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部队 第一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 031 塔克拉玛干沙漠基地的第四天(四)

zhurui1963 收藏 8 28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激情高音王子平山一开始就踩在了一个胡杨树的根上,他只发出了一声轻叫。尽管很痛。他就咬着牙,跟上了整个队伍,一步不拉地向前冲。

脚是万米越野的基础,这一咬牙,平山的脚就越肿越大,一公里以后,他就不得不开始肆无忌惮地开始跛着脚走路了。

班长立刻就把他按在了地上,一看他已经肿大的腿,立刻就命令他退出越野训练。

平山自然不干,班长立刻要报告排长联系收容队。

平山见不是头,急忙抱住班长,大声道:“班长,别麻烦大家了,我在这里等收容队好不好。”

班长见他已经坐了下来,见其他班正向前急奔。

拍了拍平山的肩膀:“平山,先养好伤,寻来年是可以补起来的!”

平山也故意做得很乖巧,小声对班长道:“你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班长,你带全班得过好名次啊!”

班长一走,平山立刻弄下一根胡杨林木棍,向着自己的班追了上去。

因为有收容队伍从后面上来。

平山不得不离了大队,傍着道路,向前赶!

虽然,胡杨林里地面都比较平,但是,道路未经开垦,这一路,平山走不远又是一个跟斗,衣服也挂破了,手上腿上都弄出了血。

平山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信念,无论如何,他都要完成这次越野训练。

自从他完成了上一次的倔强后,他现在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开始变得无论什么事情都敢于迎难而上。

他现在觉得任何事情,只要自己敢于去挑战就可以完成。

他现在考虑问题,从来就不考虑退缩,而是从心底深处就开始加油。

三公里以后,他觉得自己受伤的左脚别说沾地,就是自己走动,也牵着他撕心裂肺地痛。

他不但体力到了极限,心里也开始难受起来。

这是一种让人只想躺下呻吟的难受。

平山觉得四肢无力,头脑发晕。

他觉得一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不得不停了下来,慢慢地缓过一口气,吞下了一小口水。

小心地发出一声轻啸,再次拄着棍子向前行。

他知道自己只有不断地往前走,这是他唯一应该选择的。

整个身子,包括神经,没有一处不在疼痛。

他觉得自己呼吸,整个呼吸道都在火辣辣的痛!

终于,他支撑不住了,扑在了地上。

不过,这也更大的挑动了平山那心底深处的蛮劲。

他就用自己的双手,抓着地上的沙,抓着地上的草,一点点地向前移动。

到了有斜坡的地方,他索性包住头,翻滚着向下。

左脚被撞住了,痛得他发出大声地叫。

不过,痛也很好。

这猛烈地一次痛,反而让他觉得有一阵轻松。

他再一次拄着木棍立了起来。

又向前走去。

他现在已经脱离了整个大部队,只能凭着方向,向着前方走。


太阳在一点点向西落。

平山的眼前只有一片迷糊。

是的,他现在已经是进入了一种机械的状态。

他甚至感觉不到左脚的疼痛,只能一点一点地向前挪。


班长和排长们都到达了终点。

容不得他们休息,收容队发回来一个消息:“没有见到平山!”

这事儿惊动了副政委。

副政委急忙命令所有的特种老兵,对越野道路两侧进行搜寻。


下午五时,老兵们发现了他。

不过,老兵没有立刻走到他的身旁。

因为老兵发现了,这个小子面上表现出的倔强。

即便他再一次摔倒。

老兵也只是走过去,递过水壶:“来,搞一口!”

平山搞了一口。

老兵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有什么需要我的,你尽管说。”

平山感动了。

他原来只是觉得这些老兵是神,只是觉得致谢老兵很骄傲。

他没想到,老兵这样的尊重自己。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

然后,缓慢地再次立了起来,继续一步步地向着前方挪去。


班长和他的战友都听到了这个消息。

包括副政委也站在那里。

他们看着一个叫平山的新兵一点点地向着终点挪来。

每一下疼痛都牵动得他的面部露出狰狞的表情。

不过每一下都牵动着每一个战士的心。

大家都懂得了平山要证明什么。

大家都看着,用眼光给他以力量,支持着,平山走到了终点!

值星官大声地向朱剑生报告,全体参训人员,全部完成科目训练。

副政委坐在胡杨林下,久久地不肯起来 。

即便朱剑生来到他的身后。

他也一动没动,他喃喃道:“我错误地低估了这群男人!”

朱剑生望着如血的夕阳:“军队是练出来的。就如同钢铁是锻造出来的一样。只有千锤百炼,才可能有好钢铁。只有反复的艰苦训练,才可能训练出好的军队!所谓养兵千日,养兵是我们的责任。做军人这个活儿,与其他的工作不一样,其他的工作有一点问题,大不了损失一点钱。而我们这个工作出了问题,那就是对国家对人民犯罪!就有可能亡国灭种!“

副政委回头看着朱剑生,久久地,才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懂了!”

朱剑生继续道:“现在这些训练是打基础,更艰苦的训练在后头。但饭要一口口地吃,这第一步,必须跨好,打好基础!”


训练场里传来了一阵阵喧哗声。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已经习惯了训练生活的战士们,现在也在操场里搞自己的活动了。

朱剑生一拍腿:“走,我们也玩玩去!”


不过,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那龙卫得了个全训练营第一,这会儿却连人也不好意思见。

为什么?

因为他认定大家都一定在谈论他拉在裤裆里。

所以,他现在谁也比理,正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沉着脸,并且在自己的面前写了一个牌子:“我烦着,别理我!”


最恼火的是激情高音王子平山,他训练是完成了,这会儿却在医务室里,杀猪般的直叫唤。

因为那身上到处的挂伤要用红汞碘酒消毒,那痛啊!

因为那扭了的脚要用活络油搓热,把关节打通。

痛啊!

这搞艺术的就是个敏感的人,这叫声听得些护士也变脸变色,面面相觑:“这动静也真大了点!”


只有欧阳萧萧今天高兴,因为班长今天训练完毕拍着他的肩膀:“欧阳萧萧,你现在已经象个副班长了!”

欧阳萧萧知道,那是班长讽刺自己。

可是,他还是心里高兴,因为全班这次团体成绩又是名列前茅。

他要的就是这个。

有一个更让欧阳萧萧高兴的事情,他没说。

那就是,明天是星期六了。

他很想问问班长明天是不是就要休息,或者说,至少可不可以打电话出去呀!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