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日本饿狼:辻政信

世界王牌 收藏 11 2333
导读:辻政信(1902.10.01~1968.07.20)    陆士36期,陆大43期    历任步兵第7联队中队长,参谋本部编制班部员,陆士本科生中队长,北支那方面军参谋,关东军作战参谋,第11军司令部部员,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部员,台湾军研究部员,参谋本部兵站班长,第25军参谋,参谋本部作战班长,陆大教官,支那派遣军第3课长,第33军作战主任参谋,第33军高级参谋,第39军参谋,第18方面军参谋,众议院议员,参议院议员。   日本陆军参谋,大佐军衔,与石原莞尔、濑岛龙三并称为“昭和三参谋”

辻政信(1902.10.01~1968.07.20)



陆士36期,陆大43期


历任步兵第7联队中队长,参谋本部编制班部员,陆士本科生中队长,北支那方面军参谋,关东军作战参谋,第11军司令部部员,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部员,台湾军研究部员,参谋本部兵站班长,第25军参谋,参谋本部作战班长,陆大教官,支那派遣军第3课长,第33军作战主任参谋,第33军高级参谋,第39军参谋,第18方面军参谋,众议院议员,参议院议员。

日本陆军参谋,大佐军衔,与石原莞尔、濑岛龙三并称为“昭和三参谋”,且辻政信一直视石原莞尔为自己的“精神导师”。因传闻其曾生食战俘人肉,故又被人称为“豺狼参谋”。

1932年在步兵第7联队服役上级为东条英机,参加上海“一·二八”事变,作战中被中国军队击伤。1937年任北支那方面军参谋,主张扩大“卢沟桥事变”。1939年任关东军少佐作战参谋,曾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的名义起草下达一份《满苏国境处理纲要》,公开鼓励前线部队向苏军挑衅,结果引发“诺门坎事件”,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因日军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而被撤职,而辻政信则以台湾军研究部部员的身份被调往台湾。

辻政信抵达台湾后,敏锐地预计到日本将在东南亚动武,遂与人合著了一本名叫《只要读了就能赢》的关于南方作战的手册,从民情、地形、气象、卫生 防疫、战法、兵器方面都讲述的十分详细。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辻政信一路参与了对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等地的入侵作战。1943年3月,辻政信在菲律宾下达了对菲律宾最高法官桑托斯一家老小的灭门令,并假借大本营命令将美菲军投降者一律射杀;攻占新加坡以后,下令严厉镇压当地华侨的反抗运动,制造“新加坡大屠杀”,屠杀在新华侨十余万人!

1943年,日本瓜达尔卡纳尔岛作战失败,作为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指挥官之一的辻政信将战役失败的一切责任都归结为日本海军的无能与不作为,并为此多次当众对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进行诘责与攻击。如此这般,辻政信引起了日本海军各界普遍的深恶痛绝,山本五十六在与部属们的闲谈曾蔑称辻政信“这种上窜下跳的小丑,什么东西……”在日后解密的山本五十六的日记书信中更是充满了对辻政信的挖苦嘲笑。

1944年,辻政信出任第33军作战参谋, 参加缅甸战役。在缅甸,辻政信又故技重施,对缅甸的抗日力量下达了与新加坡同样的命令,结果又是一场血洗。日军占领泰国后,辻政信又涉嫌参与了暗杀泰国国王拉玛八世的一系列阴谋活动。

辻政信的残暴还不仅仅体现在所到之处必有屠杀,更在其残忍的兽性,在中国东北,他强迫士兵吃人胆,在马来群岛,他下达命令要日军吃英军人肉。

辻政信可以说是一个灾星。所到之处,给中国、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缅甸、泰国人民都带来无穷的灾难。就连他的长官们,也都因为受他牵连而一个个丢官卸袍,被押上了绞架。

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大将就不用说了。战后马尼拉和新加坡的远东军事法庭判处了山下奉文大将、本间雅晴中将、西村琢磨中将、河村参郎中将死刑。这几位无一例外都曾是辻政信的老上级。除本间雅晴由于他老婆亲自向麦克阿瑟元帅求情而被枪决之外,其余都是被在日本军人看来是最耻辱的方式绞死。

战后英美等国大索天下寻找辻政信的人头,但苦于找不到此人。说来不可思议,竟然是中国国民政府包庇掩护了辻政信!原来,当时担任北支方面军参谋的辻政信曾经在溪口操办过公祭蒋老夫人的仪式,并给前来吊孝的国府要人提供了一切方便。

日本投降时,正在曼谷的辻政信自知难逃法网,化名“青木宪信”冒死前往了国民党当局设在当地的军统机关。结果军统局第二天就派出包括两名少将军衔特派员在内的15人护送队伍,一路护送辻政信由河内转重庆,最后抵达南京。当时的“滴水之恩”,终于被“涌泉相报”了!

辻政信抵达南京后被安排在在中华民国国防部二厅办公,成为日本战犯进入国民政府任职第一人,不久又归拨国防部严格保密的第三研究组,先后编撰过《西伯利亚作战纲要》、《对三次大战的预想》、《共军与国军军事形势评判》、《冬季作战的参考》、《东北国军与共军作战设想》……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国共争夺东北,由于国民党手中没有东北作战地图,而日本人也没有——因为关东军从没有想过要在东北作战,所以辻政信和另一位日本陆军中将又被派去编制东北军用地图。

1948年,东北军用地图和用兵概要编制完成,辻政信被国民党当局悄悄放回日本。1950年1月占领军总部宣布对日本战犯搜索结束的第二天,辻政信就在日本公开露面了。

回国后的辻政信又撰写了一本描写自己潜逃生涯的书叫做《潜行三千里》(“里”是日本旧计量单位,大约相当于4公里),成为1950年日本的最畅销书。1952年11月辻政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1959年6月又当选为参议院议员。不过,1960年印度支那地区在一连串的政变后陷入大乱的局势,又让这位生来不甘寂寞的狂徒嗅到了干一番事业的机会。

于是辻政信变卖家产筹集旅费,以“对东南亚进行实态调查”的名义,于1961年4月飞到了印度支那。不久后又化装成和尚潜入老挝,企图偷掘日本军队撤离老挝前藏匿于此的黄金。但随后就被老挝人民解放军抓获,并最终以“间碟罪”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其罪恶一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