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棺材 一个医生医死了人,病家十分恼怒,召来众仆人毒打医生。医生跪地求饶,主人说:


“私打可免,但官法难饶。”便命令送到官府治罪。医生害怕官府惩罚,又哀求说:“我愿


雇人抬棺材,埋葬死者。”主人答应了。


医生家穷,没有钱雇人。家里有两个儿子,再加他夫妻俩,一共四人,前来抬棺材。抬


到中途,医生叹道:“为人切莫学行医。”妻子埋怨丈夫说:“为你行医害老妻。”小儿子


接口说道:“头重脚轻抬不起。”大儿子说:“爹爹,以后医人拣瘦的。”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用药妙法 一个人卖跳蚤药,在招牌上写道:“卖上好跳蚤药”。人们问他这药怎样用,他答道:


“捉住跳蚤,用药涂在它嘴上,立即就死!”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脉没了 一个官员患病,请了个医生来诊视。医生见了官,很紧张,按脉时错按到了手背上。官


见状大怒,喝令手下人拉下去打。医生慌忙说道:“大人打倒可以打,只是您的脉息已经没


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请客 一个穷读书人患腹泻,请了个医生调治。他对医生说:“我家穷,拿不起药钱,只好等


治好时,请您到家来喝顿酒。”医生答应了。读书人吃了几服药,病就好了。但怕医生催他


请客,便谎称病还没好。


一天,医生探知读书人大便,就去检验,见他拉的都是干屎,即时大怒,说道:


“拉了这样的好屎,为何不请我?”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妙手回春 一个医生医死了人家的婴儿,婴儿家长很生气,对医生说:“你要好好殡殓我儿,倒还


罢了,否则,我要告官!”医生答应带回去好好处置,于是把尸体放在药箱里。回家的路


上,又被另一家请去看病,开箱用药时,不小心被人看见了尸体。病家惊问原因,医生说:


“这是别人医死了,让我带回去包活的!”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退热 有个小儿患病发热,请医生开了药,小儿吃完药就死了。小儿的父亲去找医生算帐,医


生不信,亲自到病家验看。他摸着尸体,对小儿父亲说:“你太欺心,原本要我给他退热,


如今他身上已经冰凉了,倒反来责备我!”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先淘好 有医生给人看坏了病,被病家罚牵磨磨麦子十担。磨完后,被放了回来。第二天,又有


人敲门说:“请先生看玻”医生答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淘洗干净了晾好,我就来磨!”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子女改行 医生、妓女、小偷三人死后,同时来见阎王。阎王问他们生前各干什么营生,医生说:


“小人行医,别人有了病,我能医治,起死回生。”阎王大怒说:“我每次差鬼卒勾取罪


人,你总与我抗衡捣乱,要打发你下油锅受罪!”


第二个问到妓女,妓女说:“我接那些没有妻室的客人。”阎王说:‘你方便独身的


人,可以延长寿命十二年。”再问小偷,小偷说:“我做贼。别人晾晒的衣服、散放的银


钱,我去收拾些。”阎王说:‘这是帮人代劳,增加寿命十年,发转回阳世!”


医生听了这话,急急哀求道:“大王如果这样判决,只求放我也还阳。我家里还有一儿


一女,儿就让他做贼,女就让她接客算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医生打架 一个专治成人病的医生揪住一个专治小儿病的医生痛打。别人看了劝道:“你们两个同


行,何苦这样?”治成人病的医生说:“各位有所不知:这家伙可恶得很。我医的大人都变


成孩子给他医,谁知他医的孩子一个也不让长大给我医!”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头太嫩 一个理发匠给人剃头,剃了几下就割破了好多处,便停住刀对顾客说:“您这头还嫩,


下不得刀,过些日子等它老一点再剃吧!”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醋更贵 有家酒店的招牌上写着:“酒每斤八厘,醋每斤一分。”两个人一同到店里来打酒,而


酒很酸。其中一人咂舌皱眉地说:“酒怎么会这样酸,莫非是把醋错当酒拿来了吧?”另一


人急忙在旁捅捅他的腿说:“呆子,快别做声!你看那牌上写着醋比酒还贵呢!”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