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14.开荒(上)

月影临风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size][/URL] 李云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又起来迟了。 菊花已经吩咐厨房给他做了碗南瓜小米粥,放在梳妆台上都不冒热气了。 李云赶紧穿好衣服洗脸漱口,回到卧室摸摸饭碗还有余温,端起来连筷子也不用,连吞带咽一口气喝完。 菊花走进来看李云已经吃完了,就问他还要不要添饭,李云摇摇头说:“不用了。你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李云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又起来迟了。

菊花已经吩咐厨房给他做了碗南瓜小米粥,放在梳妆台上都不冒热气了。

李云赶紧穿好衣服洗脸漱口,回到卧室摸摸饭碗还有余温,端起来连筷子也不用,连吞带咽一口气喝完。

菊花走进来看李云已经吃完了,就问他还要不要添饭,李云摇摇头说:“不用了。你收拾完去叫小六子过来,我等会想和他去地里转转。”

菊花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他啊,一早就和几个人赶着车去镇上找铁匠去啦。”

李云感到自己摆乌龙了,就不好意思地说:“嘿嘿,自己安排的又忘了。好吧,那等会你回来去地里转转。”

李云走出屋子,在院里毫无目的转了转,决定还是先找刘天明谈谈,看看怎么对付县里将要派出来追捕自己的这件大事。

刘天明和他的几个弟兄都坐在屋里说笑,看李云进来,其他人慌忙起身往外走,李云连忙拦住说:“先别走,大家一起合计合计怎么对付县里的那伙王八。”

刘天明递给李云一张凳子,李云说:“不用,我就坐在炕上好了。”

刘天明说:“你放心,兄弟,县里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寨的兄弟在这也有几十人枪啊,他们来我们也保证不吃亏。”

李云说:“这我知道。只是我们坐着等也不是个事啊。他们一天不来,我们还得堤防一天,自己的事也没法安排啊。”

几个人点头称是。

李云接着说:“现在主要看看他们有可能来多少人,带多少家伙。”

刘天明说:“我算过了,县上保安团警察局之类总共加起来才四五百人,都来估计也没法攻上我豹子岭,所以顶多派百八十人来,顶多再叫上镇上的二十来个凑数。我已经安排人盯着,他们一出来我就知道消息。保安团警察局没有大炮机枪,都是用杂牌货,和咱们手上的家伙差不多。他们来占不到便宜,想冒功最多就像高家的大王八蛋,抓上几十个老百姓回去充数。”

李云说:“嗯,你分析的有道理。我想,那咱们就下重手,让他们有来无回,叫以后他们长长记性,别来招惹我们。”

几个人一听,觉得李云胃口太大,都感到没把握,有些为难地说:“我们的人全下山来,肯定能赶跑他们。要吃掉他们,我们寨子还干不了这么大的买卖。”

刘天明也说:“兄弟你还不了解我们寨子。说起来我们有几百人,大买卖还真是没做过。每次最多都是出去十来二十个人,黑天半夜地干一票就走。要不是占着地势险要,我们早就给他们端掉老窝啦。”

李云坚定地说:“我看行。一来他们那些人渣就会欺负老百姓,没啥大本事。二来咱们现在有上百条枪了,只要找好地方先埋伏起来,等他们走近一起放枪,争取一次打死他三五十个人的,看谁还想送死不投降哩。”

几个人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大家又一起商议了一番,定下行动方案分头准备去了。

李云从屋里一出来,看菊花已经等在院子里,就说:“刚刚商量完事情,现在走吧。”

菊花说:“俺还以为你忘了呢。先看哪里呢?”

李云说:“先从近处看吧。”

俩人出了院子,来到河边,往村西头走了三四百米,就到了地主家的地头。

李云向四周望了望,这才明白农民说地主占了好地的原因。

这里的地被河分成东西两片,西片的地块小些但较平坦,离大家住的地方近,不用过河收种;东边的地块大,但地势起伏不平,还要跨河耕种。

李云看了看,附近的几块地里都种着菜,应该是老地主的菜园。

李云看到有八九个人在菜地里忙活着,远处还有十七八个小伙正挑水浇地。李云没有打扰他们,径直从地中间的大路走到前边。

青青的麦苗刚开始拔节,一垄垄绿油油的。

十来个小伙正挑水浇麦地。

李云走近仔细看,才发现麦子的长势远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好。

李云知道这个时候没有化肥施,也没啥良种,虽说有些失望,也不好说什么。

李云原本就出生在北方一个小县城,很多亲戚就在农村,寒暑假也会去亲戚家凑热闹下地帮忙,图个新鲜,顺便到地头摘些瓜果解解馋罢了。当兵到部队当班长后,连里分给班排的地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和班里的兄弟种些容易成活的菜。具体怎么种地,他的心里也没谱。

他一边想着他记忆里农作物的产量,一边问菊花:“这地亩产有多少?”

菊花说:“以前俺们家种的听说一亩能收两三百斤,这里的俺到这来倒没有问过。”

李云估计这地也差不多一个样,没有说话,继续朝前走。

麦田的西头种着棉花,看样子才长出来不多久,李云是第一次看到棉花苗,有些好奇。

在田间转了一会,李云发现靠河一边靠山一边都有好些荒地,看来这地主种地真像是吃甘蔗——只要中间,不要两头。

李云看田里的长工们都干累了,聚在路边休息,就走了过去。

众人见李云过来连忙站起来,准备拿家伙往地里走。

李云赶紧说:“你们歇着吧。”

大家又嘻嘻哈哈地坐到了一起。

李云找块石头,坐下对大伙说:“我在屋里闷的慌,出来转转,到地里和你们吹吹牛。”

大家谁都不知道李云要干啥,没人敢没接他的话。

李云只好自己说:“我转了转,看这河边有好些荒地,是怕种庄稼遭水淹吗?”

有人告诉他说:“不是。地主家地多,又有租子收,不稀罕那些荒地;农民嫌地廋租子高,种地不划算才撂荒的。”

李云说:“前两天不是吩咐他们荒地谁种归谁吗?怎么没人来开荒呀?”

有人指指河对岸说:“刚分到手的田地庄稼,大家都顾着浇水除草保收成哩。”

李云看看河对岸,地里果然还有上百人在忙。

李云说:“这样啊。那就先别管他们,下午我们把人分开,留几个浇地,其他的人都去犁地开荒。菜地我让菊花吩咐女人们去拾掇。”

看众人不出声,李云接着说:“日本鬼子闹得很凶,咱们安安静静种庄稼的日子不多啊。所以趁这个时节,咱们要把能种的地都种上。谁知道鬼子过来后咱们还能不能种庄稼啊。手里头有粮心不慌嘛,以后不行的话,咱背上粮食进山躲着也成。要没吃的,那给鬼子一搅和,只有死路一条啦。”

众人这才恍然大浯,个个表示一定好好干。

李云又说:“不仅咱们要开荒,叫村里人也要开荒,把能种的地都种上。好地咱种粮食,薄地咱种杂粮,近地种上瓜菜,沙地种些花生。总之,不能让地荒着。咱们不要怕吃苦,现在吃苦流汗总比日后饿肚子强吧?”

大伙兴奋地看着李云,个个称赞他看地远。

李云说:“我在国外就知道民国二十年日本人就占了东北,这么多年一直都想进关啊。不是我看地远,这没法子的事。咱们国家穷,军队弱,可偏偏占地地方大东西多,日本人能放着嘴边的肥肉不吃吗?”

这时有人插话说:“东家,这挑水浇地又费工夫又慢,要是你组织大家开条渠,以后就不用再去河里挑水了。”

李云一听就高兴起来,连连问:“开渠能行?从哪个地方开?”

那人站起来指着河湾说:“那儿。”

李云侧过身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河道拐弯的堤岸果然比下游的地都高。

李云起身看看河两岸的地,估算了一下距离,知道是个不小的工程,想了想,觉得开荒更紧急一些,毕竟种庄稼的时令是死的,错过想种也晚了。他不好扫别人的兴,就说:“好,我们种完地就开渠。大家伙都要像他一样,多动动脑筋,把庄稼种好。”

大家不再拘束了,都纷纷议论起开荒开渠种地的事来。

李云怕大伙一高兴忘了干活,对他们说:“行了行了,这事咱有时间议论。你们干活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先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