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以少儿春晚名义将300名孩子骗至北京演出[图]

2010年02月10日 京华时报


女子以少儿春晚名义将300名孩子骗至北京演出[图]

昨天下午,一个代表队的几十名儿童在宾馆大堂等待回家。本报记者 王磊


本报讯 (记者张巍华)昨天,来自河南、广东、福建、湖北、内蒙古等地三百余名孩子在各领队老师的带领下,黯然离开北京。一个月前,一个名叫绿色梦想组委会的机构向各地培训学校发出邀请,称为“央视少儿春晚”征集活动,节目将在初五黄金时段播出。受邀孩子抵达北京缴纳费用后,原本承诺的央视录播厅变成了一个魔术表演厅,组委会负责人口中的央视也变为“努力上央视”,一切承诺都变得遥遥无期。昨天,央视少儿频道表示,他们未与该组委会有过合作。

300余孩子受邀来京

赵琳(化名)从事少儿艺术培训工作将近4年,她曾带领学生多次出国演出。去年12月,她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自称目前正筹办“2010年央视少儿春晚”征集活动,并承诺节目能在少儿频道春节期间黄金时段播出。

赵琳将一段节目视频发给对方,第二天便收到一个名叫“绿色梦想组委会”的邀请,让他们来北京参加央视大厅的录制活动。赵琳称,组委会的电子版活动行程中包括:人民大会堂进行活动开幕式,央视1号大厅彩排和录制节目。

2月5日晚,赵琳带着30余名学生在录制完当地电视台春晚后,搭飞机抵达北京。“到北京都凌晨了,就为了赶上人民大会堂的开幕”,6日凌晨3点,组委会一名自称姓孟的负责人要求他们必须交清全部费用才能入住宾馆。这笔费用包括往返交通费、食宿费和录制费,共计5万余元。

据了解,组委会将来京的三百余名孩子安置在两个宾馆,每人收取1000元至3500元不等的费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称,负责人孟主任这一次活动共收了80余万元。

承诺未兑现

2月6日早上,30余名孩子早早起床打扮,穿上自己带来的漂亮衣服,等着参加人民大会堂的开幕式。她们并不知道,赵琳刚接到孟主任的通知,“说人民大会堂临时开会,改地址进行。”开幕式最终在解放军军乐厅进行,但会场条幅却打着另一个活动的名称。来自河南的史老师告诉记者,当天,他曾前往人民大会堂,值班武警告诉他,当天大会堂并未安排会议活动。

赵琳说,这个开幕式并没有划分出她们的座位,“我们只能站在走廊过道参加。”活动结束后,赵琳从现场工作人员口中得知,这是一个少儿比赛的开幕式,并非是“少儿春晚”活动,他们只是借个场地让“绿色梦想”组委会参加一下。

2月7日,孟主任称,原定主持人董浩无法参加,只能改换鞠萍。直到9日,众人都未见到鞠萍一面。7日晚,众代表团老师为让孩子们能登台演出,将组委会负责人孟主任团团围住。“只要节目能录,总有机会能播出来啊。”一位河南家长说。此前,家乡媒体、学校老师对她孩子来京的演出都很关注。8日下午,组委会租下北京工人俱乐部,让孩子们录完了整个节目。赵琳说,当时现场一片混乱,上个节目还没结束,下个节目的孩子就已冲上舞台。当天下午4点多,录制早早结束,因为每天下午5点这里都有一场魔术表演。

来京的这几天,赵琳一直未合过眼。她说,这些天,每个代表团领队采取轮番盯梢战略,孟主任在饭店的房间成了他们轮流报到的地方。昨天下午3点,赵琳一边联系前往机场的车辆,一边招呼着孩子们收拾行李。这些孩子们都在发愁该如何和家人讲具体的播出时间。

此次“少儿春晚”组委会负责人孟女士称,“这是一次失败的活动”,她也是受害者之一。孟女士称,她的团队没有固定的单位。据孟女士称,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和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都是活动发起单位开的空头承诺,后来对方变卦,“最后只能由我来收拾这个摊子。”据了解,孟女士口中所说的主办方为中国爱心工程委员会(以下简称“爱委会”)。

记者曾向孟女士索要该主办方的联系方式,被她婉言拒绝。2月8日,记者登录民政部官方网站发现,2月2日,一名王姓女士在“网上咨询”栏目中咨询爱委会是否在民政部注册,网站方面给出的回答是:“这个组织没有在民政部登记。”

赵琳称,整个组委会,他们只见过孟主任、孙龙(音)、张扬(音)和朴女士等4名工作人员,其他工作人员连孟都不认识。7日彩排时,现场导演告诉赵琳,并不认识孟,而是通过好几道朋友关系被临时叫来救场。

一些家长6日起要求孟主任返还他们的报名费。起初,孟女士以各种理由推脱,8日录制活动结束后,孟主任“彻底失踪了”。赵琳等人拨打其电话,一直显示关机,“可能看我们是外地手机号。”很多还幻想着节目能播出的家长开始担心,孟主任根本就是一个骗子。据了解,目前仅有数十名孩子要回报名费,剩下的人仍在等待节目的播出。

昨晚7点,央视少儿频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向领导核实,从未与绿色梦想组委会及孟女士进行联系及合作,也没听说过“少儿春晚”,少儿频道春节播出计划已刊登在中国电视报上,一般不会进行调整。昨晚7点,孟女士手机仍是关机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