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美国空军英雄戴维斯洗雪冤情(一)

[face=楷体_GB2312]


美国空军英雄戴维斯洗雪冤情(一)


——戴维斯阵亡五十八周年祭——


王剑贞


(一) 戴维斯不可能犯攻击过头的低级错误


1952年2月10日,在朝鲜上空的一场空战中,美国空军第四战斗机大队第334中队中队长、美国空军的三料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被志愿空军空四师12团三大队长张积慧击落并当场阵亡。戴维斯的陨落,固然是一个悲剧,但是,作为一名军人和驾驶战斗机的飞行员,从他驾驶战机投身到战争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与死亡为伴。从这个意义上说,就如同我国古代出征的战士们抱定马革裹尸还的决心一样,戴维斯在朝鲜的天空血染长空,魂飞天外,是这种选择的必然结局之一。戴维斯的真正悲剧,不在于他的阵亡本身,而是,在他死后由美方发表重要史料里,对戴维斯最后之战的记录,把一些不实、甚至是污蔑之词,强加于戴维斯。那些看似对戴维斯的表彰和赞美,如果细细品味,深入分析,则恰好相反,它不但有太多掩盖真相的谎言,有些情节甚至是给戴维斯脸上摸黑,玷污、扭曲了这位空中战神的英雄形象,让这位曾经叱咤长空、风云一时的空战英雄于死后含垢蒙羞,被冤负屈。英雄已逝,死者无言,只能默默饮恨于地下。更加可悲的是在那场空战结束58年后的今天,不是由他原来的上峰和队友,不是由他曾经的粉丝和拥趸,而是由我这个当年在朝鲜空战中敌对一方的中国人民志愿空军战士来为他洗雪冤情,恢复他在最后之战的英雄本色。

对于2.10空战——即1952年2月10日清晨,张积慧击落戴维斯的那场空战,美方有三份史料最为重要:

1952年2月中旬,机戴维斯阵亡不久美军对戴维斯之死所作的表彰词;

许多年以后他的僚机利特菲尔德对那场空战的回忆;

1996年出版、堪称权威著作的《美国空军史》的有关叙述。

(上述三分史料附录与本文之后。)

这三份史料都记载戴维斯之死的直接原因是他在对一个米格12机编队的第二次攻击中,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因为他没有控制好自己飞机的俯冲速度,导致因速度过大而攻击过头,冲到了米格机的前方,让自己成为多架米格瞄准射击的靶子,最终机毁人亡。

樟楠从一家美国网站上翻译了记录戴维斯辉煌一生《王牌之殁》,刊登于2006年2月份的《较量》上,那上面记载了戴维斯的僚机飞行员威廉姆斯、利特菲尔德如下回忆:

“这时我们正发起第二次攻击,但我们在射击最后两个米格编队时冲过了头,从而到了和领队的米格编队齐平的位置,这就使得我们暴露在其余 7 架米格机的前方!”

《战史沙龙》的whitehead版主对里特菲尔德回忆的译文似乎更为合体:

“我们发起第二次攻击的时候已经冲过了最后的两个小队米格,对准的是领头的那个米格编队,这样就使7架米格在我们后面了!他又一次选择了四号机开火,这时后面的米格机开始开火。我见到乔治的目标开始冒烟并且同样脱离了编队。”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看到美军史料中的这些描述,就暗暗为戴维斯不平:我不相信戴维斯会犯下像攻击过头这种低级错误。后来我找到这三分史料并与志愿空军的有关史料反复比对,发现美方的这三分史料中的大部分情节,包括戴维斯率利特菲尔德沿鸭绿江东岸向西北方向巡航并折返;他们发现米格飞机飞跃鸭绿江及戴维斯发起攻击的地点;被戴维斯攻击的米格机编队的队形和米格机的架数;戴维斯被击落的情节;戴维斯和他的座机被击落的地点;所谓他的攻击过头,以及他击落米格飞机的数量,皆属虚构,经不起推敲。一个对那个年代的空战有些基本常识的人,从中美双方对那场空战几乎完全不同的记录中,只要细细回味,认真分析,就会看穿这一系列破绽。这使我愈加坚定的相信:戴维斯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空战中,根本就没有发生攻击过头这一情节。

今天回过头来看,对于戴维斯之死,利特菲尔德的回忆也罢,《美国空军史》的有关记载也罢,他们都是按照1952年2月中旬美军为戴维斯之死公开发表的表彰词里定下的框架,不敢越雷池半步。而当年美国远东空军为应付戴维斯阵亡引起的严峻形势而赶写的这份表彰词,可能因为时间紧迫太过匆忙,抓刀执笔和审查的人只想把戴维斯的阵亡情节编写的更悲壮、更英雄,不惜违反空战的基本常识。这在战争年代这并不奇怪,问题是那场战争结束57年、戴维斯阵亡58年了,在美国和西方却依然没有人来厘清强加于戴维斯的谬误和荒唐。

按利特菲德回忆,他随戴维斯发动第一次对米格机攻击(实为偷袭)前的的高度是11600米(38000英尺),攻击完成后右转调头脱离时的高度已经降到7500米(28000英尺)。

想一想,当戴维斯从11600米高空俯冲而下到达7500米高度时,中间的高度差整整是4100米。戴维斯驾驶他的重达6.25吨的F86高速俯冲而下时,他的座机速度将接近音速,在这种超高速度的俯冲中,他的座机将产生极大的动能,飞机会变得难以控制。但是,此时的戴维斯不但准确击落了那一架尾端米格,而且,一个右转拉高掉头,干净利索的脱离了攻击。

请问:戴维斯攻击过头了吗?他冲到米格机群的前方了吗?没有。

戴维斯为甚麽要右转拉高掉头?

因为在目视距离内以枪炮射击为唯一空战武器的年代,戴维斯的俯冲速度大于被攻击的米格机的飞行速度,如果他不转弯脱离,就会沿着他的攻击轨迹一直冲到米格机的前方,成了那些米格机炮口下的空中靶标,被打个空中爆裂、机毁人亡。一句话,攻击过头,冲到被攻击米格的前方,等于是把自己拱手送到米格飞机的大炮之下,白白送死!

这个脱离动作,是任何一名歼击机驾驶员都必须学会和熟练掌握的基本的动作,对于戴维斯这样的顶尖高手,做一个这样的动作,易如反掌,就如同超级赛车手轻轻转动方向盘向左、向右打轮一样简单。

这个攻击过头的破绽就在这里:

1 当戴维斯做这个360度回转时,要做四个转弯,此时他必须放慢速度。美方有的史料称戴维斯为了尽快减速,甚至一反常态的放下了起落架!我们知道一般情况下喷气式战斗机在空中减速除了收油门,只要打开减速板就可以,F86相对于米格飞机的优点之一就是他的减速板面积大于米格15,减速性能优于米格15

看到戴维斯曾经用放下起落架减速这个细节,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件往事:1952年我们空军15师在大孤山机场第一次参战,有一次师里召开全师排以上干部会议,会议内容很特别,是批判一位年轻的飞行员。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那位飞行员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穿一身咖啡色的皮飞行服装,腰里佩戴手枪,低头、立正的站在主席台上接受批判。会议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应一些与会干部的要求,他的大队长走上去下了那位飞行员佩戴的手枪。这位年轻飞行员犯的错误之一就是在一次空战中为了减速,他除了打开了减速板,还一反常规的放下了起落架。据批判他的人说,这在米格飞机的作战教程里是没有的,严重违反了操作规程,很可能损坏飞机。我们通信队的协理员(相当于营一级的教导员)在全师的政工干部有数得着的好口才,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表现机会,也发了言。他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说:你知道吗,全国人民为了支援我们志愿空军,打美国鬼子,有多少山村的小脚老大妈老奶奶,是挎着装满鸡蛋的篮子,挪动着小脚,走了几十里山路去捐献这些鸡蛋,帮助我们购买飞机的,你随便这么一下子,就可能打坏了几百位、甚至几千位老大妈、老奶奶篮子里的那成千上万颗鸡蛋!你对得起她们吗?协理员举的这个例子太生动了,以致我至今记忆犹新。说实在,我和一位很贴心的战友,曾私下里悄悄议论,不就是因为这些技术动作上的错误嘛,值得召开全师干部大会进行批判吗?当然,这种同情只能在会下悄悄地交流,不要说在这样的大会上,就是会议结束回到电台讨论时我们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流露。

当我多少年后不止一次看到美军的飞行员在空战危急时刻也会放下起落架帮助减速时,不仅从心里再次为当年那位受批判的飞行员鸣冤叫屈。

话说回来,当戴维斯通过放下起落架等一系列减速动作完成这个360大回转之后,不用说,他的飞机速度大大降低了,按经验推算,他此时的飞行速度将会低于每小时800公里。请别忘记,戴维斯第一次攻击的高度差是4100米,俯冲攻击速度接近音速。而第二次攻击呢?他对于米格飞机的高度差只有几百米,他的速度和米格差不多相等。就是他打开F86特有的加力装置加速,凭着他那可怜的几百米高度差和与米格机差不多的初始速度,他还可能获得像第一次攻击时那样的超高速度吗?还会产生那样极其强大的俯冲动能吗?显然不能。

悖论产生了:

为什么这位美军F86战机的超级驾驶高手在具有最大高度差、最大攻击速度、最大俯冲动能的第一次攻击中,能驾驭他的座机轻松脱离攻击;为什么在只有很小高度差,较小速度差和较小俯冲动能的第二次攻击中,他反而不会驾驭他的座机了?竟然会改不出来而攻击过头?这不合逻辑,也违反了起码的空战常识。

翻阅美军史料,戴维斯击落的11架米格的战果中,多数是他从后方偷袭获得的。例如,1951年12月13日下午,我志愿空军14师的18架米格进行第一次战斗巡航时,遭到美军第四战斗机大队戴维斯率领的334中队以及335中队40架F86的攻击,因为空14师的苏联专家没有教给该师地勤人员为米格座舱除霜技术,严重妨碍视界,戴维斯一人就用偷袭的方式击落米格飞机两架。在1951年11月30日下午志愿空军第三次轰炸大和岛作战中,戴维斯从后方偷袭击落了一架米格单机。在所有这些偷袭中,戴维斯从来没有发生过攻击过头。

做个比喻,一位超级赛车手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驾驶汽车追踪另一辆汽车,被跟踪的车辆并没有发现已被追踪,仍然保持恒定方向、恒定速度向前行驶。那位赛车手可能与被追踪的车辆发生追尾碰撞吗?当然不可能。退一万步讲,即便有追尾的危险了,那位超级赛车手是不是只要踩一踩刹车,收一收油门就可以了?

我这样讲,并不是说在那个年代的空战中,不可能发生攻击过头。我在悼念苏军飞行员的回忆中讲过一个我亲眼目击的空战悲剧:1952年夏秋之际,我在安东四道沟曾经眼看着从朝鲜新义州方向的鸭绿江江面低空飞来两组喷气式战斗机,前面两架是美军的F86,紧跟其后的是两架苏军的迷彩米格。眼看着那两架F86就要成为米格15的猎物,但是,就在这两组生死相搏的飞机进入我国境内靠近四道沟的时候,空中态势发生了完全相反的变化,两架F86仿佛是做了一个空中紧急刹车,原来处于咬尾优势的两架苏军米格眼看着在倏忽之间被闪到了两架F86的前方,就在米格双机的长机刚刚掠过F86长机前方的刹那间,F86长机一个连射,那架米格长机立时冒着浓烟烈火轰然一声坠毁于山谷之中。这就是攻击过头,这就是攻击过头所产生的严重后果。问题是这种危急状态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那是因为前面的F86飞机驾驶员知道自己已被米格飞机咬住,这是在超低空,距离地面不到百米的高度,不能像在中高空那样利用下滑倒转逃脱米格咬尾,他摆脱死神的唯一选择只能是空中紧急刹车。美方史料上编排的情节是戴维斯攻击的米格飞机并未发现戴维斯偷袭,米格机继续保持固定方向和固定速度向前飞行,没有进行任何像减速、紧急刹车这类的规避和机动,在这种情况下,像戴维斯这样的超级猎手怎么可能攻击过头呢?

所以,说戴维斯在第二次攻击中犯下攻击过头的低级错误,纯属虚构,那是强加于戴维斯的。

虚构这个情节的目的,是为了强加于戴维斯犯另一个更愚蠢更低级的错误以彰显他阵亡的悲壮:在发生攻击过头,超越格飞机第一小队、第二小队后,不顾后方七架米格的炮火围攻,径直去攻击第一编队的4号米格,让自己像一名日军神风敢死队的队员那样视死如归,最终葬身于身后多架米格的强大炮火之中,从而成就了他在朝鲜空战中凤凰涅槃。

在这个虚构的故事里,英雄戴维斯哪里还是一位世界级的空中猎手,哪里还是当时美国空军的头牌空中杀手?他硬是被改变造成一个不会减速,不会掉头转弯的呆头呆脑的特大菜鸟,一个木讷迟钝,顾头不顾腚的把自己白白送到米格机炮口之下送死的超级笨伯!

呜呼悲哉,乔治.戴维斯。

2010年2月1日于北京



附录:

一 美军对戴维斯的表彰词,摘自樟楠《王牌之殁》

“1952 年 2 月 10 日,乔治.载维斯率领 18 架“佩刀”为一群准备突袭军隅里的中国军队集结地的 F-84 提供护航。 18 架“佩刀”分为三个六机编队,载维斯自己就担任其中一个编队的长机,呼号为“ JohnAble” 。根据编队中 JohnAble4 威廉姆斯,利特菲尔德中尉( William 利特菲尔德)的回忆,当时 JohnAble2 报告发生了压力故障,而 JohnAble3 则遇到了氧气系统故障。因此, JohnAble 编队长机载维斯命令 2 号机和 3 号机返回 Kimpo ,于是利特菲尔德担任了戴维斯的新僚机。对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后来在美军为戴维斯追授荣誉勋章时的表彰辞中可以找到答案:

“编队长机戴维斯少校的氧气系统耗尽,被迫和他的僚机脱离编队,然而戴维斯和僚机却发现了一个约 12 架米格15 组成的编队正在向南方高速飞行,而在南面友军的战斗轰炸机正在执行对共产党军队通讯线路的打击行动。在敌人巨大的数量优势面前,戴维斯没有犹豫,他盯住了两架敌机,开始对米格编队进行俯冲玫击。戴维斯从敌人编队后方切入,将一架米格从编队中分隔开来并用一个点射击毁了它……现在戴维斯已经受到敌人的攻击,他仍然坚持攻击另外一架米格,直到将其击中起火冒烟并垂直下坠。此时戴维斯应该注意的是保持他的速度优势规避敌人的攻击,然而他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减速寻歼第三架米格―15 ,就在这最后一次攻击行动中,戴维斯的飞机遭到了直接攻击,飞机失去控制,最后坠毁于鸭绿江以南 30 英里处的山区。戴维斯的无畏攻击彻底破环了敌人的编队,使得友军的战斗轰炸机得以胜利完成他们的破袭任务……在明显的劣势前他表现出的勇敢精神值得我们给以最高的荣誉。”


二 戴维斯僚机的威廉姆斯、利特菲尔德上尉的回忆,摘自樟楠《王牌之殁》:

“当时戴维斯和我都离开了编队的其他人,从东北向西南沿鸭绿江南岸巡航,我们的高度是 38000 英尺。当我们开始向东北掉头时,乔治发现在 3 架米格机正在向南穿越鸭绿江,其高度在我们下方。敌机排着密集的指尖编队,一个编队接着一个编队,总共有 12 架米格!

我们降低高度发起攻击,从后上方空越敌人编队,乔治向最后一个编队的 4 号机开火,我看到那架米格机冒着烟翻滚着出了编队。接着乔治拉出右转掉头发起另一次攻击。他问我是否看到他击落的那架米格机,我说我肯定看到了。这时候我们的高度大约是 28000 到 30000 英尺。

这时我们正发起第二次攻击,但我们在射击最后两个米格编队时冲过了头,从而到了和领队的米格编队齐平的位置,这就使得我们暴露在其余 7 架米格机的前方!乔治再次选择了第一编队的敌 4 号机开火攻击,但此时我们后方的米格机也都开了火,我看到乔治攻击的米格机冒出了烟并且掉到了编队外面。

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看到乔治的座机也开始冒烟,起落架由于机构损毁也掉了出来,我听到耳机里传来按动通话按钮的声音,也许是乔治试图和我通讯,我想乔治一定是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我什么也没能听到。

此时他的座机翻滚着,显然是推动了控制。我急忙追上去多次用无线电和他通话,但却没有回答,与此同时,几架米格机也脱离了编队开始追击我们,我看到他们的炮口不停地闪光,但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乔治的飞机上,极力想和他呆得尽可能久一些。

Col.Preston 前往我们所在空哉试图和我们会和,但是没能成功,很快戴维斯少校的飞机附毁在一座小山的北坡,我再次呼叫 Col.Preston ,告诉他我的位置并且问他是否看到了附机的浓烟和火光,他回答我他并未看到。


三 战史沙龙版主whitehead依据LIGHT贴的Larry Davis的

书第二段翻译的利特菲尔德回忆的译文:

比尔,立特菲德中尉是戴维斯少校那次致命任务的僚机(后面是立特菲德回忆),“这是一次米格扫荡任务, 我们飞的是上午的任务,时间是1952年2月10日。由戴维斯少校率领334中队。我们的小队的呼号是“JOHNABLE”, 戴维斯少校也兼这个小队的长机。我飞的位置是四号机。到达鸭绿江后不久,我的长机,JOHNABLE3,发现氧气系统故障。而戴维斯的僚机, JOHNABLE2,前面也报告过液压系统故障,所以戴维斯少校命令2号机和3号机返回基地。这样我就成了乔治的僚机”。

“就在这时,我们和本队其他飞机脱离,开始沿鸭绿江的南岸从东北向西南巡逻,高度38000英尺。就在我们完成一个右转又朝向东北飞的时候。乔治发现3小队米格向南飞过了鸭绿江,高度比我们低很多。 他们排成紧密指尖队形,一个小队跟一个小队,总共12架米格机。”

“我们向他们冲下去,从右边后方高处。乔治对最后的一个小队的4号机开了火。我看见这架米格开始冒烟,脱离了编队。乔治接着向右脱离,拉高,放减速板,反转,又进行一次攻击。他问我是否看见了第一架掉下去,我回答确认看到。我们这时的高度大约是28000到30000英尺。”

“我们发起第二次攻击的时候已经冲过了最后的两个小队米格,对准的是领头的那个米格编队,这样就使7架米格在我们后面了!他又一次选择了四号机开火,这时后面的米格机开始开火。我见到乔治的目标开始冒烟并且同样脱离了编队。”


四 《美国空军史第三章》第3节 <造就王牌飞行员的时代>

记载的戴维斯之死:

“一名“佩刀”式飞机驾驶员死后获得了追授的荣誉勋章。乔治•A•戴维斯少校是朝鲜战争中的第五位王牌飞行员,总共击落敌飞机14架,大多是一次击落两、三架。截至1952年2月10日,他已累计击落12架敌机,成了战绩领先的王牌飞行员。那一天,他勇敢地攻击准备袭击一批F-84战斗轰炸机的12架米格飞机的编队,击落了两架敌机,但在攻击第三架敌机时,第四架敌机自后面攻击他,打得他机毁人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