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是假?专家称二代身份证有四处语病

二代身份证



是真是假?专家称二代身份证有四处语病


“狼来了!”在前天由华东师大文学研究所、上海市语文学会等举办的“中文危机与当代社会”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严厉批评当下汉语使用的混乱,已经由局部蔓延到了整体,由个人推及到了社会,由暂时发展成了长期。没想到,一张小小的第二代身份证,竟被汉语言专家们挑出了四个值得商榷的语病。


二代身份证有四大语病


一是“二代证”印有照片的一面有“公民身份”字样,而另一面则印有“居民身份证”五个大字。那么,持证人的身份到底是“公民”还是“居民”?须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法律概念。


二是“公民身份号码”表达不妥,因为“身份”不具有数字性,只有“公民身份证”才能被编成一个个号码。


三是用“出生”来指某年某月某日,也属于不规范。“出生”包含了出生地与出生日等要素,若要指具体的生日就只能写明是“出生日”。


四是持有长期有效身份证的人,其“有效期限”标注为从某年某月某日到“长期”,“长期”是一个过程,不是临界点,没有“到长期”一说。


《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说,看到如此错误百出的用语、用词、用字的混乱状况,真的内心十分苍凉。


标准答案贻害不浅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曹旭发表在报纸上的一篇散文,被某名牌高中选作期末考试题。共23分的阅读分析题,包括提炼主题思想、解释字词含义和分析写作意图等。有学生拿着这份考卷去请教曹先生,不料曹先生给出的答案竟与出卷老师的“标准答案”风马牛不相及。而复旦附中特级教师黄玉峰说,他的文章也曾被一些学校拿去编成语文考题,结果弄得他这个原创作者也答不出所以然。


对于所谓“标准化试题”对青少年学习语文的误导与破坏,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潘文国说,语文水平的下降还体现在语言表达和语汇的贫乏上,说出的话、写出的文字平淡苍白,毫无生气。潘教授担忧,今后的年轻人可能不会再用“恻隐之心”,不懂“虽千万人吾往矣”,不知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会说“我看你可怜”、“老子跟你拼了”、“我要和你结婚”等大白话。


母语岂能被边缘化


华东师大文学研究所所长胡晓明教授说,中文的危机是对人文的贻害。曹旭教授将母语称作是“母乳”,饱含着道德、文化、学术等各种营养。而郝铭鉴先生则疾呼,汉语言的“乳母”正在被掺杂进三聚氰胺。当我们心安理得地接受“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哈根达斯”之类商品时,却发现无法从母语中找到对应的含义,更无法理解这些品牌背后理应包含的文化意蕴。


从事对外汉语教育工作的潘文国教授举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例子,在一次翻译资格考试中,有人竟将“富贵不能淫”译成了“Be rich,but not sexy(富贵,但不能性感)”。


制发二代身份证


全国超10亿张


截至目前,全国已制发“二代证”超过10亿张,90%以上的16周岁以上应换证人口领取了“二代证”,全国公安机关超额完成了国务院下达的为8亿人口集中换发“二代证”的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