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荒唐的李庄,荒唐的重庆!

百草止水 收藏 80 18061
导读:     李庄案的二审结束已经好多天了,李庄传奇般的认罪不仅震惊了他的辩护律师,也震惊了整个中国!适逢年关,异常忙碌,也就未曾及时对这份震惊发表评论。可是想不到的是,居然还有网友一直惦记着我,并一再要求我发表自己的看法。一个叫“半块砖头”的网友,在我的个人专栏里发帖挑战,说连李庄自己都认罪了,看来的确是罪有应得,既然百草止水如此维护李庄,你就来发表一下高见啊?末了,又在我的论坛里发帖,说“挺李庄者好阴险,好坏啊。”看来,对于李庄这个人这个事,我不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是不行的了。   看了“半块砖头



李庄案的二审结束已经好多天了,李庄传奇般的认罪不仅震惊了他的辩护律师,也震惊了整个中国!适逢年关,异常忙碌,也就未曾及时对这份震惊发表评论。可是想不到的是,居然还有网友一直惦记着我,并一再要求我发表自己的看法。一个叫“半块砖头”的网友,在我的个人专栏里发帖挑战,说连李庄自己都认罪了,看来的确是罪有应得,既然百草止水如此维护李庄,你就来发表一下高见啊?末了,又在我的论坛里发帖,说“挺李庄者好阴险,好坏啊。”看来,对于李庄这个人这个事,我不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是不行的了。


看了“半块砖头”的帖子,我不得不很遗憾地指出,李庄自己不仅在开庭时突然认罪,而且在庭审宣判后又突然翻供,如此反复多变的证词依据法律是不能采信的。然而,无论是重庆法院还是半块砖头网友,都引用和信任了李庄开庭时的证词而故意无视或否定了他庭审结束时的翻供,这种思维显然是非理性的,也是不健康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听到法官宣判李庄有罪且因认罪比一审判决减刑一年后,李庄立即抢过话筒宣称认罪是假,是因为检察院领导跟他协商好“若认罪就判缓刑”,现在他认罪了重庆却食言了。显而易见,如果李庄的话是真实的话,重庆检察院就涉嫌欺诈和诱导定罪,这都是严重违法的。


可惜的是,不管“半块砖头”还是重庆司法,都高度认可李庄开庭初期的认罪,而坚决怀疑或否定李庄庭审结束时的发言。一个李庄,一次庭审,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发言,这不是很奇怪和很矛盾吗?如果他最后的发言不可信,又如何证明他开初的认罪证词是可信的呢?李庄是个律师,而且是个经久沙场的著名大律师,既然开初他就不认罪并坚持诉讼,如果没有重庆司法部门的“缓刑”承诺,像他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对重庆司法部门如此顺从和配合呢?如果重庆和半块砖头的结论是真的,重庆跟李庄进行认罪协商交易是虚假的,那么就只能说明李庄的神经有问题,而且很可能是个病得很严重的神经病。否则的话,怎么会突然说出对自己那么不利的话?又怎么会前后证词截然相反呢?如果李庄是个神经病,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重庆司法系统,以及李庄的辩护律师,都将存在或者霍纳的严重问题。


问题是,李庄不是神经病,即便在重庆的看守所里住了一段时间也不可能是。如果百草止水没有猜错的话,李庄肯定是被红色重庆的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吓懵了,就好像那么多的知识分子和老干部不屈服于蒋介石白色恐怖却被文革红色恐怖彻底打倒和震慑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庄肯定是低估了重庆铁山坪民兵训练营的威力,尽管他有幸没有关押在民兵训练营,可身在像红色海洋一样的重庆也由不得他不颤颤惊惊乃至心理脆弱崩溃。于是当重庆司法部门向他伸出“缓刑”的橄榄枝时,他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想都不想地就抓住了。


可怜的李庄啊,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时啊,咋就想不到他身在的环境里诚信是严重匮乏的呢?想当初,他为龚刚模辩护,不是反被龚刚模“立功心切”给“检举”了吗?更好笑的是,一个连初审时都拒绝让证人出庭的重庆司法,李庄咋就信以为真了呢?本来同初审一样,二审的重庆司法准备的证人证词又是破绽百出,别的不说,二审法庭上龚刚模和吴家友居然声称不会说普通话因而在和李庄交流时很需要翻译,可是当初中央电视台采访他们时他们可都说的是普通话啊?有如此不诚信的证人提供的不诚信的证词,二审法院又怎么反而采信了呢?说实在的,若不是李庄及时认罪为重庆司法挽回些颜面,整个庭审就将是重庆司法单方面的荒唐表演了,只不过可惜的是李庄自己也神经错乱地荒唐起来!


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百草止水就想问一下“半块砖头”网友:到底谁“好阴险”?到底谁“好坏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