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外交之行 第三十章 收复林口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39 15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春节期间事情多,更新慢请谅解****

李斌回到宝清,首先,他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阅兵仪式。

此时的义勇军独立师,已经是今非昔比,拥有四个步兵旅,一个炮兵旅,一个骑兵旅,一个装甲团,一个工兵团,一个后勤大队,一个神枪手狙击手中队,并拥有通讯连,卫生连等辅助兵种。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八时,盛大的阅兵仪式正式开始,李斌和肖柏站在主席台上,首先他进行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演,然后宣布说:“阅兵仪式开始!”

人潮涌动,枪如林刀如雪,整个广场沸腾起来。

首先通过的是步兵方队,威风凛凛的步兵战士们扛着上好刺刀的步枪,排着整齐的队形,高喊着:“驱逐异族!还我河山!”的口号,从主席台下面通过。

步兵战士的后面,是机枪手方队,轻机枪手扛着机枪,重机枪手抬着重机枪,高喊着口号从主席台下面通过。

后面出现的是骑兵和炮兵方队,还有工兵方队和高射炮方队。随后,出现的是最令人激动的装甲兵方队。

当坦克“隆隆”的轰鸣声传入众人的耳朵时,所有的人都翘首张望,等待坦克方队的出现。

不久,第一辆硕大的坦克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中,那是划时代的零五式坦克,后面紧跟的是六辆T-28中型坦克,再后面是两辆八九式坦克和二十辆T-26轻型坦克。当坦克方队通过之后,后面的是装甲车方队。

看到这一幕,李斌心中感慨万分:是啊,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快要两年了!自己的这支军队是几乎从一无所有走到了今天,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在此期间,不知道多少热血男儿把自己的鲜血洒在这片黑水白山的土地上!

盛大的阅兵仪式结束,接下来李斌便召开军事会议。

在李斌的指挥部内,他激动的说:“经过我们一年半的努力,我们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实力!虽然我们我们还无法对哈尔滨,长春,齐齐哈尔这类的城市发动进攻,但是我们已经可以攻打牡丹江!”

说完,李斌走到地图前,他指着地图说:“你们看,牡丹江是黑龙江东部的一个交通枢纽之地!而且牡丹江有鬼子的机场,虽然我们曾经摧毁了海浪机场,但是敌人又修复了机场。这里是鬼子威胁我们的前哨!我们必须发动对牡丹江的进攻,一举歼灭这里的敌人,我们才能占据战场主动权!”

“师座,那么重要的地方,敌人肯定有重兵集结,凭借我们目前的实力,我们又如何能够拿得下这座城市?”洪彪问了句。

李斌笑了笑说:“其实,牡丹江的敌人并不多!除了一个第39旅团之外,他们还有一个机场守备大队,一个独立守备大队和一个铁道守备大队。再加上伪满军正规军,牡丹江警卫部队和地方保安部队,大约有一万日军和三万伪军。”

“敌人有四万人,我们只有两万五千人,我们能以少胜多吗?”洪彪问了句。

“兵不在多,贵在精!我们虽然只有两万五千人,但是我们拥有装甲部队和重炮兵,而且我们还有一列铁路装甲车!从火力上,我们的独立师已经远远超过日军的一个师团!因此我们可以拿下牡丹江!”李斌说。

但是,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攻坚战,攻打一座城市,不仅仅在于清除了外围工事即可取胜,关键进城后还要进行巷战。

李斌的巷战战术,一次次教训了日本人,现在,鬼子会不会用巷战来对付李斌呢?要知道日本人的模仿能力还是很强的。

不过,李斌还是坚持要攻击牡丹江。

想要那些牡丹江,首先必须夺回鸡宁并攻占林口。

此时的鸡宁,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日本人根本就不愿意在那边驻军,因此要拿下鸡宁还是比较容易的事情。

攻击的计划表已经制定好,义勇军在六月二十四日夜晚,从宝清出发,一路向鸡宁的方向赶去。

次日凌晨三时,义勇军即将抵达日军的防线,李斌下令:“暂停前进!各单位做好战斗准备!”

只见前方有两座炮楼,还有一片地堡群,大约有四座碉堡,此外还有数个隐藏的暗堡,那些工事的周围壕沟纵横交错。

这里驻扎着日军的一个中队,还有一个营的伪满军。

对于这样的对手,李斌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时二十分,他一声令下:“攻击开始!”

两门150毫米加农炮加起来,对准两座大炮楼,装填手把炮弹装入炮膛中,随后炮手拉动发射绳。

“咣咣”两声炮响,两颗炮弹准确击中炮楼,只见火光一闪,“轰轰”两声巨响,两座炮楼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

紧接着,数门75毫米山炮和70毫米步兵炮对准那些碉堡一阵炮击,炮弹雨点一样落在敌人的阵地上炸开大大小小的火球。

仅仅经过两分钟的炮击,刚才还是“威风凛凛”的地堡群马上就变得面目全非。

紧接着,李斌一声令下:“进攻!”

庞大的零五式坦克发出咆哮声,向燃着熊熊大火的堡垒群冲去,后面六辆T-28坦克紧随在大坦克的后面,向敌人的工事发动进攻。

坦克后面是装甲车和步兵,狙击手远远盯住那些燃着大火的废墟,一旦有敌人露头,马上就射出一颗灼热的子弹。

威风凛凛的零五式坦克怒吼着向敌群冲去,机枪子弹和炮弹收割那些残敌的生命。庞大的金属怪物,令那些从小就接受武士道精神教育的鬼子也感觉心寒胆战,大部分的残敌纷纷扭头就跑,只有少数鬼子抱着炸药包向坦克冲过去。

不过,没有一个“敢死队员”可以靠近坦克的,就被坦克机枪,步兵和狙击手接连击毙。

有少数的顽敌躲在战壕中负隅顽抗,那些机枪刚刚射出一道火舌,马上就被坦克射出的炮弹连人带枪一起炸成碎片。

抵挡不住的日伪军纷纷扭头就跑,后面的坦克装甲车吐着火舌咆哮着向敌群冲杀过去,暴雨般的子弹接连收割敌人的生命。

经过大约二十分钟的战斗,这场小规模的战斗便轻松宣布结束,守卫这个据点的敌人,一鬼子被击毙一百六十七人,被俘六人。一个营的伪军被打死打伤两百余人,其余的两百多人全部被俘。

义勇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摧毁了这个小据点,之后就继续向林口方向突进。

等到天亮起来的时候,李斌下令义勇军躲进树林中进行休整,等到夜晚再出发,这样可以避免遭到鬼子飞机的空袭。

位于哈尔滨的日军指挥部,指挥室内,日本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正在部署即将进行的对华北攻击的计划。

就在此时,一名日军低级军官进来报告说:“报告司令!刚刚支那土匪袭击了我们在宝清外围的一座据点!我们一个中队的勇士全部阵亡!估计有上万的支那土匪突破了我们的防线,他们正在往西面进发!”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坚固的工事怎么抵挡不住那些土匪?”听到这个消息,武藤信义脸色涨得通红,咆哮起来。

那名日军军官汇报说:“支那土匪火力强悍且人数众多!他们拥有战车和重炮!尽管我军进行英勇的抵抗,可是我们还是寡不敌众!”

“八嘎!”武藤信义大吼一声,“给我马上派出航空兵,对那些该死的土匪进行搜索!找到之后就给我轰炸!”

鬼子派出了八八式侦察机,从牡丹江到宝清一带一路搜索过去。然而,日本飞行员忙了一整天,却连义勇军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六月二十五日晚上八时,独立师继续出发,一路向林口的方向前进。

当晚十一时路过鸡宁,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经过不到二十分钟的战斗,义勇军轻松解决了驻守在鸡宁的两百多名伪军。

天快亮的时候,义勇军又进入树林中躲避敌人空军的搜索,等待天黑再出发。二十六日白天,日军飞机搜索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隐藏在树林中的义勇军。

得到了义勇军通过鸡宁的消息之后,武藤信义大为恼火。

“八嘎!该死的支那土匪已经出了宝清!他们正在一路向西进攻!我估计他们想要一路向西同马占山他们会合!”武藤信义说道。

就在此时,石原莞尔对他说:“尊敬的武藤将军阁下!我怀疑,那些支那土匪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林口,甚至是牡丹江!”

“为什么这样说?”武藤信义问了句。

石原莞尔冷笑了声道:“支那人想要打通前往齐齐哈尔的通道,他们必须经过牡丹江!现在支那人正在往西面进击,我们应该想办法拦住他们!”

武藤信义说道:“这些支那人火力强大,训练有素,我们要拦住他们,也许没有那么容易吧。”

“武藤将军,他们占据地利坚守的时候,我们确实不容易进攻,可是现在他们放弃了有利的防守条件,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只需在牡丹江部署重兵,就一定可以把那些该死的支那人拦住!更何况,我们还有强大的空中优势!同时,我们派遣一支精锐部队,切断他们的后路!这些支那人的武器弹药就无法补给上!我们就能把他们一举全歼!”石原莞尔献上一条毒计。

二十六日夜晚七点半,义勇军继续向林口的方向前进。

二十七日凌晨三时,义勇军独立师抵达林口城外。

林口城,早就是成为一座巨大的钢筋水泥堡垒,城外一里内布满纵横交错的沟壑,城墙的周围密布着明碉暗堡,城墙上,布满各种碉堡,就连城墙内有不少地方都已经被掏空,成为各种暗火力点。

为了对付义勇军的坦克,鬼子在城上和壕沟内布置了“敢死队”。

守城的日伪军其实并不是非常多,只有两个中队的鬼子和一个团的伪军。

对于这样的敌人,李斌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义勇军在城外做好攻城的准备,凌晨四时,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李斌一声令下:“攻击开始!”

各种日式和苏式的重炮被架了起来,炮兵旅长刘汉山一声令下:“开炮!”

一百多门150重炮,120重炮和苏式的152重炮一齐发出怒吼声,铺天盖地的火球下暴雨一样向林口县城日伪军的防线倾泻而去。

与此同时,各种75毫米野炮,山炮和70毫米步兵炮也吐出一团团猩红色的火球,把复仇的炮弹向敌人的阵地泼洒而去。

整个林口县城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战壕被轰平,各种明碉暗堡在爆炸声中飞上天空,从睡梦中被惊醒的日伪军士兵在一团团火球中变成漫天飞舞的火蝴蝶,被气浪掀飞到空中再被撕成碎片。

经过十五分钟的猛烈炮击,李斌一声令下:“进攻!”

首先出动的是装甲团,庞大的零五式坦克又一次充当开路先锋的作用,现在的零五式坦克是由可政所驾驶的,她坐在驾驶舱内,谙熟的操纵这这头钢铁巨兽,向日伪军的阵地碾压过去。

后面跟随的是六辆T-28坦克,再后面是各种轻型坦克和装甲车。步兵战士们跟随着坦克装甲车,高声呐喊着向日伪军的阵地猛扑而去。

与此同时,上百挺的重机枪一起发出怒吼声,不计其数的火舌把子弹以每分钟数万发的速度向日伪军的阵地上泼洒过去。

榴弹炮停止轰击,日式的150加农炮和120加农炮对准那些坚固的永久工事,进行准确的点射。

一颗颗炮弹流星火球一样落在敌阵中,沉重的弹丸高速旋转着撕开钢筋水泥的堡垒,钻入工事内炸开,把里面的鬼子化为一阵血雨,里面的机枪零件被强大的气浪炸飞出三十多米之远。

爆炸后的地堡,留下一个个骷髅一样的大窟窿,令人不寒而栗。

坦克一边前进,一边向那些精心隐藏的火力点吐出一团团猩红色的火球,炮弹准确地从射击孔钻入,引发工事内的弹药殉爆,顿时那些堡垒一座接一座飞上天空。

“支那人的战车上来了!”所有的鬼子都惊恐地大喊起来。

鬼子军官下令派遣“敢死队”捆上炸药包进行反冲击,妄图炸毁前来的坦克和装甲车。然而,在义勇军狙击手和机枪手的射杀之下,那些鬼子“敢死队员”的冲击变成无谓的自杀性冲击。

呼啸的子弹把那些冲过来的日军“敢死队员”的反冲锋变成单纯的自杀,坦克和装甲车趁机向敌阵泼洒去更为猛烈的火力。

“冲啊!”战士们呐喊着,如同出闸的猛虎一样,挥舞着大刀,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向敌人的阵地猛扑而去。

杀声震天,四面八方涌动的人潮向林口县城猛扑而去。

看到这样的架势,有不少鬼子已经是彻底崩溃,有的军官拔出指挥刀刺入自己的腹部,有的士兵拉响自己身上的手雷。

然而,眼看着义勇军就要冲入林口县城的时候,此时远方的铁路线上却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呜——”一声汽笛长鸣,一条绿色的巨龙喘着粗气,吐着白雾,从远处铁路线上轰隆隆驶来。

“装甲列车!鬼子的装甲列车!”洪彪惊叫一声。

皮糙肉厚的装甲列车向义勇军进攻的方向猛扑而来,车上的75毫米火炮和各种重机枪一齐向铁路线两边吐出猩红色的火舌。

暴雨般的子弹向正在进攻的义勇军泼洒而去,一道道暗红色的弹痕所过之处,四处喷溅出猩红色的血雾,不少战士倒在血泊中。

“狗日的!鬼子装甲列车来了!”可政大喊一声,“小王,小刘,我们冲上去干掉这该死的装甲列车!”

说完,她轻轻一推操纵杆,庞大的零五式坦克在她手里就好像温顺的玩具一样一个灵巧的转身,向正以每分钟一万发子弹狂吐火舌的“火刺猬”猛扑而去。

发现冲过来的坦克,鬼子装甲列车上所有的75毫米火炮一齐向坦克猛轰,不计其数的炮弹下雨一样落在零五式坦克车身上。

然而,再多的炮弹,只要口径不足,都无法击毁这辆庞大的坦克,一连串的爆炸声过后,威风凛凛的零五式坦克毫发无损,继续向装甲列车猛扑而去。

“目标一,穿甲弹装填,准备开炮!”可政大喊一声。

零五式坦克吐出一团火球,一颗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直扑向装甲列车。

炮弹准确击中装甲列车的一处射击孔,随着一阵金属撕裂的声响,炮弹钻入车内炸开,只见庞大的装甲列车上猛然喷出一团大火,随着一声巨响,一节机枪车顿时熄灭了恶毒的烈焰。

紧接着,打不烂的零五式坦克又调转炮口,对准另外一节车厢射出一颗炮弹。

“轰”又是一声巨响,一节吐着火舌的炮车熄灭烈焰,车门被炸开,滚滚浓烟从车厢内猛然喷出。

一炮,又一炮,零五式坦克一颗颗炮弹敲击这列沉重的装甲列车,终于把敌车上所有的狂泻的火舌全部打灭。

趁着主战坦克压制住敌人装甲列车的同时,步兵战士们呐喊着跳过壕沟,冲入林口县城内,同城内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短兵相接。

随后,狙击手和神枪手也跟随上去,用准确的点射消灭那些刚刚冒头的敌人,给步兵战士提供了强有力的火力援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