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何总是喜欢怀旧?

清月道人 收藏 14 32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感觉可能是因为人都需要自我安慰,每个人的内心都会郁积一些东西,需要通过一定的途径去调节排解。人是需要从一些东西去调解一下自己情绪的,希望能从某些方面去得到一些温馨的慰藉,而这些东西在大部分的时候,只能从过去获取, 未来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毕竟是模糊的,不清晰的,也是不确定的,多少都带有点梦幻的成分,想起来也是飘忽不定,不可把握。虚幻的东西是不可能打动我们那颗渴望温存的心。


而现实,似乎又是那么地残酷,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我们只有被动地去接受,如果不感到厌烦那就是万幸了,就是偶尔遇到一些好心情,也会被一些人和事冲淡的。 过去,则不同,经过岁月的筛选,许多事情我们都已忘却,剩下的,当然都是那些美丽动人的事情了,它们经过记忆的提炼,时间的洗涤,已经把那些浮华躁动,苦涩辛酸消退殆尽,沉淀下来的只有温馨,浪漫和纯真。


即使是过去给自己带来伤害的人和事,也由于时过境迁,再加上人性本善,也已经忘却了过去的伤痛和不愉快,反而还能体会以生活的多姿多彩。 所以,怀旧就成了人们自我调节自我安慰的最佳的途径。


其实怀旧没什么不好,证明你心里至少还存有一些温情。 怀旧是生活的一个刻度。其实这些老歌已经成了一种“刻度”,标志着我们长大的过程。陪伴成长的音乐正如陈年酝酿的美酒,存封时间越长越是香醇。 “怀旧是心理成熟的表现”,一位艺术家这样说。


谚语怎么说,一个人的美丽是另一个人的毒药。照此逻辑,一代人的怀旧是另一代人的做秀。 我们的心灵麻木了,感觉迟钝了。想得起那些老歌,却想不起那些老歌曾经让我们又想起什么。我们消费了多少东西才混成今天这样儿—粮食、书、时间和眼泪,都找不回来了。就是CD结实,扔到机器里就出声儿。然后我们调动自己的记忆去丰富那些歌,我们怀旧了。

感动是善良的一种标志,怀旧是感动的一个途径。 怀旧是世纪末最明显的症候。


没办法不怀旧。往前看一目了然,不外乎是科技更加发达生活更加方便污染更加厉害心灵更加空虚,电脑会进一步占领我们的生活资讯会进一步充斥我们的社会;往前看也一片模糊,我们不知道克隆人会什么时候到来我们该怎么称呼他们,但我们知道臭氧黑洞已经扩散到智利某个城市的上空全城警戒;水快不够用了,油也快淘干了,沙尘暴一年比一年凶猛。报纸上电视上每天都有让人恐惧的坏消息发布,让我们的神经备受摧残。


我们还在怀念些什么呢?手帕、面纱、翘着大喇叭的留声机、用手摇的电话、羊角面包、老字号绸缎庄、里外三新的缎面棉袍、戏班子、百乐门舞厅、黎锦光、周璇……全是一种印象。印象中的一切全是那个时代的时尚。我们享受着自己的时代的一切便利而把情感投入到过去的时尚中去。话到这里,其实就涉及到时尚与经典、媚俗与传世的问题了。我们总是对自己的时代十分的不耐烦,满腹牢骚,以为身陷泥淖,必遭没顶,过去在我们的眼里永远是云蒸霞蔚,胜景无限。于是,我们才有“怀旧”这种软弱美丽的小毛病,也才有“幻想”这种双面刃似的大理想。当年势利的泡沫,也可以冷却,并有挟裹其中的晶体留下来。实用主义者弄出来的东西也许会在不经意中成为传世之作,而某些主旨先定刻意经典的作品也许因身子骨单薄,难以承担其伟大的意义,而在很短的时间便訇然倒仆。真的,就像我们前面说的那些印象,当年势利的泡沫、流行的喧嚣、时髦的做作,是可以冷却下来,凝结岁月那艳美而凄迷的窗花,让我等晚生之人远远望去,伤感地难以自持。任何东西,只要泛黄了,也就温暖了。任何风景到了最后,总会被人用镜框给装裱起来的。


我们的心灵必须要有一些旧的东西才算是完满。 怀旧就其本质来说,是黄昏时分的一个节目。人类这东西天生喜欢这个节目,如此而已。 怀旧是一种记忆,更是一种权利。我们都有过对以往的留恋,常驻足于一些卑微的物件面前而长久不肯离去,因为这些卑微的物件构成了个人履历中的纪念碑,使我们确定无疑地赖此建立起人性的档案.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