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转基因蘑菇云下无幸存者(黎阳)

wxj_wxj950902 收藏 2 459
导读:转基因蘑菇云下无幸存者......2010.2.9. 有人如此评论关注民族基因安全、反对把中国人当转基因实验的小白鼠的人: ——当年反对火车的人的后裔,现在反对转基因。 ——没人因为坐车危险而放弃坐车。 ——科学总是在反对声音中进步的。 ——对反对转基因的人的几点要求:留起头发梳起辫子!扔掉电灯点起油灯!脱下衣服穿上树叶! ——受迫害妄想症型危言耸听。 照此逻辑,日本731部队的“科学研究”是不是也不能反对?纳粹德国死亡集中营用犯人做医学试验的“科学研究”是不是也不能反对?是不

转基因蘑菇云下无幸存者......2010.2.9.

有人如此评论关注民族基因安全、反对把中国人当转基因实验的小白鼠的人:

——当年反对火车的人的后裔,现在反对转基因。

——没人因为坐车危险而放弃坐车。

——科学总是在反对声音中进步的。

——对反对转基因的人的几点要求:留起头发梳起辫子!扔掉电灯点起油灯!脱下衣服穿上树叶!

——受迫害妄想症型危言耸听。

照此逻辑,日本731部队的“科学研究”是不是也不能反对?纳粹德国死亡集中营用犯人做医学试验的“科学研究”是不是也不能反对?是不是谁反对谁就是“反科学”、是“反对火车的人的后裔”、是在主张“留起头发梳起辫子”、“扔掉电灯点起油灯”、“脱下衣服穿上树叶”?是不是谁反对把北京上海当核爆炸试验场谁就是在“破坏中国发展核武器”? 同样是科学研究,有造福人类的,也有祸害人类的;有人道主义的,也有惨无人道的。谁说只要是“科学研究”就必须不管三七二十一无条件赞成?谁说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科学试验”就反对不得? 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得多。一个人创作一件艺术珍品可能得花一生心血,可能只有一种独门诀窍技艺;但要把它破坏掉却往往只要举手之劳,而且办法多得是。坑人也一样:人要健康生存,必须满足的条件一大堆;要破坏人的健康生存,只要随便破坏掉那一大堆必要条件中的任何一条就够。 同样是科学研究,用于搞破坏的比用于搞建设的容易得多——同样是核聚变,用于搞破坏的氢弹早就搞出来了,用于搞建设的受控核聚变迄今还没成功。 转基因技术也不例外。开发出有害于人的转基因技术比开发出对人健康生存所必须的条件一样也不损害而且还对人有益的转基因技术容易得多。 转基因食品安全不安全?这包括了两层含义:第一,有没有这种技术。第二,能不能确保这种技术为己所用。第一个问题是技术性问题,第二个问题既是经济性问题,又是政治性问题,而且还是军事性问题。

从技术的角度看,目前世界上转基因食品能确保安全吗?

恩格斯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

转基因技术的实践完全符合恩格斯的论断。就拿某些人最得意的转基因棉花为例: “在10年前没有用转基因抗虫棉的时候,棉铃虫泡在农药里都死不掉。自从我们实施了棉花转基因工程后,棉花不仅抗虫害能力增强,而且产量也提高了。”(注:这就是恩格斯所说的:“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在棉铃虫被基本抵抗之后,原本危害次于棉铃虫的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蚜虫等刺吸式小害虫却集中大爆发,成为近几年最主要、让基层焦头烂额的问题。”“这个转基因的棉花2001年~2004年没有问题,2004年之后如果你不去向他买种子的话,你所种出来的棉花会一代不如一代。这就是为什么2008年之后,我们的棉花质量下跌10%,产量下跌10%,耕地面积少了10%,都是迅速下滑。更可怕的是农分率从过去的42%跌到了现在的34%,比过去我们中国用的传统棉花还要差,已经比不上我们原来自己的棉花了。”(注:这就是恩格斯所说的:“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

其他方面的例子就更多:

——2008年,奥地利和意大利的科学家分别发表研究报告,指出长期食用转基因作物对于动物生育能力和免疫能力的影响。

——转基因作物相对非转基因作物而言,既没有降低农药的使用量,也没有增加产量;相反,转基因作物对极端天气更为敏感,也更容易诱发次生病虫害。

——1997-1998年,英国等实验分析发现转基因食品导致某些动物健康异常和种植区域出现异常。英国政府资助的研究显示,食用了转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现了肝脏癌症早期症状、睾丸发育不全、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部分萎缩等异常现象。

——俄专家根据实验结果宣称:转基因产品“会将人类逼向绝境”

——法国生物技术高等委员会(HCB)2009年1月22日宣称,该机构经过研究认定,种植转基因玉米“弊大于利”。

——“我是医学工作者,我的职责是为病人服务。但是我反对转基因作物。

第一,你只是从你的植物学方面去考虑问题,如果你从医学角度去考虑问题,情况可能不一样。无论如何,你是往种子里加入了一种新的蛋白(融合蛋白),这种新的蛋白假如在体内没有结和位点,那么也不会被降解,就会以一种蛋白沉或多肽积在体内,就会导致疾病。

第二,你应该去已经种植换转基因作物的农村去看一看。我是了解过的。凡是种转基因作物的周围,基本不能种非转基因的作物。为什么,因为害虫都跑到非转基因作物的田里去。

第三,你知道为什么医学上的抗生素档次越来越高,价格不但攀升。因为,大量使用抗生素的后果是耐药细菌不断出现,也有原来非优势致病菌,现在变成了优势致病菌,而所有的抗生素升级都被国外的公司控制。问题是,你今天把这个害虫征服了,那么受这个害虫制约的其他害虫就会大量繁殖,我想你们还没有研究这个问题吧?即使你的转基因食品是绝对安全的,也应该至少在灵长类动物进行试验,然后在一个可控的人群中小规模进行试验,若干年后在进行安全评估,再推广也不迟。 过去医院妇产科,排队最长的是人流手术,现在排队最长的是不育不孕症。如果你经常与草甘膦有接触的话,请你去检查一下你的精子,看看如何?或者请你的经常接触草甘膦的同学去检查一下精子。” 实践已经证明恩格斯的话是真理:“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有其利必有其弊”,“有所得必有所失”。转基因技术也不例外。用转基因技术突然一下子改变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才形成的物种以取得某一方面的结果,不可能不招至自然界的报复。

对照上述事实,再看看中国的“转基因专家”的高论:

——从1999年开始,科研人员连续3年使用约6吨转基因稻米喂养小白鼠,从毒性、致瘤、致畸、育性等多个角度验证了其安全性。

——“转基因农作物在全球大面积种植已有14年之久,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人群超过数十亿之众,至今还没有关于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任何证据。”1月5日,著名作物遗传育种和植物分子生物学家张启发院士,在华中农大转基因科普讲座上,首度公开回应“华农转基因水稻安全认证质疑”。

——张启发院士认为成人每天吃500克“华恢1号”转基因稻米,连吃657年也不会出现问题,人食用转基因稻米是安全的。 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张大院士显然没有花657年去证明“连吃657年也不会出现问题”。也就是说,他的这个数字完全是“理论推算”,而且是根据小白鼠的实验数据所做的推算。拿老鼠做了三年试验,就把从老鼠身上得来的数据直接楞往人身上套——人是老鼠吗?用老鼠做三年试验就敢得出一辈子的结论,甚至得出八辈子的结论:“人食用转基因稻米是安全的”——根据何在?更荒唐的是,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最近对《瞭望》杂志如此回复:“有人担心长期食用转基因稻米的安全性,‘小鼠灌胃实验’的结论可供参考讨论”、“按照这个实验结果推理,如果按照每天吃500克稻米计算,一个成年人即使吃‘华恢1号’转基因稻米657年也应该是安全的”、“这个推理可供大家讨论。”——什么叫“也应该是安全的”?人命关天的大事,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需要的是“绝对安全”这样的板上钉钉确凿无疑,是就是,非就非,容不得任何模棱两可,岂能靠“也应该”之类“莫须有”式的推测来决定?仅仅凭“可供参考”的“小鼠灌胃实验”这种毫无准头的数据,就敢得出“也应该是安全的”这种简直如同开玩笑的推测,就敢决定十三亿人命运悠关的大事,这不叫草菅人命叫什么?“生产应用安全证书”都批了,还假腥腥搞什么“欢迎讨论”——就凭这种轻率武断不负责任,敢相信这些“专家”的“道德的血液”吗?敢相信他们的老鼠实验数据吗?敢相信他们的“理论推算”吗?

面对上述那么多有关转基因作物安全性问题的报告,“精英”居然敢一口咬定:“至今还没有关于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任何证据”——这不叫瞪着眼说瞎话叫什么?甚至比说瞎话的算命瞎子都不如:算命瞎子至少还知道问什么答什么。而我们的“院士”呢?“转基因水稻对人体健康有无风险?张启发院士称,他和实验室的同事们都吃过自己研发的转基因稻米,口感还不错。”——问的是“安全不安全”,答的却是“口感还不错”——人家问的问题是“好吃不好吃”吗?同样,问的是:“你说转基因水稻安全没问题,为什么你自己不吃?”回答却是:“一旦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生产后,我们科研人员的米缸里全是转基因水稻”——问的是你过去这几年每天每顿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是什么,谁问你家将来米缸里存的是什么了?况且谁能证明家里米缸里堆满转基因大米就等于吃进肚的就一定是转基因大米?是不是转基因大米又不能一目了然,要做点手脚偷梁换柱有何难哉?——连做试验的小白鼠都能偷换成大活人,难道给自己做饭时就不能把转基因大米偷换成天然大米?只要实际没进肚,哪怕你家转基因大米堆得满坑满谷甚至连茅屎坑都塞爆,那又能说明什么?如此答非所问,简直跟电影《刘三姐》里那仨被财主雇来对歌的狗奴才酸臭烂文人一个德性:“你发癫,人家问地你答天”。如此当众犯浑,与其说“精英”智商低下逻辑混乱,思维连几百年前传说中的壮族民歌手都比不上,倒不如说心亏理怯,所以故意“顾左右而言它”——你只“吃过”几次,属于“偶尔尝尝”,因此只知道“口感”如何;可见你根本就没敢亲自从头吃到尾,更不敢天天只吃自己拼命鼓吹的转基因食品,所以只好答非所问,用“好吃不好吃”、“哪里存放大米”来搪塞“安全不安全”。这一切足以证明鼓吹转基因大米的“专家”人品低下,手段卑劣,居心不良,所谓“人食用转基因稻米是安全的”的实验数据靠不住,理论推算靠不住,存心把十三亿老百姓当转基因食品试验的小白鼠——这种为谋私利不惜祸国殃民的“专家”中国老百姓早就领教得够够的了:当初给三鹿牛奶评了个“国家科技一等奖”的不就是这号人吗?世界上有没有确保安全的转基因食品是一回事,中国老百姓实际吃到嘴的转基因食品安全不安全是另外一回事——即便世界上有确保安全的转基因食品,但只要从种子到吃进肚之间所有环节中有一环能被外国人染指,那就不能保证中国老百姓实际吃到的食品是安全的——要确保安全,从下种到收获到烹调到上桌到吃进嘴那么多环节一环都不能少;而要下毒,只需要突破一环就够了。中国的转基因“精英”们在这里又玩了一手答非所问——从基因安全角度考虑,需要关心的是外国人有没有做手脚的可能,即在中国的转基因产品发展生产的整个过程中有任何参与的机会。也就是说,中国转基因食品的开发应用全过程是否象中国的核武器一样百分之百处于中国人的绝对控制之下。而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对《瞭望》杂志宣称的却是他们的转基因大米不存在“中国失去专利‘控制权’的问题”、“即使我国在某些品种的培育中涉及国外的专利技术,也不至于落入外国的‘专利陷阱’”——把全过程的监控这最要害的问题转化为商业专利权的法律扯皮问题和交钱多少的问题,根本是文不对题——存在不存在专利问题是一回事,有没有机会被人做手脚是另外一回事。不管交不交专利费,只要你必须从人家那里获得种子、药品、技术,那就有被做手脚的可能,那就是受制于人,就不能确保基因安全——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在伊拉克防空系统进口的一台打印机里下了病毒,瘫痪了伊拉克防空体系。从安全的角度讲,问题的要害是整个体系不能允许任何一环有机会被别人插手做手脚。而中国的转基因“精英”们的答复却等于说这个体系所有权是我的,不存在别人跑来要钱的问题——这二者是一回事吗?接二连三答非所问,究竟为什么? 常言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有谁反对,不妨问问:你家有大门吗?大门上锁吗?你的银行帐号保密吗?除非你家没大门,或者有大门不上锁,或者你的银行帐号公开,谁爱用谁用,否则就证明你实际也认同“防人之心不可无”。

为什么如此强调基因安全?当真是“受迫害妄想症型危言耸听”吗?

基因安全的重要性不亚于核安全。中国的核武器不能允许外国人插手,基因安全也一样。转基因技术应该研究,但决不能允许外国人插手,否则就危及全民族的基因安全。而丧失基因安全就意味着民族灭绝。 这不是危言耸听杞人忧天。西方搞种族灭绝有理论,有实践,有需要,有手段。

1.有理论:近200年以来,英美的统治精英一直深受三种社会哲学的影响。一是马尔萨斯主义,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隔代而倍增的人口。二是应用于人类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主张大自然的天律是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对“群畜”、“人渣”宣战的精英主义。 尼采说:“就我的本性来说,我是好战的!攻击,这就是我的本能。与人为敌,这是我的天性!”、“让超人降生,消灭这些群畜!”“必须爱除衰退的种族!”——这个淘汰劣质种族和人口的武力和文化的复合进程,已经成为人类最终所将面临的一种严峻生存现实。

2.有实践:当年欧洲殖民主义者用种种手段,尤其是用天花为生物武器,灭绝了“生物不设防”的土著印地安人,占据了美洲大陆。欧洲人到来之前南北美洲土著居民人口约9千万到一亿,如今人口数量已经减少到大约17万4千,基本被灭绝了。欧洲殖民主义者在灭绝美洲印地安人的同时又把非洲居民掠夺到美洲当奴隶,完完全全实践了马尔萨斯主义、达尔文主义和尼采的精英主义——弱肉强食、“超人”征服“群畜”、“人渣”。

3.有需要:1995年9月27日,国际精英主义者在美国旧金山召开“费尔蒙特饭店会议”。这个会议是由美国出资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邀集当今世界的500名最重要的政治家、经济界领袖和科学家,其中包括乔治.布什、撒切尔夫人、布莱尔、布热津斯基以及索罗兹、比尔盖茨、未来学家奈斯比特等大名鼎鼎的全球热点人物。出席这个会议的精英认为,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世界将出现分化为20%的全球精英和80%的人口垃圾。要解决这一问题,一是采用布热津斯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贫穷的垃圾人口,不让他们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仅由20%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二是设法逐步用“高技术”、战争和瘟疫(生物武器)来消灭他们(新马尔萨斯主义)。由于现代世界财富的绝大部分,仅由20%的优秀人口和优秀文明(以英格鲁撒克逊文明为代表)所创造。所以必须设法消灭和淘汰那些无能力创造新价值的“群畜”(新尼采主义)。 “大多数高质量的矿藏都位于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数量过多的‘劣种人’妨碍美国获得充裕的、廉价的原材料,必须除掉这些高速增长的人口才能保护美国利益。”“美国要将粮食援助作为‘国家权力的工具’,对那些接受援助的国家来说,要么绝育要么挨饿。”(美国《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

4.有手段:现代科学技术,包括“干净”核技术、遗传基因武器技术以及生物武器技术已经提供了实现这一目标的高科技手段——现在已可以使用较“人道”的方式而不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焚尸炉,非血腥地、大规模地消灭“劣等人口”。Epicyte是圣地亚哥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2001年9月,该公司宣布创造了转基因玉米的终极版本------避孕玉米,这种杀精玉米是对世界人口问题的一大贡献。2004年5月,美国一家生物科技公司Biolex收购了Epicyte公司,从而掌握了杀精玉米的转基因技术。从此以后,杀精玉米的话题从媒体上消失,变得讳莫如深。

那么人家能对中国网开一面吗?

毛泽东说:“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看西方精英搞种族灭绝的过去,就可以知道他们的现在;看他们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将来,知道他们对中国的真正打算是什么。 看看人家的根本立场:“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必须设法消灭和淘汰那些无能力创造新价值的‘群畜’”。 再想想美国前总统克林顿1998年访华时的弦外之音:

——在不久的将来,如果目前的能源使用模式不改变,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的排放国。

——中国正在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污染国,中国每年污染物的排放量已达世界第一,中国五个城市已经列入全球空气污染之最城市之中。

——空气污染导致的呼吸系统疾病在中国的健康问题中排第一。我最担心中国走上和美国完全一样的致富道路,中国人口比美国多四倍,这样一来中国人就难以呼吸了,因为中国空气污染将会很严重。

把克林顿的讲话要点跟“费尔蒙特饭店会议”的结论联系在一起,就不难看出其中的不详之兆:“我最担心中国走上和美国完全一样的致富道路,中国人口比美国多四倍”、“中国正在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污染国,中国每年污染物的排放量已达世界第一”——“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当今地球所负载的无用而劣质的人口垃圾是太多了”

中国“精英”倒是不遗余力创造条件,惟恐西方精英下不了决心对中国搞种族灭绝:

西方精英:“当代所面临的全球环境以及不可再生资源问题,使人口危机问题变得更加紧迫”、“ 中国正在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污染国”、“我最担心中国走上和美国完全一样的致富道路,中国人口比美国多四倍”……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