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苏联时代最富裕共和国的陨落!!

jiangnanjita 收藏 4 459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10_85355_10685355.jpg[/img] 尤先科 “颜色革命”和失去的5年 “选择尤先科,就等于选择混乱和动荡。”乌克兰的选民如是说。 2010年初的乌克兰,激烈的选举政治攻坚战还在进行中,而北半球肆虐了近一个月的严寒风雪天气仍未有减退的迹象,乌克兰科学家担心暴风雪后就是洪涝灾害的大面积爆发,呼吁当局推迟最后一轮大选,先应付有可能到来的自然灾害。 1月22日是乌克兰的“团结日”,这一


乌克兰:苏联时代最富裕共和国的陨落!!

尤先科


“颜色革命”和失去的5年


“选择尤先科,就等于选择混乱和动荡。”乌克兰的选民如是说。


2010年初的乌克兰,激烈的选举政治攻坚战还在进行中,而北半球肆虐了近一个月的严寒风雪天气仍未有减退的迹象,乌克兰科学家担心暴风雪后就是洪涝灾害的大面积爆发,呼吁当局推迟最后一轮大选,先应付有可能到来的自然灾害。


1月22日是乌克兰的“团结日”,这一天,距2月7日第二轮总统选举尚有十几天。


电视上反复播送着第二轮选举竞争对手的广告。一则电视广告说,“国家处于巨大危险中,请帮我拯救它”,否则,乌克兰可能“失去独立”或无法成为“欧洲大家庭”的一员。


“我们还有团结日吗?”一位东部退休工人面对排斥东部俄罗斯族人的极端民族主义论调,气愤地问道。


第一道颜色:毒色


去年乌克兰大闹“甲型流感政治”,总统和总理都想拿“甲流”限制对方的政治竞选活动,本该在去年年底前举行的大选,推迟到2010年。


“团结日”来得不是时候,“团结日”里荣获国家英雄的人物更显得不合时宜。


昔日“颜色革命”的缔造人、总统尤先科,决定把“乌克兰英雄”奖章颁给乌克兰好战的民族主义分子斯杰潘·班德拉,这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即使赞成班德拉获奖的人们,也对尤先科为何不在2009年班德拉诞辰百年时颁发而心生疑惑。


班德拉当年反纳粹也反苏联,致力于西乌克兰的独立。二战结束后,流亡于西方,在上世纪60年代前被人用神秘的毒药毒死。


西方一口咬定是当时的波兰政府和苏联情报机构毒死了班德拉。


所谓“神秘的毒药”,让人想起5年前“颜色革命”初起时,“白马王子”尤先科的遭遇。当时,他俊朗的脸庞迅速变丑,眼睛浮肿、鼻子发黑、脸上布满疙瘩。医生检验的结果是有人投毒,想杀死尤先科。乌议会健康委员会主席巴里修克称,尤先科是被一种不知名的生化武器毒害的。这是一种内毒素,只需将有毒抹布擦擦餐具就可让人中毒。


“毒药事件”给了尤先科一臂之力。最终,打着和平抗争旗号的“颜色革命”,赢得了莫大的民心。


英国《每日电讯报》数日前一篇评论中写道:毒药风波过后,尤先科如愿登上了总统宝座,西言如愿得到了一个亲欧亲美的乌克兰领导人,而尤先科的脸也奇迹般恢复到“白马王子”时代,谁能说这不是“阴谋论”的一部分?


乌克兰的《今日报》评论说,尤先科选择班德拉为“国家英雄”,只说明班德拉是尤先科的英雄,也是最后的“英雄”。尤先科颁的奖,其实是给他自己;而他自己在致谢幕辞。尤先科时代即将结束了。


第二道颜色:酸色


200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得到欧美的大力支持,欧美暗地里给反对派输送资金,明里则压迫当时的政府不得对和平示威动粗,要求选举公正。


越来越烈的抗议示威,由亲西方人士控制的乌克兰国家安全局,不断给政府传去“不让步则乌克兰大流血”的“内部情报”,在街头第一线呐喊示威的季莫申科发出了誓死保住街头路障的吼声,前去镇压民众的内务部军队也被半路喊回,国防部的将军倒向反对派,政府终于妥协,宪法法院裁定第二轮大选无效,重新大选。


第二轮大选,“我们的乌克兰”联盟主席及总统候选人尤先科以近52%的支持率,战胜“地区党”总统候选人亚努科维奇。


这场“颜色革命”发生在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之后一年,由于抗议者统一使用橙色服装,因此,又名为“橙色革命”。


观察家们指出,“橙色革命”的成功,来源于“白马王子”尤先科和美女政治家季莫申科“双头政治”的组合。革命胜利后,他们分享了战利品,尤先科坐上总统宝座,而季莫申科则获得总理之位。


“双头政治”的团结是短暂的,不久,两人爆发激烈冲突,昔日盟友如同陌路。从2005年起,两人一直斗争到现在。


更准确地说,颜色革命后的乌克兰,置入了由尤先科、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组成的“永恒铁三角”斗争圈中。


而尤先科呢?“橙色革命”时获得超过50%的支持率,但在2010年,即“颜色革命”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居然只获得5%的支持率,在18名竞争总统的候选人中,仅名列第五,远远落在昔日死对头亚努科维奇之后。“选择尤先科,就等于选择混乱和动荡。”乌克兰的选民如是说。


五年一轮回。从50%跌入5%,借英国《每日电讯报》之口,这就是乌克兰颜色革命之酸。


第三道颜色:苦色


“橙色革命”这5年,就是乌克兰失去的5年。


“颜色革命”前夕的乌克兰,经济以5%速度恢复增长,而革命5年后的2009年,经济萎缩了15%,货币贬值一半,国家债务缠身,甚至面临破产。


曾是苏联时代最富裕的共和国,到2009年其人均收入不及俄罗斯的三分之一。


从国土面积上看,乌克兰是欧洲第二大国,有广阔的黑土地、深厚的工业基础,以及良好的农业产业条件。当年苏联“库兹涅佐夫”号航母、安东诺夫飞机、T80坦克、先进的航空发动机和“天顶”号运载火箭都是乌克兰制造的。


据独联体国家统计委员会统计,2009年1-4月,乌克兰宏观经济指标远落后于其他独联体国家,经济下滑严重。其中工业生产同比下降了32%,其他独联体国家平均下降两成。1-4月乌克兰累计通货膨胀率为19.1%,独联体国家平均通货膨胀率为14%。1-4月乌克兰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14.4%,独联体国家平均下降了3%。


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就这样白白折腾了5年。


第四道颜色:灰色


美国时代新闻网近期刊载了一篇题为《欧洲为何失去乌克兰》的文章,分析当初致力于“脱俄入欧”的尤先科为何最后遭到“抛弃”的命运。


文章认为,欧盟扩张减速或是乌克兰得不到之前被允诺之好处的主要原因,不过,作者认为,乌克兰特殊的地缘位置,注定了该国容易成为别人密室交易的对象。经济严重依赖俄罗斯的乌克兰,不可能成为欧盟的吝啬援助的对象。


而欧洲失去乌克兰的另一原因,或许是由于乌克兰本身所致。颜色革命后,乌克兰腐败横行,仅一个450人的议会,就有400人是百万富翁。尤先科忙于清算历史,紧抓“大饥荒”、乌克兰起义军等历史问题,搞国内政治斗争,并跟美国一道,搞危险的加入“北约“游戏,而把加快加入欧盟进程的准备工作,如政府透明性、控制预算等问题束之高阁。


俄罗斯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它不想看到在自己眼皮底下冒出新的军事对抗阵营,但俄罗斯并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甚至它自己也期盼能融入欧洲统一大市场里。



现在,随着奥巴马政府把重心转移到国内,美俄就乌克兰加入北约一事也达成协议,北约目前不可能接纳乌克兰,尤先科的议题就少了一项。同样,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也发现,彼此的分歧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代表乌克兰东部势力的亚努科维奇也赞成乌克兰加入欧盟。


2月7日,将成为颜色革命昔日同盟与“受害者”之间的对决。有关当年颜色革命爆发时挂在嘴边的“民主”、“透明”及“公正”,已经很难在竞选口号中找到了。1月17日的初选,打散了民族主义者的选票,暂时落后的季莫申科还有聚拢民族主义者选票的机会,但即使季莫申科在第二轮胜出,也只不过是极端民族主义的反革命胜利。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