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仇 正文 第二十一集:怒杀

amunb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URL]   到了山下,王连宽和罗广瑞两人把弹药全部藏好。并嘱咐罗广瑞严格控制弹药,明天训练,步枪只给五发,机枪只给二十发,手榴弹一个不给。罗广瑞点头答应。   最后一天的实弹射击终于训练完了,大家都还在意犹未尽。可王连宽和罗广瑞已经被那七百多发子弹心疼得死去活来了。当看到大家那份兴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


到了山下,王连宽和罗广瑞两人把弹药全部藏好。并嘱咐罗广瑞严格控制弹药,明天训练,步枪只给五发,机枪只给二十发,手榴弹一个不给。罗广瑞点头答应。

最后一天的实弹射击终于训练完了,大家都还在意犹未尽。可王连宽和罗广瑞已经被那七百多发子弹心疼得死去活来了。当看到大家那份兴奋的神采,王连宽和罗广瑞心里也算得到些安慰。郑玉说这些人打的都不错,如果能在打几天就更好了。王连宽连忙制止说:“差不多就行了,我刚参军那会儿连枪都没有呢,就我们团长给了我一把刺刀。后来有枪了,除了战斗期间,子弹也只给两发。他们刚这么几天就打掉七八百发子弹了,知足吧。”郑玉看王连宽的表情总是不由自主的笑他。

实弹射击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郑玉和王连宽给他们讲些理论知识,比如,如何爱护枪、如何在射击的时候隐蔽自己、什么叫游击战,怎么打好游击战。等等等等。郑玉还是比较负责任的,把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尽可能的讲给了这些庄稼汉,这一点让王连宽很欣慰。

抛开他们在这训练咱们暂且不提,回过头来说一说罗树林。

丰润县城罗府。

罗树林为了救孩子,被鬼子打晕以后,跟随罗惠林回到了县城。中途颠簸醒来,两次想逃跑都没能得逞。罗惠林不想多生事端,命人把他捆在车上。

进了罗府大院,大喇叭看见罗树林被绑了回来,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躲进了房间里。罗树林进了大院不停的大骂罗惠林父子,罗惠林生气之下把罗树林关进了柴房。直到晚上,罗惠林感觉兄弟气消了,才到柴房来看他。其实罗惠林对他这兄弟还是非常照顾的。在这种时候还总惦记着他。

罗惠林进入柴房看见罗树林全身绑着躺在柴垛里,心里挺不好受。走到罗树林面前说:“树林啊,你不能怪大哥呀!这次鬼子把咱们一家子算是给吭啦!没想到鬼子太他妈的狠啦!”

“呸,老狗。。谁他妈的跟你是一家子。”

“哥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可看你这样子,哥也心疼你啊。如果换做土匪恶霸,做这样的事儿,我第一个就不让。可他们是鬼子,咱跟鬼子讲不出理啊。咱父母没得早,从小我就给你当爹当妈的,供你读书,给你盖房子娶媳妇,尽可能的不让你受委屈,可现在是鬼子的天下啦。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啊。这事儿就过去吧啊。以后咱一家子就在县城里好好过日子。愿意干呢,就去当铺当个掌柜的,不愿意干呢就在家呆着。”罗惠林的攻心术果真凑效,罗树林听完大哭不止,他恨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但想起罗惠林从小把他拉扯大,确实不容易。一边是兄长得养育之恩,一边又是全村的血仇,如此恩仇让罗树林忍不住,用脑袋砰砰的撞墙。罗惠林见状急忙叫人拉住,然后解开绳子。兄弟俩痛哭一番,又聊了很多往事。最后罗树林也只能把这口气咽下,毕竟血浓于水。罗惠林见时候不早了,让人给弄了点热水洗洗澡,又给做了大碗热汤面。吃完饭就让他回了房间。

进了房间,大喇叭正在梳妆台前摆弄首饰。见罗树林回来了,忙过来质问他:“你个死鬼,你是不是又惹咱大哥生气啦!”罗树林没有理她,躺在床上就睡。大喇叭岂能善罢,拿起鸡毛弹子就打。罗树林被打急了,从床上站起来拿起枕头就砸了过去,大声呵道:“你他妈的想干啥?不想过就滚蛋。”大喇叭一看罗树林急眼了,自己没能震住他,往地上一躺就撒泼,一边哭一边骂:“你个老王八蛋,你敢打我。。我他妈不活了我。。哎呀,,我当初咋瞎了眼看上你啦。。今儿我非得死给你看。。”罗树林实在拿大喇叭没办法,从床上走了下来安慰她说:“中了啊,别闹了。。我这够闹心的啦!!!你就别添乱啦。”大喇叭知道今天的事儿肯定有故事,立刻停止哭闹。从地上站起来说:“树林,到底咋回事儿啊!你今儿咋被绑回来了?还鼻青脸肿的。”

罗树林,抱着脑袋坐在地上说:“操他妈的,鬼子把全村人全杀了。。一千多口人啊,连。。。连他妈的孩子都没留啊。。。”说完呜呜大哭。大喇叭一听顿时傻了,吓得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大喇叭回过神来说:“我的妈呀,一千多口啊?莫非,,莫非大哥让我通知他,村里人下山,就。。。。就是为这事儿????幸好我没回去。。阿迷多佛。”

罗树林听完,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两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看着大喇叭说:“啥????这事儿你也有份儿?”。

大喇叭看罗树林吓人的表情,连忙往后躲。说:“我。。我。。。我只是传个话。。是。。是大哥让我传话的。。”

罗家峪的惨状一幕幕在罗树林眼前浮现,那十几个孩子被害的场面,让罗树林不顾一切的伸出仇恨的双手,掐住大喇叭的脖子。大喇叭被掐的眼睛泛白,双手使劲儿的捶打着罗树林。罗树林瞪着眼、流着泪,大叫一声:“啊!”双手用劲。只听咔吧一声。大喇叭的脖子被罗树林掐断,当场毙命。罗树林此刻面目狰狞,推门走了出去,直奔罗惠林的房间。

到了罗惠林门前,罗树林一脚踢开房门。此刻罗惠林已经休息,被这一脚惊醒,连忙起床开灯。一看罗树林的表情非常吓人,忙问:“树林!你这是咋了?”罗树林哭着说:“罗峪的事儿是不是你们提前设计好的?”罗惠林慌忙解释:“你糊涂啊,我好歹也在那儿生活了几十年。虽说平日里那些穷鬼和我不对付,可我也犯不着带着鬼子去屠村吧。”罗树林大喊:“你还他妈的骗我啊??那你为啥让那个贱货给你报信儿来。。。我原本以为你看在同村的面上,真的和鬼子求情。没想到这事儿真的是你预谋好的。。。。一千多口子人呐。。。那他妈是一千多口,活蹦乱跳的人啊。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没了。你他妈的还算个人吗?”罗树林口沫横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斥责罗惠林。

罗惠林见兄弟此刻已经严重失态,无论他怎么解释也听不进去了。立刻把脸一沉,大声呵道:“就算是我干的,你能咋地。你从小就是老子养大的,我没对不起你。那些人跟我作对,就该杀。你他妈的不说站在我这边,也就罢了,还他妈的在这满嘴喷疯话。还反了你了。。”说完往桌子旁一坐,正了正身上的大衣罗树林。罗树林此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瘫软在地上。

这时,罗志义也被他们的吵声吸引过来。匆匆忙忙的走进罗惠林房间。一进门就问:“咋了这是?到底咋了?”罗惠林气得手值哆嗦,指着罗树林说:“你问他。。他非说罗峪的人是我让杀的。为了那群穷鬼想跟我拼命。”罗志义一听马上搭腔:“老叔,你说你啥也不知道,跟着瞎搅和啥呀你。我去把大喇叭叫过来,咱们今儿得把话说开了。这让人挖祖坟的事儿可不能瞎说。。”说着就去罗树林的屋子去找大喇叭。

不一会,罗志义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进门差点摔倒。说:“爸。。他。。。。他把大喇叭掐死啦。。”罗惠林一听,立刻跟罗志义去了罗树林的房间,一进门,果真大喇叭的尸体横在地上。眼睛瞪着吐着舌头,死状非常惨。罗惠林叫来两个下人,把大喇叭的尸体打发了,回到自己的房间,罗树林仍然在地方坐着。

罗惠林看着罗树林的样子,知道这次他确实是急眼了,否则那么老实的人不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媳妇。想到这些,他觉得不忍心,扶起罗树林坐到桌子上。口气非常温和的说:“树林啊,别难过了,这事儿就过去了。以后哥在给你张罗一个知冷知热的媳妇。啊!!!”之后,罗惠林把真实情况,原原本本的又和罗树林说了一遍,当然这期间罗惠林肯定会美化自己的语言。听完罗惠林的话,罗树林心里还算好受了些,虽说罗惠林有可恨之处,但他终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屠村。两个人一直聊到了天大亮才纷纷休息。

中午,罗树林被院子里的慌乱声吵醒,他起来到院子一看。发现院子里又多了很多人,全部荷枪实弹。大门口的门楼上,还有两边厢房的房顶上,都在用麻袋搭工事。还有一伙儿人正在从门外往里搬运机枪和弹药。看这架势就跟有大部队攻打似的。他刚要回屋,就让罗志义喊住。罗志义走过来说:“老叔,你也别闲着,跟着张罗张罗,我去党峪把我哥找回来。”罗树林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答应是答应了,可他对这些东西啥也不懂,就蹲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一直到那些人把工事修好,机枪架好才回屋。

晚上吃饭的时候,罗志信回来了,后面有两个卫兵还给抬着一个大箱子。罗志信让那俩卫兵把箱子直接抬到了罗惠林房间里,就进了屋,跟罗树林打了声招呼。一家人坐在饭桌上吃饭。罗惠林说:“今天好不容易咱们一家聚在一块,难得啊。都满上满上。。英子,给倒酒。”英子答应一声,纷纷给倒满了酒。罗惠林继续说:“大伙儿都把酒端起来,为咱们一家团聚,干喽。”罗志义也凑了过来说:“在为了咱们罗家出了这口恶气,干!!”说完,罗惠林在桌子底下踢了罗志义一脚,罗志义立刻明白,一捂嘴说:“啥也不说了,我先干了。。。”说着一口喝干。罗志义又端起了酒杯说:“老叔,咱爷俩也老长时间没见啦。这杯我敬你。。。来,走一个。。”说着也一口喝干,罗树林跟了一个。由此可见,罗家的内部还是很和睦的,而且罗家两个儿子对罗树林也不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家人喝的热热乎乎的。罗志信解开军装说:“爸,咱家现在这工事咋样?牛吧?你老就安安心心的在家睡觉,别说几个民兵来报复,就是来个整编团也不是那么容易进来的。如果你老还不放心,就把我随身带得这个营,给你留下。”罗惠林乐呵呵的说:“用不着,有你这份孝心就知足啦。正月里也没啥大事儿,就在家里多住几天,陪陪我这老头就中啦。。。”最后,都喝得迷迷糊糊的散了席。

过了几天。罗府一直风平浪静,没出什么事儿,罗惠林非常得意。这天,罗惠林坐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晒着太阳,嘴里还哼着小曲。可罗树林实在,在这里住不惯,总想出去溜达溜达,刚走到院子里,就被罗惠林喊住:“树林啊,,来。。。过来。。。”罗树林只能过去,往旁边一蹲不说话。“我跟你说过,外边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把罗峪惨案都算在咱家头上了。你现在出去难免会有人报复。在家呆着吧啊。。。哪儿也别去。。。英子,去沏壶碧螺春来。”不一会儿,英子拿着沏好的茶走过来,给他们俩没人倒了一杯。罗树林喝也没喝就回屋睡觉了。

又过了两天,也就是王连宽他们端完炮楼的第三天。一大早,罗树林起来扫院子,看见罗志信从屋里出来,跟他打了声招呼:“老叔,这些活让下人干。你没事儿多陪我爸聊聊天啥的。”罗树林说:“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谁干不是干啊。。。。你今儿起得挺早啊!”

“在家呆了几天,得回党峪啦。。。我不在,那些兵非得闹翻天。。。。”

“哦。。。”

罗志信洗漱完毕以后,穿上军装,戴上军帽,拿着马鞭就要走。这时,他的通信兵从门外跑了进来说:“报告团长,大岭沟炮楼有个人要见你,说有重要情况报告。”罗志信骂了一句:“妈的,那狗不拉屎的地方能有啥重要情报。。。让他进来吧。。”不一会儿,有个矮个胖子走了进来,看见罗志信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就哭:“团长,团长你可得给小得做主啊!!”罗志信把脸一沉骂道:“他妈的,一大早就哭,真他妈的丧气。。有啥屁快放。。”

胖子擦擦眼泪说:“咱炮楼让罗家峪的八路给端啦!!而且他们还杀了三十多个皇军那。。。。”说到这,罗树林心里一惊,罗志信也一惊说:“啥??罗家峪还有八路?村子里的人都被鬼子杀光了,咋可能还有八路。。。”胖子忙说:“真的。。。小得拿脑袋担保,确实是罗家峪的八路。。他们亲口说的。说是罗家峪复仇队。。。对,就叫复仇队。”

罗志信看着胖子一身得狼狈,应该不像说在谎,忙问:“他们有多少人枪?”

“十五六个人吧,好像没枪。。。”听罢罗志信举起马鞭照着胖子就抽,骂道:“真他妈的废物,你们一个炮楼怎么都得有一个班吧。让人家空手把炮楼端了。。我他妈的打死你。。。真他妈的丢人。。。”罗志信一边打一边骂,胖子连连求饶。打了一会儿,罗志信停手,大口的喘着气。看罗志信如此愤怒,胖子连忙说:“团长啊,炮楼里的人跟李怀东一伙儿,都投降了,只有小得一个人跟他们拼,后来皇军来了,跟他们打起来,我才趁机逃走,给您报信来了。。。”罗志信压了压火气喊了一句:“传令兵!”

“到!”

“集合所有人,不用回党峪,直奔罗家峪。。。”

“是”传令兵答应一声,刚要出去。罗志义又说:“等等。。。回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