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儿患病抛妻弃子 让女儿当二奶赚学费

guanghuidaolu 收藏 0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日下午,在中山二院的输液室中接受记者采访时,冯茵始终不太愿意面对记者的镜头,几次因伤心落泪而不得不中断采访。从18岁开始,为满足前夫想要男孩的想法,她连生了五个孩子,可是前四个全部是女儿,每次生了女儿,都要被前夫痛打,之后又经过流产,第5胎时终于生下一个男孩,但命运却太不眷顾这个不幸的女人,儿子三个月大就被查出重度地贫,丈夫这时不仅仅是打老婆了,甚至不承认儿子是亲生。


志愿者展开救援


“去铁胺”每支60元,每月的输血费和“去铁胺”治疗费支出高达3000多元。病情严重的月份治疗费高达七八千元。医生告诉冯茵,最佳的治疗方法就是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越早移植治愈率越高。三四十万元的高额移植费沉重地压在没有招架之力的冯茵身上。


广州志愿者服务队的成员出现,点亮了冯茵心中的希望。志愿者得知冯茵的不幸遭遇后,积极为其凑手术费,试图给三龄童第二次生命。


痛苦:愿用我命换儿命


“每次输血看到他痛苦的样,我都很难受,恨不得替代他,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他的生存。”


去医院打针早已成为冯茵与儿子生命中的大事。坚强的儿子每次都不轻易喊痛,妈妈问他痛不痛,他说:“妈咪,勇敢的小孩不痛,爱哭的孩子羞羞羞。”对于那些难吃的药片,每次他都抓起来一口吞下。


“女儿从小已经受人白眼,他(前夫)的家人都说女儿有什么用,书也不用读了。所以大女儿考上大学他都没给一块钱,更可气的是,女儿为学费找他时,他竟要她去当二奶赚学费。”


艰辛生活磨砺了一家人,大姐考上了广外,当家教、临时翻译解决了学费和生活费,给家人减轻一些负担;二姐拒考大学,高三毕业后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打工养家;老三老四边读书,边承担家务边带弟弟的工作。


悲惨:每生一个女儿都要挨顿打


冯茵今年39岁,21年前,仅仅18岁的她就奉女成婚,不料这却成为她一生噩梦的开始。


婚后不久就生了大女儿,但冯茵并没有感受到当妈妈的幸福。结婚时还恩恩爱爱的丈夫仿佛一夜间变了一个人,对她不理不睬。开始冯茵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从邻居的口中才知道,是丈夫嫌自己生了一个女孩,而他想要男孩传宗接代。


冯茵从此走上了一条辛酸的“求子”之路。婚后的第三年、第五、第七年、第十年冯茵一连生了四个女孩。“我以前每生一个女儿他都将我往死里打,甚至坐月子都会挨打,有两次还将我打到进了医院缝针,都是因为我生的都是女儿。”冯茵不愿意多说过去的伤心事,“哪个女人愿意被人打一辈子的?哪个女人愿意做生育工具?”但为了几个女儿,冯茵还是忍辱负重。


凄凉:生个地贫儿母子被抛弃


第十八年冯茵终于生了一个儿子。谁知不到三个月,儿子出现了状况,皮肤总是很黄,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而且持续低烧,经常还伴有高烧。


医院报告书上的重度地贫结论如同判了冯茵的“死刑”,丈夫不仅仅是打老婆了,甚至不承认儿子是亲生的。



儿子被检查出患病之后,他的家人纷纷上门劝他放弃儿子,叫他将儿子带到另外的地方丢了儿子。“但我舍不得啊!毕竟是一条命,儿子没死,怎可以忍心丢了。”冯茵哭泣着说。婚姻一年后结束,冯茵带着只享受了三个月父爱的儿子和女儿们,开始了单亲生活。


名字解释:地贫


地贫是地中海贫血的简称,轻微的没有太大影响,严重的类似白血病,需要换骨髓才可以彻底治愈。地中海贫血是一种血病,这种病在很多地方都有发生,尤其是在地中海的国家,中东亚洲地区。重型地中海贫血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出生后3-6个月发病,他们需要终生定期的输血和接受除铁剂治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