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武被俘记:济南战役后活捉了“7个王耀武”

世界王牌 收藏 0 433
导读:1948年9月济南战役结束4日后,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省主席王耀武被解放军活捉。有意思的是,在此前后解放军共活捉了7名“王耀武”。原来,王耀武为了不被活捉,在济南陷落前事先安排多个体态、相貌和他差不多的部下,让他们在被捉后都自称“王耀武”,那么,真正的王耀武在哪里呢? 公安战士扣住了一个“胖子” 1948年9月,王洪涛在山东省寿光县公安局任审讯干事。9月16日,济南战役打响了。仅过了8天的工夫,就传来了振奋人心的喜讯:济南解放了! 9月28日上午8点钟左右,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8年9月济南战役结束4日后,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省主席王耀武解放军活捉。有意思的是,在此前后解放军共活捉了7名“王耀武”。原来,王耀武为了不被活捉,在济南陷落前事先安排多个体态、相貌和他差不多的部下,让他们在被捉后都自称“王耀武”,那么,真正的王耀武在哪里呢?


公安战士扣住了一个“胖子”


1948年9月,王洪涛在山东省寿光县公安局任审讯干事。9月16日,济南战役打响了。仅过了8天的工夫,就传来了振奋人心的喜讯:济南解放了!


9月28日上午8点钟左右,值勤的公安战士刘玉民从外面匆匆跑来报告王洪涛,说:“在张建桥上发现两辆大车和七个人,形迹十分可疑,我们把他们扣住了。”


听了刘玉民的汇报,王洪涛立即赶往现场。走出大门,看见战士们已押着人和车进了村。第一辆车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旁边躺着一个人,盖着棉被捂着脸。后一辆车上坐着两个普通妇女。此外,便是两个赶车的和一个跟车的人。


王洪涛迎上去,问车上坐的那个年轻男人:“你们是干什么的?”


他抬起呆滞的眼睛看看王洪涛,然后机械地说:“俺是商人,在济南普利街开馆子。家业叫炮火打光了,到青岛寻朋友,混碗饭吃……”


听他的口音一点也不像济南人,而且穿着紫花布衣服,这是当时农民用带色的棉花纺织的粗布,济南人根本没有穿这种布的。王洪涛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乔玉龙……”他略带惊慌地回答。


“车上躺的是谁啊?坐起来!”说着,王洪涛朝大车走去。


乔玉龙不自然地用身子挡住车。结结巴巴地说:“他……他……是俺叔,病得不能动了!”当他的目光和王洪涛的目光相遇时,王洪涛看出他是出奇地惊慌。为了掩饰,乔玉龙连忙又说:“炮弹炸房子,真吓人呀……俺叔炸断了腿,真吓人呀……”


为了进一步弄清情况,王洪涛把乔玉龙朝旁边一推,伸手掀掉了车上躺着的那人身上的棉被。一看,原来是一个五十岁左右,满脸络腮胡子的大胖子。王洪涛大声对他说:“坐起来!”


大胖子一声没吭,慢慢地坐了起来。为了看清他的全部脸面,王洪涛又伸手拽下他头上包着的白毛巾。顿时,王洪涛被惊住了:他肥大的脑瓜光秃秃的,前额上有一道明显的白印。根据经验,王洪涛一下就看出这道白印是国民党军官共同的记号。因为只有国民党军官戴大盖帽,天长日久,才留下这个一时难变的痕迹。看来,这个胖子是国民党的军官。而且,根据他的外表、年龄和那个“乔玉龙”的神色,可以初步断定,起码是团级以上的大官。


王洪涛冲着车上那个胖子命令道:“下车吧,你已经到站啦!”


公安战士已经看出眉目,怒喝道:“快下来,听不见吗?”


胖子慌忙爬了起来,不过仍没有下车,只是朝乔玉龙摆摆手。乔玉龙顺从地走过去,回身背起胖子说:


“俺叔不能动啊!”乔玉龙焦急地说,“他……他炸坏了腿啦!”为了使王洪涛相信,乔玉龙捋起那胖子右腿的青布裤管。果然,胖子的腿上缠着一条白毛巾。然而,王洪涛仔细观察后发现,那被缠着的地方,周围既无血迹,又不红肿。


王洪涛笑了一下,对他“爷儿俩”说:“好吧,让我给你治治伤!”王洪涛把手巾给他解下来,腿上却没有半点伤痕。


“快下车吧!”王洪涛再次命令着,“到院里去!”


公安人员审讯嫌疑人


这个院儿本是一所农村小学,教室都空着。王洪涛便让战士们先把这一行人分别隔离讯问,弄清他们的身份。王洪涛重点对付那个胖子。


乔玉龙把那个胖子背到“审讯室”,把他放到一张空木床上后,战士们把乔玉龙押了出去。


屋里沉默了片刻。王洪涛用眼扫了一下呆坐在那里的胖子,严肃地说:“站起来!”


胖子把脚移到地下站立起来,两手自然下垂,腿肚子朝后绷,胸脯子朝前挺,嘿!好一个“军人风度”,多么标准的“立正”姿势呀!王洪涛心里更有底了。


“你叫什么名字?”王洪涛问。


“乔坤!”他第一次开口答话,声音低沉而又颤动。


“哪里人?什么职业?”


“长清人,在济南开馆子的。”


“那个年轻的是你什么人?叫什么名字?”王洪涛又问他。


他想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我的侄子,乔玉龙。”


回答似乎没有破绽。王洪涛朝刘玉民和另一个同志示意,他们便上去搜查他,结果只从他身上搜出一些雪白的高级棉纸。


“这是干什么用的?”王洪涛指着棉纸问。


他用眼角扫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手纸”。


啊!这种手纸,一个“开馆子”的小商人无论如何是舍不得用的。


几件简单的行李也被打开了,共搜出小元宝两个、银元十一块、北海币十万元。当时北海币是山东解放区的纸币,在敌占区不流通。济南商人怕招惹是非,也不敢使用。


另外,还有一张“通行证”,上面写着:“兹证明我街商民乔坤等人去青岛经商,希沿途军警验证放行--益都西关街公所,街长杨云亭。”


“这张通行证是从哪里弄来的?”


“在……益都,记不清了,是他们办来的!”


“济南的小商人,到益都去开通行证,这是什么意思?”王洪涛严厉地追问他。


“记不清了,记不清了。”他只是死板地重复着。


这时,秘书股长王俊健来了。王洪涛立即走出屋和他交换了意见。根据分别讯问的结果判断,除“二乔”之外,其他人都是半路相逢,共同搭车的。于是,他们决定扣住“二乔”,其余人、车全部放行,集中力量对付胖子。


根据初审的口供分析,估计他们很可能是从济南逃出来的国民党的残兵败将,这些口供都是在路上临时编造出来的。因此,为取得审讯的突破,他们决定采取突然袭击,连续进攻,使其没有思考的余地。王洪涛还负责审讯胖子。


“你叫什么名字?”


“乔坤。”


“哪里人?”


“临清人?”


“什么职业?”


“打火烧的。”


“多少资本?”


“六万元。”


“多少钱一袋面粉?”


“十万元。”


“住在什么街?门牌多少号?”


“那个……普利门……啊,开馆子……啊……”他额上冒出了大汗,语无伦次。


时机到了,王洪涛突然严肃地说:“不需要再表演了,军官先生。共产党的政策一向很明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现在再给你留一个坦白的机会。不过应该告诉你,你们济南府的十万军队都被我们消灭了,难道你还想逃出人民的手心吗?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几个漏网的残兵败将,休想逃出解放区军民的手掌!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投降!”


胖子低着头,又变成了哑巴。


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王洪涛命令公安战士暂时把他押进了“临时监狱”。


他就是真正的王耀武


这时局长李培志和审讯股长王登仁都来了。他们三人进行了分析:从初审的情况看,这个胖子肯定是一个高级军官,那个叫乔玉龙的就是他的心腹随从。王股长警惕地说:“济南被攻破之后,敌人一些高级军官化装逃跑了,听说王耀武跑到临沂也被我们活捉了!”


啊!王耀武被活捉了!王洪涛听了这个消息,高兴得几乎跳起来。李局长严肃地说:“说不定这一个是'王耀六'呢!咱们要揭穿他的画皮!”忽然,看守所长蔡兰芝跑来报告说:“犯人要求谈话,非找县长不可!”看来,那胖子的思想在激烈斗争着。趁热打铁,他们决定立即提审。


下午四点,李局长、王股长和王洪涛,加上一个记录员,又开始了第三次提审。


提审员张兰香把胖子带进来,还没等王洪涛他们问话,胖子就说:“我找县长!我找县长!”他看了看坐在中间的李局长,说:“你是县长吗?”


王股长朝他摆摆手说:“不用找县长,有话你就对我们说吧,我们就是专管你这件事的。”


“好的……我没必要再瞒下去了,我就是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王耀武!”说完这话,他叹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


“王耀武!”王洪涛他们都惊呆了!刚才王股长还说王耀武在临沂被捉住了,眼前怎么又钻出一个王耀武来,莫非是想冒充王耀武好争取一个不同于一般被俘者的待遇?王洪涛望着李局长发愣。


李局长对王股长和王洪涛示意说:“继续审问!”王洪涛理解局长的意思,到底眼前这个胖子是不是真正的王耀武,还需要进一步从口供中寻找证据。


王股长开始审讯:“王耀武,解放军包围济南时,你事先知道不知道?”


“知道。一个礼拜前我就得到了情报。鄙人深知,济南虽城防坚固,但乃孤城一座,贵军攻势强大,早晚不保。为此,我曾飞往南京,向'总统'当面陈述,要求增援三个师的兵力,蒋已决定空运增援一个师,陆地由李延年率两个师北上。谁知,我回济仅两天时光,机场已陷,贵军神速,使我空运计划落空。李延年北进受阻,我陷入孤军作战,以致全军覆没。”


“你在济南有多少主力?”


“号称十万之众。”


“城防部署?”


“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负责商埠、四里山和西郊机场;整编七十三师师长曹振铎负责城里和千佛山。因吴军哗变,叛投贵军,只好改变计划,固守内城……”


吴化文起义,你事先知道不知道?”


“知道,也不知道。吴军长与贵军接触已有风传,我对吴早有戒心。吴哗变当晚曾召开团级会议,吴军有一位团长越城向我报知,但实难控制,只好任其自去了……”


“那你又是怎么打算的?”


“守备会议之前,我已料定,城破即在旦夕,败局已定。会议结束,我即化装,从事先准备好的地洞中钻出北郊……”


从这个胖子的口气和口供中判断,他就是真正的王耀武无疑,因为除了他,一般人是不会清楚和掌握这些内幕消息的。


王洪涛他们当即打电话给分区司令部,把活捉王耀武的喜讯报告给首长。谁知,竟又出了笑话,分区司令部回答说,他们那里也刚捉住一个“王耀武”。


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题还是由王耀武自己作回答。他对王洪涛他们说:“为了脱险,我事先安排十几个相貌和我差不多的部下,城破被俘时自称王耀武。其实,我才是真正的王耀武。”


原来如此。


第二天,分区司令部派来一个参谋和一个班的武装战士,用两辆马车把王耀武送到了华东局驻地--山东省益都县弥河。经过最后核实,王洪涛他们捉住的“王耀武”,才是货真价实的王耀武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