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新浪博客“王旭东”



《阿凡达》来了,华语电影哭了!


《十月围城》、《三枪》、《孔子》…相继倒下。


坦白说,我对《阿凡达》不太有兴趣,影片的旨趣与钟阿城20年前写的中篇小说《树王》大略相同。让人气愤的是,多年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欲将《树王》改编成为动画片,但因人事问题而搁浅。大洋彼岸的卡梅隆团队卧薪尝胆十余载3D科幻《阿凡达》席卷全球。


究竟《阿凡达》是未来电影的方向?还是王兵的《铁西区》是未来电影的方向?还是留给《电影手册》和外星人去争鸣吧。


在谈李仁港执筒的《锦衣卫》前还是谈谈武侠电影吧。内陆主流评论界认为:胡金铨、张彻、郭南宏是港台武侠片传统奠基者。胡金铨是明史专家,电影中无论人物照型、其无道具、史实典籍均有详考。虽说许多影片是将明朝东厂特务的凶残,但他更愿意将民族、历史、儒、道、释、侠、神、鬼等引入剧情中,探讨哲理。吸取了中国传统戏曲、古典文学的特色,创立了短镜头剪辑——“功夫蒙太奇”。这一点被后辈徐克导演深度的开掘,极见于《刀》的最后决斗段落。


胡金铨仙逝,银幕不再有明朝——《锦衣卫》在史迹考证上,新奇有余而严谨不足。


张彻的武侠片,往往以死战做结,渲染暴力和英雄气概,与胡金铨的突出意境形成鲜明的分野。后辈吴宇森的英雄枪战片,受他影响颇深。


锦衣卫》前半段画外音的运用、宫廷内讧等段落依稀看到胡金铨的影子。从甄子丹随赵薇花轿出城后的一路追杀、多场殊死搏斗。特别是大漠判官(吴尊饰演)与青龙(甄子丹饰演)的不打不相识,惺惺相惜,最后,判官为救青龙而损命,大有张彻遗风。


武戏占据影片的三分之二之多,每场设计特色不同,相信武侠迷会满意。青龙带的那套随身武器和脱脱的移形换影在打斗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运用,精彩有创意。文戏和台词相对武戏来说,弱了不少,恐怕会招致观众诟病。


我们在李仁港的《锦衣卫》中不难发现,他在努力的融合胡金铨与张彻的两种风格。这是非常好的现象——在传承中积极创新。


在岁末年初这个档期,世界上没有一部电影能在票房上击败《阿凡达》已是不争的事实,面对《阿凡达》气吞万里如虎的景象,《锦衣卫》的上映,大有虎口拔牙的意思。当然,如果您非要说,《锦衣卫》所得票房全因《阿凡达》2D厅下线的话,《孔子》和很多非3D电影都要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