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年阿拉伯旅行家亲历:斯堪的纳维亚人的葬礼


922年阿拉伯旅行家亲历:斯堪的纳维亚人的葬礼

神话巴尔德的火葬。




伊本·法德兰(Ibn Fadlan):约公元十世纪阿拉伯旅行家。921年至923年。作为阿拔斯王朝哈里发使节的秘书,赴伏尔加河保加尔国。所著旅行记是关于伏尔加河地区的重要史料。


我听说他们首领死的时候要举行火葬。


当得知他们中的一个头面人物死去时,我就设法观察了葬礼的全过程。


首先,他们将他放进一个墓穴——在墓穴上方盖起了一个屋顶——大约需要在里面停放10天,直到人们将他的寿衣缝制完毕。


但如果死去的是个穷人,那么他们要干的就仅仅是将尸体放在一只小木船里,然后将船架在柴堆上一烧了之。


对于有钱有地位的死者,人们便会将他的遗产平均分成三份。一份留给他的家庭,另一份用于制作寿衣和举行葬礼的支出,还有一份则全部用来买烈性酒,这是为举行葬礼的那一天而准备的。因为到了那天,有一名女仆将作为殉葬品和她的主人一起焚化。


酒能使所有的人都处于疯狂状态,有些人甚至捧着酒杯倒地而亡。


当一个首领死去时,他的家人就会问家中的女仆和其它佣人们:“你们中谁愿意伴陪他去死呢?”


这时就会有一个人回答说:“我。”从说出这个字的那一时刻开始,他(她)就不再是自由的人了,而且绝对不能改变初衷。


但是在绝大多数场合,总是由女仆中的一个承当起殉葬的角色。


所以当我提到的那个人死去时,人们也就问他的那些女仆:“谁愿意和他一起死呢?”她们中的一个回答说:“我。”


接着,有另外两名女仆开始日夜跟随着她,她们负责看管、照料她,甚至得为她洗脚。


现在,人们已开始为葬礼作准备了——缝制寿衣并制作其它用品。


在此期间,那个决定殉葬的女仆终日饮酒、唱歌,显得心满意足。


火葬的一天终于到来了。


我赶到河边,发现死者的船已被拖到岸边,用桦树和其它木头搭成的巨大的柴堆也准备就绪了,在柴堆周围还竖立着许多木制的人像。


一些腰圆膀粗的大汉正将河边的船抬到柴堆上去。同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了过来,但是他们讲的话我却一点也听不懂。


接着有人抬来一张床,并把它放进船里,床上铺着金丝编织的希腊式的布,还有几只用同样的布缝制的枕头。


有一个干瘪的老太婆被人搀扶了过来,人们称她为“死亡天使”。正是她负责监督葬礼所需各种物品的准备工作的,她还将亲手处死那个殉葬的女仆。


我仔细地打量着她,她那张干巴巴的脸又黑又丑恶。


一切准备工作安排就绪后,人们来到墓穴跟前。


他们搬开盖在墓穴上的屋顶,然后将那具用裹尸布包着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抬了出来。


我注意到他的脸变得很黑,也许是因为这个国家太寒冷的缘故。


墓穴里还放着烈酒、水果和一支长笛,这些东西现在也被取了出来。除了皮肤发黑之外,尸体仍然保持着原状。


他们为他换上了称为“库塔克”和“恰夫顿”的寿衣以及靴子,上面的扣子都是用黄金制作的,他们还替他戴上了一顶镶着貂皮的帽子。


穿戴完毕后,人们便将他放到了那张安置在船里的床上,又为他盖上了金丝编织的布幔,然后在他的身旁放上了烈酒、水果以及散发着薄荷香味的紫苏草。


人们接着又牵来了一条狗,当场将它杀死后劈成两半放进船舱里;死者生前使用的武器也被取来放在他身边;随后人们又拼命追赶两匹马,等它们大汗淋漓、筋疲力竭时才用短剑将其刺死,马被切成碎块后扔进了船舱。最后,还有两头公牛以及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被杀死并扔进了船舱。


那个自愿献出自己生命的姑娘这时正一个帐篷接一个帐篷地前去告别。每个人都对她说同样的话:“告诉你的主人,‘我这样做完全是出于爱你’。”


现在是星期五的下午,他们带着那个姑娘来到一个很象门框的高架跟前,这也是为葬礼特意建造的。


她站到几个男人伸出的手上,他们将她举了起来,使她的头部几乎触到了框架的横梁。她用当地的语言说了些什么,说完后人们就将她放了下来。接着他们又一次把她举起,就象第一次那样。然后又举了第三次。等她站到地面上时,人们交给她一只母鸡,她用刀将母鸡的头砍了下来并扔得远远的,而母鸡的身子则被人扔进了柴堆上的船。


我问翻译,姑娘刚才说了些什么,他告诉我:“第一次她说,‘我看见了父亲和母亲’,第二次她说,‘现在我看见所有死去的亲属坐在那里’,第三次她说,‘那是我的主人,他正坐在天堂里。天堂是如此美丽,到处都是碧绿的草地。他在召唤着我,请带我到他那里去吧。”’


这时人们已将她带到船边。放置死者灵床的船舱搭起了一个帐篷,但她现在还不能进入帐篷。她先脱下两只手镯,将它们交给那个被人叫作“死亡天使”的老太婆,正是这个老太婆等会儿将负责杀死她。她又脱下脚踝上的那对镯子给了服侍她的两个女仆,她俩其实是“死亡天使”的女儿。接着,人们扶着她上了船,她站在帐篷外面。许多男人围拢过来,他们手中握着盾牌和棍棒,其中一个将一杯烈酒递给她,她接过酒杯唱了几句,然后便一饮而尽。


翻译告诉我:“她喝这杯酒是为了向所有爱她的人告别。”


有人又递给她一杯酒,她端着酒杯唱起了一首很长的歌。“死亡天使”让她别再耽搁,赶快把酒喝干,因为现在她应该走进帐篷,到主人身边去了。


也许是酒喝得太多的缘故,她看上去有些神志不清了,她探头向帐篷里张望了一下。


这时“死亡天使”有些不耐烦了,她一把揪住姑娘的头发走进了帐篷。


立刻,所有在场的男人都开始用手中的棍棒敲击盾牌,为的是将姑娘的叫喊声淹没。因为这样的叫喊声可能会吓坏其它姑娘,使她们将来不敢为她们的主人殉葬。


这时有6个男人走进船上的帐篷,他们每个人都与她发生了一次肉体的关系。接着他们将她按倒在主人的身旁,其中4个人分别抓住她的双手和双脚。



“死亡天使”将一根打了结的绳子套在她的脖子上,并且将绳子的两端交给剩下的2个男人,紧接着老太婆抽出一把宽刃的短刀,一下子刺进了姑娘的肋骨中间。


与此同时,两个男人抽紧了绳索,姑娘立刻便咽了气。


现在,死者——主人——最亲近的亲属点燃了一根木棒,他一手持着燃烧着的木棒,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臀部(他全身裸露着),一直走到柴堆跟前。


终于,他将火种扔进了柴堆。这时,其它人也都将手中的棍棒引燃,并且纷纷将其投进柴堆。


火焰很快升腾起来,船、帐篷、主人和女仆都被卷进了火海。突然,刮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烈火和浓烟被卷得很高很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