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 正文 第一章 狭路相逢 4

大沿帽 收藏 8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size][/URL] 通往九公桥镇的石板道上,国军上校团长惊慌失措地跑在士兵们的前面,士兵们气喘吁吁跟随在后,当看到匆匆赶来的大部队时,上校团长惊恐地叫道:“共军,共军,我们在山上遇到了共军。” 少将师长骑马从士兵中跑出来,问道:“共军有多少人?” 上校慌乱地说:“我,我不知道。” 少将气急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1.html


通往九公桥镇的石板道上,国军上校团长惊慌失措地跑在士兵们的前面,士兵们气喘吁吁跟随在后,当看到匆匆赶来的大部队时,上校团长惊恐地叫道:“共军,共军,我们在山上遇到了共军。”

少将师长骑马从士兵中跑出来,问道:“共军有多少人?”

上校慌乱地说:“我,我不知道。”

少将气急败坏地掏出腰间的手枪“呯”地一枪将上校击毙,士兵们被震慑得呆若木鸡。少将跳下马冲身边背着步话机的通信兵叫道:“向军座报告,我先头部队遭到共军的阻击,我师将全力以赴拿下山头,请军座放心。”

“是!”

少将师长又冲身旁的军官们威严地说:“命令全师呈战斗队形散开,榴弹炮营立即赶到前面来,二十分钟后连续炮击前面的山头,半小时后全师对两座山岭发起冲击,一小时内一定要击溃共军,后退者,杀!”

“是!”军官们急忙叫喊着带领部队向前跑去。

九公桥镇国军指挥部院内,中将军长披着衣服站在坪中眺望着远处黑漆漆的山岭,满脸的惊讶和不安,他冲一旁的副官喝道:“赶快询问前面出了什么事,刚才的枪声和爆炸声为何这么激烈?”

少将参谋长跑来惊慌地报告:“军座,161师的先头部队遭到共军的阻击,他们将全力以赴夺取高地。”

中将军长一愣,连连摆手,说:“不可能,不可能,共军怎么会抢在我们的前头?邵阳县友军的部队到了哪里?”

少将参谋长说:“他们的166师刚刚出动,要三小时以后才能到达。”

中将军长骂道:“妈的,他们怎么才出动。”

“轰隆隆!”莲花岭方向突然又传来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将军长被震得大惊失色,他强装镇定地狂叫道:“马上给白长官发报,共军已抢先一步到达九公桥镇一线山岭,我军战略防御计划受阻,87军全体将士将誓死夺下山头。同时命令161师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共军的阵地,谁后退击毙谁。”

“是!”少将参谋长转身离去。


莲花岭山口,炸翻的岩石泥土将道路全部封死,形成了一堵高高的土石墙与两边的山岭相连,独立师的战士们已经沿着山势修筑起了一道长长的简易防御工事,黑暗中山上到处都是战士们忙碌的身影。

邹家全和王小虎站在阵地后面的山坡上用望远镜观望着前方的山岭,邵阳县方向的山口也被堵死,两座山岭连接在了一起。兄弟俩欣慰地笑了。

这时,邹家全的妻子春儿,和王小虎的妻子秀兰领着医务人员跑上山来,春儿问:“有人受伤没有?”

几名卫生员站在山上应道:“没有!”

“我这里也没有!”

邹家全的表弟孝勇说:“姐,你们做好抢救重伤员的准备,我们去右面山头看看。”说完他和两名男医生沿着战壕往山下跑去。

邹家全转身对警卫营的志强和永吉说:“赶紧将布好电话线,保证通讯畅通。”

志强应道:“是!”

永吉指着身后的山峰,对邹家全和王小虎说:“师长、政委,段主任让我们把师指挥所建在中间的那座山峰上,说这样可以让你们看到整个战场的情况,便于指挥部队。”

邹家全高声道:“知道了,你们要尽快把电话装好。同志们,敌人很快就会向我们进攻,大家做好战斗准备。”

正说着,老段和小彭提着马灯急步跑上山来,老段将手中的两封电报交给邹家全,焦急地说:“师长,指挥部电报,司令员让我们坚持到明晨六点,潘副县长已率领游击大队和司令部警卫团赶来支援,44军也将在明晨六点之前赶到。同时邵阳县游击大队通报,敌人的一个师已经出动正向这里赶来,估计三小时后就能到达。”

邹家全和王小虎在小彭提着的马灯下看完了电报,邹家全坚定地说:“小彭,给司令员发报,我师已与敌人的先头部队相遇,并击退敌人。我师将坚决把敌军阻击在莲花岭以东,等待44军的到来。邵阳县敌人的一个师已经出动,我们已做好两面阻击的准备。同时命令邵阳县游击大队,沿路骚扰敌军,减缓他们的行军速度,并随时通报情况。”

王小虎急忙道:“还有,给隆回县委和游击大队发报,密切注视敌人的动态,如果敌军出动一定要立即向西线指挥部和独立师通报,同样采取骚扰之战术减缓敌军的行动速度。同时命令两县游击大队完成骚扰敌军的任务后,迅速摆脱敌人向我们靠拢。”

“是!”小彭提着马灯转身跑下山。

老段担忧地说:“师长,政委,敌人既然已经有弃城逃跑的计划,在得知我军已在此设防后,一定会全力以赴向我军进攻,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隆回县的敌人,他们如果也出动,最多四个小时就能到达,那我们的阻击任务可就相当的艰巨了。”

王小虎认真地说:“我担心的也是这点,从目前的战局看,宝庆城的敌人真的有弃城逃跑的计划,这里又是他们西逃的必经之路,如果隆回的敌人为了配合宝庆城敌军的撤退向我独立师扑来,这场阻击战可就悬了。”

邹家全蹲下身体,拿起一块石头在地上画着说:“小虎哥,四年前我们来这里查看过地形,你应该还记得。这是莲花岭,东西两面都是悬崖峭壁,往南是崇山峻岭,敌人不可能向南寻求突破。虽然北面有资江阻隔,但西北面五里外的野鸡岭正好是隆回县敌人从上游渡过资江向我独立师腹背发起攻击的最佳地点。可野鸡岭东西两面也都是悬崖峭壁,唯一的通道是西北面中间断裂的谷口。谷口的西面是一道近百米宽的山谷,为了防止隆回县的敌军从西北面向我侧翼发动进攻,我想让志德和永吉带领警卫营的两个连去野鸡岭驻守,伍阳秋带着电台跟着去,有情况及时通报,志强带领另一个连在北面山下警戒,保护医疗队和师部的安全,你们看怎么样?”

王小虎点头说:“行!这样能以防万一。”

老段说:“要是隆回县的敌人真的从西北面来,那我们不就变成了三面阻击?”

邹家全起身看了一下手表坚定地说:“现在是十一点整,离明早六点还有七个小时,能不能堵住敌人的进攻就看我们的了。不管敌人来多少,只要我们独立师还有一个人活着,就绝不放弃阵地。走,去指挥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