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游客看见了什幺?

Internet一下子多了许多“韩国游客看见”的大惊小怪,笔者没有到过韩国,也不知道韩国的牛肉和西瓜是否如传说中的弥足珍贵,笔者了解的还仅是境内朝鲜族的狗肉、泡菜和冷面,小时侯在东北,朝鲜冷面、辣白菜、辣桔梗、辣鱼、辣豆腐皮、狗肉汤、狗肉蘸盐等食物的确是美味,而且可以承受,那时,街边排挡的冷面才2-5角钱一碗,高中时涨到1元,不过后来有一次在图门,吃过一次用灰黑色荞麦干面泡开后煮食的冷面,意识到朝鲜美食也被好吃的汉族人士给部分汉化了,不过朝鲜族邻居送给我家的“打糕”,的确很好吃,口感韧道上面还有红枣。


可韩国人究竟出了什幺问题,导致韩国游客被如此恶搞?这里问题不是出在韩国人身上,而是我们从“他者”的反馈中,看到了我们自己。


在某些宗教里,“贪吃”被视为一种罪恶,当荷兰人了解到韩国人吃狗,也曾经引起一场风波,美国人来中国,对于吃也别有一番感慨,美味是不容置疑的,而且食谱之广、食材之特异的确令很多人惊异,不仅是北京烤鸭令外国人满意,凉拌蛇皮、白斩狗肉、沙虫粥等也成为他们乐于享用的美味,特别是年轻人,当然也有些老外拿着“营养计算器”,查看鱿鱼的胆固醇含量,狗肉被当作羊肉吃下并赞不绝口,还有的从点菜就开始看表,得出“好吃但耗时”的印象;这些如同韩国游客一样,都是对中国食物、中国人“吃”文化的一种“他者”的反馈;在我们的感觉上是一种宾主之谊的优越感和我们不仅能吃饱还能吃好的自豪感;美国没有什幺“美国美食”有的是“垃圾食品”,可并没有什幺“美国游客看见......."为什幺偏偏是韩国人?


韩国比日本还要更晚接受“西方资本主义”的洗礼,可他们以弹丸之地,创造了现代工业奇迹,电子产品、汽车、文化产品都不时的出现在我们周围,特别是文化领域,韩式的雅皮文化,保守东方式的尊卑观念却抱着白雪公主莎士比亚式的幻想,颇有矫揉造作之嫌;而韩国商人给世界民航业带来了“臭脚和发酸的泡菜”味,连韩国总统都为之汗颜,可韩国人在经济腾飞之余也产生了民族优越感,特别是对他的邻居,我们除了幼稚的哈韩、购买无法回避的韩国电气产品、和观看电视上不时出现的韩剧,我们还能作什幺?还有什幺可以自豪的?好像只剩下食物,“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个古训。


韩国没有开放他的农产品市场,欧盟的便宜农产品和美国的谷物、牛肉都没能以自由贸易的价格涌入这个国家,他的农产品贵,是一种国家利益的战略考虑,不能让自己国民的食物靠外国,日本在之前70年代曾经吃过美国不输出谷物的亏,日本简直在乞求美国供应谷物,美国不理。所以韩国的国产农产品供给不足,公民没能满足口腹之欲,有治理的过失,可还是有他的避免危机的理由。


我们呢,除了吃,还有什幺可以向韩国人炫耀的?在市场经济时代,是经济地位和权利的二元方程,白领阶层也纷纷卷入美食,和寻访美味的行列,美食节目在“美女、帅哥、私房菜、搞搞掂公优先搞掂他的胃”在鼓噪中登场,食本无罪,关键是吃饱了除了等屎阿还能作什幺?


吃是人类的最基本需求,也是最低档次的需求,在基本需求的档次上不断突破享乐的极限是否是我们理性生活中的“核心”?徘徊于“食色性也”的千年低档需求文化是否是主流文化的主旋律,“千里去做官,为了吃和穿”科举公务员又大受追捧;升高一个档次,到了“食有鱼,出有舆”,可距离“安得广厦千万间”那个千年之前的情怀还是那幺遥远;大家吃饱了、保暖后的淫欲也满足了,礼乐教化的“儒学”又被包裹上新的外衣,开始了新的一轮盛世诛心之旅。


我们的文化结构中,不断轮回的“食衣住行需求”,和停留在这个水平上的“享乐”“贪婪”“虚荣”何时可以被突破?而这个结构的千年轮回已经注定他在盛世之后的衰落、战乱和废墟上的重建,而改变这一轮回的要害是在我们民族的意识结构中和实践中,需要铲除“按暴力获得的权利分配需求”的最后一次以暴易暴,灭绝满足基本需求的不平等捷径,实现多样化的需求层次,使基本需求不再值得“自豪与骄傲”,我们自然也不必再去关注韩国人看见了什幺。


本文内容于 2010-2-10 20:11:25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