联盟的人所乐于见到的。

从目前来看,程晓倒不是很担心美国人会轻而易举地突破黄浦江防线,随着战线距离长江越来越近,东亚联盟的空军终于站住了脚跟,他们虽然无力进攻,但在地面防空导弹的配合下,至少也能确保敌人的飞机不再敢肆无忌惮地窜犯东南战区的纵深。另外,在争夺上海东南、西南城区的作战中,美国人显然没有对战斗的艰苦性和消耗性进行充分的准备,他们将大量的精确制导弹药消耗在了普通的楼房和建筑群中,有些时候,为了对付一到两名业余的狙击手,美国人都不惜动用一到两枚舰基战斧式巡航导弹。根据情报,美国人的弹药库存量,已无限接近到了警戒线的位置。

相反,解放军方面发展了几十年的大炮主义理论,在此时此刻反而体现出了巨大的威力,部署在长江北岸的巨炮群,在解除了敌人空袭的困挠后,每天都肆无忌惮的向浦东敌占区倾斜巨量的钢铁和炸药,事到如今,无论是两岸的步兵,还是指挥部里的将军们,甚至是北京、东京和华盛顿的领袖们们,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僵局将怎样打破?

美国方面在浦东地区遭遇了大量的伤亡后,也迅速调正了战略,他们将台、浙、闽、赣地区所谓的“国民军”,大量抽调至上海前线,而被替换下来的美、加、英联军,则撤到了杭州、南昌一线,一边休整、一边寻找和伺机发动新的进攻点,而号称一百万之众的“国民军”之中,唯一有些战斗力的,还是那些台湾过来的三十万军队,剩下的那七十万,即使是美国人都很清楚,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与对面的中国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打破僵局,华盛顿的众议院,已经有人想到了核武器,而白望南在他的回忆录中也写道:“在东亚历元年的五、六月份,根据很多渠道的情报和信息,我们已经非常清楚,在这场战争中,核武器的出现几乎不可避免,但是,如何控制它的规模,吓阻某些人丧心病狂的举动,已成为敌我双方领袖和智者都必须考虑、甚至是合作的关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