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三十九章 终见伊

敌敌畏d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size][/URL] “叫你们做贱,非要我这样才有人肯出来领队。”王教官将大家罚的欲死欲活的后又将这一切统统推到大家自己身上。 篮板王跑的气喘如牛,鸟蛋见状后,为凸显自己的轻松,故意走了过去,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我替你叫一辆火葬车的?” “妈的!”篮板王本来已经连背都伸不直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叫你们做贱,非要我这样才有人肯出来领队。”王教官将大家罚的欲死欲活的后又将这一切统统推到大家自己身上。

篮板王跑的气喘如牛,鸟蛋见状后,为凸显自己的轻松,故意走了过去,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我替你叫一辆火葬车的?”

“妈的!”篮板王本来已经连背都伸不直了,被鸟蛋这么一说后腰杆马上挺的笔直,然后拿衣服当扇子用,为脑袋驱走部分热量后道:“幸好我是练体育的,不然还真要被他跑死掉。”

篮板王说完之后若无其事的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这让鸟蛋感觉很无语,可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纷纷向其他人说明自己的强壮。那样子就好像大家统一好答案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炫耀自己似的。

王教官因为已经得到了领队的人选,所以不再强迫大家了,只是挥了挥手,将大家安顿下来,然后让大家在原地休息一下,目的是很明确的,怕让别人给抢了这块风水宝地。

也就是这时候,大家终于知道了,原来领队的竟是刀削面!

但这样也更加让大家不爽了,刀削面可是只在跑了一圈半的时候就像王教官说明了来意,可王教官硬是让大家跑了三圈,这如何能让大加心服口服?但不爽归不爽,大家只敢在王教官的背后骂他是短命着鬼,达摩抓鬼等等忒难听的城里土著语,这样一来王教官根本听不懂,所以也不用担心被抓到了。

这时候的操场上大多数的班级都在休整,当然也不可能不包括五班,但问题是鸟蛋就是没找到里才,没找到里才是没什么大不了,可那样一来就无法知道五班在哪个位置,不知道五班在哪个位置也当然就无法知晓那个让鸟蛋每次一意淫到她就会有两三个小时患得患失的伊。

鸟蛋是目光从食堂前的风雨篮球场到露天篮球场,再到操场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到操场另一端的露天篮球场,甚至已经将目光深邃到那远的不可及的停车棚了,但还是没看到伊所在班级已经她的身影。

就在鸟蛋马上就要绝望的时候,风油精凑了上来,“看哪个女的,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下的?”

“一边去!”鸟蛋着实被吓了一跳,本来以为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不会这么快就恢复过来的,所以才敢如此放肆的在操场上扫描,但他失望了,不但风油精凑过来了,连刚才被他取笑过的篮板王也凑了上来。“要不要我帮你叫辆火葬车的?”篮板王开篇就道,然后见鸟蛋的目光很不友善,又道:“实验漂亮的女的都被人定走了,我怕你到时没人帮你火化!”

“是吗?”鸟蛋似笑非笑的看着篮板王,然后从地上捡了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若无其事的将他捏在手里,然后故意向王教官的那个方向看了一下,而这时候,他的手掌已经张开了,里面的石头已经完全变成了粉末——鸟蛋的想象中。等他自己看了一下的时候,黯然的发现,只不过裂成了十几瓣,这让他很失望,看来自从爷爷走后,由于没了对手,功力已经下降了不少。

可不论鸟蛋如何失望,一边的篮板王已经被彻底震住了,风油精等几个初中同学虽然多少听过鸟蛋的传闻,但还不曾亲眼目睹过他发飙,因为鸟蛋在学校很老实,只在只有兄弟的时候才会没事找事的去找些架干一下,所以鸟蛋实力不是风油精他们可以知道的。

另一边,王教官和鸟蛋四目相对的刹那,突然感觉灵魂一阵战栗,那是一种无可名状的感觉,但却真实的存在。他本来正被几个同学围着讲自己的军旅生涯,可被鸟蛋那么一看,马上就没了兴趣,站了起来,对大家道:“好了,集合!”

鸟蛋显然不可能没听到这句话,有些扫兴的扔了手中的石头碎片,朝自己站的地方走去,不多时,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了。风油精本来就是排在鸟蛋的左边,可刚才的那一幕都落在了小强的眼中,他根本没把王教官说的站到自己指定位置当回事,直接来到了鸟蛋的右边。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鸟蛋看到小强的行为后吓了一跳,他虽然很不老实,但还没胆大到敢在学校造次,因为怕父母杀来找自己的麻烦,而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父母,所以在父母亲戚面前或学校里都很乖的。

“没关系的!”小强肯定的道,“我们要学会变通,他又不会跟着我们一辈子,是吧?”

“好了,队伍排好了!”王教官大叫一声,然后所有的声音就都消失了。

“今天就教你们一个姿势,教你们如何坐。”王教官说到这里就突然从原地上凭空消失了。队伍共有四排,而鸟蛋则是最后一排的,所以他根本没看到王教官的动作。而周围又没人笑,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王教官肯定不是摔倒的。

于是鸟蛋就垫起了脚尖,这一看吓了他一大跳,因为王教官又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好像从不曾消失过似的。

“以最左边的人为准线,以第一排第一个人为中心,所有人散开。”王教官发话道。

鸟蛋很听话的沿着左边同学退下来的轨迹,继续往右边退去。后面的小强也是如此,很块,原本紧挨在一起队伍,马上就都被一个个孤立了起来,大家像是一团散沙似的分列了开来。

王教官看大家已经差不多可以了,就下命令道:“按照我刚才的样子,所有人都做一遍。”

“没看到!”一个人大叫了起来。

“怎么会没看到的?我都做的那么清楚了!你们不认真就说我做的不好。”王教官马上狠狠的对那个说话的人给予了高度的批判。

“我们排后面看不到的!”一人又叫了起来。

静,死静了那么一小会儿后,暴动!

“就是,都被前面人遮掉了。”

“是啊!他们前面人像一堵墙一样把什么都遮了。”

“好像我们个个都是透视眼,这样的东西也看得到的。”

“……”

如此也多少可以知道了,吃螃蟹的人都是被人骂的,因为没人知道怎么衡量他的价值,而那些坚定的自以为是的人会对他们进行排挤,所以他们只会被人鄙视。可如果这时候有第二个人出头了,那他马上就会变成先驱。

“好了,好了,我再做一遍。”王教官被大家说的很不舒服,只好如此来解决大家的暴动,而且这次又想起了什么,在要开始表演之前对大家道:“前两排的人蹲下。”

“快蹲!”有人在后面叫道。

“给我蹲!”一个人也接了上去,有些人笑了起来,而王教官更是直接拿白眼球砸了过来,然后笑眯眯的指着那个说话的小子,“这次先饶过你!”

这让鸟蛋很不理解,不知道一个简简单单的‘蹲’字当中到底蕴涵了怎样的学问。可看周围很多人也是一副不解的表情,而且风油精已经转过头,问道:“什么意思啦?”

鸟蛋本来是想问他的,现在反倒被反问了,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而这时王教官已经在那表演动作了,鸟蛋只好就此罢休,把目光投到了王教官身上。

王教官先是呈立正的状态站立着,然后将左脚放到了右脚后面,鸟蛋想了良久后才知道是将右脚放到左脚后面,因为王教官是正对着他们做的,所以脚也要改正过来。

而这时候,王教官的两脚都不可避免的弯曲了下来,然后屁股一用力,“啪!”的一声,王教官就神奇的坐在了草地上,而且看他的样子,屁股似乎安然无恙,这要练多少次啊?鸟蛋替其他同学感慨道,毕竟他是练武的,所以对此并不怎么感冒,可其他人就不是这样的了,所以就忍不住要替他们感慨一翻。

最神奇的还在后面,王教官那样坐好后,扫视了一下同学们的反应,等看到大家都在认真的看自己后才放下心来,然后屁股又一用力,人就那么非常神奇的站了起来,“好了,下面你们也照我的样子做一遍。”王教官站起来后对大家说道。

鸟蛋学着王教官的样子做了一遍,结果奇怪的发现,屁股竟一点也不痛,他本来就是修武的,所以不痛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第一次做应该有点反应才对,可他并没有深究,反正这种东西对自己简直就是鄙视,因为他小时候学的武术比这难学不知道多少倍。

但也就是这时候他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其他同学也丝毫没有不适的反应。可想了良久后他放弃了,这样的东西想也没用,天知道那些人没事找事怎么想出这样的骚主意的,简简单单的一个坐资也要那么深究。

“好了,大家都学会了吧?我们就做一次,做合格了休息,不合格继续做。”王教官看大家都学的差不多,而且其他教官都去小店了,所以也想着去玩了。

也就是这时候。鸟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伊的?

这还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时的伊活蹦乱跳的,周围都是有些鸟蛋不认识的女的,有漂亮的,不漂亮的,可奇怪的是,到了鸟蛋眼里,那些人怎么看也没伊漂亮。

伊是因为要去小店买东西才往这里路过的,而在走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因为被鸟蛋那灼灼的目光看的有所感应一般,回过头,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鸟蛋,当看清楚来人是鸟蛋后露出 一丝惊讶,不过根本没坚持多久。

也多亏鸟蛋是修武的,不然即使如此认真的看也不定能在短短两秒时间内里看出伊的那么多情绪,当然,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看出,鸟蛋这样暗恋伊有多么辛苦了,连这样微不足道的表情也可以被他捕捉到,可如果这一切只是自作多情的话,那也算鸟蛋倒霉,谁要他这样乱猜女孩子的心理呢?

“后面那个,发什么……”王教官的话还没说完,鸟蛋就瞬间坐了下去,且标准至极,连王教官那样的高手也没看出破绽,可他还没来得极讪讪的收回还没说完的话。等鸟蛋完全坐在地上,王教官的下半句“……呆呢?”才被大家听道。

“哈哈哈哈哈……”大家很不识相的爆发出一阵大笑声,结果王教官的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