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12

半残的小兵 收藏 4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1938年1月初,日军调整进攻方向,从黄河转向了渤海,计划从旅大和天津海运部队在青岛和烟台登陆,从背后下手,将山东国军分成两半,这也是基于国军没有海军的情况而考虑的。为此日军调来了第5、第10和第15师组成第4集团军,分别从山西和东北到港口集结,松村自然也在其中。 虽然他不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1938年1月初,日军调整进攻方向,从黄河转向了渤海,计划从旅大和天津海运部队在青岛和烟台登陆,从背后下手,将山东国军分成两半,这也是基于国军没有海军的情况而考虑的。为此日军调来了第5、第10和第15师组成第4集团军,分别从山西和东北到港口集结,松村自然也在其中。

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坐船,但相对于以前来说这可能不是个好兆头,因为这次补充给他的兵员大多是从满洲国和日本本土招来的军校生,没有半点实战经验,这主要是因为日军的人力资源不够而导致的,不过这些人的武器装备还都是一批新货。

1月10日,松村的部队在天津登船,步兵坐的是一些登陆艇,重装备和指挥组坐在一艘运兵船上,随同行动的是海军的5架三菱F1M2水上飞机和4架96式攻击机、6架陆航97式Ki27战斗机和3架Ki30攻击机,另外还有5艘驱逐舰和扫雷艇来护航和炮击。

日军船队在上午7点开始行动,向东南方向航行,渤海蓝中泛黄,风平浪静,安全抵达应该不是问题,可松村不愿意再次撞到那个小矮人的枪口上,心里特别不安。

“前方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负责联络的通信兵收到了驱逐舰发来的消息。

松村听了这话不但没有放心,反倒加剧了他的恐慌,毕竟那小子既然会出现在陆地,就有可能会出现在海洋。

没过多久,在日军的前方出现了奇怪的东西,松村用望远镜观察,只见那是一个多棱形的银白色物体,似乎不像个船。这家伙为了小心起见,一边命令船舱里的士兵开枪警告,一边放声大喊“前面的船只给我停下,我们要检查。”话音刚落,那东西就喷出一条火舌,站在运兵船甲板上的几十个日本兵当场被打死。

日军连忙还击,可子弹除了产生火花以外并无其他作用,而且他们还有几个机枪手被爆了头,另外两个在松村旁边的士兵也被同时击毙。

几架护航的97式战斗机立即冲过来扫射,不料那玩意突然伸出一个炮塔,密集的40毫米博福斯炮弹将护航机全部击碎,另外还击沉了一艘登陆艇,最后它迅速下潜离开。

这当然是地精的新玩意,叫做NSC10隐形袖珍载具,只有他一个人操作,外形参考了F117的多面体设计,具备陆海空三栖能力,可模块化调整需要的武器。

松村见海洋重新恢复了平静,加上这次遭遇战拖延了他的时间,为了不被上级怪罪下来,他命令部队全速向目标区开进,另外陆航和海航也出动了飞机前去轰炸青岛和烟台,以便为登陆扫清障碍。

地精也赶回了青岛,将战斗群一分为二,控制青岛和烟台的港口,刘华庭的新编第245团在其协助下完成了防卫部署,地精将XS1V基地安排在两地之间的海域,作为浮动的炮兵阵地使用,必要时可以接应陆军从海上撤退。另外快速工程队按照诺曼底防线的标准加强了这一段的海岸防御,弄了陷阱机关、碉堡塔楼等必要的设施,后方有很大的纵深,便于快速机动和支援。

刘华庭说“照这个样子,我看鬼子肯定不能前进半步。”

地精哈哈大笑说“咱们抗登陆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别有什么漏洞出现,去年中央军就是因为没有守住杭州湾,所以才导致了上海的失守,这次咱们绝不能重蹈覆辙。”

日军参与登陆的部队在经过一番调整后,到下午5点左右出现在离海岸只有25公里的海面上,此前他们的空军已经进行了几次轰炸,不过由于地精事先通知当地驻军和警察疏散,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

随着日军驱逐舰和飞机对港口的大规模集中性的打击,他们的登陆作战也拉开序幕,国军官兵都躲在地道里待机,静静地看着日军的活动。

日军只见遭到打击的港口只是一片废墟,便放大胆子冲到岸上,没想到先头的几十个人脚刚着地就踩到了阔刀雷,结果当然是变成了碎片。后面的鬼子见状便胡乱射击,可怎么也没打出啥问题来,反倒是松村的一些军校生被狙击手给打破了脑袋。日军用驱逐舰还击,这次国军隐蔽的炮兵阵地同时开炮,密集的大口径炮弹将登陆的日军炸个稀巴烂,驱逐舰不是被击沉就是受重伤搁浅。

但是炮击过后,港口还是没有一个国军士兵的踪影,这让在后面的松村感到非常恼火,他知道小矮人的厉害,所以赶紧命令后面的人趴在海滩上,同时从运输船上卸载坦克,朝着大概的区域开炮。

此时呆在掩体里的国军士兵也并没有急于射击,他们在看日军的笑话,日军坦克打出的小炮弹对钢筋水泥几乎没有什么破坏。

地精事先让战斗群狙击手配备了巴雷特和麦克米兰炮狙,专打日军的薄皮坦克,当日军坦克没有警惕时就一起开火,12.7毫米穿甲弹很快就撕破了97和95式坦克的装甲,引燃火炮弹药并使其发生爆炸,冲击波也将坦克旁边的步兵一起卷入海中。

刘华庭说“想不到步枪也能打坦克,真是开了眼界。”

他这人从小在农村长大,能混到一个团长完全是靠他亲戚的提拔,不过他也善于学习,补充了一些必要的知识,可完全不知道坦克该怎么对付。

地精笑着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边看边学不就有收获了吗。”

刘华庭问道“咱们怎么不冲上去捞他一把。”

地精说“人家是一棵大树,咱们是一堆小草,这会儿占便宜没好处。”

这时他看到阵地上的鲁军士兵开始急躁起来,一个士兵抡起大刀说“我们待会儿就去揍死那些狗娘养的。”

地精听了很不高兴地说“你以为鬼子都是榆木脑袋拿来让你砍啊,还是老实点呆着吧,等差不多了我会让你出来。”

松村见国军既不露面也没什么大动作,加上后续部队已在途中,为了赶时间他也不想再费功夫考虑比较细致的计划了,便命令部队立即发动进攻。趴在地上的日本兵顿时来了精神,不顾一切地向港口冲锋,可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排排冰冷而又致命的弹药,日军在地精编织的一道道火网中挣扎着,有的身体被撕成了几块,有的被喷火器烧成了焦炭,有的则直接被炮弹炸成了灰。

松村由此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没有耐心的人是不会成功的这个道理,不过令他有些欣慰的是日军的飞机和后续舰艇纷纷赶到,对国军阵地展开了新的轰炸和炮击。可是由于港口地形的复杂性,日军只在炮火掩护下冲上了外围的一处峭壁,结果使得一大群人往上窜,地精从掩体里看到了这一幕,随即命令开炮,XS1V的几发150毫米炮弹和鱼叉导弹同时射向敌群,将峭壁连同上面的敌人完全炸碎。

日军为防止突破不利,特别调来了2艘金刚级战列舰、2艘古鹰级巡洋舰和一艘凤翔号航母,舰炮的火力果然强大,在国军的防线上炸开了个口子,冲击波也让国军全都离开了表面阵地,钻进了地道,就连刘华庭也跟了进去。

地精见所有的火力点都哑了,就差战斗群的人还在奋战,而日军也发起了新的进攻,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他立即命令XS1V舰集中火力打掉日军战舰。日军没想到支那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军舰,顿时吓破了胆。

只见XS1V的鱼叉导弹从发射器里弹出,以极高速冲向目瞪口呆的日军,剧烈的爆炸很快就使古鹰级整体变成了废铁,金刚级的几门主炮被炸碎,另有两台电动机被毁,但它依然靠着主发动机的动力逃离了战场。

地精哈哈大笑“大舰巨炮怎么能挡得住灵活的导弹,你们也该醒水了!”

由于日军主舰的失利,在其后面几公里的凤翔号自知小命难保,连忙放出甲板上的飞机,然后迅速掉头向东撤退。

这群航母舰载机有三菱F1M2水上飞机、96式和97式攻击机,地精开出他的袖珍载具,冲向日军机群,日军哪里见过这么奇怪的飞行器,他们下意识地用机枪扫射,只是带来一丁火星。地精用20毫米机枪直射,很快就击毁了5架敌机,剩下的见势不妙向后逃窜,但却没有找到母舰,他们只得迫降在海面上,可接下来的一阵猛烈的海浪却很快就把他们给掀翻淹没了。

这时松村和其他日军部队已经突破了国军在港口的外围防线,刘华庭见情况严重,指挥鲁军向市区转移,留在港口的只剩下地精的战斗群。

地精在回到阵地后,马上调来坦克反击,日军的薄皮坦克哪里是国军坦克的对手,只一炮就完蛋。鬼子军校生咬着牙与国军士兵展开了肉搏战,爆发了他们潜在的战斗力。双方各有千秋,国军士兵凭着灵活的大刀接连砍杀鬼子,日军因为刺刀较长而不太灵活,但刺起来确实要命,不过国军的钢甲愣是挡住了这致命的突刺。

松村当然也加入了肉搏的行列,他的那把祖传打刀是经过上百道工序炼制而成的,金光闪闪,不过却很少用于实战,今天算是得到了出手的机会。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功就被一个矮人的枪托给砸着脑袋,地精捡起那把刀,豁住松村的喉咙,用日语大喊道“你们都给我停火,不然你们的长官就没命了!”

还在混战中的双方士兵很快住手,然后在怒气中各自后退,地精招来两个强壮的特种兵,把已经砸晕的松村给绑在一根柱子上。这会儿除了松村联队以外的那群人还在激战外,松村的人纷纷退到一边,不敢动手。

地精对这些鬼子说“你们的长官跟我打了几次交道,也可以算是‘老朋友’了,如果你们想让他活下去,那我就告诉你们,不许再踏进山东一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日军一个小队长服了软,低声地说“如果贵军能答应一个条件,我们就走。”

地精看着这群还算年轻的日本兵,知道他们肯定没有经历过战斗,否则不会如此软弱,便问道“你们有什么条件?”

那个小队长回答“我们都是刚毕业的学生,不想和你们打仗,只想过好日子,如果贵军能放过我们,那真是太感谢了。”

地精觉得很奇怪“那你们拼刺刀的时候咋这么狠?”

小队长回答“我们日本崇尚武士道,但那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都是被逼上战场的,为了不让那些军官瞧不起,所以不得不这么做。”

地精略有怒容地说道“亏你还是个明白人,可你们不能呆在这里,必须马上离开。”说着他把松村的身体解开,和那把刀一块放到担架上。小队长立即让士兵把松村抬起来带走,回头还对地精挥手致谢,他们果然没有继续进攻。

旁边的国军士兵觉得很纳闷“长官你怎么把鬼子放了?”

地精说“这个叫攻心战术,咱们跟鬼子除了拼硬的实力,软的也要有一手。”

接着战斗群开始清扫那些第5师、第10和15师的部队,日军虽然人多,但火力上拼不过国军,加上已经失去了海空援助,天色渐黑,他们只好撤到外围。

这天的抗登陆作战使日军地面部队损失了将近5000余人的兵力,其中第5师最惨,而且松村联队的人竟然一下子全都跑光,就只留下他这个徒有虚名的队长,这家伙不由得感受到了人走茶凉的危害。

而他的上级也就是师长板垣对此觉得脸上无光,从平型关到青岛,他的皇军精锐不但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反而臭名远扬,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回敬军部那帮人的指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