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作品相关 八路军对日作战主要战役

月影临风 收藏 0 8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URL] 1937年8月,日军以北平(今北京)、天津地区为出发地,兵分三路沿平绥(今北京-包头)、平汉(今北京-汉口)、津浦(天津-浦口)铁路线展开进攻。9月中旬,沿平绥铁路西犯的日军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占领大同后,以主力沿同蒲铁路(大同-风陵渡)南下,向雁门关进攻。与此同时,已侵占阳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1937年8月,日军以北平(今北京)、天津地区为出发地,兵分三路沿平绥(今北京-包头)、平汉(今北京-汉口)、津浦(天津-浦口)铁路线展开进攻。9月中旬,沿平绥铁路西犯的日军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占领大同后,以主力沿同蒲铁路(大同-风陵渡)南下,向雁门关进攻。与此同时,已侵占阳原、蔚县、广灵的日军华北方面军第5师,继续向浑源、灵丘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协同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击溃中国第二战区国民党军主力,打开晋北通路,实现右翼迂回,配合华北方面军主力歼灭平汉铁路沿线的中国第一战区国民党军主力。


在日军的进攻下,中国第二战区国民党军第6、第7集团军退守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内长城一线,企图凭借有利地形和既设阵地阻止日军进攻,保卫山西腹地(见太原会战)。同时,要求八路军先头部队尽快挺进晋东北协同其坚守内长城防线。


为了配合第二战区国民党军作战,阻滞日军的攻势,八路军总部于9月中旬命令第115师进至平型关以西大营镇待机。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下进至大营镇后,以第343旅前出至平型关东南上寨隐蔽集结,第344旅向上寨机动。平型关位于山西省繁峙、灵丘两县邻接处,为内长城重要关隘。9月20日,日军第5师第21旅一部,占领灵丘县城,22日,进占平型关以北东跑池。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第115师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相机侧击向该线进攻之敌。


第115师受令后,决定利用平型关东北的有利地形,以伏击手段歼灭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的日军,配合国民党军内长城的防御作战。师部率主力于当夜进至平型关以东冉庄、东长城村地域,并令独立团、骑兵营插到灵丘与涞源之间和灵丘与广灵之间,截断交通线,阻敌增援。24日,第二战区第6集团军给第115师送来"25日平型关出击计划",拟以8个团兵力,配合第115师向平型关以东的日军出击。同日,第115师组织营以上指挥员进行现地勘察,并确定部署:第343旅第686团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的日军,尔后向东跑池方向发展进攻;第343旅第685团占领老爷庙西南至关沟以北高地,截击日军先头部队,协同第686团围歼进入伏击地域的日军,并阻击由东跑池回援的日军,尔后协同第686团及防守平型关的国民党军夹击东跑池的日军;第344旅第687团占领西沟村至蔡家峪以南高地,断敌退路,并阻击由灵丘和浑源方向来援的日军;第344旅第688团进入东长城村地域为师预备队。为隐蔽行动企图,达成战斗的突然性,各部队当晚冒雨进入阵地,并于25日拂晓前完成了战斗准备。


25日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西进。7时许,全部进入第115师设伏地域。由于道路狭窄,雨后路面泥泞,其车辆人马拥挤堵塞,行动缓慢。第115师立即抓住有利战机,突然以步枪、机关枪、手榴弹的猛烈火力,给日军以大量杀伤;并乘其惊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第685团迎头截击,歼日军一部。第687团将日军后尾部队分割包围于蔡家峪和西沟村,并将抢占韩家湾北侧高地的一股日军迅速歼灭,切断了日军退路。第686团第1、第3营勇猛地冲向公路,同日军展开白刃格斗。日军死伤惨重,但仍利用车辆辎重作掩护进行顽抗。其中一部企图抢占公路西侧老爷庙及其附近高地,掩护突围。第686团第3营迅速冲过公路,先敌占领了老爷庙及其以北高地,与公路东侧部队对日军构成两面夹击之势,并将日军压迫于老爷庙至小寨村的狭谷之中。被围日军连续向老爷庙疯狂反扑,企图突围,均被扼守该地的第3营击退。为解救被围日军,先期进占东跑池的日军一部回援,被第685团阻击。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急令其在蔚县、涞源的部队速向平型关增援,又被第115师独立团、骑兵营阻击于灵丘以北和以东地区,并在灵丘以东腰站毙伤其300余人。被围于老爷庙至小寨村的日军,在6架飞机掩护下,再次猛攻老爷庙及附近地区,仍未得逞。接着,第686团集中全力,在第685团和第687团各一部协同下,将被围的日军全歼。13时许,战斗结束。随后,第343旅向东跑池一带日军展开攻击。由于防守此线的第2战区部队作战失利,致使东跑池的日军于黄昏由团城口突围。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10月,在抗日战争的太原会战中,中国第2战区部队在山西省北部忻口地区抵抗日军华北方面军第5师团进攻的防御战役。


是年9月底,日军第5师团和关东军一部突破中国军队内长城防线后,奉令向太原进攻。中国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决定在忻口地区组织防御,以八路军、第73、第101、新编第2师为右翼军,归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指挥,在五台山罗圈沟、军马厂、翠岩峰、挂月峰迄鹅口、峪口之线占领阵地;以第14集团军、第9、第15、第17、第19军、第196旅、炮兵第27团为中央军,归卫立煌总司令指挥,在蔡家岗、灵山、界河铺、南怀化、大白水至1482高地之线占领阵地,另一部在中解村、阳明堡、虎头山、黑峪村之线占领阵地;以第68、第71、第120师、独立第7旅、炮兵3个营为左翼军,归杨爱源总司令指挥,在黑峪村迄阳方口之线占领阵地;以第34、第35、第61军、第66师、独立第1、第3旅为总预备队,归傅作义总司令指挥,位于定襄、忻县一带,策应各方。



日军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指挥所部于13日对忻口守军防御阵地展开全线攻击,重点置于正面中央军左翼兵团第10师阎庄和中央兵团第54师南怀化阵地。当日,南怀化守军阵地被日军突破。卫立煌调第21师竭力恢复丢失阵地。14日晨,第21师向南怀化、新炼庄日军出击,在日军强大火力压制下,伤亡严重,师长李仙洲负伤,出击受挫,即退出战斗到后方整补。15日拂晓,日军继续攻击忻口西北高地。第61军驰援,与日军对峙于南怀化东北高地。



为了巩固忻口防御阵地,消灭进攻日军,卫立煌、傅作义决心举行全面反击,将机动预备队不断投入前线,企图将日军消灭在云中河盆地。当日夜间,守军各兵团对日军展开全面反击。中央兵团反击部队攻击突入南怀化阵地的日军,由于部署不当,夜间作战,战斗一开始便同日军形成混战。在混战中,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的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祺和旅长郑庭珍阵亡,反击受挫。左翼兵团反击部队向进攻日军的右翼出击,在日军反击下,部队迅速退回原阵地。右翼兵团未出击却受到日军的攻击,灵山阵地失而复得。配合正面防御部队反击日军的第35军两个旅,越过云中河,将南怀化日军后方旧河北村日军大部消灭,在日军增援部队的反击下,退回忻口以南的金山铺休整。经15日夜和16日对日军反击作战,中国军队全线转为守势。



为增强忻口正面的防御力量,阎锡山于16日命令第19军开赴忻口前线:令第15军恢复并坚守忻口右翼灵山阵地;并调右翼军所属部队一部星夜赶往忻口前线;又令深入日军翼侧和后方的八路军和骑兵第1军积极袭击日军的翼侧和后方,破击日军交通运输。



八路军为配合忻口正面作战,在日军翼侧和后方积极打击日军。第115师一部于13日占领平型关,将团城口至东河南镇的公路破坏,16日占领团城口,接着收复砂河镇、繁峙和浑源县城;一部在察南、冀西活动,收复涞源、蔚县、灵丘、广灵、曲阳、唐县。第120师一部截断怀仁至崞县的交通,另一部对崞县地区日军发动攻击,随后进至雁门关地区截击日军交通运输线,18日在雁门关以南伏击日军运输队,击毁日军汽车数十辆。第129师一部于19日凌晨袭击阳明堡日军飞机场,毁伤日机20余架(参见阳明堡机场之战)。攻击忻口的日军,在守军坚强抵抗和后方联络线中断的情况下,无力发动大规模的攻击。中国守军也没有力量实施大规模的反击。两军形成胶着与对峙状态。



16日至23日每日晨,日军飞机对守军阵地轮番轰炸,掩护其步兵实施对壕作业。守军在夜间组织步兵小分队对日军阵地进行袭击破坏。24日,日军部队萱岛支队到达忻口战场。板垣随即再次组织兵力向忻口地区守军实施重点攻击,进展甚微。到28日,整个战线又形成对峙状态。忻口前线守军阻止了日军的进攻,使其无法前进,陷入被动地位。



在晋东方面守军失利,娘子关、阳泉、平定等地相继失陷,部队向太原及晋南溃败。因此,阎锡山于30日夜间决定忻口地区守军全线后撤。忻口前线各兵团于11月2日黄昏后脱离阵地撤退。日军于3日拂晓发动追击,由太原北方协同由晋东进入太原附近的日军会攻太原。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10月至1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2战区部队同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山西省北部、东部和中部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的战略性防御战役。


南口战役后,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占领山西大同,立即以一部向丰镇(今属内蒙古)进攻,主力向雁北地区进攻。日军第5师团从河北宣化、新保安西下,连陷广灵、灵丘、浑源等晋东北城镇。9月下旬,日军统帅部命板垣征四郎率第5师团及察哈尔派遣兵团主力进攻山西内长城防线,企图向太原发展进攻。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所部退守内长城的平型关、雁门关、神池一线。以第6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为右地区总司令,指挥3个军防守平型关东西一线;以第7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为左地区总司令,指挥4个军防守雁门关东西一线;以第71、第72师为预备军,位于繁峙;令第18集团军(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以第115师、第120师、第129师分别驰援平型关、雁门关、五台山配合作战。


平型关战斗 9月21日,日军第5师团先以两个步兵营从浑源翻越高山南下,袭击守军第17军侧背,23日占领团城口;再以第21旅由灵丘南进,从正面进攻平型关,遭守军第33军第73师抗击,24日又增兵猛攻。傅作义率预备军2个师增援,日军攻击受挫。八路军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下,奉命以一部袭击灵丘、涞源敌后,以主力3个团于平型关东北公路两侧山地有利地形伏击日军。9月25日,板垣师第21旅团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由灵丘向平型关前进,在预伏地区被歼千余人,汽车被毁百余辆。察哈尔派遣兵团以混成第15、第2旅团东进策应,27日进击茹越口,守军第34军第203旅坚决抵抗,旅长梁鉴堂阵亡,次日茹越口陷落。察哈尔派遣兵团进占繁峙,威胁平型关侧背。30日夜,平型关守军奉命撤向五台山。日军遂陷平型关,西进至代县。


忻口战役 阎锡山下令将所部撤向忻口组织防御。忻口右托五台山,左倚云中山,地势险要,是晋北通向太原的门户。10月1日,日本政府发布《处理中国事变纲要》,提出“结束战争方略和十月攻势”。当日,日军中央统帅部命令板垣征四郎率华北方面军第5师和察哈尔派遣兵团进攻太原。并命令关东军以一部兵力归华北方面军指挥,参加进攻太原的作战。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遵令于当日晚间下令第5师团并指挥进入内长城以南的关东军向太原发动进攻;接着命令第1军突破石家庄一带中国守军防线向南追击,以一部进入井陉以西地区策应第5师团进攻太原的作战;命令第2军从滏阳河左岸地区发动攻势,攻击石家庄地区中国军队的侧背。同一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调第14集团军(卫立煌部)至忻口与日军会战。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为保卫太原,决定重点在晋北忻口地区组织防御,另以一部兵力在晋东的娘子关地区占领阵地,阻击日军进攻。部署第14集团军及配属部队共8个军为中央集团军,由卫立煌指挥,在忻口正面组织防御;第18集团军(欠第120师)及第101、第73师、新编第2师为右集团军,由朱德指挥,在滹沱河南岸罗圈沟、峨口占领阵地,并以一部挺进敌后,威胁日军左翼;第6集团军2个师1个旅及第120师为左集团军,由杨爱源指挥,在黑峪、阳方口占领阵地,并以一部挺进敌后,威胁日军右翼;第34、第35军为预备集团军,由傅作义指挥,控制于定襄、忻县地区。10月2日,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混成第2旅团从代县向崞县(今崞阳镇)进攻,第19军坚守一周,9日崞县陷落;混成第15旅团4日绕过崞县进攻原平,第34军第196旅旅长姜玉贞率官兵与敌肉搏,伤亡殆尽。日军12日攻占原平,进逼忻口。


12日,卫立煌调整部署:以郝梦龄指挥第9、第19、第61、第35军组成中央兵团,守备忻口山岭及其左侧川道;以李默庵指挥第14军和第71、第66师等组成左翼兵团,控制云中山;以刘茂恩指挥第33、第17、第15军组成右翼兵团,控制五台山。部队展开于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一线。10月13日,板垣指挥5万日军向忻口进攻,以第5师为左翼,主攻南怀化;以混成第15旅团、堤支队(相当于营)为右翼,进攻大白水;以混成第2旅团、大泉支队(相当于营)担任内长城二线守备。第5师团集中飞机30余架、重炮40余门、战车50余辆掩护步兵猛攻;中央兵团据险扼守,士气旺盛,炮火猛烈,忻口岭连日鏖战,南怀化阵地几失几得,战况惨烈。10月16日,中央兵团实施反击,争夺南怀化高地,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骐、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奋勇督战,以身殉国,相继由第61军军长陈长捷、第19军军长王靖国接任中央兵团总指挥,始终坚守忻口阵地。


其间,八路军相继在灵丘、广灵、蔚县、平型关、宁武、雁门关袭击日军后方,配合忻口正面作战。19日夜,第129师第769团夜袭阳明堡机场,毁日机24架(参见阳明堡机场之战)。日军在忻口伤亡2万余人,作战不利,日华北方面军于22、27和29日先后增调3个团驰援,始终攻不下南怀化,乃转攻大白水。忻口会战正酣,晋东娘子关失守,日军西进威逼太原。11月2日,忻口守军奉命退守太原。


娘子关战役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第一战区部队一部转入晋东娘子关地区组织防御,正面为第17、第30师,左翼为第14军团,右翼为第3军,由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负责指挥。10月11日,日军第20师占领井陉,以一部攻娘子关正面,主力绕道于13日攻陷旧关。阎锡山急令增援晋北之孙连仲率第26路军回援娘子关,组织多次反攻,歼日军一部,但未夺回旧关。21日,日军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得第109师一部增援,继续在航空兵支援下正面进攻娘子关,掩护第20师左右两个突击队向南运动。第20师团辎重部队行经七亘村,先后两次遭八路军第129师伏击(参见七亘村之战)。26日,日军左突击队约4个营经测鱼镇南侧突破第3军防线,绕到娘子关和新关侧后。娘子关守军是日全线撤退,日军沿正太铁路(石家庄-太原)向西追击,并击退第41军的阻击,11月2日占寿阳。日军迅速逼近榆次,危及太原。4日和7日,日军第20师团直属队在广阳山地又遭八路军第115、第129师各一部的伏击(参见广阳之战)。


太原保卫战 11月4日,阎锡山任命傅作义为太原城防司令,卫立煌为第二战区前敌总司令,决心以忻口撤退的部队占领太原北郊阵地,以娘子关退下的部队防守太原东郊,以刚增援的第13军推进榆次待机夹击日军,以第35军等残损的7个旅担负城防。然而两线撤退的部队尚立足未稳,日军即跟踪而至,部队秩序混乱。5日东路日军占榆次,6日北路日军进抵太原城垣,7日两面日军协力攻城。战至当晚,守城官兵仅存2000余人。8日夜日军突破城垣,傅作义率部突围,9日太原沦陷。

1941年(民国三十年)5月至6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1战区部队在山西省南部中条山地区对日军第1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日军为消灭中条山地区的中国军队,消除对其山西交通线的威胁,从苏北、豫东、赣北、晋西等地抽调主力第2l、第33师团,第9、第16混成旅团,骑兵第4旅团及驻中条山第35、第36、第37、第41师团,共计6个师团和3个旅团兵力共10余万人,另调第3飞行集团主力等航空部队支援作战。在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统一指挥卞,企图以迅速的歼灭战和反复“扫荡”,将中国第1战区部队主力包围歼灭。


为确保晋南战略要地,中国军队在中条山驻守第5、第14集团军所辖第3、第17、第“、第15、第43、第93、第98军及第9、第27、第80军等部队约18万人,由第1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统辖指挥,对日军作战。


5月7日,日军从东、北、西三个方面向中条山区发起进攻。在中条山东侧,日军第35、第2l师团及骑兵第4旅团一部,由泌阳、博爱分两路向孟县、济源的中国守军第9军阵地猛攻,飞机狂轰滥炸。第9军阻击后,于8日夜放弃孟县、济源,撤至黄河北岸封门口既设阵地。9日,日军增兵后再次发动猛烈进攻。第9军与日军激战至10日晨,封门口阵地被突破,遂向西转移至济(源)垣(曲)大道南北地区夹击日军。11日,第9军主力奉命在关阳、狂口南渡黄河担任河防,留一部担任掩护任务,后分散开展游击战。12日晨,日军第21师团主力沿封门口西进至邵源附近,与由垣曲东进之日军第41师团一部会合后,续向横河镇方向攻击;第35师团于10日突破守军龙王窝阵地,沿黄河北岸向西突进,于12日占领并封锁了黄河北岸各渡口。


在中条山北侧,日军第33师团主力,于7日下午在董封东西之线向中国军队第98、第15、第43军阵地发动攻击,于8日拂晓突破第43军18盘阵地后,继续南进,新编第27师师长王竣、副师长梁希贤、参谋长陈六祀均在激战中殉国。守军顽强抵抗,与日军激战至12日,仍坚守阵地,并全歼侵入董封的日军一个大队。13日,日军得到增援,攻陷董封。守军第98军、第93军第lo师、第15军奉命北进,遇日军阻击后转移到横河镇东南地区,第98军一部到达沁水以北;第43军西移被围于云雾山,之后向西北方向转移。


在中条山西侧,日军第41师团及第9混成旅团,分由桑池、横岭关发起进攻,以中央突破的战法直指垣曲。中国守军第43军、第17军奋起抗击,由于日军兵力绝对优势,正面阵地于8日晨被日军突破,被迫向东转移。日军遂向垣曲突进,是日黄昏,垣曲失陷。9日和10日,日军由垣曲分路向东、西推进。东进之日军于12日晨进至邵源,与济源西进之日军会合后,又向北攻击第14集团军。日军第36师团主力、第37师团及第16旅团各一部,由闻喜、夏县向张店镇以东的中国守军第3军和第80军阵地猛攻。守军与日军激战至8日,阵地被突破,边撤退边抵抗,于9日退至台寨村附近坚持苦战。日军攻抵黄河北岸后,又返转向北进攻,并于11日开始进行南北蓖梳式扫荡。


12日,中国军队第5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主力陷入日军重围,在中条山各山隘内坚持顽强苦战;第3军和第17军分散向西突围。由于补给不足,腹背受敌,各军于当日奉卫立煌电令开始向太岳山、吕梁山及黄河南岸突围转移。至20日,第43、第93、第98军分别突围到达稷山、乡宁和沁水以北地区,后奉命留太岳山区游击,与日军周旋。


突围中,中国军队指挥混乱,损失惨重,奉命渡黄河南撤的部队,由于沿途遭到日军截击,至6月初,第14集团军总部及第15军军部才脱险南渡黄河整训。第9军新编第24师、第93军等迄20日才渡过河,会战遂告结束。在会战中,八路军应卫立煌和蒋介石之要求,进行交通破袭战,开展大规模游击战,牵制了日军,掩护撤退。

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8月至12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大规模进攻日伪军和反击其扫荡的战役,因八路军参战总兵力为105个团,故名百团大战。


1940年夏秋,日本帝国主义乘德国法西斯军队在西欧和北欧迅猛推进、美国的战备尚未完成、英国又无力东顾之机,积极准备实行"南进"政策,攫取英、美、法、荷等国在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上的殖民地。因而,在中国战场加紧对国民党政府进行政治诱降活动,同时以主要力量继续进攻抗日根据地,特别是日军华北方面军20余万人,在司令官多田骏指挥下,加紧推行1940年度"肃正建设计划"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企图摧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使中国成为其"南进"的后方基地。为粉碎日本侵略者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克服国民党妥协投降的危险,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决心向华北日军占领的交通线和据点,发动大规模进攻战役。


7月22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等下达《战役预备命令》,规定以不少于22个团的兵力,大举破击正太铁路(今石家庄-太原)。同时要求对同蒲(大同-风陵渡)、平汉(今北京-汉口)、津浦(天津-浦口)、北宁(今北京-沈阳)、德石(德州-石家庄)等铁路以及华北一些主要公路线,也部署适当兵力展开广泛的破击,以配合正太铁路的破击战。8月8日,朱德、彭德怀等下达《战役行动命令》,规定:晋察冀军区破击正太铁路石家庄(含)至阳泉(不含)段;第129师破击正太铁路阳泉(含)至榆次(含)段;第120师破击忻县以北的同蒲铁路和汾(阳)离(石)公路,并以重兵置于阳曲南北地区,阻击日军向正太铁路增援。要求各部在破击交通线的同时,相机收复日军占领的一些据点。在这些地区和交通线,驻有日军3个师的全部、2个师的各2个团、5个独立混成旅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的各2个营、1个骑兵旅的2个营,共20余万人,另有飞机150架和伪军约15万人。八路军参战兵力,计晋察冀军区39个团、第129师(含决死队第1、第3纵队等)46个团、第120师(含决死第2、第4纵队等)20个团,共105个团20余万人,还有许多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参加作战。

第一阶段(8月20日至9月10日):进行交通破击战,以正太铁路(正定至太原)为重点。


八路军的进攻战役于8月20日首先在正太铁路发起。正太铁路横越太行山,是连接平汉、同蒲两铁路的纽带,是日军在华北的重要战略运输线之一。日军在正太铁路沿线驻有独立混成第4旅(司令部驻阳泉)全部,独立混成第8、第9旅(司令部分别驻石家庄和太原)各一部。8月20日夜,晋察冀军区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指挥下,以18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又2个骑兵营、5个游击支队,在部分炮兵和工兵配合下,组成左、中、右3个纵队,分别向正太铁路东段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大部和独立混成第4旅一部展开攻击。经数小时激战,右纵队攻入晋冀交界的要隘娘子关,歼日军一部。尔后,破坏了娘子关以东的桥梁和通信线路。向娘子关至微水段进攻的中央纵队,连克蔡庄、地都、北峪、南峪等日军据点,并破坏桥梁两座。攻击井陉煤矿的中央纵队一部,在矿工支援下,破坏了煤矿的主要设施,迫使其停产达半年之久。23日,因石家庄方向的日军西援,加上连日降雨,河水泛滥,严重妨碍作战行动,晋察冀军区部队遂转移兵力,实施对铁路、桥梁、隧道的全面破击。



第129师在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指挥下,以8个团(包括决死队第1纵队2个团)、8个独立营的兵力,组成左翼破击队、右翼破击队和中央纵队,亦于8月20日夜对正太铁路西段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大部和独立混成第9旅一部展开攻击;另以2个团会同平定、辽县、榆社等地方武装,分别对平辽、榆辽公路进行破击,并牵制各点守敌,保障主力侧后的安全。左翼队一部进攻芦家庄,连克碉堡4座,歼日军80余人;右翼队一部攻击桑掌和铁炉沟等据点,歼日军130余人。21日,该师为阻止日军从侧背攻击破路部队,令预备队一部抢占阳泉西南4公里处的狮垴山高地。从23日起,阳泉日军在飞机支援下,并使用化学武器,不断向狮垴山猛攻。第129师阻击部队英勇奋战,坚守6昼夜,歼日军400余人,保障了破击部队翼侧的安全。经数日作战,第129师控制了正太铁路西段除阳泉、寿阳以外的大部分据点及火车站,严重破坏了该段的路轨、桥梁、隧道,使正太铁路西段陷于瘫痪。



与此同时,第120师在师长贺龙、政治委员关向应指挥下,以20个团的兵力破击同蒲铁路北段和铁路以西一些主要公路,并攻占阳方口、康家会、丰润村等据点,歼日伪军800余人,切断了同蒲铁路北段和忻县至静乐、汾阳至离石等公路。



为配合正太铁路和同蒲铁路北段的破击战,第129师和晋察冀军区还令所属部队出动50多个团的兵力,在游击队和民兵的配合下,对平汉、平绥(今北京-包头)、北宁、同蒲(南段)、白晋(白圭-晋城)、津浦、德石等铁路线和一些主要公路,以及日军占领的许多据点,进行了广泛的破击和袭击。



8月25日后,日军从白晋铁路、同蒲铁路南段抽调第36、第37、第41师各一部,配合独立混成第4、第9旅向第129师反击;从冀中、冀南抽调约5000人的兵力,配合独立混成第8旅向晋察冀军区部队反击。9月2日,日军合击正太铁路南侧的安丰、马坊地区的第129师。该师以4个团的兵力英勇抗击,毙伤日军200余人。9月6日,第129师第386旅和决死队第1纵队各两个团,于榆社西北双峰地区包围日军1个营,击毙400余人,打破了日军的合击。晋察冀军区为策应第129师作战,以4个团向正太铁路北侧盂县地区的日军出击,迫使正太铁路南侧的日军北援。同时,第120师对同蒲铁路忻县至太原段的破击,也有力地牵制了日军对正太铁路的增援。



9月10日,八路军总部为休整部队,准备再战,命令各部结束第一阶段的作战。第一阶段作战,八路军进行大小战斗265次,攻克娘子关等日军据点91座,毙伤俘日伪军6000余人,使正太铁路瘫痪。由于八路军突然而猛烈地破击日军占领的交通命脉,使日军联络中断,到处被动挨打,陷入一片慌乱之中。汉奸、伪军更是惶恐不安。沦陷区人民异常振奋,自发地支援八路军作战。


第二阶段(9月22日至10月上旬):继续破坏交通线,重点攻占交通线两侧和深入抗日根据地内日军据点,进行涞(源)灵(丘)战役和榆(社)辽(县)战役。

9月16日,八路军总部发出第二阶段作战命令,要求各部队继续破坏日军交通线,

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部署是:第120师主力对同蒲铁路北段宁武至轩岗段进行彻底破坏,再次切断同蒲铁路北段的交通;晋察冀军区主力破击涞(源)灵(丘)公路,并夺取涞源、灵丘两县城;第129师重点破击榆(社)辽(县)公路,收复榆社、辽县(今左权)两县城。



晋察冀军区以8个团、3个游击支队、2个独立营组成左、右翼队和预备队,于9月22日发起涞(源)灵(丘)战役,对该地区的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和第26师及伪军各一部发动进攻。右翼队重点攻击涞源县城,由于缺乏攻坚器材,日军顽强抵抗,经通宵激战,未能得手。23日,转为攻击涞源外围日军据点。至26日,相继攻占三甲村、东团堡等10余处据点。28日,由张家口增援的日军3000余人进抵涞源城,右翼队遂转移兵力于灵丘、浑源方向,协同左翼队先后攻占了南坡头、抢风岭、青磁窑等日军据点。10月9日,又有大同日军1000余人来援。晋察冀军区遂决定结束涞灵战役。此役共歼灭日伪军1

000余人。



第129师以第386旅和决死队第1纵队两个团组成左翼队,以第385旅(附第32团)组成右翼队,于9月23日发起榆(社)辽(县)战役,向守备榆辽公路的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展开攻击。至30日,左翼队经过艰苦奋战,攻占榆社县城,歼日军400余人。右翼队攻占榆辽公路上的小岭底、石匣等日军据点后,准备协同新编第10旅进攻辽县时,和顺、武乡的日军同时出援,第129师遂决定停止攻城,转移兵力于红崖头、官地垴地区伏击由武乡出援的日军。第385旅在向伏击地域开进途中,与日军援兵600余人遭遇,经15小时激战,日军虽被消灭过半,但余部依托有利地形进行顽抗,双方形成对峙。同时由和顺出援的日军突破新编第10旅狼牙山阻击部队阵地。在这种情况下,第129师遂撤出战斗,榆社复为日军占领。榆辽战役共歼日军近1000人。10月14日,第129师一部在和(顺)辽(县)公路上的弓家沟设伏,歼灭日军一支运输队,击毁汽车40余辆。



第120师为配合涞灵、榆辽地区的作战,对同蒲铁路北段进行了新的破击,再度切断了该线交通。第129师所属冀南军区以12个团的兵力,对日军正在修筑的德石铁路和邯(郸)济(南)铁路以及一些重要公路线,均进行了破击,共歼日伪军1700余人。晋察冀军区所属冀中军区部队10月1~12日,举行任(丘)河(间)大(城)肃(宁)战役,攻克据点20余处,歼日伪军1500余人,破坏公路150公里。第二阶段作战,八路军攻克日伪军据点多处,平毁了部分封锁沟、墙,打击了伪政权组织,进一步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第三阶段(10月6日至12月5日):反击日军报复性扫荡。


日军遭到八路军连续两个阶段大规模进攻作战的打击后,深感八路军对其威胁的严重性。为稳定局势,巩固占领区,便调集重兵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残酷的报复"扫荡"。10月19日,八路军总部下达反"扫荡"作战命令,要求各部队与地方党政机关和广大群众密切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坚决消灭进犯之敌,粉碎日军的"扫荡"。



10月6日,沁县、襄垣日军在榆社、辽县日军的配合下,以近万人的兵力,对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领导机关所在的太行抗日根据地榆社、辽县、武乡、黎城间地区进行连续"扫荡"。29日~11月4日,第129师第385、第386旅和新编第10旅主力及决死队第1纵队2个团,在彭德怀直接指挥下,于武乡县关家垴地区,将日军第36师1个营包围,歼其400余人,并给武乡、辽县增援之敌以重大杀伤。日军连遭打击,余部于14日撤退。从11月17日起,日军约7000人"扫荡"太岳区。第129师所属太岳军区将主力编成沁(源)东、沁(源)西两个支队,在游击队和民兵的配合下,活动于沁河两岸,寻机打击日军,至27日,歼日军近300人,迫使其于12月5日撤退。



从10月13日起,日伪军以万余人"扫荡"平西(今北京以西)抗日根据地,11月9日,日军又以万余人"扫荡"北岳抗日根据地,并占领了晋察冀军区领导机关所在地阜平。平西和北岳两区军民,以内外线相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连续伏击、袭击日军后方交通线,迫使日军大部撤退。阜平、王快的日军则筑堡修路,企图长期占领。12月3~27日,晋察冀军区以4个团向阜平、王快的日军发动进攻,歼其500余人,迫使日军全部撤出北岳抗日根据地。



12月中旬,日军以2万人的兵力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至23日,占领了除保德、河曲以外的所有县城和大部集镇。第120师部队和晋西北地区群众实行空室清野,坚持"区不离区,县不离县"的游击战。同时,集中部分主力部队,破击日军后方交通线,攻击日军修路部队和运输队,共歼日伪军2500余人,迫使日军于1941年1月下旬全部撤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点评:此次大战历时3个半月,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发动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带战略性的进攻战役。在这次战役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广大群众配合下,齐心协力,前仆后继,同日本侵略者作战1824次,毙伤日伪军3万人,俘日军281人,俘伪军1400余人,日军投降7人,伪军反正1845人,拔除据点2900多个,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和隧道260多处,缴获各种炮50余门,各种枪5800余支(挺)。八路军也付出了伤亡1.7万余人的代价。百团大战严重地破坏了日军在华北的主要交通线,收复了被日军占领的部分地区,沉重地打击了日军,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作战。百团大战对坚持抗战、遏制当时国民党妥协投降暗流、争取时局好转起了积极作用,进一步鼓舞了全国人民夺取抗战胜利的信心,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声威。它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安平战斗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所属冀中军区部队攻克河北省安平县城的战斗。


为配合藁、正、新、无战役,阻止日军修筑深(县)安(平)公路,冀中军区骑兵团决定攻克安平县城。8日19时许,骑兵团抵达安平城东7.5公里之长屯,将马置于该村,徒步继续前进。12时许,冀中军区先头部队秘密到达城下,随即越沟登城,迅速歼灭东城门楼日伪军,主力部队遂即入城,乘日伪军惊慌失措,激战数小时,歼其大部,即主动撤出战斗,


此战,八路军共毙伤日伪军30余人,俘伪军及伪工作人员30余人,救出民夫500余入,解救出被捕抗日人员;缴长短枪20余支、电话机5部、军刀10余把、重要文件一部、药品及其他军用品甚多;打破了日军修通深安公路之计划,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坚克城范例。


安饶战役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5月,在晋察冀1945年春夏季攻势战役中,中国八路军冀中军区部队在河北省安平、饶阳、武强县围攻日伪军的战役。


文新战役展开后,第6、第7、第8军分区部队及各县武装,同时发起了安(平)饶(阳)战役。6日,第7军分区部队强攻安平未奏效,从10日起改为围城打援。第8军分区部队于9日扫清了饶阳外围据点,11日,饶阳守军由安平日伪军接应弃城向安平撤退。第7军分区遂率第36区队、第45区队3个连、抗敌大队2个中队、第32区队2个连及安平大队全部,进至饶阳、安平间韩村铺一带设伏。13日中午,该日伪军进至韩村铺附近,遭预伏部队包围冲杀,伪军投降,只有小股日军逃入安平城,饶阳城被收复。为防止安平日伪军向深县撤退,第7、第8军分区部队在安平、深县间设伏。16日,深县口伪军600余人增援安平,24日会合安平守军弃城南逃,遭伏击部队痛击。29日,武强日伪军南逃。


此役,八路军共作战6次,毙日军78人、伪军46人,伤日军87人、伪军55人,俘日军3人、伪军327人,投城伪军119人,解放县城3座,缴获机枪6挺、各种枪247支。八路军伤110人,亡47人。


白晋路破袭战役

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5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第129师一部,在山西省白晋铁路(白圭至晋城)线上对日军发动的破袭战役。


是年春,日军开始修筑白晋铁路,企图以此切断八路军太行区和太岳区的联系。为了粉碎日军的企图,第129师决心发起白晋战役,以师特务团和部分地方武装破击东观至来远段;以第385旅、平汉纵队主力与晋冀豫边纵队第1、第3团破击来远至权店段,并攻击来远镇,夺取修筑铁路用的炸药;以第386旅及决死队第1纵队破击权店至段柳段;平汉纵队第3团、第385旅独立第2团第3营,分由温城、小岭底向辽县游击袭扰,以保障破击部队的翼侧安全。5日,各破击部队在2万余名群众协助下,于南北100多公里的铁路线上展开破击作战,袭击了白晋路沿线沁县、固亦、漳源、杈店、南关及来远各据点之日军。当晚,第385旅第769团攻入南关镇,歼灭守军200人大部,解放被抓工人1000余名,缴获炸药1000余箱。6日,驻太谷、来远、权店、沁源、南沟等地日军企图阻止八路军破路,遭到沉重打击。决死队第1纵队乘虚攻克霍县东南刘家庄据点,歼灭日军40余名。7日,八路军主力撤出白晋线,战役结束。

此役,八路军毙伤日伪军350余人,破坏铁路50多公里,摧毁大小桥梁50多座,火车1列。


1941年(民国三十年)夏,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对分割、蚕食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日伪军发动的破击战役。


是年,日军开始对华北抗日根据地实施大规模的分割、封锁、蚕食和扫荡。7月,晋察冀根据地北岳区、平西区的平原与山区以及山西与河北交界地区,已处于被分割状态。为打破这种不利形势,22日,晋察冀军区发出训令,要求各部队扩大游击活动,相机拔除日军伸入根据地内的据点,彻底破坏公路,乎毁封锁沟。各军分区受命后迅速向日军展开全面反击。第1军分区主力一部、地区队全部,在地方武装配合下,发动民兵、群众7万余人,从8月1日至7日,向河北省易县至满城县间(重点是姚村到大王店段)、易县至涞源县间展开破击战,共平沟破路60余公里,炸毁碉堡5个、汽车2辆,收割电线1250公斤,毙伤日伪军100余人。第2军分区于7月26日以2个团的主力强攻上社,毙伤日伪军130余人,制止了日军向外扩建公路的企图。第3军分区部队发动万余民兵向唐县至完县段封锁线出击,毙伤日伪军100余人,平沟破路40余公里,破坏桥梁3座,攻克据点1处。第4军分区部队首先打击温塘日伪军,从7月19日到月底,作战24次,共毙伤日伪军300余人,击毁汽车1辆,收割电线650公斤,并将平山至蒲吾,平山至西焦、孙庄的公路全部破坏,迫使日军放弃温塘,缩回平山;尔后乘胜将作战重点转向行唐、灵寿之间,破坏大部公路、封锁沟,并攻入故城、朱食两据点,毙伤日伪军30余人。此役全区性出击,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根据地被分割的局面有了一定程度的扭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