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海湾战争后中国迫不得已优先搞撒手锏

塞北渔夫 收藏 0 278
导读:20世纪90年代以来掀起的新军事变革大潮,让中国的国家安全面临严重挑战。怎样把危机变作转机,本栏特邀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刘志青就此发表看法。   主持人:当今世界新军事变革正如火如荼,照此发展下去,对于国防费有限,尚处于机械化、半机械化,未摆脱“大陆军”痕迹的中国军队来说,无疑是个危机。   刘志青:是的。世界新军事变革兴起已近20年,这是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导致的一次军事领域的飞跃。发达国家信息技术起步早,而中国等起步较晚发展中国家,确实较之发达国家存在落差。   美国启动新军事变革最早,投入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世纪90年代以来掀起的新军事变革大潮,让中国的国家安全面临严重挑战。怎样把危机变作转机,本栏特邀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刘志青就此发表看法。


主持人:当今世界新军事变革正如火如荼,照此发展下去,对于国防费有限,尚处于机械化、半机械化,未摆脱“大陆军”痕迹的中国军队来说,无疑是个危机。


刘志青:是的。世界新军事变革兴起已近20年,这是以信息技术为核心导致的一次军事领域的飞跃。发达国家信息技术起步早,而中国等起步较晚发展中国家,确实较之发达国家存在落差。


美国启动新军事变革最早,投入最大,进展最快,范围最广,不仅与发展中国家军队形成时代差,也拉大了与其他发达国家军队的距离。俄罗斯重视新军事变革、信息战和“第六代战争”的理论研究,针对军费拮据,重点发展信息化武器装备、指挥自动化系统,继承和发展了苏军的信息优势。英、法、德、日等发达国家追随美国启动新军事变革,根据自身需求进行调整改革,各具特色,形成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能力。印度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经济、科学技术还不十分发达,只能在某些方面有选择地实行军事变革,虽已初见成效,但追赶发达国家的道路依旧漫长。


主持人:囿于国防经费有限、创新能力及科研技术等诸多原因,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军事上的差距会不会进一步扩大?


刘志青:有这个可能。目前世界发展失衡加剧,发达国家积极参与军事变革,发展中国家正在启动,还有一些无法参与军事变革的贫穷落后国家。世界军事变革的结果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发达国家内部之间、发展中国家内部之间,军事上的差距会进一步扩大。此次军事变革的技术特征是来自于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一大批高技术群的发展,同时军事变革又牵引着科学技术获得深入发展,进而推动新军事变革向更高层次迈进。金属化军事变革不少于4000年,火药化军事变革不少于1000年,机械化军事变革不少于100年,而信息化军事变革在未来30~40年内就能大体完成,相对而言时间较短。近期几场局部战争表明,发达国家已呈武器装备智能化,指挥控制自动化,作战样式体系化的势头。



主持人:眼下各国经济和生态相互依存度不断加深,信息技术冲击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以您之见,在诸多新情况的影响下,世界新军事变革将如何发展?


刘志青:这些新情况对世界新军事变革影响巨大,也促使世界新军事变革在向深度和广度发展。细说起来颇为繁杂,我只选择重要的简要谈谈。首先是编制体制精干化。1985年全球兵力总额为2794.66 万,1999 年降为 2187.59 万,减少607.07 万,减幅达22%。提高质量、减少数量,调整编制体制、优化军兵种结构,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军队建设的普遍趋势。在优化结构方面,突出天、电(磁)等高新技术部队的发展,军事航天力量、导弹部队及导弹防御部队、电子战和信息战部队等成为军队建设新的重点。其次,陆军转型成为军事变革新亮点。陆军编成更注重作战功能的优化组合,基本作战单位不需加强补充便能实施多种样式的作战。陆军作战行动从原有的平面、线式、接触作战,向立体、非线式、非接触作战方向发展,提高信息战的综合对抗与防护等核心能力。其三,发展海军成为拓展海洋利益的重要棋子。未来海军将从目前主要应对海上单一平面威胁,扩展到以应对陆、海、空、天、电(磁)多维立体威胁;从海上独立的单个作战单元,扩展为以编队为主,整体作战效能将大幅提升。未来各国的空中力量建设仍是重点,武器装备将嵌入更多信息化内核,太空是信息化战场的制高点,争夺将愈发激烈。还有就是新的战争理论、新的战场设计、新的作战样式会不断涌现,并不断运用到战争实践中去。深邃的思想理论指导军事变革不断发展,生动的军事变革推动思想理论深入探索,如大海潮涌,一浪高过一浪。


主持人:面对挑战,我们怎样化危机为转机,保卫国家安全?


刘志青:对于中国而言,世界新军事变革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要正视挑战,抢占国家安全制高点,这是毫无疑义的。抓住机遇,进行信息化军事变革,推动国防和军队系统全面转型,不仅是解决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中若干重大矛盾、改变相对落后状况的唯一出路,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履行历史使命、赢得未来信息化战争胜利的根本途径。目前中国在信息化作战平台、信息化弹药、军事信息系统等方面已有显著提高。大批新型武器装备完成研制并交付部队,使人民解放军的精确打击、机动突击、远程压制、防空反导、夜战等能力得到很大提升,但与世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相比,仍然有差距。 20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后,中国针对科学技术落后、军费投入有限等实际困难,提出有选择地发展先进武器装备,即优先发展“撒手锏”。这只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讲,随着国力的增强和科学技术的提高,中国必须出于长远的战略考虑,综合地发展武器装备,缩短与军事发达国家的差距。同时,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必须加强军队建设理论的探索,加快高素质人才的培养,着手进行体制编制的调整,使之具备遂行信息化战争的能力。还有一点很关键,就是如何继承发扬优良传统、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我们遇到的新问题。我军的优良传统和毛泽东军事思想,是中国革命战争的光辉结晶,是人民解放军的宝贵财富。在世界新军事变革中,需要加强理论创新,为它们注入新鲜血液,使其保持活力,这也是我们每一位军事理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