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等 旧时学宫考试,成绩分为六等,四等已是差的,要挨板子。六等最差,要除名逐出学


宫。一个读书人考了六等,自感惭愧,又怕妻子责怪,于是便撒谎骗妻子:“从前的宗师考


试,只有六等,这次碰上这个瘟官,好不厉害,又增加出一等,你说这可恶不可恶?”妻子


问:“七等怎么处罚?”读书人说:“考六等的不过除名就完了,可考七等的竟要阉割!”


妻子听了大惊,忙问:“那你考了几等?”读书人答道:“还亏我争气,考在六等,幸免被


阉。”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未做完 一个秀才参加考试,考了四等,要挨板子。他对朋友说:“其实我没答完卷,只写了半


篇文章。”朋友说:“还好,若全做完,老师看了定要打死你!”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狗教书 一个人惯会说谎话。有一次他对亲家说自己家里有三件宝:有头牛,能日行千里;有只


鸡,每个更次啼一声;又有只狗,善能读书认字。亲家听了很吃惊,说:“有这样的新鲜


事,过些日子我一定到府上看看。”


说谎人回到家,对妻子讲了经过,并说自己一时说了谎,亲家又要来看,不知如何应


付。妻子说:“不要紧,我自有办法。”


第二天,亲家果然来了。说谎人赶紧躲出去,他妻子对亲家谎称丈夫早上到北京去了。


亲家问几时回来,女主人说:“七八天就回来。”亲家又问怎么能那么快,女主人道:“骑


了我们家的牛去的。”亲家说:“您家还有报更的鸡,怎么大中午的也叫?”女主人说:


“这就是,它不仅夜里报更,白天听到生客来也报。”亲家听了说:“听说还有能读书的


狗,可否让我看看?”女主人答道:


“不瞒亲家说,只因为家里穷,让它出外教书去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师赞徒 有个人被请到一家教孩子读书。为了不至于被解雇,他常在主人面前称赞学生聪明,读


书读得好。主人不信,便让儿子当着自己的面对对子。


老师先出个一字句:“蟹。”学生对出:“桑”老师大加赞赏。主人觉得并不好,老师


便解释说:“我出的题有隐意,蟹是横行的东西,令郎对‘莎,暗含有独立的意思,岂不绝


妙?”


主人又让老师出个两字句,让儿子对。老师便说:“割稻。”学生对道:“行房。”主


人听了大怒,老师又赞赏不已。主人责怪老师,老师解释说:


“这个对子也有隐意。我出‘割稻’,意思是积粮防饥;他对‘行房’,意思是养儿防


老!”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秤上买卖 有兄弟二人,合伙请一个教书先生,两人商定,按日期轮换供伙食。每当交接的日子,


两人必定互相推托,新接的总怪先生消瘦,责怪另一个伙食供给得太差。于是,兄弟二人约


好,每到交接日,便秤斤两,作为交班肥瘦的凭证。


一天,弟弟要把先生交给哥哥,临交之前,让先生吃了一顿。谁知上秤时,先生放了一


个屁。弟弟立刻责怪先生说:


“秤上的买卖,怎能轻易放出来?不用费话,再给我吃了下去!”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庸师 有个教书先生学问很差,老是把句子读破,又好念错字。有一天,他教学生念《〈大


学〉序》,头一句本来是:“《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他却读成:“大


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主人发觉之后,大怒,把他赶了出来。


后来,此人又被一个官员请去当师爷。这个官是因为父亲做官,自己才得了个职位,并


不识字,看不懂律令,所以每当遇到事,总来问师爷。有一次,有人捉了个偷钟的贼,送到


官府,官来问师爷怎么处理。师爷想起《论语》上的一句话:“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但他读成:“夫子之盗钟,恕而已矣。”官于是把偷钟贼放了。


又有一次,官府抓到一个偷席子的贼,官又来问。师爷把《论语》上的“朝闻道,夕死


可矣”读成:“朝闻盗席,死可矣。”于是官立即下令将偷席子的用杖打死。


这时,正赶上阎王外出私访,察到了这个师爷的事,便命鬼判把他捉来,骂道:“你这


不通文墨的畜牲,骗人的学费钱,误人子弟,其罪不小,判你来世去变猪狗!”师爷又想起


《中庸》里孔子问的:“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于是再三哀求说:“做猪狗,小的不


敢违抗,不过还求大王开恩。若做猪,还望判生到南方;做狗则求做母狗。”阎王问为什


么,师爷说道:


“南方猪(之)强与北方猪(之)。”


阎王又问为何要做母狗,师爷又答:


“《礼记·曲礼》上说:临财母狗(毋苟)得,临难母狗(毋苟)免。”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拆壁贼” 一个庸师惯读别字。有一天晚上,他给学生讲前、后《赤壁赋》,竟把“赋”读成


“贼”。正在这时,有个小偷潜在窗外,只听老师在屋里大声朗读:“这是前面《拆(赤)


壁贼(赋)》呀。”


小偷听见“拆壁贼”三个字,不由得大惊,心想,前面已经被他发觉,只好从后房穿墙


而入了。过了一会儿,夜已很深,老师便到后房就寝。上床后,又与学生讲到《后赤壁


赋》,又如《前赤壁赋》那样读法。小偷在外面叹道:


“我前后两次都被此人识破,人家请了这样的先生,连看家狗都不用养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同归于尽 主人请先生教儿子读书,总责怪先生不善教。先生说:“你想让我与令郎同归于尽


吗?”主人不解其意。先生说:“我的教法已经用尽了。只除非要我钻进令郎肚子里,这样


我就闷死,令郎就胀死!”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小柏”与“阿爹” 一个学馆中有两个学生,一个聪明,一个呆笨。老师出题考他们对对子,正好院子中有


梅树,老师便指着树出题:“老梅。”聪明学生看到盆里种柏树,便对道:“小柏。”老师


说:“好!”又让另一个学生再对得好些。剩下那个学生不会对,他把“小柏”误听成“小


伯”,便对道:“阿爹。”老师见他对得不像话,大怒,用戒尺打他。他哭道:“他小伯不


打,倒来打阿爹!”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