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镖生涯 正文 第三十四章:我要娶你

铁血姑娘 收藏 2 3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我来到医院把车停好,问了路过的医生才找到老干部病房区。这里是医院最幽静的地方,位于医院的最北端,前面是半个足球场大小的花园,中间一条两三米宽的长廊,两边的仿古木椅和雕栏,使整个花园显得古色古香。走廊的左右,浓郁的花草香味迎面扑来,仿若来到了世外桃源,由不得的精神为之一爽,真是一个休养的好去处。

整个病房区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我穿过长廊,迈向通往室内病区的台阶,门口值班室一个五十多岁的半截老头,伸出头来问我干吗,我对他说到106病房看望病人,他很客气地对我说:“对不起,今天太晚了,病人需要休息,明天再来吧。”

我跟他解释:“白天我很忙没有时间来,刚才我们才通过电话,约好了这时候来的。”

半截老头态度非常友好,依然很委婉地拒绝说:“对不起啊小伙子,这么晚了不允许再看望病人了,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一值班看门的人不敢违反,还请多多体谅啊!”

唉,人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硬闯进去。正在我无计之时,身后飘然走来一美女,美女穿了件粉红色的护士服,双手托着一个放了医疗用品的托盘,袅袅婷婷走过来,带来一缕少女的馨香,很有一种超然脱俗的雅致,我不免多看了几眼。

也许美女早已习惯了被他人欣赏,骄傲得跟眼镜蛇一样,高昂着美丽的脑袋装作没有瞧见身边的我,嘴里哼着小曲一路走过。周围很安静,我听出她轻唱的是那首很好听的流氓歌:“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那一夜,你满脸泪水,那一夜,你为我喝醉……”

我倒!你这丫头不是故意撩拨人的吗?谁会拒绝你?谁小子又有这份福气被你伤害啊?

还满脸泪水,——看错了吧?那是见到你这个大美女,嘴里流出的哈喇子吧!

——很期待着被你伤害哦!

美女朝前走了几步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回头,问我:“你是森哥吧?”

我很诧异,难道如此暗夜,如此幽寂的医院深处,也潜伏了一条我的美女粉丝?

我点了点头,美女顿时乐了,张口就来:“真是你呀?太好了!难怪这么帅!”

我再倒!赶紧扶着墙。

刚才美女走过来,没见她朝我瞄上一眼啊,怎么就知道是我?而且,而且听这意思,好像还、还有点认、认、认识我,还有点暗恋我的味道呢?

唉!没办法,看来我是躲不过“那一夜”了,你要是想伤害我,那你就伤害吧,谁叫俺是老实人呢?谁叫俺是菩萨心肠,不忍拒绝美女的,哪怕是很过分很过分地要求呢?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不知怎么,我忽然间想起了小时候书本里学过的,震撼了我幼小心灵好多年的一句话。

美女说完,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冒失,脸羞红了一下,吐了吐舌头,扮了个可爱的猫咪脸。

此时的美女愈加的娇媚,红红的脸如苹果,直让我想吃又不忍心咬下,好可爱!

美女又问我:“你来找谁?”

我跟她说了,美女就弯下腰伸头对着值班室里的半截老头甜甜地笑,说:“李叔,这是我朋友,麻烦你让他进来好吗?”

呵呵,敢情我还是美女的朋友,我怎么还不知道?美女,少说了一个“男”字吧?

半截老头也乐呵呵地招了招手,说:“进去吧,进去吧,没事,不麻烦。”

看来,还是美女的面子大,就这甜甜的一笑,半截老头都敢违反医院的规定了。

我冲半截老头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美女说她就是去106病房挂吊水的,让我和她一起走,走了几步离开了值班室,美女笑嘻嘻地问我:“想不起来我是谁吧?”

我做出憨憨的样子笑着答:“嘿嘿嘿,突然看见美女有点犯晕,脑子短路暂时想不起来。”接着我又补充说:“这样吧,等会请你喝茶,让我看着你好好想一想行不?”

美女俏眉一翻,小嘴一抿,来了句:“哼,恶心!”

未等我说话,美女又说:“昨天我们几人还想去你们那蹦迪,又怕遇见流氓,还说要是能找到你,让你陪着一起跳就好了,没想到今天就遇见你,真巧啊!”

敢情美女对我还比较了解,还知道我在哪工作。我方想张嘴问她,她说的那几人是谁,是不是有我认识的朋友?说不定美女是通过我朋友了解的我,假如是这样就好解释了,不然,这么漂亮的美女,我没有理由想不起来。

美女说话的速度真快,我还没张嘴,美女又说:“怎么这时间才来啊?”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接着说:“要不是我临时去药房取药回来,你今天真进不来。都十点半了,哪有这么晚了来看病人的呀?”

我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可不是嘛,正好十点三十整,我就逗她:“哎呀,咱们真的很有缘呀,你看,时间都一样的呢!”

美女“噗嗤”一声,乐得弯下了腰站不起来,差点儿把手里的托盘打掉,我连忙伸手帮她拿住托盘,不巧,正好碰触到美女滑滑的手臂,我心里那个美,仿佛酷暑之中猛然进到空调的房间,全身一爽,十分受用。

美女很大方,没有什么扭捏,咯咯咯笑着说:“你这人真逗,那天那么严肃,我们还以为你不会笑呢。”

“哪天啊?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美女俏眉一杨,小嘴一抿,又一句:“不告诉你!哼,恶心!”

我们说说笑笑就来到了蒋超的病房,冬子正在客厅里接纯净水喝,瞧见我们俩说笑着走来,好奇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美女,说:“呵呵,有点意思哈。”

我搂头给他一巴掌,说:“你小子一整天不回去干活,躲这里享福来了。”

冬子立马诉苦:“青天大老爷啊,你以为这是好差事?蒋超这小子逮到好吃的猛吃,一会儿一趟厕所,白天就我一男的在这儿,可都是我陪着他进的厕所!”

里面屋子蒋超听见了,高声说:“森哥,别听他的,厕所就在屋里,我一天才去了三四次,他就帮我拿了几次吊水瓶,你别听他瞎诉苦!”

我进到里屋看见蒋超正斜靠在床上,半个肩膀和手臂都缠着纱布,屋里还有不少人,一位蒋超的妈妈,以前我见过能够认出来,和她打了声招呼,另一位很时髦的女孩子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子就是和蒋超一起吃早点,替他捂住伤口送到医院里来,名字叫做沈惠的小美女。剩下的人全是我的兄弟,今晚休息都跑到这里来了,屋里堆满了好吃的东西,有几个兄弟怕蒋超一人吃不完,正在义务帮着解决,吃剩下的香蕉皮,食品袋扔了满满一垃圾篓。兄弟们见我进来,停止了给腮帮子做运动,一起和我打招呼,我也向兄弟们问好。

蒋超见我进来,咧嘴嘿嘿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门,说:“森哥,你看厕所就在这屋,离床才几步,别听他瞎吹。”

冬子也跟了进来,说:“你小子,我伺候了你一整天,你一句好听的也不说,白帮你这么长时间的忙了。”

我见两人互相掐架,蒋超的嗓门甚是洪亮,估计也没有什么大碍了,心里的一点担忧也就彻底放了下来。

护士美女把拿来的瓶瓶罐罐一阵摆弄,换下蒋超身边的吊水瓶子,像哄小孩子一样跟蒋超说:“小弟弟不怕啊,再挂一瓶就完啦,今晚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还打吊水啊?”蒋超苦着脸,哀求着说:“不打了行吗?我都快被你扎成蜂窝了,你还下得了手啊!”

美女护士回过头来,冲着我说:“你瞧这人,挺大的个子,都敢和人家拼命,一听说我给他打针就怕得要死,哪有这样的男人呀?”

我就说:“他哪里是怕打针,分明是怕忙坏了你嘛。”

美女再次俏眉一扬,小嘴一抿,道:“哼,恶心!少忽悠我,才不信呢!”

美女拉过蒋超颤颤悠悠伸出的手,笑着逗蒋超:“小朋友乖,不怕啊!”

蒋超咧着嘴看着美女说:“我真服了你,才比我大几个月,你居然叫我小朋友。哎呀,你真打啊?”

“叫什么叫?”美女护士给蒋超挂好了吊水,知道蒋超在装,就做出凶巴巴的样子说:“再叫我一会儿还给你打一针!”

“得,你厉害!混到你手里我认栽!”

“不听话看我不好好治你!呵呵呵!”

一旁叫沈惠的女孩,两手托腮趴在蒋超的床沿,色迷迷注视着蒋超,听着两人的说话也不接腔,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美女护士给蒋超挂好吊水,把身边的东西整理了一下,从托盘里拿出几个小药包,递给蒋超的妈妈说:“阿姨,这几样药是给他夜里吃的,你收一下。”

说着,又详细跟蒋妈妈说了几点几时吃什么药,以及一些夜里的注意事项。我看着她在忙碌着,心里不免一阵胡思乱想,假如娶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做老婆,未尝不是自己一生的幸福啊!下午老板说得很对,我现在一个人游荡惯了,也许有个女朋友早点成家,我才会有一份家的责任,才会安定下来,好好的为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一番。

霄姐是我的最爱,我喜欢她那样的女人,她是一位细心体贴又热情聪明的女子,娶了她,不论是生活上还是事业上都能够帮着我,和我一道闯出我们幸福的未来,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共同语言,而且,她长得又是那么漂亮,和她在一起,也能满足我这颗爱慕虚荣的心。但她毕竟是有了家庭的人了,她的心里还装着别人,这个人就是我的恩人,是我一生一世也报答不完,也不愿伤害的恩人,我不能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情,哪怕脑海中闪过一点邪念都是一种罪过。

月儿也不错,月儿也是很聪明很漂亮的女孩子,我很喜欢她,很喜欢她的纯真,喜欢她在我面前无拘无束地俏皮,她能够激发我内心尚存的那么一点温柔,让我小心地呵护,小心地体恤,用我的铁拳去保护一个值得保护的弱者。同时也会勾起我心中原始的野性,很想用一种冲动,一种激情,把她拥入怀中,溶进自己的血液,永永远远去爱抚她,拥有她,甚至是变了态的,想听到她柔弱地哭,急促地喘,痛苦地嘶,还有呢喃呓语般的小女孩的娇。一边是柔情,一边是暴虐,每当我面对她时,这两种不同的心态都会在我的内心相互撞击,相互撕扯,直让我欲罢不能欲止还思。但她毕竟是太小了点,她对我的这份纯真的感情,只是在目前的生存环境中才会有的,是短暂的不切实际的一种美好的感觉,不能够当真、不能够永远。她是有思想有抱负的女孩子,等她长大了,等她学业有成施展才华的时候,她会鄙视这一段生活,她会想尽一切办法逃,想尽一切办法忘记这里的一切。她会幻想着自己该有的另一种美好的生活,那时,她就不会满足我对她的好,她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只是我对她的一种占有,她会很失望很郁闷。当然,我相信她不会在面子上表露出来,她是一个好女孩,她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但是,她会永远生活在对现实失望,对美好未来幻想之中,这不是我所想要看到的,我是真心希望她一生能够快乐,她在我们这里只是做短暂的停留,等她有能力的时候,我还是希望她早日忘记这里的一切,我只能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妹妹一样来对待,我对她的那份激情,只能深埋于心底,决不允许我再向前跨越一步。

我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这个见人就笑,没有心机只有热情,只有对病人无私地关爱,既聪明又大方,既美丽又能干的美女小护士,看着她工作就是一种享受,听着她说话就是一种温暖,在我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想把她抱入怀中,亲吻她,爱抚她的冲动。我想象着我躺在床上,享受着她在家里忙,或者想象着经常陪她一起,逛逛街散散步,坐在夕阳下,牵起她由于整日操劳,早已布满皱纹的手,一起慢慢变老,那是怎样一种惬意,是怎样一种安详与恬静?这才是我所向往,我愿一生追求的生活啊!

既然相见是一种缘分,那就让这份缘为我带来美好幸福的明天吧!

小姑娘,可爱的小天使,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过去如何,现在如何,我都要定你了!你的将来命中注定要和我在一起,用我的胸怀,紧紧地拥抱你、爱你、要你,全身心地呵护你!

我木森看中的女孩,是逃不掉的,即使在你的心中,早已有了心仪的男子,即使你们已经私定了终身,但从这一刻起,你就属于我——你将永远属于我,你是我的宝贝,你是我要牵着手一起变老的那个人!

任何人,不管他有多么强势,他都要忍痛割爱,从这一刻起,他就要退让一边,不是我木森愿意怎么样他,而是他已经威胁到我的幸福,——是我幸福路上的绊脚石,我就要毫不留情地踢出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