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十三章 药儿师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清晨,薄雾袅袅。

林逍扛着一柄极沉重的铁斧,拎着一个三尺见方的铁箩筐,正在一条狭窄的山道上挣扎前行。他的身体右侧是高耸入云的悬崖,左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越过悬崖,对面的山岭上,正有数头吊睛白额大虎在抢夺一头猎物的血肉,其中一头格外威猛的老虎不时的抬起头来,朝隔百多丈宽深渊的林逍龇牙咧嘴的低沉咆哮几声。

林逍也龇牙咧嘴的勉力前行。以他自幼修习的长青诀真气,他也曾在回春堂打磨过力气,扛着这铁斧、拎着这铁箩筐,也不过行走了几里地,就被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一想起其他的白衣道童所使的轻巧柴刀和竹筐,林逍就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别的白衣道童同样是每日里忙着打柴、担水,但是他们的活动范围也不过是回春谷周边的山林而已。只有林逍被丹翎道人亲自指示,要他去距离回春谷三十里的一片金桦林中,专门砍伐那金桦木回去做柴火。而且,就连林逍如今使用的特制铁斧和铁箩筐,也是在丹翎道人的授意下,由丹浮生巴巴的跑出去了三五天,用丹药向某个专门炼器的门派换来的。这两样物事体积不大,但是分量可着实不轻。林逍这几天,可被折腾得惨了,他的肩膀已经被压得淤血了一大片。

“咕咚”,春天晨露湿滑,林逍又身有重负,一个不小心他一脚踩在了一块青苔上,差点没摔下了山崖去。

“啊呀!”林逍的半条腿都已经滑出了山崖,他身后青影一闪,药儿飞掠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发髻,将他生生的拎了起来。

“呵呵呵呵!师弟,又是师姐救了你哦!”药儿拎着林逍的发髻左右晃荡着,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救命啊……药儿师姐,痛,痛!”林逍一手抓着铁斧,一手拎着箩筐,唯恐它们落下悬崖。药儿拎着他发髻将他吊在悬崖上乱晃,林逍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扯了下来,钻心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好玄没晕了过去。

“痛?”药儿茫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随手将林逍丢在了山道上。随后,她用力的抓住自己乱糟糟的发髻扯了扯,嘴角突然一歪,皱眉道:“果然很痛!那,下次该抓你什么地方把你拎起来呢?上次是腰带,你说我差点没把你衣服扯了下来;上上次是衣领,你衣服碎了又差点没摔下去;这次是发髻,你说痛……嗯,的确也很痛……那,下次要救你,抓你哪里?”

药儿迷糊的目光在林逍的耳朵、脖子等地方扫来扫去,林逍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炸,他不敢和这迷糊的师姐多说什么,急忙拎起他砍柴的家什,匆匆的顺着山道朝前疾走。药儿却是不肯放过他,她快步追到了林逍身边,将林逍的手臂搂在了自己怀里,“呵呵”的笑道:“小师弟,你别急着走啊,快说,快说,下次要救你,抓你什么地方?”

林逍的手臂和药儿软绵绵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自幼被林善用圣人之道调教的林逍吓得魂飞天外,急忙抽回了手臂大声叫嚷道:“师姐,你也忒小觑我林逍了。今日不过是脚下滑了一下,哪里又要你成天来救我?”

“哦……这样啊!”原本兴高采烈的药儿突然变得有点无精打采的,她叽咕着说道:“不是每天都要我来救你的小命啊?那师父叫我跟着你做什么?呜,不能炼丹,不能配药,成天跟着你在山上乱跑,我又不是那群会酿酒的猴子!呜呜呜!”

说着说着,药儿就蹲在山道上哭了起来。林逍一时间急得手足无措,这位让人头大的师姐啊,她就不能让他消停一点么?安抚一个一时儿哭、一时儿笑的小姑娘,林逍可不会处置这种事情。他茫然的站在山道上,呆呆的看着药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不过,药儿的神经实在是大条得狠,刚刚蹲在地上哭了几声,泪珠儿才吊了三五颗呢,她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哭。她兴致勃勃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林逍笑道:“小师弟,你这么慢吞吞的走,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金桦林啊?师姐可没这么多闲工夫每天陪着你砍柴!唔,师姐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一把将林逍拎在了手上,不等林逍发出任何抗议的声音,药儿就欢天喜地的仰天大叫了一声,身形如风的顺着山道朝前掠去。林逍死死的抓住了手上两件砍柴用的家什,眼前只见一片片朦胧的虚影闪过,耳旁只听到“呼呼”的风声,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也不知道药儿带着他奔走到了哪里。突然间,药儿猛的停了下来,随手将林逍往地上狠狠的一丢。

“咣当”,被狂奔的药儿颠簸得几乎吐出来的林逍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十几个跟头,手上的铁斧和箩筐都远远的丢了出去,和地面上的岩块摩擦,冒出了大片的火星。药儿则是拊掌大笑道:“小师弟,你看,师姐找到的这个地方,漂亮不漂亮?”

摔得天昏地暗、浑身酸痛的林逍狼狈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朝四周望了一眼,不由得连连点头道:“漂亮,漂亮!”

这里的确是很漂亮。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无数五颜六色的石笋自高高的洞顶垂了下来,石笋自身还在散发出一丝丝极细的紫色烟气,一缕缕紫烟在洞窟的上方纠缠在一起,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紫色雾霭。一滴滴水晶般晶莹剔透的黏液自石笋滴下,在紫玉般光洁剔透的地面聚成了一个方圆不过丈许的小小池塘。池塘中横七竖八的生了几段淡粉红色透明的莲藕,莲藕上生了三条细长的茎干,池塘上有两片脸盆大小的墨绿莲叶和一朵斗大的朱红色莲花。

一滴滴黏液滴落在那莲花上,不断的溅起一团团拇指大小的青色气团。正好有一团气团飘到了林逍的面前,林逍一不小心将它吸进体内,顿时只觉得有如在三伏天内吃了一个冰镇的大西瓜,整个身体一阵儿的敞亮,每个毛孔都很惬意的向外冒着凉气。

尤其是这两天被那铁斧和箩筐折腾得血肉模糊的肩膀,更是传来了一片痒酥酥的清凉快意。林逍急忙拉开衣服看了一眼,却看到自己轰中的、血肉模糊的肩膀,正急速的消肿愈合,只是一会儿功夫,自己的两个肩头就恢复了原本的洁白细腻,一点儿伤痕都没有。

仅仅是一团小小的气团就有如斯的功效?出于一个药师的敏感,林逍指着那朵莲花和那两片莲叶,张开嘴想要叫嚷点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那些青色的气团,飘飘荡荡的朝四面胡乱飞去。绝大部分气团都化为一丝丝极细的水雾坠入了那丈许方圆的小池塘中,只有寥寥几团儿会远远飞出。刚才林逍吸入体内的,正是这些远远飞出的气团其中的一团儿。

“师姐……药儿师姐……”林逍又张了张嘴,终于是叫了药儿一声。

药儿打了个呵欠,将自己投注在那莲花上的目光收了回来,得意洋洋的朝林逍眨巴了一下眼睛,大笑道:“看,这里是师姐找到的,师姐厉害吧?嘻嘻,其实师姐炼的那些药丸里面,都有用这里的池水哦!所以师姐炼制的丹药,师父他们都找不出师姐的配方到底是什么!”

林逍的脸色惨变,看着药儿就有如看到了一个女魔头。他自幼在回春堂接受正统的丹道教育,自然知道一张丹方往往是经过了数十代人千锤百炼、仔细推敲之后才定下的方子。药儿炼丹的时候,居然冒冒失失的将这不知道来历的晶莹黏液加入,天知道她炼制的丹药起了什么古怪的变化。林逍一想到自己被药儿灌进肚子里的那两枚黑色的药丸,就不由得身体一阵哆嗦。

沉默了一阵,林逍干笑道:“师姐,你没把这个地方告诉师父他们?”林逍本能的觉得,这一池塘水和那些莲藕、莲花、莲叶,都应该是某种罕见的天材地宝。大罗丹道以炼丹闻名整个修炼界,想来能合理的运用这些宝贝。

“不告诉他们!”原本笑颜如花心情极佳的药儿突然变得怒气冲冲的,她跺着脚叫嚷道:“不告诉他们。哼,师姐不过是‘又’弄爆了一个丹炉而已,居然就罚我每天跟在你身边,不许我进丹房一步!哼,这么好看的地方,才不告诉他们!”

“唰”,药儿猛的冲到了林逍的面前,她亲热的拍打着林逍的脑袋,用额头轻轻的顶了顶林逍的脑门儿,轻笑道:“乖师弟,你不会告诉师父他们的,是不是?嗯,师姐给你说啊,你敢把这个地方告诉师父他们,哼哼,师姐以后每天劈你一个掌心雷!”

药儿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之别,她的亲昵举动,却让林逍一阵阵的面红耳赤。药儿白净的面孔就在面前不到寸许的地方,红润的双唇几乎都要贴在了林逍的脸上,尤其是自她身上散发出的幽幽冷香,更是让林逍惊惶失措的连连倒退。“是,是,师弟绝对不会告诉师父他们的。这个地方是师姐你的地盘,师弟怎么也不会出卖师姐啊!”

一边倒退,林逍一边在心里嘀咕:“‘又’弄爆了一个丹炉‘而已’。‘又’和‘而已’两词,委实可圈可点。”

突然间,林逍看到药儿背起了双手,歪着脑袋正用一种狡黠的目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林逍正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就觉得脚下一空,他却是摔进了那个小小的水池塘。这池塘里的晶莹黏液看似粘稠,其实性质却是极轻,比起水的比重都要轻了不少。林逍一头栽进了池塘里,他挣扎着想要用游泳的经验浮上池塘表面,但是身体却“骨碌碌”的直沉了下去,一时间他惊骇的张大了嘴,也不知道吞了多少口黏液进去。

好容易林逍在池塘中稳住了身形,慢慢的爬出了池塘,却惊骇的发现,药儿已经脱去了鞋袜,正将两条白生生的小腿泡进了池塘里。林逍呆呆的看着两条小腿飞快踢踏的药儿,咬牙切齿的嚎叫道:“师姐,你怎么在这里洗脚?”

药儿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林逍,看到林逍似乎有点生气,她也很生气的一歪脑袋,哼哼着说道:“洗脚怎么了?这里本来就是师姐的澡盆嘛!”她细嫩的手指轻轻的在下巴上一点,“嘻嘻”笑道:“前几天师姐才在这里沐浴哩,可比回春谷里的澡堂舒服!”

“澡盆!”林逍一想起自己吞进肚子里的大量黏液,不由得心里一阵的发麻。他张开嘴想要吐出点什么,但是那些黏液一进他的身体似乎就消失了一般,他肚子里空荡荡的,又能吐出什么来?

耷拉着脸蛋,林逍哭兮兮的看着药儿,再也没有了任何言语。他不由得有点怀疑起丹浮生的用意来,他责罚药儿整天跟着自己,到底是责罚药儿不许她进丹房,还是有意的折腾自己呢?这个不过比林逍大了一岁的师姐,修为可比林逍强了太多太多,偏偏她又是那种无心无肺到极点的人,就这几天,林逍已经吃够了她的苦头。

药儿却是自顾自的洗着脚,轻声的哼着歌谣。她轻轻的拍打着手掌,于是洞窟内就不断的回荡起清脆的“啪啪”声。

林逍苦着脸盘膝坐在药儿的身后, 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姐,你就在这里泡脚么?师弟,还有很多柴禾要去收拾?”

药儿漫不经心的看了林逍一眼,神游天外的“哦”了一声,然后又调头看向了池塘正中的那朵莲花。

林逍的脸蛋抽了抽,他正想和药儿说如果他没有砍足够的金桦木回去,会被丹浮生惩罚的时候,药儿突然鼓掌笑道:“不急,不急,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嗯,就快了。四十九天一次,可不能错过的。它结出的莲子,很好吃的。”

药儿无头无脑的话让林逍一阵的茫然,但是他看到药儿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朵朱红色莲花上,他不由得也聚精会神的盯上了它。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两片莲叶慢慢的招展起来,小小的池塘里一阵的水纹波荡,一丝丝墨绿色的气雾自莲叶上喷出,将朱红色的莲花笼罩其中。莲花的茎干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花瓣上几滴晶莹的黏液轻轻的落入了池塘。

空中那些七彩石笋同时发出了细微的轻鸣,自石笋的尖端处,一缕缕浓烈的紫色烟气激射而出,有如劲矢般射向了那朵莲花。

朱红莲花的花瓣一阵摇摆,花蕊中莲蓬突然喷出了丝丝七彩光华,将那些激射而来的紫色烟气尽数吸纳进莲蓬中。莲蓬上三十六处空荡荡的孔洞内一阵阵的霞光流转,丝丝奇异的香气自莲蓬上飘散开,林逍吸了一口这奇异的清香,只觉有如醍醐灌顶一般,一股子清气从头顶直冲脚心,五脏六腑似乎都在主动的狂吸这一股清气,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受用。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莲蓬的三十六处孔洞中就结出了三十六枚奇光流转的莲子。莲花的茎干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噗噗”几声轻响,莲子都从莲蓬中喷射了出来,带着丝丝彩光激冲天空。

药儿一声欢呼,身体突然飞纵而起,熟极而流的将那三十六枚莲子抓进了手中。

她飞扑而下,随手将一半莲子丢给了林逍,急声道:“快吃,快吃,过了火候就不好吃了。”

一边叮嘱林逍,药儿一边胡乱的将十八粒莲子塞进了嘴里,顿时只见她白皙的面孔上一阵阵的虹光闪烁,渐渐的她周身都散发出一缕清雅的香气。药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盘膝坐在了地上,双手结了一个“引雷印”,慢慢的运功调息起来。

林逍整个人都是呆呆愣愣的。他何曾想过,世上会有如此神奇的事情?一朵奇怪的莲花,一个奇怪的池塘,一个奇怪的洞府,还有那么多奇怪的石笋,结果就在短短的三五次呼吸的时间内,结出了这么多奇怪的莲子!

修道界,果然是和凡人的世界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轻声叹喂了一声,林逍学着药儿的模样,一口气将十八粒莲子全塞进了嘴里。

莲子一入嘴,就化为十八道热流直冲体内,林逍只觉嘴里香气四溢,浑身轻飘飘的似乎要飘起来。他也学着药儿的模样盘膝坐下,正待运转长青诀消化这一股显然是妙不可言的热流时,他突然看到正盘膝运功的药儿惊骇无比的睁开了眼睛。

“师弟,慢点吃!”药儿尖叫道:“师姐我糊涂了,我刚开始只能服用两粒莲子,到了如今最多也只能一次吃下十八粒,你的功力远远不及我,你是不能吃下十八粒的!”

林逍的身体猛的僵硬住了,他愤然的看着药儿,几乎要痛哭出来:“师姐,您什么时候没有糊涂过?”

但是,这句话并没能说出口。因为那股热流已经有如炸弹般在林逍的肚子里爆炸,林逍闷哼一声,身上的白色道袍被从毛孔中喷出的鲜血染成了一片血红,他翻了个白眼,无比幽怨的望了药儿一眼,很干脆的倒在了地上。

药儿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扑到了林逍的身边抱着他的身体痛哭起来:“师弟……呜呜,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其实也不要紧……呜呜,师姐这辈子估计都不能进丹房了……”药儿拼命的摇晃着林逍的身体,用力的抽打着他的脸蛋,指望着将他打醒。

“啪啪”的脆响中,林逍的脸蛋“呼呼”的鼓了起来,很快就肿成了鲜红的两大块。

突然,药儿停住了哭声,她眨巴着眼睛自言自语道:“奇怪了,我第一次吃了三十六颗莲子差点没被撑死。嗯,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用力的抓了抓脑袋,将头发抓得乱糟糟的披散在头上,头发蓬乱有如女鬼的药儿突然大笑着跳了起来:“记起来了,这莲藕可以救命的!”

她跳起来的速度快,手臂无意中将林逍带起来了三尺多高,林逍有如一头死猪一样,又重重的摔回了地面。

“咚”,林逍的脑袋干脆的和地面狠狠的撞了一下,失去了知觉没有用内力护体的林逍,脑袋上很快就肿起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包。

药儿吐了吐舌头,眨巴了一下眼睛,有点心虚的看了看左右。等得她发现四周无人,这才欢喜的拍了拍手,用力的拍了拍林逍的脸蛋,低声骂道:“叫你吓我,哼哼!”

随手拎起了林逍,药儿将林逍泡进了池塘里,随后自己也跳进池塘,在池塘底部挖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莲藕。

回到林逍的身边,药儿掰开了林逍的嘴巴,想要将那块莲藕塞进林逍的嘴里,但是她挖出来的莲藕太大了些,而这莲藕和那莲子也不同,入嘴后并不会化为清气直接融入身体。药儿苦着脸寻思了好一阵子,突然拊掌笑道:“有办法了,这还能难倒药儿么?师娘说了,呵呵,其实药儿是最最最最聪明的,只是灵智未开!”

“呃,灵智是什么东西?”药儿又有点犯糊涂了,她茫然的拍打着林逍的脸蛋,将林逍的脸拍得益发红肿了。

想了好一阵子,药儿还是没想明白到底什么是“灵智”。她摇了摇头,很习惯性的忽略了这个她暂时想不明白的问题。她张开小嘴,将一块莲藕咬了下来,仔细的咀嚼后,慢慢的喂入了林逍的嘴里。

莲藕入腹,慢慢的化为一道清流涌遍林逍全身,将那莲子所化的爆炸性气流缓缓的收归于丹田。

林逍呻吟了一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恰好就看到,药儿正哼着小调,伸过小嘴来,将一口清香扑鼻的莲藕喂给了自己。

药儿的小嘴和林逍的嘴紧紧的合在了一起。

药儿纯然不觉这种行为有任何的不对劲,林逍却是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