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脱了就别再穿上

kamkwongho 收藏 0 190
导读:[size=16]徐子珊饰演的西域奇女子脱脱那一件件脱掉的长袍成了李仁港的《锦衣卫》里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奇观。当脱脱绕着对手开始旋转,衣服便随之离开了她的身体,对手(通常是男人)眼中只看到一件成人形的衣服,于是心神似乎被勾走,还是被那个地狱使者带走了魂儿。然后,最为神奇的是,在李仁港的胶片倒放的技巧中,脱脱并没有彻底地把裸体露出来,而是又原样把衣服穿回去,而对手已经魂归西天了。 《锦衣卫》中的两位女演员,一个是赵薇饰演的乔花,基本上战斗力为零。而脱脱则是战斗力与甄子丹饰演的青龙不分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徐子珊饰演的西域奇女子脱脱那一件件脱掉的长袍成了李仁港的《锦衣卫》里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奇观。当脱脱绕着对手开始旋转,衣服便随之离开了她的身体,对手(通常是男人)眼中只看到一件成人形的衣服,于是心神似乎被勾走,还是被那个地狱使者带走了魂儿。然后,最为神奇的是,在李仁港的胶片倒放的技巧中,脱脱并没有彻底地把裸体露出来,而是又原样把衣服穿回去,而对手已经魂归西天了。



锦衣卫》中的两位女演员,一个是赵薇饰演的乔花,基本上战斗力为零。而脱脱则是战斗力与甄子丹饰演的青龙不分上下的超级boss。青龙的十四刀机关巧妙,变化莫测,是片中一件奇兵器。尽管同时携带十四把刀,重量可想而知,甄子丹却挥舞自如,进退有序。作为对头的脱脱,自然也得有相应的神器。脱脱手上的软鞭也是一般武打片中女子常用的兵器,但由于兵器本身的特质,镜头中只见鞭影闪烁,上下翻飞,前后出击,但却无法窥见其真容以及细节。幸好,脱脱的确不负其名,一招脱衣闪身神功,迷倒多少湖背猛男,即使连甄子丹刚与之交战,也大吃其亏。李仁港将这个角色起名为脱脱,正是与这一招「移形换位」有关系,只不过留下的不是脱脱的残影,而是她脱掉的那一布袍子。

在慢镜头的帮凶下,衣服好像是被威亚吊着,演员很轻松地从衣服中跑脱出来,我们看到一件,两件,最多的时候也就脱了三件。男人被击倒,不是被这种「视觉暂留」现象所蒙骗的,是对这种脱的战术生成了幻想,自然越是脱到最后,威力越大。这里的象征意义比对手是怎么被杀死的原因更有意义。显然,一件悬在空中的衣服,不会对敌人生成威力。如此诡异地挂在那里,很有一种女权主义的味道。尽管李仁港的电影从来不会让女性进入主流范围,但却非常喜欢运用女性作为英雄男性的最大敌人。例如《见龙卸甲》里的Maggie Q饰演的曹婴,对赵云造成了极大威胁。到了《锦衣卫》,李仁港则把港姐徐子珊推出来了,其软鞭功跟曹婴那长发攻击颇为相像,而脱衣神功比起曹婴的琵琶功更为接近女性特征。所以说,李仁港没有在自己的古装片放弃对女性的刻画,而是往往将女性置于男性主角的对立面,但同时不是完全的对立,例如曹婴没有死,她用杀死赵云完成了自己生存的意义。脱脱和青龙同归于尽,在理论上也实现了把青龙杀死的目的。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些女性角色在武功和情商上都和男性主角不相上下,而不是纯粹的邪恶角色。曹婴为了她爷爷曹操,而脱脱是要报答自己的义父庆亲王。李仁港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亲王一生中唯一流泪的一次就是送养女出征」来加强这种感情联系。


但是脱则脱了,却又一件件穿回去了。当然,武林高手也不能衣冠不整,从逻辑上把衣服重新穿回去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之前被勾起的一种情感一下子被冲淡了,有点不痛不痒。作为女性身体,以一种视觉冲击和美学体验在银幕上体验是可以接受的。青龙自己都不失时机地大秀肌肉,吴尊饰演的天鹰帮帮主大漠判官也小露了一下肚子。脱脱好歹算是个美女,这么脱个半拉子,没有尽情地展露身体。这就是导演的偏见和歧视了。在这一点上,男女是不平等的。因此,也是李仁港作品中的特点,女性虽然戏份也不少,但始终是配角,是从属于男人的。

最后脱脱和青龙死在一起的样子颇值得玩味。如果不看前后剧情,有一种殉情的感觉。青龙更多是搂住了脱脱,而不是扼住脱脱。脱脱的死那一霎那也不是那种突然断气的面容扭曲的惨状,而是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潜台词是:死在青龙手上,也值了。当然,这只是我的脑海中的闪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