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何必太在意印度媒体的执拗与癫狂

zhang8818999 收藏 0 68

抓住某一篇文章或者某一段报道来控诉外国媒体炒作涉华议题,吸引眼球的效果肯定是很明显的,但不见得能体现媒体的清醒和客观。


印度人至今还喜欢问外国人对自己国家的印象如何,我自己就被问到了好多回。符合政治正确原则的答案总是会说的,不过说实话,上个月我在印度看了几天的当地电视之后,我对印度,更准确地说对印度新闻界的印象可实在不方便告诉我们渴望答案的新德里主人。


那天,印度的一家电视台——我要声明,不是所有的电视台——用了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报道21名印度公民在深圳因为涉嫌走私钻石而被当地警方拘留的事件。就在这件事情发生前不久,三名中国公民在印度被警方逮捕,深圳的事情自然引起了印度媒体的许多猜想。


这家电视台从指责中国的行为有损两国钻石贸易开始,一路上升到指责中国蓄意破坏中印关系。值得注意的是,“有损中印钻石贸易”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承认了那21人的确携带了钻石进入中国,只不过在这一行为是否符合中国法律方面,印度媒体进行了有别于中国司法机关的理解。没办法,走私者通常都把自己的行为叫做贸易,这在次大陆也是有传统的。


继而电视台转播了印度外交秘书拉奥琪女士在记者团团围困中对印度驻华代表机构已采取行动的说明。印度外交部门的立场称得上具有职业的冷静和镇定,而媒体则表现出了同样职业水平的执拗甚至癫狂,拉奥琪的表态遭到了电视台评论员潮水般的批评。


不仅如此,整天的涉华报道当中穿插了大量片花,从达赖喇嘛的图片到中国的国庆阅兵,以及没有任何图片只有文字说明的关于中国弹道导弹中段拦截试验的快讯。这种手法在好莱坞或者宝莱坞肯定会被有自尊的导演斥责为老套,在电视上却成了心理暗示的绝佳手段。


不止是这家电视台,许多平面媒体也在那一天加入了讨伐中国的大合唱。不过有意思的是,一天以后便只有少数一两家报纸还在跟踪这件事情,而其他大多数电子或平面媒体对这事的兴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替代的头条包括德里大雾弥漫导致交通瘫痪、印度曲棍球运动员罢训危机化解、孟买警方是否有意宽宥酒后驾车的有钱人等等。印度媒体遗忘“深圳事件”之快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小孩子——今天闹着要双份的冰淇淋,明天却一口不吃。在24小时内说得那么热闹,其实也是小事一件。


这倒提醒了我们,对于国外媒体的涉华报道进行连续性的研究的确是有必要的。抓住某一篇文章或者某一段报道来控诉外国媒体炒作涉华议题,诸如“外媒炒作中国导弹拦截试验”之类,吸引眼球的效果肯定是很明显的,但不见得能体现媒体的清醒和客观。当然,这并不是在主张不论别人说我们什么,我们都要强调两国友好关系发展的大局,只是我们也得有这样的胸襟和气度,不和只是为了把收视率提得更高的电视台生那份闲气,更不能把自己的品位降低到那个水平上去。


客观地说,其实只要我们回过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对印度目前的很多想法、做法也不难理解了。至少喜欢打听外国人的印象这种习惯就并非专美于印度,“五四运动以后,好像中国人就发生了一种新脾气,是:倘有外国的名人或阔人新到,就喜欢打听他对于中国的印象。”鲁迅先生在77年前便曾针对中国人同样的习惯写过文章,名字就叫《打听印象》。


时至现今,哪家中国媒体还有闲工夫打听外国人的中国印象呢?当然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类报道即使在娱乐版上也上不了头条罢了。人们更关心的是名人的私生活而不太在乎他们关于中国到底有什么想法。当然,也还有热心这类问题的普通公众。上海的小宝写了一篇《身为上海人》,说的就是那种“似是而非的沾沾自喜”的“乡村精神”,不过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已经不屑于满足这份沾沾自喜。


但是,对于那些还在努力追赶我们的其他人来说,对我们心存愿望以及怨望是很正常的。看到中国人就要谈论中印的比较,以及把中印关系当中的任何孤立事件都说成是中国心怀恶意,正是这种愿望和怨望的体现,一枚硬币的两面罢了。对此,我们还是宽容些的好,反正隔着一座大山,我们也听不见,即使听见了,我们当中99%以上的人也听不懂。何必呢?(叶海林 中国社科院 亚太所学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