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何以“钦点”《南方周末》?

原LQ456789 收藏 1 233
导读:宋鲁郑 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长达四天三夜的中国之行临近尾声之时,突然“发力”:访华之前曾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中国媒体采访的他,在拒绝了中国各大重量级媒体访问要求的他,突然钦定一家地方媒体《南方周末》进行闪电式的、长达仅十二分钟的独家专题采访。 奥巴马身为一个大国的总统,其一举一动自然有其含义,就是他打死一个苍蝇也会成为全球的头条。更何况在一个71%的美国百姓认为在军事上是威胁,51%的百姓认为在经济上是威胁的中国。 奥巴马此举,打破了他四天三夜间以一贯之、“低调、温和”的和谐。应该说,他钦

宋鲁郑


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长达四天三夜的中国之行临近尾声之时,突然“发力”:访华之前曾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中国媒体采访的他,在拒绝了中国各大重量级媒体访问要求的他,突然钦定一家地方媒体《南方周末》进行闪电式的、长达仅十二分钟的独家专题采访。


奥巴马身为一个大国的总统,其一举一动自然有其含义,就是他打死一个苍蝇也会成为全球的头条。更何况在一个71%的美国百姓认为在军事上是威胁,51%的百姓认为在经济上是威胁的中国。


奥巴马此举,打破了他四天三夜间以一贯之、“低调、温和”的和谐。应该说,他钦点《南方周末》不是有意为之,而是临时起意。而能让他改变的原因不外有二。一是他在中国的谦和表现引发了国内右派的强烈不满,他需要做个样子,交待一下,反正访问已到最后,点缀一下也无妨。其实中国根据外交惯例,完全可以拒绝,但从中国迅速同意来看,应该是双方有了很好的事先沟通。而且采访内容也平淡无奇,实在看不出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南方周末》做为专访对象。所以他追求的还是其中的象征意义。二是他对中国的各种安排不满,认为没有达到自已的目的,也就是说自己的低调和温和并没有换来实际的收益,于是希望以此来表达不满,反向施加压力。现在的美国已经不同过往,既有两场战争,又有经济危机,实在拿不出什么反制中国的硬通货,于是只能在已经光环不再的价值观上做做文章。


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中国则是唯一有可能挑战美国的潜在大国。这种实质性关系绝非漂亮的外交辞令可以掩盖的。美国在困难的时候可以妥协,可以让步,显示其务实的一面,但做为一个注重战略的大国,绝不会放弃对中国的遏制和博弈。中美两国由于都是核大国,虽然不太可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但其他领域的冲突则会长期存在。奥巴马刚刚离开中国,先是批准了对中国油井管进行反倾销,随后即邀请并高规格接待亚洲另一个国家印度访美,其意义不言自明,也显示了其娴熟的大国外交。


两国相争,上在攻心,下在攻城。当年美国冷战中打败苏联不是靠的武器,经济封锁,而是先用自己的价值观征服苏联的知识精英(索尔仁尼琴只是少数例外),再征服苏联的政治精英(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成为特洛伊木马,最后不费一枪一弹打垮整个苏东集团。而被征服的苏联精英带给本国的却是苏联解体俄罗斯经济陷于崩溃的边缘。后来普京上来拨乱反正,俄罗斯才重新走向复苏。其实苏联的这一幕也曾在二十年前的中国上演。不同的是西方当时只征服了中国的知识界,却没有征服中国的政治精英。从而保障了以“改革开放”为标志的中国第四次现代化尝试得以继续。其实,二十年前的导火线一是经济改革遇到挫折(价格闯关失败)以及出现腐败。结果已经被西方价值观征服的知识界归结为中国的制度,掀起了空前大波,是改革开放三十年间唯一一次打断改革进程的事件。其实,如果我们放眼世界,这两个问题是全球普遍存在的,就是美国还不照样频发腐败案(伊利诺斯州州长卖官案),还制造全球经济危机吗?但美国的知识精英、政治精英会认为是自己的制度问题吗?何以中国的知识精英就相当然如此呢?好在是,冷战后的现实以及中国的崛起,导致中国知识群体在九十年代中晚期发生分化,以新左派为标志的知识精英摆脱了西方价值观的控制,开始在现在基础上积极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当然,以《南方周末》为代表的一批知识精英仍然还在坚守。


《南方周末》问世之初,由于关注下层民众生活,针砭时弊,而成为立场鲜明的周刊,也赢得了巨大的声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方周末》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右转,成了西方价值观的代言人。但他们与美国的自由派有质的不同。美国自由派既注重价值观,也强调国家利益,而且价值观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需要的时候价值观也可以牺牲。仅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全球推翻反美民选政府以右倾的军政权取而代之比比皆是(伊朗、智利、巴西等等)。而中国的自由派则是只有价值观而没有国家利益。这在无数的东西方冲突中都得到验证。这一次也不例外。CBN记者致电《南方周末》总编辑向熹时,他喜悦的说:“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奥巴马为何在中国那么多媒体中选中了我们,”“我觉得非常荣幸。”我想信他确实没有真正明白奥巴马为什么选择了《南方周末》。他可能会以为这是对自己立场的肯定,对自己一向自由派立场的回报,但却不知道奥巴马这样做是为了美国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支持《南方周末》,更不是为了支持《南方周末》的信奉的价值观。无论他是借接受采访来向美国的右派做一个交待,还是为了向中国表示不满,都是为了美国自己!甚至是他自己!《南方周末》只不过是奥巴马利用的一个棋子而已。至于总编辑向熹表示“非常荣幸”,被利用还自感荣幸!更是令人可悲可叹。都说中国知识分子缺乏脊梁和骨气,由此可见一斑。


中美之间正在发生着贸易战、政治战和价值观之战,就差一场军事冲突成为全面对抗了。这个时候中国的自由派精英居然会由于一个遏制中国的国家领导人钦点而“非常荣幸”。本人不由的一问:如果现在是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一刻,中美撞机一刻,如果美国总统钦点,是不是还会感到荣幸?


不过奥巴马为了自己的需要而钦点《南方周末》,对《南方周末》的作用未必正面。毕竟,象二十年前把西方奉为圭皋的群体已经不多了。奥巴马此举只不过把《南方周末》过往遮遮掩掩的面纱掀掉了,当它以更为原色的面目展于世时,恐怕距其公信力的终结也就不远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