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和一只宠物犬下体相连着

中国留守妇女群体性压抑调查——改革开放,性没解放?

时间:2010-02-10 | 来源:冯善书-凤凰博客 |

核心提示: 张红艳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在长三角、珠三角等一些发达城市,大量聚集农民工的地方,常常也是性交易极为泛滥的地区。到处可见的“便捷、低廉”服务,使得大量流动人口的生理烦躁得到安抚,同时,也加重了他们配偶的痛苦。“有野草吃的马更不愿回家了。”有专家甚至认为,现今留守妇女的性压抑,已不亚于5000万残疾人群。他们的问题应该谁来解决? 前不久,中山市XX医院张红艳医生在该院急诊部遭遇了执业以来最尴尬的一幕:一名衣不蔽体的妇女和一只宠物犬下体相连着被同时送到了医院。当医护人员把病床推进手术室时,女病人脸上已毫无血色。无须讲述,张红艳已能猜出事情的来胧去脉。室内的空气刹时间凝结了。张红艳拿起一支吸满麻醉药的针筒,朝着惊慌失措的宠物犬身上扎了下去。

没有任何挣扎,几分钟后,熟睡的宠物犬被成功抱离了病床。豆大的汗珠才从张红艳额上滚落下来。病人慢慢恢复平静,张心里却隐隐作痛起来:这个失衡的社会,还有多少女性在以同样的方式解除着痛苦?

改革开放,性没解放?

张红艳医生遇到的实际是一桩转型中国农村妇女生理压抑的极端例子。

女病人住在小榄镇,属于刚刚洗脚上田的农民。五年前,丈夫在佛山打工时有了外遇,俩夫妻一直分居。儿子因为年幼,约定跟母亲生活。

当天中午,当她被这只宠物“情人”害得脱不了身时,已慌恐到无力拿起手机。恰好儿子由于下午休课,提前回到家里,听到妈妈的卧室传来阵阵惊叫,才冲进去发现了她。

一个九岁的孩子哪晓得什么,只是瞪大眼晴发呆,直到妈妈喊他帮手,才急忙从床头捡起手机,在妈妈的教导下拨打了120。

尴尬解除后,院方答应守口如瓶。但是没过几天,消息便不胫而走。社会舆论立马像炸开了锅似的。

“至于吗?”

“太变态了,我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平时看她挺正经的,没想到……”

“……”

多数人对她这种行为横加指责,斥为不知羞耻;只有少数人体恤当事人的悲苦,表示同情和理解。一个星期后,女病人没来医院复查。张红艳后来从坊间得知,母子俩早已搬到别的地方居住。然而,这起事故留给社会的话题却远未结束。作为医护人员,张对职业中各种奇闻轶事可说见惯不怪。离异妇女的孤苦容易让人理解,但有夫之妇则另当别论。如果在山区,这样的行为则更加刺激人们的神经。

张红艳的同窗好友,现任河源市一所皮肤性病专科医院主治医师的李医生,近年来接诊过多起类似病例。“有的女患者,居然用茄瓜、黄瓜、化妆瓶等物品来充塞下体,从中寻找生理满足。结果因为这些物品不够清洁,造成下体感染细菌,甚至发炎。” 这些病例表明,常人眼里的“离经叛道”在山区已不再是“人咬狗”的新闻。

一位在梅州乡镇医院的老医生,还遇到过玻璃管被塞进下体破裂的病例。“类似的病例,近几年可谓层出不穷。”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医生坦言。女病人的行为虽各不相同,但动因别无两样:都在借男人以外的工具来寻求满足。按一般人理解,农村妇女比城里人保守,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出格的行为?

“这实际是长期性压抑引致的正常发泄行为。”梅州这位老医生介绍,与中山那起病例有点不一样的是,这些病人和丈夫的关系并没有交恶。“男人只是到外面打工去了,要求她们留守农村,看护老人和孩子”。按照她们自己的话来说,常年天各一方,有老公等于没老公。

在当下的中国农村,这些妇女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改革开放所释放出来的巨大生产力,使得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突飞猛进。此后二十年间,农民持续大规模进城,全面冲击了“男耕女织”的传统生存方式。然而,受户籍、教育、住房等制度的约束,一名草根农民,要携家带口在城市立足并不容易。许多农民被迫把家里人留在农村,单枪匹马到城里闯荡,由此形成了一个以“妇女、儿童和老人”为主体的庞大留守人群,俗称“三八六一九九部队”。

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马头镇有位张姓农村妇女,丈夫1998年开始到广州做出租车司机。此后每年逢清明和春节,才固定回家几天。十几年来的分居生活,使张尝尽了独守空房的滋味。2009年,她几度到周边的连平和从化等地寻医,要求医生开处方帮她减弱生理功能,以解除内心痛苦。张的反常行为,实际影射了数千万留守妇女的共同生理压抑。

根据国家农业部统计,2009年整个中国有1.3亿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据此,社会学人士估算,若5000万为已婚男性,夫妻生活严重受影响的女性则至少有2000万。有分析人士认为,实际数字远不止如此。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夸张一点来说,这是以数千万留守妇女的压抑换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