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抗击艾滋病的战争正在面临着困惑,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美国收紧了抗艾援助,抗病毒药品的免费发放助长了艾滋病的蔓延,乌干达抗艾医院已经是人满为患,昔日“非洲抗艾明星”风光不在。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110万HIV感染者中,有近20万正在接受药物治疗,图为乌干达东北部阿穆里亚地区,是该中艾滋病的重灾区之一。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一名男子在谈及他和妻子获知两人感染上HIV后的感受时不禁流泪。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由于名额已满,20岁的米西玛·阿加莎遭到医院的拒绝接收,图片左边的19个月大的小孩,也因为患上艾滋病而死亡。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联合临床研究中心的创立人彼得·莫缘依(Peter Mugyenyi)表示:“挽救孩子最省钱的办法是对母亲进行治疗。在这个过程中母亲的生命将同时得到延续。”他正到其它医院四处奔走,以便为82位没有得到接收的妇女寻找接收点。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感染率上升对乌干达医疗卫生机构增加了沉重负担。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世界卫生组织呼吁穷国的艾滋病患者进行早期治疗,符合进行治疗的人数已经增长到1400万人。另外,全球每年新增270万的艾滋病感染者。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东北部阿穆里亚地区的一支HIV感染者在树下聚会。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议员杰克诺曼(Jack Norman)称,新病人得不到药物治疗将会加剧艾滋病的蔓延。“没有药物意味着没有希望,而如果人们没有得到测试,不知道自己得病,就会感染给其他人,这是一个危险的循环。”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一度将感染率降低到6%左右,乌干达政府的“ABC”宣传法((即英文词组“节欲”“保持忠诚”以及“避孕套”的第一个字母的组合)曾经很有效果,并得非洲得到推广和应用。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每年艾滋病感染者新增人数为13.5万人,图为一名16岁的少女在着急等待艾滋病检测结果。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两名志愿者在当地一家机构等候发放免费安全套,他们表示,人们对艾滋病不再感到害怕,使用安全套的人数也在减少。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2005年是艾滋病预防观念开始瓦解的一年,当时,大量的抗艾滋药品如突发洪水般涌入,图为艾滋药品宣传标语。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美国收紧了抗艾援助,乌干达的抗艾形势更加严峻。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一家监狱的警卫在休息,这里的艾滋病也很流行。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一名妇女站在接收治疗的医院门口。


图片故事:乌干达抗艾战争的困惑 [16P]


是一名40岁的晚期艾滋病人,他跟妻子以及4个小孩住在一个泥房里面,他还患上其它并发症,如今只能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收紧了抗艾援助,而一些抗病毒药品的免费发放助长了艾滋病的蔓延;目前的情况非常严峻,乌干达抗艾医院已是人满为患,昔日“非洲抗艾明星”风光不在,乌干达的抗艾形势严峻。


美国收紧援助,抗艾医院人满为患


一个月前,20岁的米西玛·阿加莎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乌干达联合临床研究中心(JCRC)所,当时的她已经是身体虚弱,咳嗽不断,她的丈夫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后来她得知自己也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她来到该中心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被接收,以拯救自己和她的两个孩子。因为她还在哺乳期,如果她没有尽快得到维持生命用的抗艾药品的话,就会很容易地将病毒传染给她的婴儿。但这家中心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告诉她坏消息。虽然她的丈夫已经在其它地方接受到了所谓的艾滋病药物鸡尾酒疗法的治疗,但是她不会有机会了,因为他们的诊所已经用完了与美国政府签署的合同中的名额,阿加莎带着一个初学走路的孩子以及一个婴儿,趴在医院的病床上,几乎不能移动,她说:“我感到万分绝望。”


七年前,美国在发展中国家中推出了广受欢迎的抗艾计划,目前这场战争达到了关键的转折点。美国承诺提供的援助资金(占世界抗艾援助资金的一半)已经开始明显下降,而世界上需要治疗的艾滋病人数正在猛增。最近全球的抗艾战争也出现了一些倒退。比如在东部非洲国家乌干达,这个昔日非洲国家中璀璨的“抗艾明星”,艾滋病毒的人口感染人数在长期下降后,如今又开始快速上升。本来要应付数十万名已经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已经让乌干达医疗卫生体系疲于拼命,现在不断增加的病人更是令其雪上加霜。乌干达的抗艾形势如此严峻,这只是非洲国家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预知整个非洲的形势同样是不容乐观。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马克里尔大学(Makerere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大卫·苏瓦达(David Serwadda)说:“我以前担心的是如何更好地治疗这种疾病,现在担心的是如何才不会在这场危险的战争中落败。据悉,苏瓦达是研究艾滋病起源领域的先锋人物。


当务之急是给病人提供足够的救生药物。布什政府时期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EPFAR),该计划旨在为数以百万计生活在世界上一些最极端的条件的艾滋病相关患者提供预防援助和药物治疗。截止去年年底这一计划已经使240万艾滋病感染者或病人受益。到2013年,奥巴马政府计划将国际艾滋病治疗的人数扩大到至少400万,但是奥巴马签署的2010财年PEPFAR资金却几乎与往年执平,没有增加。批评者认为,PEPFAR资金支出步伐的减缓,意味着美国政府并不打算全额使用2003年美国国会批准的到2013年前支付480亿美元用于艾滋病等疾病的资金。美国人谢泼德·史密斯(Shepherd Smith)是一位长期在非洲从事艾滋病活动的热心人士,他说:除非许诺的拨款能够很快兑现,要不然在一年左右我们绝对将看到一场灾害,由于我们无法继续实行我们已经进行的人道承诺。这对美国人来说也将是巨大的损害。”埃里克·格罗斯比(Eric Goosby)是奥巴马总统艾滋病政策方面的掌权人,面对质疑,他解释说,尽管受到全球经济下滑影响,奥巴马总统仍将致力于艾滋病斗争,美国并不打算拒绝任何需要治疗的人,我们的承诺并没有动摇。”


然而挑战是巨大的。目前全世界有3340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符合进行治疗的人数已经增长到1400万人。全球每年新增270万的艾滋病感染者,那些没有“先走一步”的病人最终将需要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这是一种药物混合物,帮助身体抑制艾滋病毒的复制,而且必需每天使用才能维持生存。该疗法并不能治愈艾滋病,但允许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过上正常生活,需要这些药物的病人正在不断增加。


抗病毒药品加剧艾滋病的蔓延


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拯救生命的药物使预防措施更难以实现。这一点在乌干达尤为明显,要知道,乌干达曾经是防止艾滋病毒蔓延的领导者。在20世纪80年代,早在外国援助团体抵达乌干达之前,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就已经认识到了这种疾病的严重性(艾滋病以“干柴棒”般的虚弱出名),他执行了个人的使命,动员全国进行抗艾战争。当时还没有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在最高峰时,乌干达每五位成年人中就有一位是艾滋病感染者。


政府通过收音机发出了这样简单的信息进行宣布:艾滋病能让人死亡。 1988年,乌干达著名歌手菲利·鲁塔亚(Philly Lutaaya)公开承认自己得了艾滋病,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拖着瘦弱的身子到乌干达各地进行艾滋病危害的宣传,以提高国人对艾滋病的认识。乌干达政府的宣传做法具有本土化,而且简单易记,简称为“ABC”(即英文词组“节欲”“保持忠诚”以及“避孕套”的第一个字母的组合),即要求青年人禁止婚前性行为,婚后要忠实于自己的配偶以及正确使用安全套。这种预防艾滋病的方法曾经被乌干达人称为“有效的艾滋病疫苗”。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反复强调要有良好的道德观,改变陋习。在这场抗击艾滋病的国家战略中强调改变个人特别是青年人行为,也就是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洁身自好和保持高尚的道德情操。“ABC”做法效果明显,乌干达成人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一度降到6%,低于其他非洲国家。乌干达成功抗击艾滋病的经验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被誉为“非洲抗击艾滋病的明星”, 它的做法在非洲许多其它国家得到了推广和应用。


乌干达人承认,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放松了对艾滋病的警惕。有些人表示,穆塞韦尼总统在完成一个任命(艾滋病)后当然要转向其它迫切需要解决的使命上,这是很自然的。也有人说,华盛顿的态度在其中发挥了作用,美国国会议员对日益增长的艾滋病预算经费争吵不休,在具体的开支上意见不一致,就连在乌干达的非政府组织也表示他们对此已经感到习以为常。


2005年是艾滋病预防观念开始瓦解的一年,当时,大量的救命药品如突发洪水般涌入,乌干达人对艾滋病的恐惧也开始消退,对这种疾病造成的创伤变得模糊,人们又开始渐渐增加性伴侣的人数。哈佛大学资助的艾滋病防治研究项目研究员菲比·卡朱比(Phoebe Kajubi)在坎帕拉的一个贫穷地区进行调查后表示:“现在的妇女关心更多的是怀孕,而不是艾滋病。”约瑟夫·卢贝加是一个30岁的电气工程师出身的艾滋病活动家,在他小办公室存放了大量免费发放的避孕套的,但是却一直没有人去认领。他说:“人们相信,一旦他们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后,就可以治愈艾滋病毒,因此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喜欢使用避孕套了。”这样的结果是:新的感染人数又开始飙升,每年新增人数大约为13.5万人,感染率已经接近7%。乌干达艾滋病委员会总干事表示:“事实上,我们把重点放在了治疗和护理上,而不是预防。”


乌干达的抗艾形势严峻


不断上升的感染率给联合临床研究中心增加了沉重的负担。JCRC在乌干达国内是一家卓越的研究和医疗机构,作为美“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项目资金的早期资助接受者,它一直在积极接收病人,现在的人数已经增加到3.2万人,在布什政府时期,该中心的病人人数早已已经达到签署合同中的限制量,中心不得不在场地上立起了帐篷以接受不断涌入的病人,由于现在平均每天有300多人需要接受,因此他们不得不对新人采取拒绝的方式。该中心临床经理菲奥纳·卡林达(Fiona Kalinda)表示:“这里面临的困境是,我们给病人作出过承诺,只要他们有资格接受艾滋病毒治疗,我们就会接收他们,而现在我们不得不告诉他们要到别的地方去。”


对于上个月遭到联合临床研究中心拒绝的阿加莎,没有其它诊所将会接收她,情况也因此很快变得恶化。联合临床研究中心的创立人彼得·莫缘依(Peter Mugyenyi)表示,他最近了解到,阿加莎18个月大的第一胎小孩虽然得到了克林顿基金会资助的药物治疗,还是在1月7日死于艾滋病。尽管受到美国方面不要再增加新的病人指示,莫缘依还是决定给阿加莎发放药物,防止她剩下那个2个月大的孩子因母乳哺养而感染艾滋病毒。他说:“挽救孩子最省钱的办法是对母亲进行治疗。在这个过程中母亲的生命将同时得到延续,如果我没有这样做,我的良心将受到指责。”与此同时,他正到其它医院四处奔走,以便为82位没有得到接收的妇女寻找接收点。更重要的是,这家诊所的医生发现一种令人不安的情况,有些已经获得药物治疗的病人,竟然跟其伙伴分享药品,这些伙伴都是遭到拒绝接收的病人。医生担心在这种情况下,每个病人得到药品会太少,这可能会增加艾滋病病毒的耐药性,引起可怕的后果。


乌干达另一家大型的提供治疗服务的“天主教救济服务中心”表示,他们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停止接收新病人。乌干达议员杰克诺曼(Jack Norman)称,新病人得不到药物治疗将会加剧艾滋病的蔓延。因为,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人将具有更少的传染性。 “没有药物意味着没有希望,而如果人们没有得到测试,不知道自己得病,就会感染给其他人,这是一个危险的循环。”


从理论上来说,在美国主导的训练项目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和护士将得到培训,乌干达政府将最终会接管艾滋病的治疗。但是,这一天看起来是那么的遥远。去年,美国给乌干达提供了2.85亿美元用于艾滋病预防和治疗,大约是美国预算经费的70%。在乌干达许多地区,贫困是抗艾最大的敌人。在极端贫困的东北部阿穆里亚地区,一名卫生官员需要跋涉两个小时才能达到那里的一个村庄,这里经常发生战争,偷窃盛行,现在又遇上干旱。在村子的难民营里,艾滋病病毒正像野火一样蔓延。这个村子现在有约350名目前正在接受艾滋病治疗的人,但这名官员认为,如果不是离这里附近的城镇的那台唯艾滋病检测机器经常出现故障的,需要治疗的人数可能多达600人。在最近的一个村庄聚会上,艾滋病毒感染者道出了他们的需要。有人说他的需要很简单:就是需要一点粥,以便能够跟药物一起服用,因为“空着肚子吃药太难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