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把一个病人拿来取乐时,我们也已经病了

“我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我现在都是看社会人文类的书,例如《知音》《故事会》……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此语出自一位名叫罗玉凤的姑娘之口。她自称身高1米46、博览群书,在网上单征男友,条件是“必须为清华北大硕士、身高1米76到1米83”。如此征婚,罗玉凤上了不少电视节目,各种雷言囧语层出不穷,现在,网友称她为“凤姐”,并打出口号“信凤姐,得自信!”­


俗话说,人贵有自知自明,具有健全心理、健全人格的人,大多是有自知知明的,自知知明表明一个人对自己和别人、对环境和世界都有清醒的认识,会合理地确定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像妄想症与燥狂症一样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做些不着边际的事。如果一个人丝毫没有自知知明,必然会要么自我无限膨胀,要么会无限缩小,要么狂妄到不认识自己的,要么自卑到看不见自己。这两种人,在我看来都是有病的人(精神病人),是可怜虫。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个性狂妄、超级自信所能解释。­


如果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像木偶一样被操纵,丧失自主性,无限地放大自己,以至像是患上了妄想症与燥狂症,其实也是一个缺乏自知知明,不能清楚认识自己,因而在被动中扭曲自己,仍然是一个可怜虫。­


罗玉凤事实上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知知明的人,她自己身高只有1米46,长相也很一般,她唯一的靠山——母亲,很穷,很落魄,甚至目不识丁,自己的弟弟妹妹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如果是一个有自知知明的人,恐怕总不至于自信到还非清华北大经济学硕士不嫁,身高还严格要求,还要求帅,要又有什么国际视野的男人,前三百年后三百年没有人智商能力能超过自己,奥巴马刚刚符合她的择偶标准等等。因为,一个人想要狂妄,也要有狂妄的资格,就像我们讲台湾的李敖很狂妄,那是因为他有狂妄的本事,无资本的狂妄只能让人当笑料。­


但是,这个有病的人有病的举动吸引了无数人的围观,一如大街上的傻子同样会吸引一些看客的围观一样,他们从围观中找到了乐趣,找到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也找到了自己的心理安慰——从别人的不幸中找到自信——“信凤姐,得自信!”­


大街上制造围观的往往是操纵傻子的骗子,为的是博取围观者两个同情的银子,而制造罗玉凤这场宏大的网络围观的是谁?是媒体,是为了收视率、点击率、阅读量(利益)。那么,这样的媒体跟大街上的骗子何异?大街上骗子可恨,操纵罗玉凤的媒体就不可恨?­


我所知道的是,媒体是不能与街上的骗子相提并论的,媒体是什么?是社会公器,有社会责任,有帮助弱者的义务,如若不能够帮助,最坏也不至于要拿弱者来炒作,寻开心,拿一个病人来娱乐一把,博取那些可怜的银子。可是,有些媒体竟被所谓的网络策划大师“打动”了,对炒作一个病人兴趣盎然。对此,我很鄙视这些媒体,并且感到羞愧,因为,我也是媒体中一员。­


不只是作为公器的媒体有一些底线是不能突破的,一个人,也不应该突破底线,一但突破了底线,虽然滚滚利来,但用过去的话说,是会有报应的,虽然现在银子滚滚而来,看不到有什么不好,但用老话讲“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至少我的反感也是一种警示吧。­


其实,当我们乐呵呵地把一个病人拿来取乐、赚取眼球经济时,事实上我们也已经病了,患上了冷漠症、势利症,把弱者、病人的痛苦无奈扭曲拿来审美,把他们的悲剧当成喜剧寻开心,我们的心灵已经蒙尘,我们的良心已经病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