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毕业当城管5年挨打超10次!!

前晚在南坪西路被摊贩打进医院的南坪街道城管大队队员张渝飞,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大学毕业后进入城管队伍,至今5年他挨打不下10次,其中3次受伤入院。


昨下午,在市第六人民医院住院部,记者见到正在输液治疗的张渝飞。


他说,耳朵的伤缝针后现在疼痛并不明显,头部左后侧现在仍隐隐作痛,曾遭踢打的胸口也觉得不适。


张渝飞2004年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当上城管。他说,从入职那天起就有领导告诉他们,“之所以要补充你们这些大学生进入城管队伍,就是希望通过你们的出色工作,改变社会对城管的一些印象。”


“在我看来,所谓的改变就是依法执法、人性化执法,遇到执法对象谩骂拉扯殴打要保持克制。”张渝飞说,让他有些始料未及的是,冲突会是那么多,他挨打不下10次,其中3次还受伤进医院。


谈起这3次入院,张渝飞直说有些冤枉:2005年7月,在南坪花园路办公室,一名曾遭查处的摊贩冲进办公室,抄起棍棒打伤他的手臂;2009年9月,他在南坪步行街暂扣一游摊的工具架时,遭旁边另一游摊抄扫把打伤头面部;这次,又遭人打伤。


虽然受了伤,张渝飞仍不后悔入了这行。他称,城管队伍现在的执法环境复杂,但是正在不断改善,此外现在城管队伍内部也在不断进行调整,挽回社会声誉,得到更多执法对象的理解。


受伤城管母亲——


很多人都误解城管


“社会对城管这一行当存在很多误解,一味地认为他们多管闲事,认为他们执法粗暴。”张渝飞母亲称,或许儿子的受伤就是因为这样的误解造成的,她希望社会能正视城管执法方式正在进行的积极改进。


昨下午,记者离开医院后,接到张渝飞母亲打来的电话,她称,听说记者采访张渝飞挨打的事,她有话要说。


她称,以前自己对城管的印象也不怎么好,或许是因为儿子干了城管的缘故,她更多地接触城管后,才发现社会对城管这一行当存在很多误解。


她告诉记者,有一次,她在自家附近看到一名城管在规范路边招牌时,多次劝说店主将灯箱往里面挪一挪,不要挡住行人,但店主就是不肯。此时,城管过去帮着挪动,店主立即举起一根竹棒冲过来,对准城管的手就打了下去。城管躲开,将竹棒握住。不料,店主一下就松了手,叫喊“城管打人。”结果,没有看到此前过程的围观者,一个劲地跟着喊“城管打人”。城管手里拿着竹棒,有口难辩。


张渝飞母亲称,城管队伍除了自己要不断改进执法作风外,还需要社会给予更多正视。


“其实现在的城管队伍,除开补充了大量大学生外,管理也规范多了,市政执法有7条禁令,禁说脏话、禁止动作粗鲁、禁止滥施处罚、禁止毁坏当事人的物品、禁止对当事人采取粗暴的强制行为、禁止赌博、禁止在公众场所酗酒划拳。”张渝飞母亲称,儿子曾将这些禁令读给她听,要家人监督,因为如果违规,轻则下岗培训,重则被清出执法队伍。


以前 操练拳脚为求自保


如今 练字背诗陶冶情操


我市的城管队伍,从早年为了求得自保操练拳脚,到后来减肥、学英语、练书法、背唐诗陶冶情操,再到近年的系统培训,持证上岗,城管队伍在“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要求下,执法正走向文明。


寻求自保


重树形象


封闭军训操练拳脚


据报载,2002年,在沙坪坝区汉渝路强拆占道广告牌时,该区市政委甘姓城管与摊主发生争执。摊主突施袭击,一板子砍下来,甘手腕应声而断。


沙区另一位女城管,在整治一个占道小面经营摊时,摊主端起一锅滚烫的面汤,向她迎面泼去,女队员脸和胸部遭烫伤。


为整顿城管队伍的纪律作风,也为强身健体,在执法中“不吃亏”,沙区甚至把城管队伍拉上歌乐山,进行封闭军事训练。老百姓对此有意见,说他们在歌乐山上“操扁卦”。


重树形象


减肥学英语练书法


频频发生的粗暴执法事件,一度让城管与群众走向对立。一段时间,很多市民一提到“城管”二字,立马想到“打人”。


“城管的职责是管理城市,而不是与民为敌,加强亲和力势在必行。”于是,“形象改造工程”提上日程。沙区城管首先祭出一记怪招:减肥。从2003年起,要求每个城管队员体重不能超过70公斤。2004年,他们的培训又新开3门功课:学英语、练书法、背唐诗,每个队员每天要写一篇毛笔字、一周上一节英语课、一个月背诵10首唐诗


据称,3门功课让沙区城管队员变得“温柔”,冲突事件大为减少,当年还从市里抱回块“文明执法”的奖牌。



文明执法


每年两次集中培训


“沙坪坝城管的求变,为城管队伍寻找到了一条重获市民支持之路。”在南坪街道办城管大队负责人郝先生看来,我市城管队伍文明执法形象,近年来有了显著改善。


从2006年开始,市市政建设委员会编写了《重庆市市政管理法规规章汇编》、《重庆市市政管理行政执法手册》,规范了城管执法行为。郝先生介绍,目前我市的城管队伍每年都要对城管进行两次集中培训,这两本书是必修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