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苦乐人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艾丝丽内心一片焦灼。

没有完成杀死钱图强的任务,回到丽水山庄,等待她的,将是严酷的惩罚,甚至可能会被降为最低级的魔人,一辈子命运悲惨;如果不回去呢?她感觉得到钱图强因为怀疑她的身份而对她的冷淡,要是他知道她的魔人身份,还是要赶她走。到时候,何处容身?要是违抗命令,意味着背叛,没有了钱图强的保护,一旦被魔人抓到,将被残酷地折磨至死。

黑夜里,艾丝丽孤零零地坐在庄园的树林中,想着自己悲惨命运,泪如泉涌。

寒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仿佛有人在呜咽。树枝上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

身为低级魔人,艾丝丽没有权势没有地位甚至没有尊严,从小就倍受欺凌。长大后,她长得漂亮性感,于是被派来人界充当一名情报员,总算得到一些自由。如今,一旦回去丽水山庄,她将有可能失去自由。将来能不能再见到自己喜欢的钱图强,成了问题。

艾丽丝伤心地掩脸痛哭。哭声凄婉、无助。

艾丝丽最终还是回到了丽水山庄,回归了自己的组织。

大领导莱斯叫艾丝丽到办公室来找他。艾丝丽忐忑不安地走进了莱斯设在地下的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她一走进来,门就自动关上了。

坐在办公椅上的文质彬彬的莱斯一脸的严肃,目光如剑,冷冷地盯着艾丝丽,说:“你没有完成任务。你知道后果吗?”

艾丝丽低着头,小声地说:“领导,我真的没有机会下手。钱图强离开美国了。”

莱斯厉声说:“别找借口!把衣服脱光!”

艾丝丽颤抖着双手,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跪在莱斯的脚下。

莱斯站了起来,拿起挂在墙上的皮鞭,不停地狠狠地抽打艾丝丽的身子。

她洁白的身体,现出一道道红黑的印痕,鲜血渗了出来。

她咬紧牙关,不敢叫出声来。她知道,她叫得越大声,莱斯就会打得越来劲。莱斯是一个虐待狂。

莱斯打得手酸了,停了下来,把鞭子挂好,走了过来,把艾丝丽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吸吮着她身上的鲜血。之后,他扑在艾丝丽身上疯狂地发泄自己的兽欲。

艾丝丽感觉到强烈的耻辱和痛苦。在魔界的时候,这样的虐待,她习以为常,以致成了一个被虐待狂。这就是她曾经花钱请钱图强打她的原因。被人虐待她会有强烈的快感。接触人类日久,特别是钱图强母亲曾经在医院给她的关爱,使她感受到了人界的温情,变得正常起来。可她的变化,反而让她现在感觉到强烈的耻辱和痛苦。

艾丝丽心里,生出对莱斯强烈的仇恨。只是她不敢表现出来,她现在只能无助地忍受着凌辱。

莱斯发泄完兽欲,心满意足,坐回办公椅上,冷冷地说:“艾丝丽,你今后在面具制作中心工作。滚!”

艾丝丽起身穿好衣服,噙着泪水,默默地走了。

面具制作中心在地下室最阴暗的地方。在这里工作的,都是最低级的魔人,类似人类的奴隶。艾丝丽夜以继日地制作各种面具,连到地面上去透透气的自由都没有。那些高级的魔人见她长得漂亮,不时地带她去满足自己的兽欲。为了能生存下去,艾丝丽默默地忍受着。

耻辱和痛苦,让她充满仇恨,也让她越来越坚决要反叛无情无义的魔界。

天女玛丽莲为了能打入魔人内部,开始想办法接近拳王大白鲨。大白鲨喜欢召妓,玛丽莲就扮做妓女,接触到了大白鲨,并让大白鲨迷恋上自己的美貌,变成了他的情人。大白鲨把玛丽莲带回丽水山庄,住在靠湖边的一个套间里。玛丽莲有自由在山庄里面逛,但不能进入地下室。艾丝丽无法到地面上来,两人便没有碰到面。

天女赛珍珠继续住在庄园里面。她时常外出去收集魔人行动的情报,没事时就在庄园里闲玩。她美丽动人,开朗活泼,很受庄园里面的人的喜欢。她喜欢跟小强强一起玩,常逗得小强强笑呵呵的。秋子见她平易近人,和她成了朋友,常坐一起聊聊天。

赛珍珠不像别的天女有过去魔界做间谍的经验。她一直就生活在美好的天界,接受的都是最美好的事物。她的眼睛明亮如钻石,思想单纯如白纸,心灵好比高山湖泊,干净而明亮。她越来越喜欢庄园里面的中国古典音乐,越来越喜欢庄园的宁静和美丽,越来越喜欢小强强的活泼可爱,越来越喜欢秋子经典式的微笑。

秋子一如既往,尽心尽责地管理着庄园。命运使她和钱图强连在了一起,她便无怨无悔地承担起这个责任。庄园很大,人很多,她事无巨细一一过问,把庄园料理得有条不紊,让钱图强没有了后顾之忧,安心地当演员。秋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下午近傍晚时分,带着小强强在草地上玩球,有时候赛珍珠也来一起玩。这时候,强强银铃般的笑声,和赛珍珠小孩子般天真的笑声交汇在一起,笑声响彻云宵。

钱图强的豪华游艇继续北上。一路上,他和范兵兵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姐妹”。面对这样一个极其性感风骚的投怀送抱的天生尤物,他不得不按捺自己的冲动,免得再生事端。以前的风流韵事,已经使他对女人生出了免疫力。

游艇停泊在天津港。钱图强将在北京拍摄“长城激战”这一段。孙飞虎听说钱图强来到北京,抽空到片场看望他,请他去喝酒。钱图强说:“飞虎,谢谢了。要不这样,我拍戏完之后,我请你们一家子到我游艇上来玩。”

孙飞虎说:“好啊。听说你的游艇很大很豪华,我正想看看呢。”

戏拍完之后,钱图强开着私人飞机,把孙飞虎一家子带到了停在码头的游艇上。

孙飞虎跳下飞机,把妻子孩子抱下来,看着豪华的游艇,感叹地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么豪华的游艇,你一个人的?”

钱图强得意地微笑,说:“那当然。别看这飞机小,比这游艇还贵呢。我给你看看我在纽约的房子。”拿出手机翻出庄园的照片给孙飞虎看。

孙飞虎一看,说:“这么大的房子!?”

“那是!有上百个房间呢。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纽约玩,别住宾馆,就住我家里。保证比住宾馆还舒服,我们有专业的厨师。”

赵菲雪非常兴奋,说:“好啊。我们一定要争取过来纽约玩玩。不过,他这人,忙得不得了,那有时间去玩啊。”

钱图强说:“他会有休假的时候。你们一家子过来,让你家孩子跟我孩子做个伴。”

孙飞虎的孩子看到了甲板上的猴子,兴奋地跟猴子玩起来。赵菲雪害怕猴子伤到孩子,想过来劝阻。钱图强说:“放心吧。这些是猴子兵,他们听我的,不会伤害孩子。”用荒岛语言跟猴子兵说:“卫兵,好好跟这个孩子玩。逗他开心我有赏。”猴子兵高兴地答应了。

孙飞虎和赵菲雪听不懂。赵菲雪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让猴子兵好好跟孩子玩。放心吧,就让孩子跟猴子玩。我们到客厅去坐。”赵菲雪还是不放心。孙飞虎说:“你不要忘了,他可是动物国王。动物们听他的。”

在大客厅坐好。保镖倒上茶来。三人高兴地聊着天。

范兵兵也受邀请来到游艇。她款款走进大客厅。孙飞虎和赵菲雪突然看到这个大明星,眼睛一亮,想站起来。钱图强说:“别客气!她是我的好姐姐。”范兵兵妩媚地一笑,走到钱图强身边,亲密地坐了下来。钱图强给她介绍了这对夫妻。

赵菲雪心里想,这个当国王的,真是风流成性。也难怪,这么年轻这么有名这么有钱。

晚宴在餐厅举行。主菜是孙飞虎买来的全聚德烤鸭,船上自备有酒水。船员和保镖也一起吃。范兵兵坐在钱图强身边,脸上带着摄人心魂的媚笑。

多杯美酒下肚后,孙飞虎感慨地说:“老兄,实在没有想到,你这个贫二代,这么快就成大富翁了。”

钱图强得意地笑,说:“我现在是不差钱,将来还会更不差钱!我说过,老爸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就要去拼。说不定能拼出一条血路来。我现在拥有的这些是自己拼出来的,所以很高兴。”

孙飞虎说:“是啊。老有人抱怨社会不公平,说有些人有个好老爸,什么都不缺。现在看来,没有好老爸,未必全是坏事。自己拼出一片天地来,跟老爸给你一片天地,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赵菲雪说:“可不是吗?世上败家的纨绔子弟多的是。”

范兵兵酒喝得高了,脸色通红,媚态百出,搂着钱图强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好妹妹,你白手起家,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姐姐真替你高兴。来,姐姐再敬你一杯!”

孙飞虎耳尖,听得到,心里特纳闷,钱图强怎么成了“好妹妹”?盯着这两人看。

钱图强感觉到孙飞虎异样的眼光,笑呵呵地给孙飞虎使眼色,然后跟范兵兵干杯。

晚上,孙飞虎一家就留宿游艇客房。钱图强邀孙飞虎到大客厅打台球玩。

孙飞虎趁范兵兵不在,小声问:“你和范兵兵发展得怎么样?”

钱图强笑,说:“我骗她说自己是同性恋,她认我做姐妹,两人只是姐妹关系。”

孙飞虎大笑,说:“真有意思!面对这样一个性感的女人,你也忍得住?”

“没办法!我的女人已经太多了,现在有的女人已经不好应付,不能再有了。范兵兵挺可爱的,做个好朋友也不错。”

摄制组移师日本东京,继续拍戏。钱图强的到来,令年轻活泼的夏子非常兴奋,亲自来到码头迎接,并上船来看望钱图强。两人本来是绯闻对象;夏子来到游艇上,又是炒作的好新闻。摄制组默许这种炒作,反正这两人都是没有对象的新人。

钱图强喜欢夏子的青春活力,也要跟她一起讨论拍电影的细节,便留她在船上。

春子以王妃的身份,到船上来看望国王的徒弟孙志强。春子公开过来,自有媒体跟来,两人在媒体面前,装得有理有节。久别重逢,春子很想拥抱钱图强,只好强忍着这股冲动。

夏子陪在孙志强身边,参与接见春子王妃,还故意表现得跟钱图强关系亲密。春子看到年轻漂亮的夏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只好装着笑脸,演完这出戏。

春子告辞下船。钱图强赶紧短信她,让她晚上偷偷上船来。之后,钱图强把夏子打发回去了。

晚上,春子驱车来到码头,上了游艇。钱图强在甲板上迎接。春子扑进钱图强怀里,委屈地大哭起来。

钱图强紧紧拥抱春子,安慰她说:“别哭了。你要相信我,我和夏子真的没有什么,我们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媒体总是喜欢捕风捉影地炒作演员的绯闻。”

春子忍住哭声,说:“若是谎言,重复上百遍也会变成真理。人们整天说你和夏子在恋爱,我能不相信吗?”

“放心吧,我不会再恋爱。我已经知足了。我承认,夏子非常年轻漂亮,但她只能算是朋友,不能跟你比。来吧,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别让无聊的新闻影响我们的情绪。”钱图强抱起春子,一直把她抱进大套房。

小别胜新婚;何况两人分别一段时间了。钱图强的激情化解了春子心里的不快。

白天,钱图强就专心演戏;晚上,在游艇上陪春子。忙碌起来,时间过得很快。演员的生活结束了。

钱图强话别春子。游艇返回天津港。钱图强受云鸥的邀请,出席地球和平发展基金会的筹备会议。杨诗雁也以赞助人的身份出席了会议。会议在北京大学学术中心如期举行。

基金会发起人云鸥发表主旨演讲,言简意赅。他说:“有一个辩证的道理,非常简单,当你得到越多的时候,你失去的就越多。当人类对大自然索取得越多的时候,人类失去大自然也越多。生态灾难摆在每个人面前!有识之士应当努力改变人类目前的发展现状。地球和平发展基金会,宗旨就是要谋求一条相对好的途径,在人类发展的同时,能够保护大自然不受破坏。我们将筹措资金,开展环境保护工作,以及促进人类的和平发展。”

作为到会的大名人,钱图强作了表态,说:“我非常支持云鸥先生发起地球和平发展基金会。本人先捐出三百万美元作为起动资金。以后视情况将不断追加捐款。我想说一点,人类在灾难面前,一定要团结起来,维护人类的长期和平发展。”

会议之后,钱图强开着飞机,带杨诗雁和两名保镖,直飞内蒙古大草原。飞机停在蒙古大叔家的蒙古包前面。

钱图强跳下飞机,把杨诗雁抱了下来。两人手拉手,走向蒙古包。

蒙古大叔钻出蒙古包,看到他们,兴奋地高呼起来,“你们来了!”

钱图强伸出手来跟蒙古大叔相握,说:“大叔,你一向可好?”

“好!我们都盼着你们早日前来。你的马,我养得很好。”

“谢谢大叔!宝马在哪呢?”

“我儿子放马去了。你们先进来喝杯茶,他也快回来了。”

大伙坐在蒙古包里喝奶茶,聊天。外面传来群马的嘶叫。

钱图强等人钻出蒙古包。孙杨认主,兴奋地仰天长啸,四蹄飞扬,跑到钱图强和杨诗雁前面。钱图强迎上前去,轻轻拍打马头。

杨诗雁走上前来,抚摸着纯白的马毛,把脸贴在马身上。

蒙古大叔把马鞍套好。

钱图强把杨诗雁抱上马背,飞身跃上来坐在她身后,策马在草原上飞奔。

风呼呼而过。身后,留下杨诗雁银铃般的笑声。

夜晚。那是在草原上的那一个洁净的小湖边,钱图强和杨诗雁支起帐篷露营。两个保镖另有一个帐篷,离得远远的。

在帐篷前的草地上,钱图强躺着遥望满天的星星。茫茫宇宙,天界在哪里?

杨诗雁依偎在他怀里,默默地感受甜蜜的两人世界。离多聚少,相聚总是快乐的,令人销魂。

钱图强说:“去年力战魔人,但愿魔人今晚不要来捣乱。跟你身处自然之中,真的非常放松非常舒服。”

杨诗雁说:“我不是持国天王吗?魔人避之不及,那敢还来?”

“就是。这么好的风景,这么美丽的时光,这些妖魔鬼怪不懂享受,成天就想打打杀杀。魔人以杀戮为乐,若敢前来,让他尝尝被杀的滋味。”

“他们不会来了。跟你在一起,我不会去想他们。我不害怕魔人,只是觉得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太短。”

“生活有苦有乐,总无法占全。我是没有想到,荒岛生活十二年之后,我们还能够爱在一起。我真的很幸运。”

“有些情感是无法抹掉的。到了这个份上,自然而然就会爱着,一辈子就这样爱着。强哥,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如果上天无法安排我们一段姻缘,我希望下辈子还是你的女人。”

“姻缘只是外在的形式。对我们来讲,已经无所谓。我希望有一天,能够跟你生活在荒岛的树屋里。”

“为了这一天,我愿意等上一辈子!”

“我也是。”

在草原上共度几天快乐时光之后,钱图强和杨诗雁回到游艇。豪华游艇全速向香港进发。

为了节省时间,钱图强父亲和叔叔过来香港。钱图强陪父亲在游艇上玩了两天,告别亲人,下令开船。

豪华游艇全速向荒岛进发。回到荒岛,猴子兵回去猴国。钱图强见过悟空和史密斯教授,问任逍遥能否把沉在海底的珠宝打捞上来。任逍遥记得直升飞机掉落的方位。于是钱图强请鲨鱼国王派出鲨鱼兵,把沉在海底的一箱箱珠宝打捞上来。箱子堆满了豪华游艇的仓库。

珠宝打捞上来,豪华游艇立即返回纽约。回到家中,钱图强打听不到艾丝丽的消息。她的手机已经停机,也不知道上哪去了。人海茫茫,上哪去找?钱图强不明白艾丝丽为什么不联系自己?难道她失踪了?或许,她想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钱图强做出一个决定,将去荒岛闭关练功。

孙志强向外界宣布将休息大半年,到年底才复出,然后坐上游艇,回到荒岛。他来到豹国的树屋,在树洞中的闭关练功。有鸟兵负责给他抓鱼来吃。他又开始过上茹毛饮血的荒岛生活。

任逍遥留在纽约,继续跟踪魔人。沈从武继续自己的武馆事业,并暗中物色一些优秀的人才,准备组织一支队伍对抗魔人的进攻。

春子听说钱图强闭关练功,假期回庄园,照顾孩子,和秋子商量着把一些珠宝变卖换回来现金。魔蛇积蓄了几千年的珠宝,一旦亮相,震惊世人。成堆的珍珠,全部是天然海珠,颗粒大,色泽光亮,举世无双。

钱图强发誓要战胜魔人大白鲨,一个人在树屋里面整天打坐练气,时刻不停。树屋中本来有一块从天界掉下来的宝石,蕴藏巨大的能量。他坐在上面练气,外在的能量和体内的仙丹能量合力,使得他的能量越来越强大。

心无旁鹜!自荒岛回归之后,钱图强没有多少时间好好练气,现在,他整天打坐练气,把所有的一切暂时抛开了。

他很清楚一点,自己不是在拳击技术上输给大白鲨,只是在力量在输了。

经过大半年的练气,他将再次挑战大白鲨。

这一次,他能赢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