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九十章 袭击

寒光在此 收藏 13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070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11月28日,日军第十八师团沿胭脂河南下,过曲阳县,到达定州市,与日军石家庄驻军及大同守军互为犄角,成铁三角之势!

而奉命针对第十八师团后勤补给线给予破坏的特战支队,也于12月1日凌晨三点,穿插到了位于第十八师团后勤补给重镇,阜平县物质屯积地至曲阳中转站的中段——灵山聚龙洞附近。

灵山聚龙洞,背靠胭脂河,是阜平县至曲阳县这一段线路里算得上险要的地段,日军对这段事关补给的要点倒是没有大意,安排了第七独立警备队之第三步兵大队负责这段线路的警戒,足可见其重视。

(警备第三步兵大队,队长岗村胜实,有队员八百余人,其队野站能力低于独立步兵旅团,属于日军第三流的军队。)

12月1日晨8点,在距聚龙洞五公里左右远的一片树林中,倚枪斜睡的特战支队队长周骅被一阵急促的低呼惊醒了。

“支队长!支队长!有鬼子队伍!”耳麦里突然响起焦急而压抑的喊声。

“怎么说?!”周骅霍地抬眼,迷瞪着的睡意立时不翼而飞。

“支队长!鬼子是从阜平县方向过来的,前队是骑兵,大约三百多人,后面是车队,太长了,看不到后面数量!”轮值战士杨绪奎对着周骅急急地说道。

“看到重武器了吗?!”周骅追问了一句。

“没有!”杨绪奎接着说:“就看到鬼子运兵汽车和十几辆辎重大车,后面给山遮住了没看见有没有重武器。”

“现在鬼子队伍距你那儿有多远?”周骅着急地问了一句。

“还有六、七里吧……山道窄,小鬼子的汽车开得慢,不比人走快多少……等等,支队长,鬼子铁八盒子出现了……”

“铁八盒子!什么东西?”

“就是小鬼子的战车。”

“……”

“两驾,支队长,我就只看到两驾战车,跟着是五辆运兵汽车,好像后面没有了……”杨绪奎迟疑着说道。

“你先数数,鬼子有多少运兵汽车?”

“……20,21,22。支队长,鬼子有20辆运兵车,两驾铁八盒子!”

“哦,你看下,鬼子一辆车上能有多少人?”

“一车人,密密麻麻的,总有好几十吧。支队长,这可一下子数不清!”

“就是说,鬼子的队列除了前面的三百骑兵外,中段辎重车队夹杂有鬼子运兵车,后队是鬼子大队,是不是这样?”周骅耐心启发道。

“是这样,没错,支队长。”

“嗯,知道了,你继续监视,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

“是。”

周骅抬起头来时,就见到了他亲自向秦丽要来的得力副手王存志正用发红的眼神看着自己。

“打不打?”现任支队一连连长的王存志沉声问着周骅。

“打!”周骅肯定地说道,“咱们本就是来破坏这条线的补给的,当然要打,小鬼子不过就是千把来人,十分钟解决战斗!”

“好,那我的一连打主攻!”王存志一下子兴奋起来。

“来不及了,主攻方向更加适合三连现有阵地,你的一连就守在这儿等着鬼子骑兵,等他们进入你连最佳火力范围时,你不用管战场整体局势,只管发挥你连火力的优势,速战速决!打完后,你连就地担负警戒任务,防止从聚龙洞方向赶过来增援的日军!”

周骅丢下这句话便不再顾王存志,只顾把头载通讯调到全波段,对着耳麦沉声道:“孔阳,你把你三连阵地稍为布置一下,放鬼子骑兵过去给一连打,你连专打鬼子车队,记住布置时动静别太大,待一连的枪响后你再开火,明白吗?”

“明白,支队长。”

“很好,狙击手!”

“有。”

“除第三分队跟随第一连队协同作战外,第一、二分队各依编号顺序,对日军车队司机实施按序狙击,我对你们的要求是,在十秒钟内,给我把驾驶室的鬼子都灭了!”

“是。”

“二连长?”

“到。”

“你连暂时检查武器不动,待枪声一响,立即展开最快动作绕至鬼子后队,给我把鬼子后路封死。”

“成,支队长,你看我的吧。”

“澜清,你炮连待会全力支援二连,我命令你分出两个排来专打鬼子那两辆战车,现在甭管单兵炮能不能打爆战车,先给我使劲砸,震昏那两辆鬼子兵更好,咱们抓活的。”

“呃……是。”

“很好,现在。还有谁不明白他该干什么吗?”周骅显得很有耐心地问道。

自然,他都分配得这么细致了,谁也不会去回答他这句明显是八婆的语气的。而我们可怜的特种战士周骅,为了训出一支还算过得去的队伍来,把自己沦落成了八婆形象,却还犹不自知。

很快,特战支队的战士们兴奋了起来,刚出来一天就有仗可以打,这让憋着训练的战士们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

首先是三连战士进入了伏击状态,他们伏在本就是他们临时营地的公路旁的几个小土包的背后,来不及挖筑任何工事,战士们只好将就着把各种轻重武器枪管对准了远处缓缓而来的日军纵队。

行进中的日军纵队阵容看起来很惹眼,先是一支约三百骑的骑兵打头阵,那中段的,是四辆满载着日军士兵的汽车在前开路,紧挨着的,是每隔二辆辎重车就有一辆运兵车夹杂着的辎重车队;

稍隔段距离,压尾的鬼子大队出现,先是五辆运兵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过,接着入眼两部战车。那战车造型独特,前车体长,后车体短,顶部有一个丘形炮塔,正是日军在侵华前期主战坦克的九五式轻型坦克。

在二辆战车之后,则又是五辆满载着士兵的运兵车行驶。

这车队的辎重大车很好数,有15辆,而看那运兵车密集程度,应是每辆五十来人,以20辆来算,就应是一支大队规模辎重运输兵而已。

战斗是在一连伏击阵地这边率先打响的。

“连长!鬼子过来了!”小排长方旭趴在王存志身前喊了起来,“再不打就到跟前了!”

王存志微微地瘪了一下嘴,看来今天就是这样了,自己连只能打这群骑兵了,那边二、三连有炮连助阵,可没得肉给自己吃。

“打!”王存志的吼声一下子就响了起来,并率先第一枪点射了一个鬼子骑兵。

跟随着王存志吼声响起来的是一连所有的轻、重机枪,所有隐蔽在坡后的战士在一瞬间就从呆滞状态变成了最凶狠的恶狼,18挺机枪加70支冲枪在一轮齐射中倾泻出了数千发子弹,缓行中的日军骑兵很快地就笼罩在由他们喷溅出来的鲜血形成的血雾里。

没有停留,一连的枪手们在打完一轮齐射后就赶紧换弹匣,没有必要看自己的射击效果是什么样子的,几千发的子弹扫进三百人的骑兵中,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末变成碎肉的幸运儿还留有一口气,还是不要去看,看多了会吃不下饭的!

枪手们停火后形成的火力空档自然地就被狙击小分队用精准的射击给弥补了起来,12枝这时代最好的狙击步枪开始点射着余下的不足三十人的日军残兵,一阵清脆的点射过后,前队三百多的日军骑兵就整齐地列队走进了地狱之门,微风中浓浓的血腥味道和血泊中战马的哀嚎凄厉地在招魂。

而这一边的主战场,战斗在枪声响后就打得热火朝天;

许是辎重车负载过重,行进中的日军车队只能保持一小时前行大约十几公里的速度,这种缓慢的前行速度使得受命狙击的狙击小分队队员们很轻易地瞄准了鬼子驾驶员,他们在听到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扣动——板机!

几乎在同一时间,负责伏击鬼子辎重车队的三连战士们也没有闲着,十八挺的轻重机枪及70支冲锋枪在半分钟内就至少射出了三千发的子弹,密集的弹雨让所有的日军不论是否死亡都全部被压制在车上,连想跳下车来躲避死亡都变成了一种奢求。

而说起来,中段的运兵车里的日军士兵比起后面的主力大队来说,待遇还算是比较好的了,最少,他们只是被弹雨扫射,运气好的,多少还是能有些活路的。

反观压尾的日军大队。炮连战士早就恭候多时。

早就用手中的轻型火炮对准着路面上的日军后队的炮连30门单兵迫击炮开始整齐发言,只用了一轮齐射,就将压尾的日军阵地轰得硝烟弥漫,至于取得了多少战果,还得看烟尘散去才能知道。

只是,显然炮连官兵是不打算看个清楚的了,急速射五连发的命令下,炮管仍在喷吐着一团一团的火焰,继续给那一片地儿制造硝烟弥漫……

驾驶员被狙杀,没人踩油门的整支日军车队很快地就停了下来,突然遭到的袭击在一瞬间就将数百名的士兵变成了恶心的碎肉,而一波一波落下的迫击炮炮弹则更是让后面有幸刚刚跳下汽车准备战斗的日军士兵感到了什么叫做钢铁洪流。

炮弹爆炸所产生的锋利弹片肆意地追逐着日军士兵脆弱的身影,不断地有日军士兵被弹片从各个角度带出身体器官,浓浓的鲜血混合着内脏的飞溅在一瞬间就从各式各样的伤口里喷溅出来,野地里已是到处都是一片触目猩红。

连续的打击撕裂着日军意志,连钢铁做成的枪管都在瞬间四分五裂,更别说只是血肉之躯的人肉之躯,一时间日军士兵身体的碎片夹杂着各种武器的零件如破烂一般被散布在中国的荒野之上。

铺天盖地的五发迫击炮急促射,密集的轻重机枪和冲锋枪射击,使得短短单方面屠杀末及一分钟,就最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日军在没什么反应的时候就被打成了筛子,喷溅的鲜血和骨头的碎渣一下子就将几百米的路面组成了18层地狱,让人望之直犯恶心。

夹杂在枪炮轰鸣声中的是一发一发打着点射的狙击步枪,那些侥幸躲过金属风暴攻击的日军士兵没有再获得侥幸,被从数百米外射来的狙击弹给击倒在了地上,没人能躲得过代表着死神的狙击子弹的亲吻,战斗不到两分钟,千多人的日军车队就只剩下了最多一百人躲在幸运找到的路边天然掩体里凭借仅有的一点有利地形做着最后的顽抗,但一切都是显得那么徒然,炮击过后,是早在第一枪打响就率队拦裁的第二连正在飞速冲锋。

第二连士兵到目前为止还是一枪末放,眼看着仗就要打完了,那心,说不痒痒才怪!

第二连连长龙海流在奔跑中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的猎物,二辆95式战车!

那二辆战车在两个排20门单兵迫击炮的重点照顾下,被轰得坑坑挖挖的,但幸运的居然还没有爆!

也正是因为还没有爆起黑烟,所以龙海流就更要盯紧它了,他听他哥哥龙沧海说过,小鬼子坦克兵凶残得紧,就算他们的坦克冒烟了,也还是会要开机枪射击的……

冒了烟的都如此,眼前这二辆都还没起烟,那可大意不得。

就在龙海流密切注意的时候,那两辆战车其中的一辆顶盖被猛的推开了。龙海流连忙眯起眼睛持枪瞄准着那个洞开的车顶,突然一个日本军官飞快的爬了出来。

“好啊!是个当官的!兄弟们别开枪,咱们抓个当官的来玩!”龙海流忙大声招呼,但是就在这时另一辆战车的顶盖也打开了,又一个日本军官飞快的从车上爬了出来,银丝绞制的肩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是个佐官,差点就放跑了这条大鱼。兄弟们,一定要活抓这条大鱼,功劳小不了!”龙海流连忙把手指转向那个佐官,可是下面发生的事情让龙海流看得目瞪口呆。就像是变魔术一样,那两辆战车里竟然源源不断的有日本高级军官往外跳出来,才几秒钟的时间就从战车里跳出了足足五名日本高级军官,他们迅速的向那些日本士兵躲藏的地方靠拢,随后指挥那些士兵开始疯狂地向二连的队形开起火来。

“卧倒。。。。支队长,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龙海流着实被这种情况吓了一跳,他对着周骅喊叫了起来,“支队长,那战车里有五个日本高级军官,至少有一个是将级军官!我们攻击的是个日军高级指挥部。”

“什么!” 周骅也被龙海流的话给吓了一大跳,他也看到从战车上跳下了几个人,但是他的注意力都被两挺正开火的日本机枪给吸引了过去,并没有注意那些是什么人。

“你看清楚了吗?龙海流!”

“清楚,我连现在该怎么办?是等狙击队来慢慢点名清除还是我的连直接压上去?我连压上去不见得能抓活滴了。”

周骅微沉默,现在的情况很清楚,这么多军官再加上这么多的押运士兵,这些都说明这组运输队里那个日军指挥部的高级,继续和他们纠缠下去的话,有可能会招来无数的援兵,

指不定,援兵现在可能都已经在路上了,到那时候就不是打特战了,那是正面战斗。

“你连全线发起冲锋,我们需要打完就撤退,日本人对这次袭击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的营地看来也要转移了。”周骅喊到。

“是” 龙海流斩钉截铁的应命,抬起头时,他的眼睛里又燃起了决死的斗志,扯着嗓子道:“兄弟们,跟紧我,冲锋!”

“冲锋!”

二连的战士们齐声响 应,下一瞬,一股狂飚的人流就向着残存的日军阵地硬碾了上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