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雪豹突击队员练就铁砂掌能徒手抓下树皮

在中国,有这样一支部队,他们担负着全新的反恐作战任务,在巨大的挑战前奋发求索,打磨克敌尖刀;他们长年接受着超乎常人想象的封闭实战训练,时刻准备战斗;在巨大的压力下远征异国,他们屡建奇功。


他们,就是由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批准命名的“雪豹突击队”。他们,被称为中国反恐“国家队”。


“雪豹”以“忠诚、坚韧、机智、勇猛、团结、守纪”为魂,以“精兵、精装、精训”为荣,与艰难困苦、流血牺牲为伴。雪豹预备队员的身体内都激荡着不服输的血气,永存着一种锐意奋进的精神。从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阿富汗,到硝烟弥漫、流弹横飞的伊拉克;从熙攘繁华的闹市街区,到歌舞升平、华灯齐放的都市都留下了他们战斗的身影。在血与火的演兵场上,“雪豹”书写着中国反恐精英的忠诚。


“魔鬼式”训练 “雪豹”挑战极限


臂章上是张嘴怒吼的雪豹头像;手枪、冲锋枪、各种步枪,手中武器样样在行……这就是肩负国家反恐任务的中国精锐反恐部队——“雪豹突击队”。


用被称为“雪山之神”的“雪豹”命名特勤大队,寓意队员忠诚、团结、坚毅、勇猛、机敏,是对特战队员所应具备的高尚品质、作战能力、战斗精神和坚定信念的高度概括。“雪豹”的训练可以用“高、险、难、强、真”来概括。高,从几十米的高空从容垂降,穿越楼房之间,奔走在悬梯之上;险,训练场始终硝烟弥漫,弹雨纷飞,险象环生;难,针对目标千变万化,很难对付;强,训练强度大;真,训练不拘泥于预案,一切贴近实战。


“雪豹突击队”的每名队员都是经过严格选拔、严格训练、装备精良、技能高超的武装特警


要成为“雪豹突击队”的武装特警实属不易,一名入伍1至2年的优秀武警士兵必须自愿报名,然后通过专门审查组的政治审查、体格检查、文化考试、心理测试等一道道关卡,经检验合格才能入队。就算各项指标合格有幸进入突击队,也要经受炼狱般的体能、意志、品质等的各种训练考验,就是这样,突击队的武装特警在艰苦的训练中不断淘汰,不断补充。


采访中,我们看到了队员们的日常训练安排:每天每个人都要做完规定的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100个蛙跳、举200次杠铃,负重35公斤的10公里越野。


为练就一对“铁拳”,有的队员4年里打坏了8个沙袋,指头脱了好几层皮并严重变形;为了练就一双“飞毛腿”,有的队员每年都要穿烂30多双训练鞋,4年来负重奔跑的距离相当于跑了两个“二万五千里”;为了练出“飞檐走壁”的攀登功夫,有的队员每年都要磨破50多双训练手套,入伍至今,他们攀登的高度相当于10座珠穆朗玛峰。


除了体能和基本功训练,突击队员们还要学会在复杂条件下的汽车、摩托车驾驶、各种轻武器射击、排爆、侦察、越障、格斗等特种技能,进行仿真训练和带有实战背景的对抗训练,而且还要按照基础训练,生存耐力训练,特殊条件下的行动训练,模拟仿真训练和实战训练等五个步骤,接受近乎苛刻的考核,不合格者即被淘汰。因此,具有坚忍不拔的精神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是对突击队员的基本要求。在训练中,他们必须完成自己的战术动作,即使出现了动作失误和受了轻伤,也不能轻易中止训练。另外,在训练中,突击队员往往被要求自己设计情况,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单独完成任务。


“穿越火障”是队员们用来锻炼心理素质的必训科目。“火障”就是用铁板盖着一条40厘米高、60厘米宽、10米长的壕沟,上面再铺上浇透汽油的松枝,点上火,待铁板烧红后,队员们要通过两个障碍物后再从壕沟内低姿匍匐快速通过。刚开始训练,他们爬到火障面前时,脸部就感受到烈火的炽烧,皮肤一阵灼痛,但他们毫不畏惧,很快顺利完成了“穿越火障”的训练科目。


直升机滑降是各国反恐、特种队员们训练科目之一,“雪豹突击队”的队员们在离地18米高的直升机上,不设任何防护措施,单凭一根绳索,仅以2秒的时间就速滑着陆,这就是他们独创的“高空垂直降落法”。这令人赞叹的技能是队员们长期艰苦训练的结果。高空“垂直降落”就是在整个滑降过程中,仅靠垂降者两只手抓住绳索来控制下滑的速度、方向和身体的平衡。18米的高空,就一根绳索保命,稍有不慎就等于是在跳楼,所以他们戏称之为“自杀式下垂法”。


为了练就这手“绝活”,他们在既无理论可循,又无实践经验借鉴的情况下,泡在训练场上反复实践摸索。为了摸准下滑过程中,双手握力的大小以及身体保持平衡的动作要领,他们每天都要在6层高的攀登楼上进行无数次下滑训练,强大的摩擦力将他的双手磨得水泡一个连着一个。


“擂台”上称雄 “雪豹”个个身怀绝技


采访时,“雪豹突击队”队政委傅俊光上校自豪地告诉记者:“我们的队员个个英雄虎胆、身怀绝技。他们中既有百发百中的‘神射手’,也有洞察秋毫的侦察员;既有胆大心细的‘排爆专家’,还有擒拿搏击高手、谈判瓦解高手。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能做到一招制敌……”


此言不虚。在与队员们交流互动中,记者目睹了“雪豹突击队”“群英谱”——


“神枪”无敌刘 洋——55米外射中刀刃


刘洋,“雪豹突击队”某班班长,二期士官。擅长射击,被誉为军中“神枪手”。多次圆满完成了特殊使命。


一次,武警总部要开设一个全新的射击科目,获胜者将优先配发新装备。双方互不相让,比赛难分胜负。总部首长只好提议:两家各出1名狙击高手“比武招亲”,谁胜了新射击科目,新式武器就“下嫁”谁家。


比赛按照国际规则,在距射手55米远处迎面立一刀刃,谁射中刀刃算谁赢,采取三局两胜制。3发子弹下来,对手弹飞无影,代表“雪豹”出战的刘洋却三发全中,“神枪手”声名远播。


训练间隙,刘洋特别乐于助人,不厌其烦地把自己训练的体会讲给战友们听,还把练狙击积累的经验结合军事理论,总结出一套狙击瞄准“三步法”,教给战友们,对提升训练效果很有帮助。


侦察能手蔡争辉——鹰眼神探“智多星”


蔡争辉,“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一级士官。在“雪豹突击队”特战大队,蔡争辉是为数不多的大学毕业生战士,也是出了名的“智多星”。“智多星”的智慧来自爱琢磨的习惯,在别人看似平常的事,他都要琢磨出个一二三来。


不久前,队里装备了爬墙侦察“机器人”。然而在使用中,因机器吸附性能和墙面要求之间存在差异,不时发生从墙上掉下的现象。他回去后开始琢磨了起来,找工具、绘图纸、查资料,四处征求建议,见人就问。


他利用在大学学到的理论知识研究论证,经过一个多月的实践探索,他总结出了一套“爬墙机器人技术要领”,什么类型的墙能爬,什么温度下使用效果最佳,传输距离多少……都研究个明白仔细。在多次大型演习中,他操作“机器人”在高空危楼进行侦察,传回的数据都真实准确,为战友门作战决策提供了准确依据,被誉为“鹰眼神探”。


蔡争辉不仅是个“小能人”,而且在训练中也非常刻苦。现在,他用“十指抓墙”功夫可以使身体紧紧地贴平面墙上,30秒纹丝不动。


攀登健将丁坤山——攀登下滑惊无险


丁坤山,“雪豹突击队”特战队某班班长,二期士官。擅长直升机索降、楼房突击等攀登技术。


攀爬15米高的楼层,沿雨漏管只需7秒5,沿避雷针只需8秒5,沿阳台只需9秒……

飞身下滑!顺着一根活动的绳索从高楼顶层如高台跳水般纵身跃下。为了练精这一技术,丁坤山的左右小臂都曾经摔骨折。


侧向移位!利用一个结点和一根绳索,丁坤山能够从大厦的一面移至与原先墙体垂直90度的墙体。这一动作,对结点的位置、身体发力的角度和发力的大小都有极高的要求,稍有误差,就会导致身体无法正面进窗。


破窗攻击!左手持枪右手紧握绳索用力蹬地向前荡出,达到高点后反身利用重力对准目标窗户踢窗而入,给犯罪分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然袭击!


直升机索降!从轰鸣的直升机上顺着绳索如“天兵”般飞速下滑,在短时间内完成兵力垂直转移。作为“雪豹突击队”攀爬下滑组的负责人,丁坤山还解决了下滑绳上单个挂环容易失误、扣环浪费时间和直升机上动作幅度大不安全的问题,达到了6名队员用时15秒下滑完毕的速度,又快又好!


一招擒敌苏泗军——一掌制敌震敌胆


苏泗军,“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三期士官。擅长擒拿格斗硬气功等擒敌技术,主练“铁砂掌”。


苏泗军是“雪豹突击队”中当之无愧的“武林高手”。他能够轻松地用手掌、手侧、手背将砖头开至八小块,能够徒手将树皮抓下来。


苏泗军的“铁砂掌”,成了“雪豹突击队”执行反恐任务中的擒敌利器。在与恐怖分子近身搏斗时,经常会遇到敌方手持枪支、爆炸物等凶器的情况,发起攻击时稍有不慎,后果就会不堪设想。苏泗军凭借着过硬的功夫根底,利用这双“铁砂掌”,总结出擒拿穴位、控制关节的战术方法,为精确制敌、最大程度减少伤亡提供了保障。而在特战队员深入敌后、隐蔽接敌的过程中,一旦与敌接触,苏泗军的“铁砂掌”更可以发挥一掌制敌的功力,无人察觉之间,敌人便已倒地,不会造成部队暴露的危险。


突击“尖刀”黄德洋——8分钟,一般人练不了


黄德洋,“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一期士官。擅长反恐突击。


黄德洋出生于军人世家。他现在主攻的课目是“特战小组综合演练”。提起这个由他和战友们自主编排创新的全新训练课目,黄德洋既兴奋又自豪:“这可是独家,一般人根本练不了!”在特战小组综合演练中,每名突击队员要负重10公斤,携带多种武器装备,在8分钟内跃进800米,穿越地下、高空、复杂地形、水域、声障、火障等19组模拟实战环境的障碍物,对突击队员的体能、技能、心理、战术、意志品质和团队协同配合,均是极限式的考验。


然而,要练就超乎常人的胆识、毅力和技能,训练中磕磕碰碰、受伤挂彩难免是家常便饭。一次,在训练直升机高空垂降时,由于机身晃动剧烈,黄德洋在跃出机舱的一瞬间,左手腕被舱门划出一道近5厘米长的伤口,而这道伤口距动脉仅有0.5厘米!事后,黄德洋匆匆缝了8针,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新的训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