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x1c1t4 收藏 31 595

乌克兰总统大选虽然尘埃尚未落定,但大局已定。亚努科维奇以微弱多数领先,国际观察团也认为选举符合国际标准,但选票落后的季莫申科却宣布“我永远不会承认亚努科维奇此次选举胜利的合法性”。不过,或许季莫申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她已不大可能像5年前那样大翻盘了。

“颜色革命”在经过了4-5年的狂热之后终于现了原型,“变色国家”的老百姓在走过了“从失望到激动、从激动到希望,从希望到等待,从等待到忍耐,从忍耐再到失望”的全过程后也得出了一个心酸的结论——“颜色革命”并不能创造神话。用格鲁吉亚一位老百姓对记者的话说,“带不来好日子的‘玫瑰革命’,就是折腾。个别人得了好处,但老百姓的日子却越过越差了。”

格、乌“颜色革命”刚刚结束时,一些美国人曾欣喜地认为,独联体地区的“民主浪潮”已形成,前苏国家人民将在这“第三次欧洲解放浪潮”中最终获得民主和自由。而格鲁吉亚乌克兰两国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美在独联体地区推进民主化改革的“民主样板”,萨卡什维利和尤先科自然而然地充当了“民主先锋”。作为对萨卡什维利带头掀起“颜色革命”、推动“颜色革命”延伸的鼓励,前任美国总统布什曾于2004年5月在参加完俄二战胜利庆祝活动后破例单独挑出格鲁吉亚,对这一外高小国进行访问,把格推举为“自由灯塔”。

作为对布什支持的回报,萨卡什维利和尤先科曾一道行动,准备在“欧洲政治版图”上打造一个“第比利斯—基辅—华沙欧洲民主轴心”。随后,萨卡什维利又提出要建立“新雅尔塔体制”,“建设一个统一、自由、和平的新欧洲”。再后来,两人又提议创建一个“倡导自由和民主”的新型地区联盟——“民主选择共同体”。但人们发现,这些“输出革命”的理论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而且,萨卡什维利和尤先科在外交上的活跃并不能掩盖其内政上的“乏善可陈”。

其实,“颜色革命”说穿了无非就是外力干预下进行“非正常政权更易”,是大国势力寻求当地最佳利益代理人的政治游戏。格鲁吉亚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2004年1月6日在“玫瑰革命”后接受我采访时毫不客气地说,“请不要用“革命”这个词。这里没有任何革命,而是企图政变。在一些人在政府宣布了紧急状态后有组织地冲击议会大厦,有些人手中拿着玫瑰、怀里却揣着武器。当时的叫法很多——玫瑰革命、天鹅绒革命,就差叫‘白菜’革命了。所有这些革命的关键是赶现任总统下台。我在宪法范围内辞职了,我当时对那些年轻人说:你们现在可以承担起领导国家的责任了。这就是所说的整个革命。”后来,一直心气极高的萨卡什维利事后也不得不承认,“‘玫瑰革命’使格鲁吉亚认识到,发动一场革命远比改变一个失败的国家容易得多。”而尤科先以个位数的得票率在第一轮投票中就黯然出局的下场,也让这位颜色革命的主角饱尝了颜色革命后的“世态炎凉”。

所以,“颜色革命”如今也成了美国人自己都不太愿意提及的一场游戏、一场梦。于是,美国人开始反思“美式民主”在独联体的碰壁的深层原因。五角大楼的一份秘密报告称,自由派这种输出领导人式的“民主扩张”过于急功近利,反而更容易激起当地的民族主义倾向,而决定一国战略选择的有许多固定的长期性因素,这些因素很难用简单的输出民主的方式影响。此报告执笔人之一、华盛顿大学教授杰克逊说:“我们不会支持任何颜色的革命。美国人现在懂得,许多反对派的运动不会赢得人民的信任,而将成为莫斯科分化和破坏当地民主进程的秘密工具。我们不会再落入这一圈套。”

而一开始被“颜色革命”弄得措手不及的俄罗斯也慢慢地回过神来,不仅止住了“颜色革命”在独联体内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而且还开始自如地应对“变色国家”。对发生“玫瑰革命”的格鲁吉亚,俄罗斯于2008年8月劈头盖脸地收拾了一把,把萨卡什维利的老本和美国人在那里培训多年的军队消耗得差不多了。对于发生“橙色革命”的乌克兰,梅德韦杰夫干脆采取了“冷处理”,在俄前任乌大使卸任后虽然也任命了新大使但却迟迟不派,只是在此次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后才让新大使到基辅赴任。对于发生“郁金香革命”的吉尔吉斯,俄罗斯在一番“软实力”和“多元外交”的共同作用下有效地拉住了吉新政权西去的脚步。

经过近几年的思考,美国人发现“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有难以填平的沟壑”。美国人渐渐不在大力推销“颜色革命”,而试图在独联体内推行一种新的“民主方式”——“自我革命”,美方后来对待里海能源大国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各项选举的“暧昧态度”就是这一战略调整的具体表现。这种“革命”方式将不再以“街头民主”为主要表现形式,而是以当权者“自上而下的自我改革”为主要形式。面对“颜色革命”已从“民主样板”变成“民主鸡肋”的尴尬局面,美国人以乎只能硬在嘴上,痛在心中。

其实,“颜色革命”与民主无关,但与权力有关。作为“颜色革命”的发动者,“颜色革命英雄们”心里很清楚,“颜色革命”也就是以民主为借口发动的权力争夺战。作为“颜色革命”的推动者,美欧心里很清楚,“颜色革命”也就是以民主为借口发动的地缘政治争夺战。这两者都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些什么。但作为“颜色革命”的参与者,“变色国家”的老百姓被人家以“民主”的名义招呼到一起,又以“民主”的形式把“颜色革命英雄”选为本国的带头人,到头来自己又不得不承担了这场“颜色革命”折腾之后的全部苦辣酸甜了……

一句话,“颜色革命”本来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游戏罢了!

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颜色革命就是一场“被民主”的政治闹剧[ZT]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