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 正文 第一章 狭路相逢 5

大沿帽 收藏 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size][/URL] 开阔的田野上,国军的榴弹炮群已经指向莲花岭,军官们率领士兵们散布在炮群的前沿准备进攻。一队胳膊上戴着“宪兵”袖章的卫兵,护卫着杀气腾腾的少将师长跑过来,迅速地端枪一字排开站在士兵们的身后,他举着手枪叫吼道:“军座有令,谁敢退后一步就地枪决。” 士兵们扭头瞧了一眼卫兵们手中虎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


开阔的田野上,国军的榴弹炮群已经指向莲花岭,军官们率领士兵们散布在炮群的前沿准备进攻。一队胳膊上戴着“宪兵”袖章的卫兵,护卫着杀气腾腾的少将师长跑过来,迅速地端枪一字排开站在士兵们的身后,他举着手枪叫吼道:“军座有令,谁敢退后一步就地枪决。”

士兵们扭头瞧了一眼卫兵们手中虎视眈眈的枪口,大家的神情立刻变得恐怖起来,知道这次只能拼死往前冲了。

少将师长扭头冲榴弹炮营吼道:“开炮!”

“开炮!”国军指挥官手一挥,炮弹便“唰唰”飞向天空,在远处莲花岭的两座山岭上炸响一片。

少将师长抬手看了一眼表,然后举起手枪对着天空“砰”地一枪,嘶叫道:“前进!”

“冲啊!”军官们率领士兵们如潮水般向莲花岭涌去。


莲花岭中间的主峰上,邹家全、王小虎、老段站在峰顶圆形的战壕里,举着望远镜瞧着前面两座山岭上接连不断爆炸火光,战壕中间岩石堆成的台子上摆放着地图和四部电话,小彭和师部人员在一旁的马灯下守护着电台,警卫战士们守候在四周的山坡上,大家神情平静地注视着我方阵地。

敌人的叫嚣声传来,王小虎三人放下望远镜相互瞅了一眼,王小虎双手抓起两部电话分别放在两耳旁镇定地说:“我是王小虎,请转告全体指战员,不要理睬敌人的叫吼,这是他们的心理战术,也是他们临死前的最后嚎叫,我们独立师是一把插在敌人心窝里的尖刀,一定要把敌人的心脏穿透。”

这时,西面也隐约传来爆炸声,邹家全和老段迅速转身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闪着一道道红光。

老段平静地说:“这一定是邵阳县游击大队在对进犯的敌人进行骚扰。”

王小虎又抓起另两部电话说:“我是王小虎,请转告战士们,邵阳的敌人不久就会到来,不要担心东面的战况,做好迎击西面敌人的准备。”

邹家全继续用望远镜观看着东面的阵地,敌人的炮火在一瞬间停止,敌人的叫嚎声愈来愈大,他迅速抓起两部电话斩钉截铁地说:“我是邹家全,一团长,四团长,你们一定要沉着冷静,不要怕敌人上来,放近了再打。”

电话里传来两人的声音:“是!请师长放心,你就看我们的吧。”

小彭在电台前喊道:“师长,伍阳秋发回电报,志德和永吉他们已到达野鸡岭,正在抢修工事。”

邹家全应道:“知道了。”

独立师左侧山岭阵地的峰顶,四团长趴在战壕上紧紧盯着嚎叫着边开枪边往上冲的敌军,战士们一动不动地趴在战壕里,死死盯着愈来愈近的敌人,他们的身上、肩上、帽子上都是被炮火炸翻的泥土,几名医生和卫生员在战壕里给受伤的战士包扎。当敌人冲到阵地前近二十米时,四团长怒吼一声:“打!”

战士们一齐开火,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飞向敌群,怒吼声顿时盖过了敌人的嚎叫,成片成片的敌人倒在了山坡上。

右侧的山岭上,激烈的战斗也打响了,战士们同样怒吼着将进攻的敌人消灭在阵地前沿。

孝勇和几个医护人员背着重伤员从后山坡撤下阵地。

国军士兵们踏着同伴的尸体不要命地往上冲,但只能白白送命,嚎叫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后面军官们嘶哑的叫声:“冲啊,冲啊,共军顶不住了!”

国军士兵们瞧着眼前成片成片倒下的同伴,再加上独立师战士们充满威吓的喊杀声,他们的精神崩溃了,转身就往山下逃。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少将师长带领卫兵队堵截在山下,师长举着手枪疯狂地叫道:“后退者死!”

“砰、砰”两枪,击毙了两名士兵,卫兵们也将逃到跟前的几名士兵击毙,吓得士兵们转身又往山岭上冲。

军官们又来劲地嚎叫:“弟兄们,冲啊,冲上山去消灭共军才有活路,不然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独立师的阵地上,指战员们静静地等待着再次扑上山来的敌人,当他们逼到阵地前二十米前时,“打!”怒吼声和枪声同时响起,手榴弹如雨点般落在了敌群中间,又是成片成片的敌人倒在山坡上。

国军士兵们只得趴在地上进行射击。

右侧山坡一块大岩石后,躲藏着十几名国军士兵,他们扭头瞧着周围漫山遍野的同伴尸首,又回头望了望山下虎视眈眈的卫兵队,一名少年士兵哭了,他抓着一名年近五十岁的老兵的手恐怖地说:“大叔,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呀。”

老兵抱着他安慰道:“别怕,你不会死的。弟兄们,我们就待在这里别动,长官们跑,我们也跑,但不能跑到他们前面,否则会被自己人打死的。”

十几名士兵忙乱地点头。

独立师右侧阵地上,指战员们见敌人只是趴在远处不再进攻,大家也就停止了射击。这时一团长身边的电话响起,他抓起电话大声叫道:“喂,我是一团长。”

邹家全的声音传来:“我是邹家全,敌人是不是停止进攻了?”

“师长,敌人都趴在山坡下不动了,我们怎么办?”

“他们不动,你们也不动,不能动手就动嘴呀,他们能采取心理战,你们就不能瓦解敌军?难道消灭敌人只能靠子弹?真笨!”

“我明白了,师长!”

一团长放下电话,清了清嗓子,朝着山下的敌人喊叫起来:“国军士兵们,现在全中国都快解放了,你们不要再为蒋家王朝卖命了,宝庆城的敌人已被我解放军包围,没几天好日子了,你们要是还不醒悟就只有死路一条,快投降吧。”

顿时,两座山岭上都响起了指战员们的呐喊声:“我们解放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

“蒋军士兵们,你们都是穷苦人出身,不要再为国民党卖命了。”

“快投降吧,回家才有好日子过。”

山坡下的国军士兵们都停止了射击,静静地听着山上的喊话。

国军军官们急得躲在一块块岩石后叫吼:“弟兄们,不要相信共军的宣传。”

“弟兄们,国军就要进行大反攻,共军迟早会被我们消灭的。快冲啊,攻上山去,我们才有活路。”

右侧山坡的大岩石后,老兵抱着少年士兵说:“弟兄们,我是河南人,两年前被抓的丁,我是上有老母,下有妻儿,听说去年我们那已经解放,家里都分了田地,地主老财都不敢欺负我们穷人了,我们为什么不回家看看?解放军优待俘虏我们早就知道了,凭什么要继续给长官们卖命,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士兵们都盯着他说:“班长,我们听你的。”

“班长,我们反了吧。”

这时,一名军官爬上来举着手枪吼道:“冲,快给我冲,妈的,再不冲我毙了你们。”

少年士兵翻身朝军官跪下,哀求道:“长官,求你放我们走吧,我想回家。”

“妈的,我毙了你。”军官举起手枪顶在他的头上。

“砰”地一声,老兵开枪击毙了军官,冲山坡上对士兵们喊道:“弟兄们,我们不能再打了,往上冲会被解放军打死,往后退会被长官枪毙,他们不仁我们不义,反了吧,只有这样才能活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