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九》复仇(3)

武者2009 收藏 17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五扒皮回到岳父家,家里人都等急了,以为他在高台村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呢。岳父刚要派两个儿子大山和小山去看看,见女婿满头大汗地进了门,全家人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纷纷问怎么才回来?五扒皮就把今天去鬼子驻地以及杀马大全的事说了一遍。   岳父王元宝听了,叹口气说那东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五扒皮回到岳父家,家里人都等急了,以为他在高台村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呢。岳父刚要派两个儿子大山和小山去看看,见女婿满头大汗地进了门,全家人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纷纷问怎么才回来?五扒皮就把今天去鬼子驻地以及杀马大全的事说了一遍。


岳父王元宝听了,叹口气说那东西该杀,岳母王张氏忧虑地问:杀了那个姓马的乡长,鬼子不会来报复吧?


这一句话提醒了王元宝,他抬起头看了看家人,又对两个儿子说:你们明天召集村里能干活的人,抬石头把出山的路口堵死,马大全死了,鬼子肯定会感到威胁,说不定很快就来扫荡。


一夜无话,第二天,全村老少爷们百十人喊着号子从山下弄来大石块,两天工夫就把出山的路口堵了个结实,垒起五米多高,只留一小豁口进出。


五扒皮虽然也跟着忙活,但心思却不在防卫鬼子的报复上,他的野心更大,杀了个马大全,在他的计划中那不过是顺手牵羊罢了,他的目标是能进入鬼子驻地杀个痛快。杀父之仇灭家之恨啊,那种心情别人是体会不到的。


天越来越凉,已到了初冬季节,山里人就把秋天砍好晒干的木柴挑到王戈庄集市上买,五扒皮发现这是个去摸底的好机会,就也挑着一担柴跟着大家来到了乡驻地。


王戈庄集是方圆几十里最兴隆最繁华的集市,鬼子来以前,来这里赶集做生意的人山人海,非常热闹。自从两个月前鬼子派飞机轰炸了集市,死伤三百多人后,人们都不敢去了,鬼子来驻扎后,人就更少了。


空旷的集市上有几个卖锅碗瓢盆的,也些卖杂务的,更多的是从山里赶来卖柴的,平洼人家为预冬寒,都在这个时节备下些干柴。


五扒皮随着人流到了柴草市场,放下担子用袄袖子擦擦汗,他本是大户人家,少爷出身,从小没出过这样的力,现在挑着一百多斤的柴火走了30多里山路,累的他不轻。


来集市买柴草的多是乡里的富户人家,他们也很会看柴草的质地干湿。而经常赶集的山民们早已与他们熟识了,一见有人过来问价,就迎上前吆喝一声老爷或掌柜的,几句话侃下来买卖就成交了。


五扒皮不会呀,守着一担柴在那干急,他想早把柴卖了去里面溜达打探小鬼子的底细。


正在这时,远处走过来一个胖子,那胖子四十多岁的年纪,脸上油光发亮,头顶扣着一顶日本牛比帽,一看就是个二混子。


五扒皮上前几步堆着笑脸问:掌柜的,要柴火吗?纯正的山里松柴,一包油,保顶烧。


胖子乜斜了他一眼,也不讲价,手一挥:你跟我走。


五扒皮一惊,问:去哪里?


胖子骂了一声:你他妈问去哪干啥,皇军大院。


啊?五扒皮一听,又惊又喜,自己来就是为了小日本的窝巢啊,现在竟然有人领路了。他赶紧挑着柴火跟在胖子屁股后往鬼子驻地走。


原来那个胖子是给鬼子做饭的伙夫,当然也是个打杂的,在鬼子大院里是个孙子,而到外面就装大爷了。


五扒皮跟着胖子来到鬼子大院门口,胖子老远就矮着身子点头哈腰向门口站岗的鬼子亲热地招呼,站岗的见是伙夫,查也没查,一摆手放他们进去了。


五扒皮挑着担子进了鬼子大院,眼睛四处乱转。院子里是三排平房,第一排房子里住着些小当兵的,第二排从东往西数第六间就是日军大佐田中的住处,门口有两个鬼子站岗。


最后面那排尽西头三间就是伙房了。


胖子让五扒皮把柴火抱进灶间。一切弄妥后,胖子斜着眼问他:你要多少钱?


五扒皮哪敢惹事啊,就笑嘻嘻地哈腰道:俺这担柴火就送给太君了,能为皇军服务俺高兴还来不及呢,那能要您的钱。


胖子呲呲牙道:你小子还算拾抬举。走吧。


五扒皮心里骂了一句:去你娘的狗杂种,死到临头了还狂妄。


五扒皮不想就这么离开,颠着脸问:老总您还要柴火吗,俺家里堆了好几垛,烧不完。要不明天俺在给您送些?


胖子奇怪地斜了他一眼,感觉这个人很怪,白送干柴别人想躲还来不及呢,这小子怎么自己送上门?


五扒皮见胖子疑惑地看他,赶紧解释:老总俺没别的想法,就是想跟您托个关系来当个兵,混口饱饭吃。说完搓着两只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胖子一听,心说这小子傻冒啊,别人抓都抓不来呢,他竟送上门当炮灰。就哈哈大笑,说这还不容易,明天你先送过来车柴火,我包你当上兵吃饱饭。


五扒皮哎了一声,哈腰谢了,扛着担仗就兴冲冲地向外面走去,心说这回狗日的们活到头了。


他走到大院门口,给站岗的鬼子哈腰招呼了,刚出门要离开,突然听到后面一个人在吆喝:哎,那个卖柴火的,等等,明天也给我家送去些。


他一楞,这声音非常熟悉啊,回头一看,犹如五雷轰顶,坏了,这不是那个汉奸马大全吗?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在这?不容他细想,赶紧把破狗皮帽子往下一拉,点头应着,步子紧赶出了大门,钻进了对面的胡同里。扭头看看没人撵上来,才松了一口气。


五扒皮揣着一颗懊丧地心情边往家赶边想这马大全怎么就没死呢。真他娘的怪事了。


原来,那天晚上在他家里出屋问谁的是黄土庄的一个保长,他是去马大全家商量事情的,当然也是去讨近乎。当时马大全坐在炕上,那个保长坐在炕沿,听见院子里狗叫,他就出来看,结果当了替死鬼。


马大全一听枪响赶紧连滚带爬地跑进里屋,而他老婆半斤粉就惊的尖叫起来。


自那天马大全家遭袭击后,这家伙怕的要死,知道是仇家找他算帐了,就跟伪军中队长花脖要了两个当兵的给他看家护院。以壮胆。


庆幸的是马大全在鬼子大院里没认出那个穿着一身破袄烂裤狗皮帽子的人就是五扒皮。


五扒皮回到家里,也没敢跟岳父他们说,怕家里人担心。他匆忙扒了几口饭,走到西厢房暗自行动起来,王家山里历来做鞭炮是远近闻名的,每到阴历冬腊月季节,村里各户都忙着做鞭炮卖。


做鞭炮用的黑炸药,村里人用几种原料就可配制成.


岳父王元宝家也是做鞭炮的大户。五扒皮把几袋子炸药装进两个铁桶里按实,里面又放上一些小石头封住,最后装好引信,威力巨大的大炸弹就做成了。


他计划的很仔细:明天晚一去,等近中午的时候趁鬼子们聚到一起吃饭的时候用大车拉着柴火进去引爆。炸他个稀巴烂。自己再乘鬼子混乱的时候跑掉。一切打算的很完美,就等明天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