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女婴雪地遭弃泪结成冰 志愿者救护起死回生


2月6日,一位老人在雪地里拾到一名先天畸形的弃婴,并及时送往医院抢救。市文明办得知此事,第一时间组织“绿丝带”行动志愿者们赶到医院,不分昼夜地护理孩子。在好心人的努力下,体温已降至25摄氏度的女婴起死回生。


2月8日,记者来到哈医大五院,看到这名弃婴和时刻守护在她身旁的志愿者们。


雪地拾到弃婴


记者找到拾弃婴的姚大爷,他走进病房后,爱惜地抚摸着婴儿的小手,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2月6日清早,在哈医大五院打扫卫生的姚大爷,像往常一样开始工作。在清扫医院周围积雪时,他看见停车场有一个蓝色的包裹。姚大爷走近发现,包裹里是一个婴儿。孩子的脸已冻得发紫,眼睛微睁,身上裹着蓝色小被,脸上的泪水结成冰滴。


“当时,这孩子就要不行了,连哭声都很微弱。我赶紧把孩子从雪堆里抱了起来,把孩子交到儿科值班护士长手中。”姚大爷说。


争分夺秒抢救


“孩子都冻透了,如果再晚两个小时,肯定会被冻死。”当天值班的陈医生说。她从护士长手中接过孩子后,便把她抱到辐射台做保温复苏,并不停地给她按摩。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孩子的体温上升到了35摄氏度。


一位护士说:“这孩子冻成这样,只是轻微的冻伤,真是奇迹。”


经过保温复苏,孩子的体温终于恢复,输液后,医生给孩子做了初步检查,除了腹胀,并未发现异常。


医生根据孩子的胎粪和变黑的脐带推算,孩子出生3至5天。


虽然婴儿都是蛙腹,但她的肚子胀得厉害。为她做进一步检查时,陈医生发现孩子患有肛门闭锁,直肠阴道漏,是排尿困难导致腹胀。当日,该院泌尿外科的专家与儿科的专家给她进行了汇诊,并为她做了膀胱穿刺导尿手术。


爱心萦绕女婴


随后,哈医大五院领导与市儿童福利院取得联系。得知这一消息后,市民政部门讯速行动起来,马主任带着衣物、奶粉来到病房看望女婴。


得知女婴患有重病,该院无法做手术后,马主任立即与哈医大二院负责人进行了沟通。哈医大二院同意为孩子做手术,但手术费需2万多元。民政部门决定,年后带女婴去哈医大二院做手术,儿童救助基金可以帮助解决手术费用。但春节前后十几天的时间,大庆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抽不开身,雇月嫂又不放心,谁来照顾女婴成了最大的难题。


8日,市民政局儿童救助科的刘科长,拨通了市文明办的电话。市文明办梁华主任得知此事后非常重视,第一时间与参加“绿丝带”行动的大庆义工联盟的志愿者取得联系,并亲自到医院看望这名女婴。


梁主任说:“志愿者十分踊跃,女婴手术前这段时间就由她们照顾。”


记者推开哈医大五院儿科病房的门,看到志愿者吴红和她的同伴正守候在女婴的床边。看着女婴酣睡的小脸蛋,吴红说:“孩子特别懂事儿,一点都不闹,吃饱就睡,很坚强。”


吴红今年36岁,是一个13岁孩子的妈妈,照顾孩子很有经验。当天,她接到市文明办的电话时,丝毫没有犹豫,放下手头工作就赶到了医院。


临行前,吴红的丈夫告诉她:“家里的一切就交给我,你安心在医院照顾好那个孩子吧,晚上我给你送饭。”


上初中的孩子拉着她的手说:“妈妈,你去吧,我支持你。”


喂水、冲奶粉、换尿布、擦粪便,吴红和另一名志愿者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女婴,寸步不离地守候着,生怕有一点儿闪失。在她们的照料下,女婴睡得很香,睡梦中不时露出微笑。


女婴取名小年


哈医大五院儿科的赵主任给女婴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党小年。而儿科的护士们却喜欢叫她“小美人儿”。“别看小年出生没几天,但非常懂事,我们忙时她从来不哭。你看她的小脸白白净净,长得眉清目秀,长大以后肯定是个美人儿。”一名护士一边给小年量体温,一边笑着说。


截至8日,小年已经在哈医大五院呆了3天。在志愿者没来之前,她是怎么度过的?


陈医生说:“儿科一共有15个护士,每个护士都照顾过小年。那天早晨,许多病人家属知道我们抢救一名女婴,很多人都赶来看望小年。”


采访结束时,记者得知,经过3天的治疗,小年腹胀的毛病已经康复,现在她可以正常排尿了。


相信在志愿者和好心人的照顾关心下,小年的身体会逐渐康复,而她的手术也一定会成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