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代课教师疑遭教育局软禁 官方称其煽动上访

泺邑散人 收藏 2 40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0_88746_10688746.jpg[/img] 2月8日凌晨,记者收到一条求助短信。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10_88750_10688750.jpg[/img] 麒麟生态园守卫严密,看见记者到访,多名工作人员前来要求核实身份。  2月8日凌晨,有人以代课教师身份给记者发短信称,三名代教被“软禁在南山西丽”,请求帮助。涉事代教们的手机疑被


深圳代课教师疑遭教育局软禁 官方称其煽动上访

2月8日凌晨,记者收到一条求助短信。


深圳代课教师疑遭教育局软禁 官方称其煽动上访

麒麟生态园守卫严密,看见记者到访,多名工作人员前来要求核实身份。



2月8日凌晨,有人以代课教师身份给记者发短信称,三名代教被“软禁在南山西丽”,请求帮助。涉事代教们的手机疑被没收,随即与记者失去联系。经紧急搜寻记者确定,涉事代课教师在南山区麒麟生态园。8日傍晚,南山区教育局方面确认三名代教在该地,但否认约谈教师的行为属于“软禁”,对于没收手机等细节则未回应。相关负责人透露,涉事的三名代教在1月底的“转正考”中发挥一般,情绪不稳定,所以上周六将他们请来谈话,希望“帮助老师们了解政策”,稳定其情绪。


事件


凌晨发短信称被“软禁”


8日凌晨1时57分,记者收到求助短信:“深圳南山区代课教师张国军等软禁在南山西丽,请求帮助。”记者回复短信,欲了解详细情况;凌晨3时29分,该号码再次发来短信,“南山公安、教育局把北师大附中、华侨城中学、西丽二小的张国军、潘龙、曹老师软禁在麒麟山庄多日。”


记者多方询问,未能了解到详情。8日11时30分,该号码又一次发来短信,称“我们无故被软禁,能够帮助解除吗?”记者表示,希望与其电话交流,但对方称“不方便,会没收”,“我们被隔离,只余一个手机”。此后,记者再发短信、打电话欲询问其所处地点,均如石沉大海,未有回音。


调查


工作组身处僻静生态园


在深圳麒麟山庄、深圳市麒麟山疗养院,记者查询客房入住名单,均未发现有教育、公安、信访部门订房。此时,有人报料称,三位代课教师被带到了麒麟山庄附近的麒麟生态园。据了解,麒麟生态园系南山区城管局建造,地处僻静位置,不对外开放。


记者驱车赶到麒麟生态园门时,恰有一白色小车由门内驶出,驾车男子穿警服。他确认,校方人员正在生态园内陪同老师。记者随车入园,发现麒麟生态园管理处门口有四名男子,分别站在门外空地的四角,警惕张望经过的人、车,但记者未能发现代课教师身影。


车出生态园,再欲进入时,保安称要查看证件。管理处办公室里,几名男子均否认有代课教师住在楼上的客房。有工作人员说:“老师们具体住哪,你得问问楼下那些工作组的人。”


涉事老师曾被“不续聘”


求助短信中提及的三名老师中,“张国军”的姓名显得尤为眼熟。去年7月,因为遭遇“不续聘”,张国军一度成为新闻人物,他的离去令学生痛苦、家长请愿。有4名家长代表到其所在的北师大南山附属学校校长办公室替其说情,最终也未能改变校方的决定。


当时,包括北师大南山附属学校在内,宝安区固戍小学、黄麻布小学、深圳中学等多所学校都有类似以“不续聘”名义解雇代课教师的做法,引起巨大争议。


2008年年末,深圳市政府要求冻结代课教师名单,“学校不得违反规定解聘临聘教师”,但不续聘的做法是否在禁止范围之内,界限模糊。老师们当时最大的担心是,无法以代课教师身份参加去年10月18日的第一次“转正考试”。有关部门解释说,续聘与否不影响考试资格,不续聘风波暂时平息。张国军去了一所民办学校任教,按照南山区教育局的说法,表现良好。


部门回应


为何“约谈”三名代教


“转正”考试后煽动上访


8日傍晚,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麦润清接受采访,确认约谈了代课教师,称此举是为让他们了解政策。


据介绍,去年10月,深圳举行考试,在全市教育系统及公办中小学招聘职员2160人,其中面向临聘教师招聘1787人。今年1月31日,第二次临聘教师“转正考试”共招考1533人,其中南山区1256人报考,共招考250人。2月4日,成绩公布。麦润清透露,此次涉事的3人对成绩可能不尽满意,“有些老师对政策了解不够,很绝望,认为不会再有入编机会了;不清楚具体情况,有些恐慌和偏激,采取了不太理性的行为”。“不太理性的行为”主要包括在奥一网等网站发帖宣泄情绪,言辞过于激烈,并在代课教师QQ群中有煽动性言语,甚至声称要到广东省有关部门上访,“这些偏激言论肯定会影响到节前社会的安定团结,所以对他们进行了帮助”。


为何没收代教手机


防止联系其他老师生出意外


麦润清介绍说,2月6日,南山区教育局方面将三名老师接到麒麟生态园,相约谈话;这几天来,与老师们同吃同睡的还有学校的校长、主任;之所以要请到这么个僻静之处,是因为学校业已放假不方便;此事也及时告知了三名老师的家人。


关于没收手机一事,麦润清认为没必要详细解释。他说有老师用手机发信息、打电话,联系其他老师。为免生出意外,采取了这一方式。他否认此举措属于“软禁”。


麦润清说,这次考试后,部分老师误认为没希望了。通过谈话,希望告诉他们,代课教师转正是个长期计划,“即使这批没能入编,也希望他们第一理性面对、安心工作,第二下次再来考过。春节临近,带着那些情绪,老师们没法过好春节。”


麦润清称,从上周六至今,“效果还可以”,“这两天有些人就不用(继续谈话)了。”


教育局通报


个别代课教师威胁师生安全


昨天,南山区教育局发布通稿,称部分代课老师在第二次“转正考试”后的言行影响社会安定;同时透露,拟于新学期在区内实现全部同岗同酬。


据南山区教育局有关人士介绍,1月31日,南山区教育局组织了第二次聘用教师公开招考。2月4日笔试成绩公布,但录取结果还没有出来。有个别代课教师因对自己考试成绩不满意,情绪激动,言辞激烈,在教师中和网络平台上广为散布煽动性言论,极个别人甚至以威胁教师、学生人身安全相要挟;“他们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其言行对师生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据称,部分老师还用极端的语言鼓动不清楚真实情况的其他聘用教师,采取非正常的手段争取个人权益;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还有极个别人伪造证书,骗取了聘用教师岗位,想利用这次考试机会蒙蔽其他教师,获取个人的非正当利益,这样的人本身就不具备人民教师的起码资格。为防止意外,切实保护师生的人身安全,已组织各学校向聘用教师解释招考等政策,并对部分聘用教师开展一对一的思想交流,解释相关政策。


本版文图均据《南方都市报》


评论: “软禁”能稳定代课教师情绪吗


原以为代课教师应该在乡村的多,城里少一些,近日才知道深圳如今还有6000多名代课教师。2月8日凌晨,代课教师张国军等3人向媒体求救,称被深圳南山区教育局“软禁”。随后,教育局有关负责人确认这一消息,解释称这只是在“帮助老师们了解政策,稳定情绪”。


据称,这3名老师在日前当地组织的“转正考试”中成绩不理想,担心从此失去入编机会,因此“采取了不理性的行为”,在网上和QQ群发表偏激言论,并表示要到省里有关部门上访。这就让人搞不懂了,在网上发表意见,找有关部门上访,犯了哪门子国法?担心这些言论“影响到节前社会的安定团结”,又是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先不提代课教师的总体现状,有人对政策不了解,有意见,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一个社会不可能到处一片和谐,那样的话肯定是个假象。有问题解决问题,既然人家有所不满,教育部门官员就该耐心解释,妥善解决。现在把人家弄到一个地方去,几天不让回家,这不叫软禁,难道是新发明的限制行动的方法?这样做,就能让老师们口服心服?依我看,采取这种措施来稳定代课教师的情绪,实质就是借公权力打压个人,干涉个人自由,这是万万要不得的违法行为。


我当然没有天真到这种地步,会认为当地教育局官员不懂得这种行为的性质和后果。老师们被带去“约谈”,更有可能是因为官员们担心自己的乌纱帽落地。但是,这种思维和措施分明是在败坏政府形象,最终受影响、受损害的也将是政府的整体公信力。


遗憾的是,并非一时一地存在类似思维和做法。但问题是,靠捂盖子让代课教师噤声能够捂多久呢?很显然,如果不从根本上妥善安置代课教师,依赖压制手段,也许能让一任两任官员暂时躲开这块“烫手山芋”,但到最后,这个问题仍然无法逃避,而且拖得越久越容易让人心凉,乃至于悲愤。到那时候,谁来为此负责?要找多大的盖子来捂?


实际上,只要政府部门拿出诚意,直面现实,以合理、公平的方式消化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分批转正或终止聘用也不是不行,关键是要做到合情合理、公正透明。还不得不说,国家教育部门不把代课教师真正当老师看待,而是称之为“代课人员”,有关部门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思维上就已经错得十分离谱。在此背景下,深圳教育部门随意把代课教师们请出来“约谈”,自然也就不奇怪了。本报特约评论员魏英杰



来源:京华时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