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军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了,空气中却还在弥漫着硝烟味和浓的化不开的血腥气。特战士兵们已经打扫完了战场,他们把那些被打死的日军士兵的尸体聚集起来堆成了一堆,血液在尸堆周围汇聚成了一圈圈血滩并在迅速增长,那些残肢短臂被散乱的扔在那座尸堆上,这种地狱里才能有的场景在强烈的阳光下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些特战士兵们却对此直接无视,他们照样在那堆尸体边上走来走去,好像那堆恐怖恶心的物体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在这场伏击战中日军全军覆没,总数一千四百多人要么被当场打死,或者在后来的冲锋中被杀死,剩下的七八个人幸运地做了俘虏。说他们幸运倒是没说错,本来那些特战士兵就没想过要留活口,那些在早期就中弹倒下的日军士兵真的应该庆幸他们死的比较早,因为和那些与中国士兵短兵相接的人所遭遇到的心理巨大压力相比,已经是好太多了。

中国人像恶魔一样肆意杀戮着那些客观来说称得上是勇敢的日军士兵,在一分种内就完全的摧毁了幸存日军士兵的战斗意志。就算这些日军士兵曾经拥有无比坚定犹如钢铁般坚强的神经,在那种血腥的场面下在那种浓重的死亡气息的压力下也至此荡然无存。

当第一个日军士兵抛下他的武器伏在地上向那些杀红了眼的特战士兵企求不战的时候,其他人其实也已经失去了再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但是当他们惊恐的看到那些中国人毫不犹豫把那个伏在地上高举双手的榜样刺成烂肉后,日本人开始绝望了——

这些中国人不想要俘虏,他们不接受他们的投降,更无奈的是他们现在已经被那些中国人包圆,连逃走的机会也完全断绝。他们已经明白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他们只好靠着最后的那点对生存的渴望,无助的进行着他们最后的抵抗,虽然从任何方面来看这种抵抗都是象征意义大一些而已。

不过总算还好,就在那些中国士兵杀气毕露的想要赶快结束他们的动作的时候,一个中国军官阻止了杀戮。那个中国军官只说了一句话:“留点活的,活的更值钱!”

也就是这句话,及时阻止了那些中国士兵的发飙,这才有了七八名日军士兵无比幸运的成为了俘虏。

当然,日军方面的反击也给特战支队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损失主要是在二连,在这次战斗中二连有十一名士兵战死,三十几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就连他们的连长龙海流也被一发流弹打穿了小腿,现在正躺在担架上哼哼叽叽个不止。

面对已部伤亡,支队长周骅对此不置可否,本来,向来特推祟零伤亡战绩的周骅是想冷着脸给属下们看的,但见他们欢天喜地的样子,不由想到这支队伍确实是组建还没多少时日,打胜了还训他们的话,末免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只好调头查看起所获战利物质来。

“只见,末被炮连照顾只被机枪射殉爆了二辆车的剩余13辆辎重车上,满满的都是日军军需物质,军服、食物、枪支、掷弹筒,林林总总,便连一辆车上整整三箱的日币,也被翻了出来。

而周骅的目光,却盯在了那些日军作战服上,目光闪烁不明……

“支队长,要审问下俘虏吗?”三连长孔阳在一边低声的问到。

“嗯,把那个鬼子军官带过来。就是那个老家伙军官。”周骅想从那名军官的嘴里知些事,周骅觉得现在应先从那名日军军官嘴里了解一些关键的情况后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决定。

冈部直三郎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忍不屈,他的神经在孔阳冷笑着拔出手枪塞进他嘴里十秒钟后就崩溃了。这个在他的部下心目中素以冷酷无情出名的少将现在颤抖得像只刚出生的小羊羔,他哆哆嗦嗦的表示愿意把他所知道的全部招供出来,他跪倒在周骅的面前企求着这位中国大太君宽恕他的罪行,他突然发现他对他的生命很是热爱,为了生命存在,他选择了放弃阻碍他生命存在的其他一切,最后这位少将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痛哭流涕起来。

“……………”

“把他带下去,好生看着。”问了下关心的问题,周骅冷冷的说着。随后他转过身来,大声道,“通讯员,给我接军部总台。”

“是。”

周骅耐心地站在通讯兵一旁看通讯员忙活,现在他有了个想法,不过所谋颇大,他需要请得军部同意才成。

“支队长!军部的通讯接通了。”这是通讯兵急切的呼叫。

“给我!”周骅抬手抹了把脸随后从通讯兵手里接过了耳机。

“头,我是周骅,我这里抓获了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这家伙会说中国话,据他说,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那个老贼,目前正视察至曲阳县,而其随行部队除其司令部警卫队及独立警备旅三个步兵大队外,曲阳一地,只有一支千人辎重大队,头,我想……”

“你是想去掏这老贼一下是吧?这怎么可能,且不论他下辖兵力还有五千人,就是他那个司令部警卫队,你那些才成的新兵能对付得了吗?这些个直属部队战力如何,你不会忘了吧!”秦丽觉得周骅的推论太荒谬了,她觉得周骅的提议末免太不现实了一点,相比之下让她相信太阳是方的还容易一点。

“这只是个方案,不过我觉得能成……头啊,我这里有才缴获的日制装备,我想伪装成日军,攻他个出其不意,最不济,咱们也能打乱他接下来的行动。”周骅隐隐的感觉到他已经抓住了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一时上,却又说不清。

“嗯,你继续说。”秦丽在那头来了兴趣。

“现在可能还说不好,只有走一步算一步,首先那独立警备大队没有重武器,把他先算在外,我就还有和他们一战的实力。”周骅知道如果这次行动就这样流产的话,那么解决寺内寿一最好的机会也就失去了,那么自己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杀掉他了,他下定了决心赌一次。

“这方案太过冒险,其实毙不毙得了寺内寿一也于大事无补,咱们多消耗些他有生力量才是真的……周骅,我想告诉你,这计划我不赞成!”

“不!”周骅斩钉截铁的对着话筒说到:“这方案决不能撤,我们要把这个日军指挥部彻底的消灭。当此祖国最危难关头,这是打击日本人嚣张气焰最好的一个机会,就算是为此付出生命我也觉得值得。我要让那些日本鬼子知道我们中国人的骨气!这有可能是我为祖国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我要战斗到底,就算是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战斗下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中国人有的是热血的勇士,有的是不甘被奴役的人。”

“周骅,你认真告诉我,对于这样的行动,你有几成的把握?”

“两成。”

“……哪行,你好好策划下,记住事若不对,别硬拼!”

“好的,头儿。”周骅明显地喘了一口大气。

摘下耳塞,周骅冷冷的说:“现在,各连级主管及狙击队长到我这里来开会。”

五分钟后,周骅把手里的一件军服扔给了一旁的王存志,说:“穿起来,待下咱们化装去打寺内寿一。”

“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一旁的澜清倒先脸上充满着不敢相信的神情说到。

“现在我们先不用去讨论可不可能,我们有一场仗要打。”周骅接过狙击分队队长曾文轩手里的地图,指点道,“从这里到曲阳县南门,不过50公里就可到,日军现有战力5000余人,我支队暂时不准备跟他硬拼,咱们借着小鬼子的军服伪装一下,最不济也能先打出条通道来……”

“支队长,你是说我们要穿着鬼子的军服去杀鬼子个措手不及?”

“嗯,越混乱越好。”周骅肯定地点头。

“哦。”

“都明白了吧?”周骅扫了一眼,“制造出混乱后接下来对我支队的战斗就要相对容易了些,我拟把炮连各一排加强到三个战斗连里,分成三路突击。孔阳和王存志各带一个连一个炮排从两翼包抄,澜清和我带领一连一排从中路突破,剩下的由曾文轩的狙击分队相机策应。关键是速度,我们要让他们措手不及。各连不论是那部攻到日军司令部后,都须安排炮兵炮轰司令部为第一要务,把炮弹都发出去……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支队长。”军官们齐声回答到。

“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机应变,保持迫击炮前进的力度,作好通讯畅通。”

“遵命,支队长。”

“很好,二连长龙海流在一、三班各抽一个班留下送押俘虏,顺便把所有暂时没了战力的伤员都送回去。好了,现在命令部队做好出发准备,执行命令吧。”周骅神情威严的发布着命令。

“是,支队长。”部下们连忙大声的回答,随后转身向着各连队跑去。

“从现在起,是个男儿就打起精神来!”周骅立在原地冲着军官们背影大声说到:“记住,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祖国!”

“为了我们的祖国!”军官们都很神情激动。

“支队长,我们已经准备完毕,请您下命令吧。”澜清通过耳麦报告道。

“好,立即出发。澜清,你和我一起走。其他军官就和他们指挥的部队在一起,保持无线电通讯。”

“遵命,支队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