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第一枪怎样打响:七七事变鲜为人知的事[转]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0 351
导读:宋哲元是二十九军的军长.二十九军是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部队.这点大家都知道.但是是谁下令开枪的,知道的人就不多了.这个人就被人称为有思想有头脑二十九军的智囊,副军长秦德纯. 说起二十九军,就不得不说宋哲元.说起宋哲元就不能不说秦德纯. 长城抗战后,中国政府被迫签了<<塘沽协定>><<何梅协定>>,中央军和中央政府机构都退出了华北地区.这时有人向蒋建议让宋哲元进入平津地区,填补真空.蒋觉得宋哲元在长城抗战中表现出色,二十九军中有几个将领因此获青天白日勋章.由这样一支部队驻守平津地区,直接面对日军,总要比其

宋哲元二十九军的军长.二十九军是打响全面抗战第一枪的部队.这点大家都知道.但是是谁下令开枪的,知道的人就不多了.这个人就被人称为有思想有头脑二十九军的智囊,副军长秦德纯.

说起二十九军,就不得不说宋哲元.说起宋哲元就不能不说秦德纯.

长城抗战后,中国政府被迫签了<<塘沽协定>><<何梅协定>>,中央军和中央政府机构都退出了华北地区.这时有人向蒋建议让宋哲元进入平津地区,填补真空.蒋觉得宋哲元在长城抗战中表现出色,二十九军中有几个将领因此获青天白日勋章.由这样一支部队驻守平津地区,直接面对日军,总要比其它的一些部队放心.于是就同意了.

宋哲元得到这个任命喜出望外.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占有河北和察哈尔两省地盘.他带队进入平津后,把当地的各种税收全部纳为己有,用于扩充军队.并把自己的亲信安排到北平,天津等地担任行政长官.这样,华北地区渐渐地脱离了南京国民政府的控制.宋哲元扩军,有几个数字,最多的说他到了"七.七事变"时,已经有十七万人,少的说他也有了十万人,一线部队的四个师扩充到五万人,还增编了骑兵师,独立旅,教导旅等二线部队,还有保安团三线部队.

由于宋哲元原是冯玉祥的大将,和蒋素有矛盾.他总是防着蒋会吃掉他,一般蒋对他有什么召唤,他都是派他的副手秦德纯去.

在三五年的秋天,蒋召宋去南京.宋找借口不去,让秦德纯去.蒋把中央对日的政策向秦交底,要秦"务须忍辱负重,委屈求全,求全."为抗战争取时间.并要他回去只向宋一人交代,不要向别人提及.

这时的宋,处在日本和老蒋中间,向两边搞养匪自重的把戏.一边向蒋要粮要饷要枪,一边又跟日本人讨价还价.日本人为了拉拢他,给他父母做寿,送给他一个山炮营,还派顾问帮他练兵,另一方面又逼他搞华北自治.老蒋唯恐他接受日本的主张,搞华北自治,曾经对宋有一个公开的,措词非常严厉的训词.

宋哲元在和日本人打交道中,头脑还是很清醒,有背民族大义的事情坚决不做.被日本人逼急了,他就找借口离开北平,不是养病,就是修祖坟.留下秦德纯等人来应付日本人.于是秦德纯反倒成了和日本人交涉的主要负责人,而他的前面还有一个人,是原二十九军的军法处长,后来被宋委为天津市长的萧振瀛.

有一次日本人交给萧一个北平抗日分子的名单,要萧抓人.这些人的头一名就是北大的校长蒋梦麟,还有公安局,北平军分会政训处的一班人,另外就是一批大学的教员.萧找秦密商怎么办.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打草惊蛇,抓,大张旗鼓的抓.抓到的人就关到卫戍司令部看守所的优待室里,对外则散布消息说他们受到非人待遇.其他的抗日分子收到消息渐渐退出北平.只有蒋梦麟不肯走.秦就派人去劝他走,告诉他日本人要对他不利.结果蒋说他是中央任命的校长,没有中央的命令,不能擅离职守.结果日本特务机关真的把蒋梦麟请去"谈话"由于蒋是闻名外的大学者,日本人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关了几个小时,也就放了人.蒋是大学者,知识当然是很多很多,自然就是很反动很反动,后来去了台湾,所以他在大陆没有什么名气,直到现在大陆才出版了他早年的一本著作<<西潮>>.

由于秦德纯等人和日本人走得比较近,当时的社会余论对他和萧有很多的抨击.他的亲戚朋友也纷纷登报打电报骂他,声明和他断绝关系.他拿着这些电报报纸,找到宋哲元把电报报纸往宋跟前一摔,哭着说,{xxx},老子不干了,这个汉奸谁爱干谁干.宋安抚道,现在国家有难,要求我们忍辱负重和日本人周旋,其中内幕又不便向国人说明,只能委屈你啦.我绝对保证,现在报纸用五号小字骂你我是汉奸,将来有一天,报纸会头版头条头号大字说我们是民族英雄.你就放心和日本人周旋,一切有我负责.华北成立翼察政务委员会的时候,蒋中正有一个亲笔信交宋哲元,信中要宋在前面放手应付日本人,一切责任由中央负责.但这是蒋给宋的密信,他也不能给秦看,只能这样安抚秦.秦有了宋这样的安抚,于是又安心的和日本人打交道.

在"七.七事变"前夕,宋因日本人逼他答应华北自治和中日提携的事情招架不住,又使出他的老招数,跑回老家修坟去了.

在1937年的7月7日晚,秦德纯招集北平的文化名流胡适等一批人汇报形势并商讨应对办法的时候.大约在晚八点多,政务委员会的外交委员会的人打电话给秦,报告说,日军在宛平城外演习,说丢了一名士兵,有人见他进了宛平城,他们要进城搜查.秦当即回答,宛平是中国领土,日军越界进入演习已经违反国际公法,进入宛平地区的日军要全部退出,出于两国友谊,可以等到天亮,由我军警代为寻找,一经找到,立即送还.

二十九军自进入平津地区后,和日军的摩擦就不曾断过.只是二十九军作风硬朗,官兵强悍,日军的准备也不充分,再加上宋哲元的周旋,这些摩擦基本能够化解没有了下文.维持了总体局势的稳定.

这次摩擦,秦开始也没有特别在意,继续和胡适等人开会,但不久,外交委员会的人员报告说,日本方面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要包围宛平城搜查.他于是他就打电话给驻守该地区的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和驻守宛平城的吉星文团长.要他们加强警戒,准备战斗,并命令吉星文派侦察分队监视丰台日军动向,随时报告.这时已经到晚上十一点多了.

到了八日凌晨三点多,吉星文报告驻丰台日军一个营,山炮四门,机关枪一连向宛平城移动.秦德纯当即在电话中对吉星文说,"保卫国家领土是军人的职责,对外战争是军人的荣誉,务必晓喻全团官兵,奋斗牺牲,卢沟桥宛平城就是吾军坟墓,国家领土一尺一寸都不可让以他人."吉星文当即回答,"请长官放心,吾团全体官兵已经做好一切战斗准备,誓与宛平城共存亡,卢沟桥不是吾人坟墓就是敌人坟墓."秦又在电话中嘱咐吉星文,"敌不开枪,我亦不开枪,等敌开枪并进入我最佳射击距离,我则快放齐放,猛烈射击."

第二天,日军先是要求外交官进城,后又要求武官进城.都被吉星文和王冷斋(宛平县长,行署专员)拒绝,于是日军就向我开炮射击.吉星文按秦的指示给予敌人猛烈打击.

城外铁桥有我一连守卫,经与敌反复争夺,桥南被敌占领.入夜,下着小雨,冯治安的援军赶到,和桥北我军偷袭敌阵地,把这股敌人全部消灭.双方不断都有援兵加入战斗,战火越来越大.

七月中旬,宋哲元回到北平主持大计.这时他对和平解决冲突还抱有很强的幻想.他到天津见了敌军新的司令官香月清司,相谈甚欢.这让他对所谓和平更抱希望.

但这时秦德纯则不这么看.一方面,蒋对他们有令,"寸土不让"还派了孙连仲,商震等部增援,另外,二十九军也侦知日军正在悄悄地从东北调兵入关.于是他就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从他的角度来看,这几年他真是憋屈,爹娘老子登报声明不认他这个汉奸儿子,身边的亲戚指着鼻子骂,远处的朋友打电报来骂,一个人混到这个地步,他要真是卖国求荣也就罢了,他却是忍辱负重,现在有了机会,那还不甩开膀子跟你干才怪.他调来步兵一旅炮兵一营率先向驻丰台日军发起进攻.眼看就要把这股敌人全歼的时候,从天津来增援的敌人赶到,一个反击把我军打垮.这时宋哲元还没有放弃他的和平梦想.直到日军全面向他进攻,他才不得不仓促应战.

到全面战败,北平陷落只是时间问题的时候,宋,秦,张自忠等在北平开会,商讨下步行动.决定由秦率四个团留守北平,张自忠留守天津和日军周旋,宋自己则按蒋中正的命令到保定收容部队.

当他们要告别的时候,张自忠含泪对秦德纯说,你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只怕我要成汉奸了.秦则说,现在只是战事的开端,来日方长,盖棺才能论定,只要你忠心为国,人们总会明白你的苦心,你好自为之吧."

退出北平后,宋哲元的心情很不好.战事刚开的时候,全国余论的赞誉声援让他很高兴,但随着战败,退出北平,人们的责难就纷纷而至.退到保定不久,还没见到孙连仲,他又退到新乡.在新乡,他想在友邻的支援下好好的和日军打一仗.结果友邻却不配合.也没打成.这时他发了个电报给蒋中正,试探蒋对他的态度.说自己有病,想请假养病.蒋的回电对他战败不听命令自行撤退的事情全无责难,相反多有劝慰,还希望他早日销假,回来为国效力.不久之后,蒋又要他安排好部队到南京去见他.宋怕蒋整他,不敢去,让秦德纯代他前去.

秦见到蒋,蒋对他们这些年的表现多有奖励,说他们这些年忍辱负重应付得不错,为国家的抗战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并要二十九军扩编成两个军,再调一个军,组成第一集团军,由宋哲元任总司令.

关于两个军长的人选.何应钦主张由秦担任.(另一个由宋兼)秦则推荐张自忠.后报蒋批准.张自忠任五十九军军长.

后来,张自忠部和刘汝明部被调到其他战场.宋哲元的身体也越来越坏,他要求辞职.蒋批准.第一集团军于是撤销.宋哲元去养病后,不想这病越养越大,在郑州还沾上了肝病.这时他的心情就非常差了.韩复榘被枪毙对他震动很大,他怕蒋追究他丢失华北的责任.几次给蒋写信请求处分,蒋对他讲,要他放心,他和韩等人的情况不同,他对国家是有功的,要他安心养病.但他总是不放心,一听到又有那个将领因不听命令被枪毙他就紧张.后来他找到翼察政务委员会成立时,蒋给他的那封要他放心应付,责任全由中央负责的信,才有所安心,睡觉都要带着它.最后,他在四川病逝.

秦德纯后来不再带兵.担任一些纪律检查的工作.1946年,他和王冷斋作为证人到东京国际战犯法庭参加了审判日本战犯的工作.临去日本前,蒋要求他,一定要证明,"七.七事变"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一定要证明土肥原贤二侵略的主持.他和王冷斋不辱使命,为绞死土肥原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秦后来还担任过国防部次长,1949年去了台湾.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